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买点水果去吧,你妈喜欢吃什么水果?”走了几十米远,我看到了医院的大门,见童望君要直接进去,我就提醒了声。

  基本的礼貌问题,童望君可以不带东西过去,我跟着,无论离婚没离婚,都得买点东西过去。

  边上就有卖水果的小摊贩,很方便。

  “不买了,这里的东西很贵,不用那么麻烦。”童望君拒绝了,她对自己家乡的人似乎很防备,并不信任。

  出了车站如此,到了医院门口同样如此。

  其实,这种情况在哪里都差不多,我觉得童望君有点过于敏感,过于苛刻了。

  到了医院,看到的基本上都是老年人和小孩,年轻力壮的青年人很少,进了电梯,童望君按了四楼。

  我有点踌躇,待会见面了,我是喊阿姨,还是喊妈?

  童望君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也没看到我的脸色,电梯门才开,她就冲了出去,她很担心她妈。

  “快点。”我怕跟丢了,喊了陈珂一声,往前快走几步,恰好看见童望君进了一间病房。

  我和陈珂跟着走了进去。

  病房很普通,三张床,中间用布帘子隔开,床上都有人,无一例外的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

  童望君坐在靠着门口的病床上,正和病床上的人小声的说着话。

  方言,大部分我都能听懂。

  “喊家家。”我犹豫了一会,没喊出口,让陈珂喊。

  “家家。”陈珂很听话,见到外婆也很高兴,走到了病床边,“你身体不要紧吧?”

  “阿珂真乖,又长高了,还长好了。”童望君的妈见到陈珂很高兴,坐了起来,“家家没事,打针输液了,马上就能好。”

  童望君的妈手上黏着白色的医用胶布,还有针管,但没有吊瓶,长时间输液打针就是这种方式,小乐生病的时候去医院我见过。

  “陈进,坐,那有凳子。”童望君的妈招呼我。

  床边有一张小圆凳,我拿了过来挨着病床边坐下,没说什么话,听着童望君和她妈聊天。

  “医生怎么说的?”童望君问。

  “受了寒,血压有点高,呼吸有些不顺畅,医生说要住院半个月。”童望君的妈道,“没事,这是老毛病,支气管炎,我知道,住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打了好几天的针,我现在好多了,等会我回去给你们做饭。”

  “不了。”我赶忙说了声。

  支气管受不了风寒,医院有空调,很缓和,外面却很冷,我担心童望君的妈出去让冷风一吹,原本好些的病痛等会又会犯了。

  划不来。

  “医生让你住着你就继续住着吧,饭我自己会弄。”童望君道,“你怎么吃饭?”

  “有饼干,还有热水,肚子饿了就吃这些,吃腻了就让人帮着带两个馒头。”童望君的妈歪了下身子,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放了些饼干,还有一个馒头。

  “这怎么能行?中午呢?中午也吃这个?”童望君眼睛有点红了,“爸不给你送饭吗?”

  “偶尔会送一下。”童望君的妈摆头,“不指望他,我这次到医院就是因为他。”

  “怎么了,你俩是不是又吵架了?”童望君道。

  “隔壁那家死了人,找人看了风水,说我家那块地不错,你爸个傻子直接将地给了别人。”童望君的妈还有气,说话很激动,“我说他,他还跟我吵。”

  我大概有点明白了,童望君的妈之所以住进医院,肯定与这个有关。

  在医院待了二十多分钟,童望君的妈就催童望君和我回去:“你们回去吧,被子在柜子里,线鞋在我房间的柜子下面,望君,别忘了拿给陈进穿,这么冷的天,别冻着了,我明天就回去给你们做饭。”

  “不用了,你好好歇着吧。”我劝着。

  “妈,我们的事你别管,我知道,你好好在医院打针,我做了饭菜给你送过来。”童望君道。

  出了医院,走了十多分钟,过了一个桥,就到了童望君的家。

  她家在县边的村子里。

  一层的小平房,屋前有几栋才做没多久的小房子。

  这让我有点意外,童望君家中的条件算不上好,但也没多想,跟着她进了屋。

  “我晚上睡哪?”我关心这个,左右看了看,她家里只有两个房间。

  “有你睡的地方,不用担心这个。”童望君情绪还是很低落,话也透着不耐烦。

  她将东西稍微清了一下,就开始做饭,我想帮忙,却不知从哪里帮起,只能围着她打转。

  “别在这转,出去。”童望君有点不耐烦了。

  因为她妈的事,她的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我想帮忙,她却吼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可想着她的情况,就忍了下来,到屋里和陈珂一起玩,教她做作业。

  饭好的时候,童望君的爸回来了,陈珂跑了出去:“家公。”

  “来了?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说声?”童望君的爸问道。

  我奇怪了,看了眼童望君,她回来的事,她爸居然不知道?

  回家了,不管怎么说,都要通知父母一声,打个招呼,可童望君看样子似乎只跟她妈说过,没有跟她爸提过这件事。

  “今天刚到的。”我接了一句。

  童望君的爸应了声,就转过身看着童望君:“回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家里没什么菜,去外面吃吧。”

  “这么多菜,去外面吃什么?我妈还在医院,你不知道吗?你就不知道跟她送饭过去?”童望君的语气很重,脸色也很不好,像是在吵架。

  她的这种语气我见到过,她妈我废物,骂我不争气的时候,就是这个语气。

  我没想到她在家里对她爸说话也是这个态度。

  “行,不去外面吃就不去外面吃吧。”童望君的爸没多说什么,看了眼童望君手中的饭菜,“给我吧,我给你妈送过去。”

  童望君的爸骑着摩托车,送饭菜去了。

  “你不该跟你爸这个语气说话。”我劝了童望君一句。

  “你别管。”童望君余气还没消除,进了厨房拿碗筷,“吃饭吧。”

  沉闷的饭菜,童望君的心情似乎很不好,一直都没怎么说话,我和陈珂吃完饭收拾了碗筷进了屋。

  半天的时间都没出来,晚上吃晚饭的时候,童望君的爸喊我。

  晚上是他做的饭菜,童望君的爸给自己倒了一杯散酒,上面还有几粒枸杞浮着:“喝点吗?”

  “行,少开一点吧,半杯就好。”尊老爱幼,陪着长辈喝点小酒,我觉得应该的。

  童望君对她爸的态度太恶劣,我觉得他有些可怜,陪着喝下酒,算是劝慰吧。

  “你怎么喝酒了?”童望君从厨房出来,看到我跟前的半杯酒,很不高兴,质问我,“我家里人不喜欢喝酒的,你不知道吗?”

  “叔叔也喝了啊?”我奇怪,爸这个字没喊出口,喊了声叔叔,听童望君的意思,他爸就不是自家人了?

  “半杯而已,没什么事的。”童望君的爸说道。

  “喝醉了就说胡话,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有什么好喝的?别喝了。”童望君态度很坚决,与在我家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算了,不让喝给我吧。”童望君的爸道。

  “没事,半杯醉不了,喝了这点就不喝了。”我突然有点后悔答应童望君过来了。

  还没到家就吵,到了家又这么多争端。

  无尽的争吵,让人原本好好的心情一下就全灭了。

  童望君父母不知道我和她已经离婚了,可我实际与童望君在法律上没了关系,我喝酒她管不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