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96.最后一次告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尾声

  感觉, 好像把小舅舅惹毛了。

  吐槽别人被正主逮住, 皆川夏多少还是有点心虚的,她撇下男朋友, 沿着台阶, 一级一级地走下去, 讨好地朝“满脸都写着不高兴”的男人微笑:“小舅舅。”

  夏周看着笑靥如花奔他走来的小姑娘,一颗心瞬间苍老得像个老父亲,无比复杂。欣慰有之, 骄傲有之, 心酸有之……百味陈杂。

  他的小知薏,是在十八个月大时, 被姐姐夏菲送回国内。他那会儿还在申大附中读初三。某天放学回家, 刚一开门, 他发现好久不见的姐姐回来了。

  他惊喜地异常, 进屋的时候,发现地上,还蹲着个小白团团,特别小的一只,晃晃悠悠地站起来, 将将到他的膝盖。

  姐姐说:“知薏, 喊舅舅。”

  小家伙仰着脸, 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睫毛扑闪扑闪的, 抿着红嘟嘟的小嘴唇, 露出几粒小白牙:“兜兜。”

  然后两只小胳膊张开来,要他抱抱。

  夏周一颗心都要被小家伙萌化了,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来。她软软的,小身子带着奶香,他将她托在掌心那一刻,就想着,这一辈子,都要将小姑娘捧在掌心里宠着。

  结果被他娇惯着长大的小家伙,现在跟外面来拱她的大猪蹄子说,我小舅舅可难搞啦。

  小没良心的。

  夏周那个忧伤啊,在资本市场里练就的钢心铁肺,被自己娇养大的心尖尖,戳了个稀巴烂。小姑娘靠过来,扯着他的袖子,眉眼弯弯的:“小舅舅,你回来啦,我刚刚还在想你呢。”

  “……哦。”夏周垂眼看她,似笑非笑。

  “那个……”被看得怪不好意思的,皆川夏挠了挠长发,眨巴着眼睛,“呃,他是我男朋友,赤……”

  “我没瞎。”男人勾了勾唇,撩着眼皮看向赤司征十郎。

  啧。

  小白脸个高条顺,眉目清隽,衣冠楚楚的,一股子斯文败类的味道,难怪能把他小乖乖勾得五迷三道的。可这死丫头片子也不扫听扫听,这位是个什么脾性,好歹了解下这人接下他父亲的担子后,怎么收拾得那些作妖的老家伙。

  这样的人,她一个心思简单的小姑娘,制得住吗?合着她找对象就看脸是吧。

  夏周越想越恨铁不成钢,瞪了那个不长心眼的死丫头一眼。

  “……”莫名其妙被瞪的皆川夏郁闷了,委屈巴巴地抬眼望向男朋友,一脸“我没说错吧?他很难搞对不对?”

  赤司征十郎憋着笑,缓步走下台阶,礼貌地伸手,“您好。”

  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夏周握上去,表情平静,暗自发力:“幸会,赤司先生。”

  皆川夏听见,诧异地“咦”了一声,“小舅舅,你认识阿征?”

  阿征?!

  靠!

  “见过,”一口老血堵在胸口,气得夏周心窝疼,手上愈发用力,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妈婚礼上。”

  “……”汗死!这个阴森森的语气,真的是在说婚礼吗=_=

  两位男士无声的较量还在继续,确切说是夏周单方面地虐杀——

  “既然到家门口了,不如进来坐坐?赤司先生?”

  “却之不恭。”

  紧紧交握的手,瞬间松开,然后夏周引着赤司征十郎,言笑晏晏地上楼。皆川夏跟在他们身后,一脸的不可思议,不会吧?小舅舅他……转性了?

  *

  赤司征十郎的到来,毫无疑问地,在皆川夏家引起轰动。

  饶是夏医生那种淡定的人,乍然见到贵客,还是失了态,手中的菜刀,“哐当”掉在了地上。好在没酿成什么血案。

  因为婚礼上见过赤司一面,对方俊逸清隽的长相,谦逊有礼的态度,让夏医生印象深刻,不过她深知,这么优秀的青年,不太可能是单身的,自然也没有特意让宝贝女儿出来打声招呼。

  怎么都没想到,对方的女友……

  趁着老公在和男人寒暄,夏菲拉过女儿,一脸揶揄:“这就是你的‘腿毛’和双十二活动?”

