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句话的意思我当然懂,但是我很惊愕,陈文静怎么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环境影响了她,还是说她吃了什么药?

  “我给你倒些开水。”我愣了一下之后,有些仓皇的下了床,装傻充愣没听明白陈文静的话。

  可下了床之后我有些懵了,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开水,电热水壶都没有。

  “那个……没有看到热水,我先下去了,看看老板在不在。”我同陈文静说道,然后也没等陈文静回答就出了门。

  到了楼下我并没有看到老板,可是先前关着的门打开了,我朝楼梯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会,没跟陈文静打招呼就出了门,有些狼狈的逃离了这个小巷子。

  回到家之后我才给陈文静发了一条信息:“老板不在,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点,把门关好。”

  陈文静没有给我回信息,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我突然走了在生气,还是因为不好意思所以才没回信息,我也没在意。

  这个事情实在太过突然了,不好细想。

  从讶异中缓过劲来,我心里居然有一点喜滋滋的感觉,陈文静似乎是喜欢我的,否则她怎么会跟我聊那些话题,给我那样的暗示?

  吃药之类的事情也只是想想罢了,肯定不存在,因为陈文静就没吃过什么东西,我也很清楚我自己并没有给她下药,我也不会那么做,她之所以会表现出那样的情绪,应该是受了隔壁那对情侣的刺激。

  我原本一直以为陈辰和陈文静是一对的,可现在看到陈文静似乎真的不喜欢陈辰,莫非她喜欢的是我?

  可是我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我已经快要30岁了,还有两个孩子,陈文静那么年轻又那么漂亮,性格那么好,她怎么会喜欢上我的?

  以往也没见有什么征兆啊。

  不过无论如何我不能误了她,我已经和几个女人纠缠不清了,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心里到底想的是谁,就更不可能和陈文静发生些什么,虽然我心里很想,但是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有一些遗憾,只要我愿意就能好好的发泄一番,但最终我还是没有做出禽兽的事情,我有点佩服自己。

  到学校去的时候我接到了武东的电话,他约我见一见,我跟他说了在食堂见面,上午放学之后我在食堂见到了武东。

  “怎么了,突然找我有什么事情?”我问武东,“吃了饭没?”

  “还没呢,就等着过来吃蒸菜。”武东笑了笑,“没事就不能找你了?我怎么感觉你说话像是越来越生分了。”

  “怎么会,我只是有些奇怪你事情很忙,怎么会中午想着给我打电话要见一见。”我笑了笑,看了一眼排在蒸菜馆窗口的学生队伍,站在了后面。

  “你开的蒸菜馆,自己还要排队吗,直接过去拿不就行了?”武东见我排队,有些奇怪的问道。

  “规矩不能坏,还是排下队比较好,否则他们心里该有想法了,下次就肯定不来蒸菜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蒸菜馆的老板,而且哪怕他们知道了,可我是后面来的,如果插队的话也不太好,他们心里肯定有想法,会影响到蒸菜馆的生意。”我道。

  端了饭菜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来,我和武东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都没有开口说话。

  这种状况,也发生在我和唐婉之间。

  “你越来越会享受生活了,和这些年轻人在一起我感觉要比在公司舒畅多了,整个人好像一下也变得年起来。”武东终于开口说了一句,打破了沉默。

  “你也不老呀,30岁都不到就说的自己老,好像年纪很大一样。”我笑了笑。

  “我记得我们读书的那会儿,这边上有一个充饭卡的地方,现在没了,也做成了窗口卖饭菜,还有那边,那个地方之前有个小超市,超市门口还放了一个烤火腿肠的机子,现在也没了。”武东指着食堂的两个地方跟我说,他在回忆。

  我顺着武东指的方向看去,记忆也跟着浮现在脑海之中:“不错,都没了,都变了。”

  “我记得那会儿有一个高一的学妹兼职,在小超市里面卖烤火腿肠,你经常拉着我过来看美女,偶尔还调戏人家两句,现在也不知道那个学妹嫁没嫁人。”武东笑着道。

  “她不过也就比我们小两届,算一算现在也有二十五六了,应该是嫁人了。”我也想起了那个小学妹,人长得的确很不错,可是我过来并不是为了看她,而是为了买火腿肠。

  通常买三根,我和武东一人一根,再带一根给唐婉,偶尔也会给余露带一根。

  余露的那根经常会落入周凯的嘴中。

  “都变了。”武东叹了一口气,看着我,“陈进,你有没有发觉我们几人之间的感情似乎变淡了,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虽然在同一个城市,可是一个星期也见不了几次,感觉像是隔着很远的距离一样。”

  我看了一眼武东,有些奇怪他怎么会突然跟我聊起这个话题,他这次来找我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其实我早就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变了,但我只是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因为我觉得这种变化虽然可惜,但是在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内,毕竟伴随着每个人的成长,还有环境的改变,他身边的人也不断的在变化着,新的东西,终归会替换下旧的东西。

  虽然无奈,虽然有遗憾,但是也只能妥协,能够给予的只是尊重而已。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情要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说道。

  “屁话,都是屁话,时间就是海绵里的水,只要想挤总是能够挤出来一点的,这个城市才多大一点的地方?在市区随便哪里打个的士,顶多半个小时二十几块钱就能到另外一个地方,难道连这点时间都没有吗?”武东骂道,“可是我们几人才见过几次面?都快半年了,也就三四吧?一个月不到一次。”

  “你们几个人之间没有单独聚会吗?”我问他。

  “聚会个屁,没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怎么可能单独见面,要去也会喊上你。”武东说道,“你不要总是将自己撇开。”

  “没有。”我摇头,“只是觉得你们几个人见面或许要方便一点。”

  “你这都是借口,我觉得你变了,高中那会总是想着周末我们一起去哪里吃饭,一起去哪里喝酒,或者一起去哪个KTV唱歌,再或者又是去哪个网吧通宵,唐婉和余露不去的时候你非要想着法的拉着她俩一起。可是现在呢,哪怕有聚会我们喊你,你似乎也不是很愿意去,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不想将我们当朋友了?”武东质问我,“其实我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只是一直憋在胸口没有说出来,那种感觉很难受,我们是兄弟,有什么事情敞开了说,行不行?不要憋在心里。”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就是因为你没有上大学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俗了,就因为这个所以你才避着我们?”武东说道。

  他今天似乎是来责问我,武东的声音有些大,边上几桌的学生都朝我们看过来。

  “这里是食堂,说话声音小一些,不要吓着别人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两个在吵架。”我放低了声音,“上大学只是一个原因,你难道没有觉得我和你们,你、唐婉、余露,或者是周凯不在一个层次上吗?”

  “屁的层次,在我看来那些都是假的,你结了婚之后我就感觉一切都变了,之前我还以为是你媳妇的原因,虽然遗憾,但能理解你。可现在你离婚了,居然还是这个样子,我觉得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武东道。

  “我有什么问题?”我问他,我的情况,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倒希望武东能给我一些提示。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或许比我自己更清楚我的情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