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问这个?”童望君有些讶异的看着我。

  我盯着童望君,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我如果跟你说,我失去了一些记忆,你信吗?”

  童望君笑了笑,目光划过我的脸庞,看向旁的地方,过了一会又看着我:“你是认真的?”

  “你觉得我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吗?”我终究说出口了,“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甚至连我俩怎么结婚,怎么有的阿珂和小乐都不知道。”

  该说的,总归要说出来。

  徐恒的人生观让我觉得有些清奇,我不认为徐恒是童望君的良配。

  而我和童望君之间的事,或许也应该做个了断。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童望君还有些怀疑。

  这也能怪,之前我一直表现良好,现在突然说没了记忆,换谁都不会相信。

  “不是什么都不记得,是有一部分记忆没了,高中之后,到两个多月前,大概房租快要到期的这段时间里,我的记忆都没了。”我纠正了下童望君。

  童望君沉默了。

  我没有打扰她,而是抽出一根烟,慢慢的点燃。

  “我知道了,怪不得当时你会以为房子是买的,还问我是不是你媳妇,原来那会你什么都不记得了。”童望君道。

  她信了。

  “嗯。”我点头,深深了的吸了口烟。

  “为什么会这样?”童望君问我。

  “我也不知道,睡了一觉起来后就成了那个样子,失去了半年的记忆,只记得高中喝醉酒的事,后面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摇头,“或许是遭受了打击吧。”

  “你怎么不早说?”童望君道。

  “说不说有什么用?我俩婚已经离了,说了后能和好吗?”我不想说,只是不想让人觉得我可怜。

  我不需要人可怜,也不需要人同情,更不想让人因为我失去了八年的记忆对我特殊照顾。

  一切遵循本心就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跟我说?”童望君又问道。

  “我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所以想要问一问。”我道。

  我爸妈的反应,唐婉的话,让我觉得我对童望君肯定做过过分的事情,别人欠我东西可以,但我不想欠着别人什么东西。

  “你对不起的或许不是我,而是唐婉。”童望君转过头,没有看我,说出这样一句话。

  “她让我来问你。”我道,“我是不是喝醉酒了后,对你做了什么事?”

  “她跟你说了?”童望君看着我。

  果然,与喝酒有关系。

  “阿珂,别跑太远了,看着小乐。”童望君冲玩的有点疯的陈珂喊了声。

  “她什么都没说,是我自己猜的,你那么反感我喝酒,而阿珂又恰好八岁,算算时间,你怀她的时候,我正好上高三。”我道,“我只是有些奇怪,我怎么会与你在一起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高考聚会,就我们一个班,在市里酒店包了两个包间,一个包间两张桌子,我与童望君应该没有交集才对。

  不知怎么会走到一起。

  “我那会要刚参加完高考,我谈了男朋友。”童望君缓缓的说道。

  我愣了下:“你的意思是……你那会其实已经怀孕了?”

  莫非我带了绿帽子?

  “你要不信阿珂是你的孩子,可以去做亲子鉴定。”童望君似乎因为我的话有些生气。

  “不是,可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讪笑了声,不明白童望君的意思。

  “我和他只牵过手,别的事什么都没做。高考结束后,网上出来答案,我和他对了答案,我能进一本院校,他的分数只能进普通的二本。”童望君道,“他让我填报志愿的时候与他填一个学校。”

  “这未免太自私了些吧?”我评价了一句。

  学校是一个平台,学历不一定百分百有用,也不一定代表个人的真实实力,可不可否认,有学历出来后与没学历出来后人生的际遇真的会有很大的差别。

  这就好比有钱人,可以选择不干不喜欢的事。

  而没钱的人,却没有这个选择的权利,为了生活,不管什么事都必须去做。

  学历同样如此。

  学历高的人也可以去搬砖,而学历低的人可能连去大型公司应聘的资格都没有。

  童望君的男朋友让她放弃一本院校的资源,跟他一起去二本院校,只为了在一起,的确有些自私了。

  童望君肯定没同意。

  “我没有同意,我让他再复读一年,他不肯,说我不爱他,我俩吵了一架。”童望君道,“连生活的资本都没有,拿什么去说爱?”

  “穷人就不可以有爱吗?”在这一点上,我不认同童望君。

  “人穷没关系,但就怕连上进的心也没有,一辈子自甘平庸,还以此沾沾自喜。”童望君道。

  我讪讪的笑了声,不想就这个问题与童望君过多的争执:“你俩吵了架,就分手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记得认识你啊。”

  “我也不认识你。”童望君道,“吵架过后我很伤心,就扔了一个瓶子,说了这件事,恰好有人回了。”

  “我回的?”我诧异了,“那人的昵称你还记得吗?”

  “没有加好友,就只是在微信漂流群中聊了几天。”童望君摇头,“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他邀请我过来玩,我就来了,但他没出现,我就自己开了一间房休息,想着可能遇上骗子了。但我没有想到,半夜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你进了房间。”

  我纳闷了:“不可能,酒店的钥匙只有一把,你进了房间,我怎么可能进去?再说,我和班上的同学在聚会,怎么会一个人跑到酒店去?”

  “不知道,或许那个人就是你。”童望君道。

  “不是我,肯定不是我。”我非常确信,在这之前没有和童望君聊过。

  “可你让我怀孕了。”童望君盯着我。

  “我对你那样了?”我试探了下童望君,“是我主动的吗?”

  “你觉得呢?”童望君脸色有些不善了,盯着我。

  “应该不可能吧。”我觉得不应该,哪怕我喝醉了酒,也应该不会对童望君做出那样的事,高中那会我喜欢的人是唐婉。

  我越想越觉得我不可能主动对童望君做那事,也没胆子敢那样,那是犯法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女生,和别人聊了几句,就主动跑过来,很不正经?”童望君听出我话中的意思。

  “那你为什么会跑过来?那是陌生人。”我反问道。

  “陈进,你真是个畜生,自己做过的事,自己不承认,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童望君骂我,眼睛有些红,“我会让你看到证据的。”

  “什么证据?”我问,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愧疚。

  高中那会,童望君也才十多岁,没步入过社会,遇到伤心的事,在网络上碰到一个安慰自己的人,觉得志同道合,出来散散心,很正常。

  或许是我想多了。

  可我又实在想不通,我好好的在和同学聚会,怎么会喝醉了跑到童望君住宿的酒店去了,而且还有她酒店房间的钥匙。

  “我身上有伤,你咬的。”童望君道。

  “我咬你了?”我倍感诧异,“在哪?”

  “腿上,你突然闯进来,吓坏了我,等到我想要反抗的时候,你已经脱了我的衣服,还在我腿上咬了一口。”童望君道,“你身上有我抓的疤痕,印子应该还没消。”

  童望君说的疤痕,我洗澡的时候见过,胸口的地方,有三个淡淡的疤痕,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抓的。

  “我没能上大学,也是因为这件事吗?”我问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