  “……”皆川夏囧囧的,根本无从反驳,因为事情,本来就是这个坏人搞出来的。

  绿间医生陪着青年闲叙几句,便见到小舅子目光里夹着刀子扫过来,他意会地微微一笑,便带着人往客厅而去:“我们也别站着了,去沙发那边坐坐吧。”

  然后彼此客气地让了一会儿,分宾主落座。只不过,他们落座的方位,在皆川夏看来,颇有点来者不善的意思= =

  小舅舅大马金刀地坐在主座上,就是东边单独的那个沙发,顺时针方向,她娘和绿间医生,陪坐舅舅身侧,被三位家长这么一包抄,她男人单独坐在靠墙那面,孤零零的。

  颇有一种三堂会审的架势。

  唉~

  男朋友被提审,她这个共犯,是逃不掉的吧?

  这么想着,皆川夏慢吞吞地挪到赤司征十郎身边,乖乖地坐好。

  男人见她一脸乖巧的样子,不由弯着唇,轻轻笑出声:“夏夏。”

  “嗯?”

  “楼上客厅的酒柜上,我醒了两瓶罗曼尼康帝,”赤司征十郎说着,抬腕看了眼表,“二十分钟后,你拿下来。”

  “……”明摆着是要支开她,皆川夏歪着脑袋想了想,同意了,“行吧。”只不过她也留了点心眼,离开客厅的时候,趁没人注意,她将电话放在隔开客厅与玄关之间的酒柜上。

  嗯。

  她开了录音的。

  别管他们说了啥,先录下来再说,睡前抽空听听。她想得挺美好的,等晚上她洗澡后,想起这件事,从浴室里出来,边擦着微湿的长发,边走到酒柜前,打开录音——

  某人低低的笑声,静静地流泻出来:“夏夏,你打什么鬼主意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满脸都写着算计?”

  “……”

  啊啊!

  阴险。

  这个阴险的王八蛋>w<

  自然,任何有用信息,都是没有的。皆川夏手握着电话,出离愤怒了。

  某某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皆川夏顾不得换衣服,穿着睡衣,怒气冲冲地推开门,准备找楼上那个坏人算账。她将将带上门,便听到一声轻响,接着电梯门开了,和她有一笔账要算的男人,风度翩翩地走出来。

  他见她站在门外,勾着唇,启唇了然地笑,“看来,我们心有灵犀。”

  皆川夏举着保存着他罪证的手机,假惺惺地微笑:“心有灵犀是没有的。不过,有笔账,要跟赤司先生细细地算一算。”

  “赤司先生?”男人唇角轻翘,咀嚼着这句话,踱步至她面前。下一秒,她手腕被温热的掌心握住,然后,掌住她的那只手略一使劲儿,她便撞入男人坚硬又柔韧的怀里。

  “你干嘛?”皆川夏伸手推他,手心下,肌肉紧紧崩起,她像是被烫到,细嫩的手怯怯地缩了下,慢慢地,滑下来,揪住他衬衫的一角。

  “要不怎么说和你心有灵犀呢?”赤司征十郎低下头,靠在她耳边淡声浅笑,“我也有一笔账,和夏小姐,细细地算一算。”

  热热的气息,刮着她的小耳朵,酥酥麻麻的,一直荡漾到她的心尖。她咬着唇,拿眼瞄着他:“我哪里欠你啦,你找我算什么呀?”

  头顶的声控灯,光线幽微暗淡,在男人眉眼间投下一小片阴影。此时,他垂着眼看她,长而浓密的眼睫低低敛着,犹如挥毫泼墨,带过写意的一笔,最后在瞳里点入一滴墨。

  他的眼,漆黑,又热烈。

  单单被他这样觑着,心跳,都在加速。

  “你欠我好多拥抱。”圈住她的两只手臂,在她腰间紧了紧,她软软地窝在他怀里。这人落在她耳畔的呼吸,渐渐变重,连低低的笑声,都带着点沙质,“习惯每天抱着你,下班回家,怀里没有你,总觉得少赚了一个亿。”

  皆川夏不高兴了,声音囔囔的:“一亿日元?”

