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气氛有些瑰丽,我没再多留,也不好再多说些关心的话,出了门。

  我和女人只是邻居,到现在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没问,也不想问。

  住一百六十平的房子,开奥迪A6,年轻貌美,带着孩子,家中冷清,连一个男人都没见到,种种的迹象综合起来,女人肯定是被包养的。

  甘愿被包养,多半是为了钱财。

  这样的女人本该是玩暧昧的绝佳对象才是,说不定花个三五百块钱,就能来一发,解决下生理需求。

  但是我对她却生不出这样的感觉,帮助她也没过多的想法,只是觉得她很孤独,有些可怜,发自内心的同情罢了。

  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守着这么大的房子,没人照顾,生病也身边也不见有一个人,或许,这就是小三的代价?

  给陈乐喂了奶粉,我提了旧床单,带了奶瓶,又用塑料袋装了些奶粉,抱着陈乐再次往天桥去了。

  昨天的生意还不错,我决定再接再厉。

  “你这样不行的,孩子太小,偶尔两天还行,要天天这么带着孩子出来,怎么行?孩子会受不住的,万一病着痛着了,那个时候再后悔就迟了。”郑哥看见我又带着陈乐,忍不住说道。

  他肯定是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生活多艰辛,谁不愿意享受?可现实总会带来一个又一个无奈,让人疲于奔波。

  都说磨难可以让一个人尽早的成熟,可这样的磨难,不要也罢。

  我笑了笑,没接话,因为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无言以对。

  “昨天那个人是你朋友?”郑哥蹲在我身边,“带烟了没?”

  “你不是戒烟了吗?”我奇怪的道,掏出烟,给他发了根,“要火没?”

  “我有。”郑哥掏出火机,点燃了烟,看了眼我怀里的陈乐,往边上挪了下,深深的抽了一口,久久才吐出一团薄薄的烟雾,“是想戒,可戒了又有什么意思呢?孩子要是没了,我还活着干什么?索性继续抽着吧。”

  郑哥的眼神有些迷茫,额头的皱纹好似雕刻的一般,僵硬得没有一丝的变化,抬着脑袋,看着远处高楼。

  “孩子怎么样了?”我问道。

  “在做化疗。”郑哥叹了口气,“好好的一个孩子,瘦得不成人形了。不怕兄弟你笑话,我每天都很害怕去医院。”

  “我害怕见到孩子,她看着我的眼神,让我的心好似刀割,真的,我真的感觉自己的心被割的一点点的在滴血。”

  “甚至有时候看到孩子看着我的表情,我想着如果她能就这么去了,或许是一件好事,至少不用再忍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千万别这么说,人在才有希望。”我劝道,“人如果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希望能够出现奇迹。”郑哥点头,叹了口气,“希望真的能有奇迹吧。”

  昨天的鞋垫就剩下二十多双,不到中午就卖完了,我让郑哥帮着我看着摊子,我抱着陈乐去批发市场又进了两百双鞋垫。

  “昨天那人我看着与你不像是普通的朋友,既然他在商务区上班,肯定有些人脉,让他给你找个事,不是比在这摆摊要强许多?”我提着鞋垫回来的时候,郑哥说道。

  郑哥说的是武东。

  武东也进了清华大学,与唐婉在一个学校。

  高中那会,我们三人经常在一起学习,武东成绩稍微差一些,进班的时候在二十多名,我第三名,唐婉成绩最好,班级第一,年纪也是第一。

  不过武东学习认真,到高考前最后一次月考的时候,综合成绩稳稳的进入全校前十,有时候比我的名次还要高一些。

  那个时候,我们三人相约一起进清华,一起去近春园,感受一下荷塘月色。

  甚至憧憬着,等毕业了,三人就去一家公司,甚至威胁那家公司必须将我们三人全部都录用,否则我们一个都不会进去。

  可现在,却独我一人在天桥,武东和唐婉则实现了当初的豪情壮志。

  我欣慰高兴的同时,又有些自卑,与两人的差距已经拉开了,我们的生活将彼此走向了两个世界。

  “不了,他工作也才三四年的时间而已,哪有那么快就可以给我找一个工作的?”我摇头。

  “那可不一定,中国社会就是人情社会,他或许还没达到那个高度,还不具备给你直接安排工作的能力,可是他认识的人呢?”郑哥道。

  “相信我的话,既然你有这个资源,就好好的去利用,不要浪费了。也不要觉得难为情,朋友间除了一起喝酒吃饭聊天外,不就该互相帮助吗?”

  “可我就只想喝酒吃饭聊天。”我道。

  朋友,如果掺杂了旁的东西,涉及到了利益关系,那还是朋友吗?

  “糊涂,相信你郑哥,我不会骗你的,我是过来人,曾今我资产也过了千万。”郑哥继续劝着我,“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人和人之间本该就是互相帮助的,更何况还是朋友,就更该如此了。”

  “风水轮流转,今天他帮了你,明天说不定就是你帮着他,到时候将这份照顾还回去就行了。”

  我低头沉默不语,过了一会,看着郑哥,笑了笑:“你觉得我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能给他什么帮助?”

  “我同样高中没毕业,但不照样风光过?”郑哥道。

  “这是特例,大家同样都是人,但并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马云。”我说道,“而且,我始终觉得,作为朋友,还是不要涉及到这些利益关系的好,否则关系就会变质了。”

  别人麻烦我可以,但我不希望麻烦别人,特别是朋友,我不想让人为难。

  朋友,能偶尔喝个小酒,聊下人生,追忆下过往,便足以了。

  中午的时候,买鞋垫的人一下就多了起来。

  这让我很兴奋。

  可到了后面,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卖出去了一百多双的鞋垫,有的人甚至一次性买了十双,甚至看都没看,价格不问,拿了就走。

  “生意怎么样?”武东到了我摊前。

  武东不是一个人来的,唐婉也在。

  “马马虎虎。”我站了起来,尽量让自己的神态保持平和。

  我心中一个劲的在呼喊,摆摊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我靠双手养活自己和女儿,不丢人。

  “给我来十双鞋垫。”唐婉忽然对我道。

  我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是你对不对?”我看着唐婉。

  “什么?”唐婉眉头也蹙了起来。

  “不要装作不知道,刚才那些过来买鞋垫的人,是你安排的对不对?”我声音很大,也不知为何一下就怒了,“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有能力养活自己,你不需要那么做。”

  “你在说什么?”唐婉本来是在挑选鞋垫的,闻言放下手中的鞋垫,站了起来,看着我,语气很冰冷。

  “我知道你是清华高材生,比我学历高,比我有能力,但我不需要你这样的照顾,你这是在侮辱我。”我指着唐婉,“我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就是高中那会熟悉些而已,你真的不需要这么对我。”

  唐婉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眼中似带着寒霜,盯着我:“你说,你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本能的,我想要收回这句话,因为这句话似乎重了些。

  可是,我一想到唐婉用这种方式帮我,我就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

  “难道不是吗?”我反问道,将问题推给了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