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邵思琪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小笼包,我有点无奈。我不是不好意思,我是真的不想吃,可这会儿她已经跑远了,我再喊她的话未免有点太过引人注目,周围都是人。

  还剩六个小笼包,吃完后我原本不怎么饿的肚子居然有点饿了。

  我在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两瓶酸奶一个面包,进了教室给了邵思琪一瓶酸奶。

  “你不是不饿吗,怎么又去买了面包?”邵思琪看了眼我手中的东西,“真是矫情。”

  我愣了下,这是我第二次被另外一个女人说矫情:“本来不饿的,吃了两个小笼包就饿了。”

  “一点都不幽默。”邵思琪评价了句,以为我在讲笑话。

  我笑笑,没再跟她说话,继续看我的书。

  下午的时候,李正军到教室喊我:“书已经到了,你过来拿吧。”

  我出了教室,跟在李正军身后,李正军忽然回头看了一眼:“邵思琪,你跑出来干什么,回去上课。”

  “我过来帮忙,她一个人肯定搬不了,同学间应该互相帮助,我过来帮一下他。”邵思琪说道。

  李正军有点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从他眼中似乎看到了一丝钦佩之意。

  我真的被冤枉了,我和邵思琪根本就不熟,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出来说要帮我搬书。可能是她这个人本来就好心,或者单单的只是想要利用这个借口出来透透气。

  李正军却误会了。

  “书就在我的办公室门口,你们两个过去吧,我就不跟着过去了,我还有一点事要去处理。”到楼梯口的时候,李正军跟我说道。

  “好,你去忙吧,李老师。”我点头。

  李正军走了之后,邵思琪鄙视着我:“你跟他差不多的年纪,为什么还这么怕他。”

  “这是尊重,跟怕不怕没有关系。”我说道,“而且我怎么跟李老师一样的年纪了?我30岁,他最起码有50来岁了,被你一说我年纪一下就大了将近一倍。”

  “在我眼里都差不多,都是大叔。”邵思琪无所谓的说道。

  到了办公室之后我才发现书很多,随意翻了一下,居然连高一和高二的书也有,李正军真有心,刘媛找的人很靠谱。

  “我提着两摞,你将那一摞抱起来,能不能拎得动?”我问邵思琪。

  书一共有3摞,已经用编织袋捆绑好了。

  “我拿这两本。”邵思琪拿起一摞书上面单独放的两本书,还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你说帮我拿书,就是拿这两本书?这还你帮忙吗,放在我身上就行了。”

  “那也是在帮你,要不要我帮你?你不要我帮的话,我就回去了。”邵思琪说道。

  “你就拿这两本书吧。”我肯定邵思琪只是想要出教室透透气,帮我搬书只是个借口而已,我没跟她争论,提起了另一摞书,回了教室。

  看着脚下堆满的书本,我心又一下忐忑了起来,这么多书要在四五个月之内看完,真有点难度,我先前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以为书不多,但没想到三年的书加起来有这么多。

  得抓紧时间才行。

  “大叔,问你一个问题。”正在玩手机的邵思琪突然转过头,轻声跟我说了一句。

  “别说话,玩你的手机,不要打扰我。”我正在看书,懒得理她。

  “文爱是什么意思?”邵思琪不管我的警告,声音很小的说道。

  我手中的笔顿了一下,扭过头看着她。

  “怎么,你怎么不说话,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邵思琪问我。

  “小孩子不要看一些不好的东西。”我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跟我解释一下。”邵思琪追问我。

  “自己百度去,不要再跟我说话了。”我懒得跟她说,继续看书做题。

  放学的时候童望君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阿珂明天有假,你今天晚上过来接她还是明天早上过来,爸妈什么时候回老家?”

  “明天早上吧,今天晚上我还有事。”我说道,可话说了一半我又道,“晚上10点钟左右你睡了没,我过去接阿珂和小乐方便吗?”

  我晚上还有晚自习要上,不想耽误。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看不少书,但我又很想阿珂和小乐,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两个女儿。

  “行,你晚上过来吧,到时候给我打电话就行。”童望君点头。

  “你看书真快,已经看完两本书了,这是第三本?”晚上晚自习的时候,邵思琪卡着上课的点从教室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雪糕慢慢的舔着。

  这么冷的天她居然吃雪糕,粉嫩的舌头从雪糕上面一划而过,男生看的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直勾勾的。

  “你不冷吗?”我问她,我的确看到第三本书了,而且第三本书已经看到第二章统计随机抽样的部分,再有一章就可以看完整本书。

  “我热。”邵思琪说道。

  我这才注意到邵思琪的额头上的确有一些汗渍,不知道她刚才干什么去了,居然弄的一身汗。

  邵思琪将雪糕放进嘴中,刮下一层奶油,慢慢的品味着,浑然不觉这个动作让多少人心脏狂跳。

  大半个教室的男生脖子都快扭歪了。

  “注意点形象,吃东西好好吃,你这个动作多不雅。”我提醒了一句。

  “有什么问题吗,我想怎么吃雪糕就怎么吃,他们爱看就让他们看去好了,又不能吃了我。”邵思琪无所谓的道。

  我行我素。

  “我请你吃雪糕吧。”邵思琪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忽然说道。

  “什么?”我有点纳闷,还有点惊恐,觉得邵思琪话里是不是还藏着话。

  “你帮我做题,我请你吃雪糕。”邵思琪翻出一张试卷,“你这么喜欢做题,干脆帮我一起做了得了。”

  这是下午的时候发了一张数学试卷,我也有,我说:“你要真不想做,等我做完了你直接把我的试卷拿去抄就可以了。”

  对于学不进去的学生,再怎么劝也没有用,只有等他经历了某些事情,从自身的层面去体会到学习的乐趣和作用时,他才可能会转变观念,进而认真的学习,旁人的劝说多数情况下会适得其反。

  家庭变故,或者是以前劝导自己的某位亲人意外离世,又或者是被亲戚朋友嘲讽看不起,亦或是突然感觉到只有知识才能够改变自己,这些刺激都有很大可能让人转变观念。

  这种转变其实就是人生观的转变,对于一个十几岁的人来说,人生观的转变说容易也容易,说难它也难,很多情况下亲人的劝说或许还没有陌生人的一句话管用。

  我不是邵思琪的什么人,她明显已经学不进去了,我偶尔可能会劝说一句,但不可能一直说。

  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我将剩下的几本数学书全都找出来,决定回老家的时候将这几本书复习完。

  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我出了校门的时候正准备打的士,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唐望君已经不在本市了,阿珂和小乐也不在,她们在武昌,我怎么可能赶得过去?

  哪怕现在还有火车,我到那至少要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那个时候都已经转钟了。

  我立刻给童望君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没有人接。

  过了一会儿,我又给她打电话,还是没人接。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干什么去了,难道忘了我之前跟她说要回老家的事?

  正在我准备给她打第三个电话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童望君给我回拨了电话,我立刻道:“我今天可能去不了你那了,之前忘了,还以为你在本市,才想起来你在武昌,我明天早上再去你那接阿珂和小乐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