  男人闻言,笑得肩都在抖:“一亿英镑。”

  “嗯……”她懒懒地应一声,指尖无意识地卷着他的衣角,安安静静地靠着他,“别笑了,你不觉得,还也欠我一个交代吗?”

  “什么交代?”他明知故问。

  “别装傻,你跟小舅舅说什么了?”

  男人垂下眼睑。

  自然是,那些他耻于宣之于口的承诺。

  他从不是拙于口舌之人,只是对上她,那些话语,无论如何都难以诉诸于口。

  不想说给她听。

  只愿意每天每天,用自己的方式,让她感受到。

  “你觉得,你们种花家的家长们,会比较关心什么呢?”他轻声将问题抛给她。

  这问题,问得皆川夏头皮发麻。

  她从桑教授夏医生那得到的经验来看,家长们最关心的,无非就是“先生贵庚,何处高就?家中可有祖产良田宝马香车仆婢?”

  虽然这些某人家里都有,可如果真听他一本正经地交代这些……

  光想想,就尴尬到头秃。

  皆川夏郁闷地环抱住男人劲瘦的腰,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小声问:“还有呢?”

  “嗯……”他沉吟了片刻,忽又低低笑起来,“小舅舅问我,给你砸了很多钱的那个土豪粉,是不是我?”

  “……这的确很像小舅舅会问出来的问题= =”

  原因嘛,主要是,小舅舅在她的霸王榜中,万年屈居第二。

  难免就产生了那么点仇富心理。

  他们一直在低声交谈,声控灯亮了又灭,瞬间,楼梯间陷入一片黑暗。

  黑灯瞎火中,土豪粉老爷有点不□□分,修长地手指,沿着纤瘦的腰肢向上爬呀爬,隔着毛茸茸的睡衣,摩挲着,怪痒痒的。

  皆川夏伸手在男人腰间掐了一把。

  一声闷闷的轻哼,钻入她的耳,那声音,光是听着,就……

  让人很不好意思。

  男人的脑袋,窝在她细嫩的颈间,沉沉喘息着:“南风知我意大大,给读者老爷发点深夜福利,嗯?”

  尾音扬着,低低闷闷的鼻音,慵懒又磁性。

  她的脸红红的,热得脑子有点发懵:“啊?什么福……”

  困惑的话语,被擅自闯入的唇舌,用力地堵回去。

  他真的好擅长这种攻城略地,柔软的唇瓣被他晗着,时而吮吸,咬住,发狠一样地折磨她;时而又试探地进来,勾着她的小舌,一点一点,温柔又缱绻地撩拨。

  她心跳得好快,腿发软,微微闭着眼睛,晕乎乎地承受着他的进攻。攥住他衣角的细瘦指尖,用力捏得发白。男人的唇渐渐下移,轻柔又残忍地蚕食着她的理智,被他疼爱过的地方,麻麻痒痒的,让她不自觉地叫出来,软软黏黏的一声,感应灯应声响起。

  骤然而来的光亮,刺得皆川夏眯起眼,雾蒙蒙地睁开半扇,眼周白嫩的肌肤,微微透着粉,格外地招人。

  男人一阵意动,复又低头,晗住她细嫩的耳垂,嗓音微微地沙哑,普通话的咬字,被磨得含糊又多情:“大大,槽♂粉吗?”

  她小小的身子,在他唇齿间发颤,嗓音软绵绵的,瑟瑟地抖:“自……自重!请……请文明……学习……汉语。”

  “怎么办?”这人低笑着咬她的耳朵,“今天哥哥想学点不文明的,教教我?”

