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问了村里小卖部的位置,我一个人跑了过去,买了两瓶可乐,一瓶营养快线。

  回来的时候,到了童望君家门口,却听到里面有争吵的声音。

  我加快了几步,从门缝里看见童望君的爸妈正在争论,言词很激烈,看到我进来,两人的争吵声又降了下来。

  有外人在,他们不好意思继续。

  我走了进去,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饮料买回来了。”

  我将饮料放在了厨房的地上。

  童望君在一旁,我本想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吵了起来,可童望君却突然往前走了几步,恶狠狠的对她爸吼着:“全村都没人那么做,就你那样做,充当烂好人,将地给别人埋棺材,你除了喝酒什么都不管,你根本就不配当我爸,不配在这个家里面生活。”

  原本因为我的出现平息下去的火气因为童望君的这一句话一下又点燃了。

  “我不配在这个家里生活?我是一家之主,这点事我难道还做不了决定吗?”童望君的爸很激动,很愤懑。

  “你怎么是一家之主?家里穷成这个样子,你有管过吗?我妈病了,连饭都没有吃,你有管过吗?每天就知道喝酒,还去赌博,什么事都不管,你还有脸说自己是一家之主?”童望君眼中有泪花,拿眼睛斜着她爸。

  那样的眼神,我很熟悉,童望君也这样看过我。

  “户主是我,地也是我的,我怎么就不能做主?”童望君的爸分辨道。

  “你还好意思说,对,什么都是你的,地是你的,全都送给别人,让我们一家喝西北风去,饿死算了。”童望君的妈也不顾我在身边了,与童望君一起数落童望君的爸。

  我有点明白了,童望君一家吵起来的原因多半还是因为地。

  童望君的爸将自己家的地给了别人用来安葬过世的人,很仗义的做法,可童望君和她妈不同意,不认同这个做法。

  于是就吵了起来了。

  我不知如何去劝,不懂这边的规矩,只能在一旁看着。

  陈珂也有些恍然不知所措,站在我身边,面带惶恐的看着这一幕。

  “别人又不是没给钱我。”童望君的爸看着她妈,越说越激动,指着她,“都是你,那么多事,一天到晚就知道吵。”

  “你还想打人吗?”童望君护着她妈,“你这样的男人还不如死在外面好了,回来就知道祸害人。”

  我皱了下眉头,童望君作为一个晚辈,这话说的太重了,还是对她爸说。

  她爸再不顾家,也没做别的坏事,成年人了,不应该只想着索取,家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只要父母没有大的过错,就不该怨恨父母。

  人,得靠自己。

  可听童望君的语气,她似乎将家中的一切都算在了她爸的头上。

  本没错,可不该这么怨恨,不管她爸努力不努力,她都要靠自己才对,不该抱有二代的想法。

  “我打死你。”童望君的爸气疯了,握着拳头走了过来,要打童望君。

  我忙走了过去,虚抱着童望君的爸:“算了,算了。”

  “我说的不对吗?整个村子就你没出息,看看别人都盖了房,就我们家还住这样的房子,你还死要面子,两千块钱就将地给了别人。”童望君还再说。

  童望君的爸眼中噙着泪水,指着童望君,半天没能说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童望君的爸忽然往后退了一步,要开停在边上的电动车:“好,好,我去死好了,你们这样逼我,我去买瓶农药喝死算了。”

  童望君的爸不像是在开玩笑,掏出钥匙开电动车,我慌忙一下就拉住了他。

  “去吧,喝死算了。”童望君还在说。

  我一听就火了,这种情况了,她居然还火上浇油:“你少说两句行不行?都是你惹的事,回来就煽风点火,本来什么事都没有。”

  童望君说话居然这么刻薄,我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对着自己亲生父亲也能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去死。

  一瞬间,我庆幸了,幸亏与她离了婚,否则我是不是也会遭遇到她父亲的这种痛?

  我见童望君似乎还想要再说话,立刻走了过去,瞪了她一眼:“你少说两句,到里面待着。”

  半推搡着,我将童望君推到了屋里。

  外面有动静传来,童望君的妈在喊,我跑了出来,发现门口童望君的爸居然上了摩托车,童望君家里有辆电动车,还有一辆摩托车。

  我立刻跑了过去,脚下的拖鞋都没来得及换,坐在了摩托车的后面。

  摩托车发动了,直接飚飞了出去。

  我有点慌,担心童望君的爸想不开:“叔,你干什么去?”

  “我死去。”童望君的爸哽咽着,摩托车一直往前开。

  车速很快,路上还有人,如果发生点什么,就变成悲剧了,我也急了:“你要死,我也死,买两瓶农药,一人一瓶。”

  车继续开着,不过却慢了下来,童望君的爸似乎不想带着我一起死。

  “叔,听我的劝,赶紧回去,这样让村里人看到会笑话的,有什么事一家人坐下来慢慢说,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呢?”我顺着他的思维继续劝说着。

  摩托车拐了一个弯,往公路边的一条河渠开去。

  我心一下凉了,思考着如果冲下去我能不能将童望君的爸拉扯起来。

  车熄火了,我的担心成了多余,童望君的爸停了车,坐了下来,盯着面前的河渠水一眼不发,可眼睛却湿润了。

  这么大的人,被女儿骂的流了眼泪。

  “你回去吧,我没事。”童望君的爸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跟我说。

  我没敢走,抽出一根烟叼上,一只脚冰凉,脚下的拖鞋不知道飞哪去了,坐在了他的身边。

  “这么大的一个女儿,白养了,居然让我去死,那么跟我说话。”童望君的爸道。

  “她是那样的脾气,她不只说你,我也说,没事的,就让她说去吧,她对人的要求太高了。”虽然对童望君爸的做法不全然认同,可这个时候只能顺着他的话说。

  让他心里的怒气消散掉,静下心来,不出大事就可以了。

  旁的事相较于这件事而言都是小事,就不那么重要了。

  土地没了就没了,失去棺材大小的一块地不至于要了人命,面子丢了就丢了,人活着就有希望,活给自己看,不是为别人活。

  童望君的爸看了我一眼:“你是个老实人。”

  我苦笑,这算是夸奖吗?

  可我不想要。

  陪着童望君的爸坐了半个多小时,他起身站了起来:“回去吧。”

  我点头,坐上了摩托车。

  到家的时候,就只有童望君的妈在忙着做菜,陈珂在旁边玩:“你妈呢?”

  “她在睡觉。”陈珂道。

  门哐啷响了下,我走了过去看了眼,童望君的爸也进屋了。

  “有事没?”童望君的妈看着我,有些担心。

  “没事,在河边坐了一下,睡一下冷静下就没事了。”我宽慰的道,抬了下自己到底脚,有点难为情,“我鞋在车上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一只,没找到。”

  “没事,我再给你拿一双就好了,家里很多,我平常也卖鞋,卖给附近学校的学生,牙刷毛巾洗脸盆也在卖,生意好的很。”童望君的妈进屋又给我取了一双拖鞋,“很赚钱呢,就开学那会,能赚两三千块钱。”

  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在农村的确算不少了。

  我帮着童望君的妈做菜,实际上我也帮不上忙,就洗了几个碗筷而已。

  饭好了的时候,我正要去喊童望君,童望君忽然自己起来了,从我身边走过,看都没看我一眼,出了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