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武东问我话的时候,唐婉握着手机,也偏转了下脑袋,看着我。

  我似乎还看到唐婉在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苏然。

  “我朋友。”我道,接着我又转过身跟苏然介绍,“这几位是我高中的朋友,武东,唐婉。”

  我抬头看了看,有点奇怪:“余露和周凯两人呢?”

  这次聚会我没看到余露和周凯。

  “我也不太清楚。”武东摇头,“是唐婉联系的。”

  “他们要结婚了,在看婚纱,过一会才会来。”唐婉道。

  “真快。”我愣了下后,感叹了声。

  “这还算快?和你比起来小巫见大巫了,听说你孩子都有了,大的八岁了?”季天泽凑了过来,带着调侃的语气,“你真牛,十八岁就将人的肚子给搞大了,这可是违法犯罪的。”

  我看了眼季天泽,面带不快。

  季天泽仿佛一点察觉都没有:“对了,怎么没将你两个孩子带过来,我红包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带过来,喊我一声叔叔,我肯定包两个大红包。”

  “你还没喝酒就醉了,待会别喝酒了,免得起不来。”武东对季天泽道。

  “我酒量可没那么小,待会喝两杯,你现在混的好了,在公司有说话的权利,或许我们可以合作合作。”季天泽拍了下武东的肩膀。

  “行。”武东点头应了下来,又与季天泽聊了几句,季天泽到另一桌去了。

  武东身边有一个位置,他挪了下,又搬了一个凳子过来,对我道:“你们坐在这吧。”

  我和苏然走了过去,我坐在武东身边,苏然在我侧面,再一边则是唐婉。

  “季天泽的话你别抬在意,他就是那样的人,说话口无遮拦。”武东安慰我。

  “没事,他说的也是实话。”我摇头。

  要说不介意,肯定不可能,季天泽说的都是事实,陈珂八岁,我十八岁的时候童望君就有了陈珂,没到法律年龄,的确是犯罪。

  可这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让我心中不爽。

  要不是武东几人在这,我肯定走了。

  “你和他在做生意?”我问武东。

  “我不是老板,没那个能耐,是公司的业务,刚好与季天泽家有些合作的可能,我就联系上了他。”武东道,声音放小了些,“有这一层关系不用白不用,其实我也看不惯他,嚣张跋扈,说话不分场合。就连眼睛也色眯眯的,一直乱转。”

  “那你还和他合作?”人品不可靠,我觉得没必要继续再合作下去。

  “放心,我不是直接与他合作,是与他爸,而且生意上的事,他肯定也不敢胡来,毕竟谁也不会与钱过不去。”武东有自己的主见,“他家是做餐饮的,在市里有人脉关系,你蒸菜馆要想做大,可以多与季天泽联络下感情。”

  我眉头皱了下。

  “不一定要真的投入感情,就是表面上的那种。”武东轻声道。

  我没说话,但心里其实已经否决了武东的提议,与不喜欢的人合作,虚与委蛇,让自己不痛快,甚至恶心到自己,这样的事我不会去做。

  饭菜上桌,吃了一会,余露和周凯赶了过来。

  两人脸上还带了淡妆。

  “新娘子来了。”有人起哄道。

  “新郎官真帅气,周凯,打算在哪里办婚礼啊?”周凯在班里的人缘比较好,他一进来就有人主动与他打招呼。

  季天泽也一样,他人品虽然不行,可同样吃的很开,有人围着他转。

  有钱有势的人身边永远不缺乏追随者。

  哪怕是学生,也不能免俗,会围拢过去,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这么厌恶同学会的原因之一。

  一阵嬉闹过后,余露到了我身边,盯着苏然看了一会,目光又扫了眼唐婉,跟我道:“不介绍一下?”

  “苏然,我朋友。”我简单的道。

  “你好,我是陈进的同学,也是好朋友。”余露伸手。

  “你好。”苏然落落大方,和余露握了下手。

  “你让开点。”余露嫌我碍事,让我往边上挪了下,她自己却坐在了苏然的身边。

  我有点郁闷,余露这也太霸道了些吧。

  “你和陈进是同事?”余露和苏然聊着。

  “不是,他住我隔壁。”苏然的话没错,但那是两个月前的事了,现在我就住在她家里。

  苏然这么说我也能理解,我和苏然实际没什么,她如果说我现在住在她的房子里,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苏然很聪明。

  “原来是这样。”余露笑了笑,又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想到陈进隔壁住着一个美女,他一直都没跟我们说。”

  “住在城市里,虽然是隔壁,但也不是经常碰面,你们能这么熟,真是难得。”唐婉突然开口了。

  我愣了下,有点奇怪,唐婉居然主动跟苏然说话。

  余露没来前,唐婉根本没和苏然说过一句话,只是打量了一眼苏然。

  可那不是招呼,更像是在审度。

  “我腿不小心扭伤,上下楼不方便,是陈进帮我煮饭,又帮我敷药才好的,他人很好。”苏然的话让我听着舒坦极了。

  这个女人在维护我。

  我和苏然的认识根本就不是她说的这么和谐。

  家里没米,我去找苏然借米,之后一来而去才熟识的。

  苏然似乎在维护我。

  细细的琢磨,我似乎也明白唐婉问话的意图了,她在打探我和苏然之间的关系。

  余露很活跃,有她在,苏然和唐婉慢慢也聊了起来,气氛很活跃。

  不过,也只是小范围内的。

  “陈进,你蒸菜馆的生意怎么样,一个月大概能有多少收入?”武东去另外一桌敬了酒后回来,“你也过去喝一个吧?”

  “不了,不喝酒。”我摇头,特殊的情况下,我才喝点。

  同学聚会,完全没必要,好好的聊会天,舒舒服服就很好。

  “有一万没?”武东没勉强我,他去敬酒是为了应酬。

  这次聚会能来的,基本都是留在本市继续发展的,其中有一些关系能用到,武东去喝点酒,联络下感情也很正常。

  我开蒸菜馆就没必要特意去联络了。

  “没有,一个月大概有五六千的纯收入吧。”我没隐瞒,将店里的收入如实说了出来。

  “这么少?”武东有点不信,“生意不好吗?你那个位置的确偏了点,如果是在市区,十字路口,或者小区旁边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还行吧,慢慢来。”我觉得五六千其实已经不错了,对比之前我需要借米度日已经算是非常大的进步。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这怎么能行呢?你一个月的收入还买不起市区一平房子。”武东有点急了,“这些同学都是资源,大家也乐于互相帮助,有人助你一把不比你一个人盲干要强多了?”

  “不了。”我摇头。

  有些东西,我还是要坚持,掺杂了功利性质的关系,我不想要。

  并非我多高尚,而是心里会不舒服。

  心中不舒服的事,没法控制的我不能左右,但能控制的,我为何要违背自己的心意去顺从呢?

  “你别不好意思,听我的,没错。”武东似乎喝多了,往后招了下手,“季天泽,你来下,有个事要和你商量商量。”

  季天泽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脸也有些红,显然喝的不少:“怎么,还要再和我喝一杯吗?”

  “事情谈好了,别说一杯,三杯都没有问题。”武东道,“你家不是做餐饮的吗?有没有什么路子,可以在市区繁华地段租个店面?”

  “怎么,你想转行做餐饮?”季天泽笑着道。

  “不是我,是陈进,他开了一家蒸菜馆。”武东指着我,将我介绍给季天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