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都说农村人淳朴,我自己还有我爸妈都是农村人,但不可否认有些农村人真的很让人生厌,他们的话像是在关心,可实际上却带着一副看好戏的心情。

  也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仿佛别人落魄了,糟烂了,出了变故了,他门就能变得好一些一样。

  这种状况并非农村人特有的,可农村左邻右舍互相都认识,谁家里有点什么事全村立刻就知道了,城里独门独户,守着自己的小家,很多人可能住了几十年都不一定清楚隔壁住的邻居是男是女,家里有几口人。

  “没事。”童望君摇头,“你不是常跟我说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吗,怎么现在别人才说两句你就生这么大气。”

  “我自己不生气,只是担心你会有想法。”我道。

  我和童望君离婚了,但不管怎么讲,我和她之前毕竟是夫妻,而且还有两个孩子,感情肯定是有一些的,况且这次回来是我主动打电话给她,于情于理应该保护她才对。

  生活不应该在意别人的看法,可有些时候往往身不由己。

  不与人交往,与世隔绝,特立独行会被视为奇葩,成为旁人眼中的另类,显得格格不入。与人交往又得忍受这些闲言碎语,没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根本不行,心稍微脆弱点处处都是折磨。

  “爸爸,我们三人合种一棵树吧。”到了地里,陈珂拿了一株小树苗跑了过来,跟我和童望君说道。

  “好。”我笑了笑,将怀里的陈乐也放下,不忘叮嘱一声,“别到处跑,小心点别摔倒了。”

  地已经很久没耕种了,都是杂草,泥土很结实,在一边地角的地方有四五株果树,两株桃子树,三株橘子树,种了有些年头枝繁叶茂的,看着很喜人。

  桃树上面还结了一些花骨朵,冒出了一些绿意。

  陈乐颠颠的跑了两步就被绊倒,我吓了一跳,忙跑过去将她手中的锄头拖了过来,将一株果树苗塞到她手里,哄了两下,她才没哭,抓着树苗在那扯着叶子,嘴里咿咿呀呀的。

  天气很好,一上午的功夫两袋树苗全部种了下去,浇了些水,施了肥。

  最外面的地方,有一株几乎光秃的树苗,就只剩下四五点绿叶,就这还是从陈乐手里夺抢救过来的,否则一点叶子都不剩。

  “爸爸,这树要多久才能够长大?”陈珂看着自己种下的一棵树苗问我。

  “怎么了?”我问她。

  “等树长大了,我要在上面写上爸爸还有妈妈的名字。”陈珂指着身旁的小树苗,“我记住了,就是这棵树,这是我种的。还要写上小乐的名字,我们一家人的名字都写在上面。”

  “行,等它长大了我们一起回来,你就在上面刻字。”我笑着点头。

  陈珂种的这株树是橘子树,等树长大,能在上面刻字至少还要五六年的时间,那会儿她还能记得现在说的话。

  “走吧,回去了。”我爸招呼着,拍了下身上的泥土,抱起了陈乐。

  “不行,等一会儿,我要在上面做个记号,免得忘了。”走了两步的陈珂停了下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似的,要在树苗上做记号。

  “在边上插几根树枝吧。”我说道。

  “不好,树枝会枯的,会烂掉。”陈珂没有同意。

  “用头绳吧,挂在树枝上面。”童望君从口袋里取了一根头绳给陈珂。

  “好,就用这个。”陈珂接过头绳,在她种的那棵树上缠绕了一下,很聪明的没有缠死,留了一个很宽松的口。

  弄好之后,陈珂看了又看,然后拍了一下小手:“好了,就这样吧。我们走吧,等它长大了我们再过来。”

  在家里吃了饭后,我爸妈出去走了几家亲戚。

  不远,就在村里面,有几个长辈,还有我的叔伯家,这些都是比较近的,远一些的不方便,时间上来不及。

  我本来不想去的,我不怎么喜欢走亲戚,我妈非得拉着我去:“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你还待在屋里面不动一动,过年本来就没有回来,这会儿要再不去别人该说闲话了。”

  “让他们说好了,以后又不怎么走动。”我不在意的道,他们怎么说我,我都无所谓。

  有些时候亲戚还不如朋友靠谱,在你困难的时候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反而给不了帮助,给你的可能是寒心,朋友却有可能让你感受到在亲戚那感受不到的温暖。

  亲戚,朋友,其实没那么重要的区别,还得看人。

  如今的社会,除了至亲,旁的血缘关系其实就是个笑话。

  “又不是让你走旁的亲戚,你叔那该要走一走吧?你出去胡闹的那会儿,你叔帮了不少的忙,送了10万块钱过来,这个道理你难道都不懂?还有你大伯,也帮了不少忙,把东西提着跟我一起过去。”我妈道。

  “脾气不要那么倔,你不能指望别人帮多大的忙,但困难的时候,他们既然帮了你,就要记得别人的好。”

  “去吧,三叔和大伯帮了你不少的忙,你应该过去看一看。”童望君在边上也跟着说道。

  我想了想,点点头,大伯和三叔都是我爸的亲兄弟,我的确要去走动一下,便跟着我妈还有我爸一起过去了。

  走亲戚其实没什么可说的,无非就是在家里面坐一下,聊会天,问一问工作,问一问男女朋友,还有孩子的事情。

  得意的更得意,失意的更失意。

  “妈,怎么家里还找我三叔拿了10万块钱,是因为我赌博?”回去的路上我问我妈。

  “不是这个事还能是什么,你这孩子,长这么大了一点都不懂事,你三叔还有你大伯那是外人吗?他们或许有时候做的不对,但困难的时候多多少少会帮着些。”我妈说道,“你不喜欢走亲戚,旁的亲戚可以不走动,我和你爸走就行,但你三叔和大伯这,每年回来,你都要走动下。”

  “我知道了。”我点头,“那我大伯呢,他帮了我什么忙?”

  “你当时差点进去了,是你大伯到处托人找的关系。”我爸在一旁说道,“欠着的人情都要还,虽说是你大伯,但别人的好也要记在心里,做人不能没有良心。”

  “知道了。”我点头,有点惭愧,这些我都一概不清楚。

  高中之前,也没觉得大伯和三叔有多帮衬家里,那会家里准备开茶楼,缺钱,三叔和大伯都不看好,没有借钱,没想到我出了事他们却帮了这么大的忙。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管是谁,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我会一直记在心里面,无论如何也要回报。

  “望君这个孩子是个好孩子,她还肯跟你回来,就说明心里肯定是还有你的,你得仔细考虑一下,妈是过来人,肯定比你清楚,我说的话你要放在心上。”我妈又跟我说道。

  “都已经离婚了。”我不想跟我妈说这个问题,“两个人如果能够过在一起,自然会在一起的,过不到一起强求也没有用,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

  “我怎么不管,怎么能够任由着你的性子来,你也不小了,快30了,还带着两个孩子。你总不能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吧,肯定还是要找一个媳妇继续过日子。”我妈说道,过了一会儿又小声问我,“苏然那个姑娘也很不错。”

  “知道,你都已经说了两次了。”我有点无奈,提醒道,“在中国重婚罪是犯法的,你不可能让我两个都要吧?”

  “我又没说这话,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两个姑娘都是好孩子,不能辜负了。你自己看着办,我就不掺合了。”我妈将难题丢给了我。

  “哦,对了,妈,家里面还有多的床铺吗?”我想起一个事,问我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