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什么?”陈珂看着我。

  “因为男孩和女孩不同,长大了就要保持距离,不能够有肌肤之亲。”我稍显笼统的说道。

  这个问题我实在没法给陈珂细解,可又想趁着这个机会向她灌输一些这方面的思想。

  “是吗?”陈珂看着我。

  “嗯,肯定的。”我点头,陈珂虽然还不理解,不过看样子我父亲的权威起了作用,让她听从了。

  “可是爸爸和妈妈怎么能够贴在一起?”陈珂突然道。

  “啊?”我被陈珂说懵了。

  “爸爸你说谎,你欺负我是小孩子,想要骗我。我看见你和妈妈搂在一起,你还咬妈妈,把妈妈咬的好疼,一直在叫。”陈珂得意的看着我,一副看穿我计谋的表情。

  这……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面对陈珂清澈的眼神,我组织了下言语:“我和妈妈是夫妻,夫妻是可以搂抱在一起的。”

  “你骑在她的身上,将她衣服脱光,欺负她也行吗?”陈珂抬头看着我,有些不理解。

  我神情一个恍惚,脑中忽然闪过童望君的身姿,苗条而丰满,让人遐想无限,不自觉的,我回头看了眼一旁的床铺。

  没离婚前,我和童望君就是在这张床上恩爱的吗?

  难怪会被陈珂看见,等陈珂大了,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了,不知心中会作何感想?

  想想都让人觉得尴尬。

  “听我的没错,哪那么多话,快去洗澡。”我终于被陈珂问的失去了普及教育的念头,拿起了父亲的权威。

  陈珂带着胜利的喜悦进了洗手间。

  我躺在床上,脑中童望君的身影挥之不去,而且一个劲的想要控制精神力剥开她的衣服,努力去窥探她的天然之美。

  可惜,一点线索都没。

  因为我压根就不记得与童望君肌肤之亲的场景,单凭些许的印象难以关联起来。

  可越是这样,越让人心烦意乱,有谁生了两个孩子,却对媳妇的味道一点印象都没有?

  陈乐的小手搭在我脚上,顺着我的腿往上爬,咿呀咿呀的坐在我的肚子上,手支撑着想要站起来,可试了半天,最后要起来的时候脚发软,一个屁蹲又坐在了我肚子上。

  “哒哒……哒哒……”陈乐兴奋的手舞足蹈,像是找到了新玩法,拍着小手,乐此不彼。

  最后玩的累了,趴在我肚子上,如同青蛙一般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小心的将陈乐抱进婴孩床中躺好,擦去胸口上的口水,取了胶带,小心翼翼的粘着陈珂的作业本。

  陈珂洗好澡后躺在床上,不一会也睡着了。

  学习不仅是一件体力活,需要做大量的试题,还是一件费精神的事,背诵计算,每一样都不轻松。

  我看着陈珂作业本上一个又一个的红色对勾,心中很是宽慰。

  不愧是我的孩子,的确继承了我成绩好的基因。

  可是,我却没能给她一个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

  将作业本整理好放进书包中,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半夜十一点了。

  忽然,我视线落在了右上角的图标上,居然显示有流量信号!

  我手机欠费,一直没充话费,而根据三大运行公司的尿性,自然不可能在手机欠费的情况下还给我保有流量。

  那么,是谁给我充了话费?

  我想了一会,最大的可能就是我爸妈了,这个世上若说还有谁爱我,能原谅我的错误,一定就是我爸妈了。

  我翻着手机通讯录,停留在唐婉这个名字上。

  这个号是唐婉高中时候的手机号,高中过后的事情……我忘了,一概都不记得了。

  但过了这么久,唐婉又换了另外一个城市读了四年的书,肯定换了新的手机号,有了新的联系人。

  帝都的夜色下,陪着她漫步的人肯定有许多,她再也不需要我的陪伴。

  她是白天鹅,应该与白天鹅为伍,而我属于丑小鸭,守着自己的一方小窝就好,若想与白天鹅振翅同飞,未免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关了手机,拉了下陈乐脑袋边的被子,让她脑袋露出来,又给陈珂盖住小腿,我也躺了下来。

  今天的意外见面,的确在我心中激起了些许波澜,不过,生活还得继续,明天我仍旧需要为生计奔波,努力养活我两个女儿,给她们好的生活。

  唐婉不过是过往,今天的相遇恐怕也是我俩在这个城市仅有的交集了。

  天亮过后,她去她的商务区,我继续摆着我的摊。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这种想法错了,第二天早上开机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唐婉发过来的,只有四个字,我回来了。

  她这个号居然还在用!

  信息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发的,那个时候我关机睡了,没收到。

  我拿着手机沉默了一会,目光一直停留在这四个字上,试图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分析出唐婉给我发信息的原因。

  思虑了许久,我也没一个头绪,但想到昨天晚上让唐婉一个人回去,而且连个信息也没给她发,反而要她主动跟我报平安,我心中忽然觉得一阵惭愧。

  “我昨天睡了,没收到信息,抱歉。”我给她回了条信息。

  “嗯。”很快,唐婉给我回了短信。

  这个字显然不好再聊下去,我给陈珂弄好早餐,等陈珂吃完上学去了后,我才端了一碗稀饭给隔壁的女人送过去。

  门打开,我就闻到一股药水味。

  药水味中,还夹杂着淡淡的清香。

  “你在抹药?”我看了眼女人。

  女人一条腿的裤管卷起,手中拿着一瓶正红花油。

  “这不是明摆的事情吗,还用问?”女人白了我一眼,一瘸一拐的往回走。

  我随手带上门,将稀饭放在茶几上。

  “你先去洗手,喝稀饭,我给你抹药。”我手伸开。

  女人将药给了我,站了起来。

  “算了,你坐着吧,我去拿毛巾。”我站了起来,对女人道,而后走向洗手间。

  推开洗手间的门,我一下就愣住了。

  洗手间中的一个小板凳上,放着一些黑色的衣物,带着蕾丝边,洗手间中的白色雾气还没有完全消散,空气中弥漫中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和刚进门时女人身上的味道一样。

  女人刚洗的澡,换下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收……

  我目光在那堆衣物上停顿了几秒,只感觉后背有一道凌冽的眼光朝我射了过来,我慌忙挪开视线,抓起一条毛巾,浸泡热水后,拧了下,出了洗手间,走到女人面前。

  “擦下手吧。”我对女人道。

  女人神色有些不自然,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保持沉默的好,我和她对刚才的意外都保持着同样的态度。

  装聋作哑。

  我心中尤为可惜,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优雅端庄,若是再穿上那一身衣物,当真是媚惑动人。

  那个将她当作金丝雀圈养起来的男人当真是有眼光。

  “给我吧,我去放着。”女人擦完手后,我道。

  女人抬头,愠怒之色在脸上凝聚:“你还没看够?”

  “意外,刚才那纯粹就是一个意外而已。”我讪笑道,暗恼自己脑袋短路。

  虽说刚才要放回毛巾,没有任何一点旁的想法,只是单纯的好心而已,可显然在这个时候是不合适的。

  “你喝粥吧,我给你抹药。”我蹲了下来,往手上倒了点正红花油,按着女人的腿。

  女人脚踝的地方,青肿一片,旁的地方却白皙异常,也不知是不是刚洗过澡的原因,手掌按上去很滑。

  女人粥喝的很快,我也收手,接过空碗:“你好好休息,这个样子不能乱动了,实在不行就去医院吧,找个人陪着。”

  “嗯。”女人模棱两可的应了声,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