  她浑身发烫,腿软得快站不住,在他怀里窝着,轻轻地点头:“……嗯。”

  *

  进行了一次深入地教学后,某人就此沉迷学习,不可自拔。

  不过因为农历新年的迫近,皆川夏开始忙起来,再加上有小舅舅盯着,所以学习的机会大大滴减少= =

  别说学习,某人后来发现,因为传统节日里走亲访友、同学会这类活动贼多,他想见女朋友一面,甚至要提前三天预约了。

  惨!

  巨惨!

  惨绝人寰!

  所以元宵节一过,皆川夏就打包行囊,收拾收拾,跟着亲妈和继父一起回东京了。三个人抵达机场,来接机的,只有一个绿间真知子。

  绿间医生张望了一圈,问道:“你哥哥呢?”

  绿间真太郎因为学校放春假的缘故,前天已经回国了。

  “啊,哥哥今天有个比赛,已经先一步去看场地了。”真知子说着,还朝皆川夏使眼色,意思很明显——

  “约吗?小姐姐?”

  这场比赛的前因后果,皆川夏之前听她提过。

  今年高中男篮圈里,出现了五个天才,其中有三位,是帝光中学毕业的。鉴于十年前,帝光出现了个男篮天团——奇迹的世代。

  于是,现今这五位天才,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小奇迹”。

  大约是年少气盛吧,反正五位少年一听这名号,不干了,并且一时冲动,在立海风云录的灌篮高手区,向“奇迹的世代”发出一封挑战书。

  正常情况下,吃瓜群众看着乐呵乐呵就完了,这事大抵不会有啥结果的。然而,某个爱逛论坛看自己绯闻的大明星,一时手贱,真身接下这个挑战。

  然后,就把这个乐子搞大了。

  说起来,大明星打电话跟奇迹的队长哭唧唧的时候,队长大人刚拉着她深入浅出地“学习”了几次,累得她像狗一样趴在床上,而某人却一脸餍足,心情不错,于是便应下比赛。

  ……

  既然她运气不错,赶上凑热闹的机会惹,那就绝无不围观的道理。

  比赛的场地,便定在立海大的篮球馆。

  这地儿皆川夏熟,她在立海大附中上学那会儿,没少跟着小野迷妹来围观少年时代的大明星。更何况,她最初对某人见色起意,也是在这里。

  真知子开车带着她赶过来时,篮球馆里已经人山人海。比赛的时间,并没有对外公开,已经足够低调了,但来参赛的,可有NBA巨星,亚洲小天王,还有能影响整个国家经济走向的财团掌舵人,因而媒体都闻风出动了。

  还好绿间真太郎早早地在东看台的前排,替她们占好了位置,不然想围观,都没有落脚的地儿。两个人刚刚落座没多久,皆川夏的电话响了。

  明晃晃的“霸道总裁”,是专门给某人的备注。

  看台上太吵,她挂断电话,跟真知子打了声招呼,决定去卫生间清静清静。

  通往卫生间那边的路,果真安静许多,皆川夏这才回拨过去,那边几乎是秒接:“怎么挂我电话?”

  “我这边方才有点吵。”

  “在逛街?”

  她偷偷地弯着唇角:“差不多吧。”

  “嗯,”那边清浅地笑了一声,“一会儿打场球,今晚会晚点回去。”顿了顿,他又压低声音,“想你来给我加油。”

  皆川夏极力压抑着上扬的唇角,憋住笑:“那……加油呀。”

  说完这句,她转了个弯,便见不远处,长廊的尽头,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背对着她,披着件白外套,肩膀宽阔,脊背挺拔。腿长而且直,隐隐充满着力量感。似乎听到脚步声,他警觉地回头望了一眼。

  这一眼,仿佛让她穿越经年。

  “这位先生,”小姑娘收起电话,偏着头,红唇弯着冲那人微微笑着,“和我男朋友走散了,能借你的电话用一下吗?”

  “电话不借。”赤司征十郎转过身,轻轻浅浅地撩着眼皮,“人随便用。”

  “……”科科,你当年可不是这么说的,忆起往事,皆川夏凉凉地提示道,“‘建议你省省力气,钩太直,鱼不想上。’这话我可记一辈子了,你拿错剧本了先生。”

  “还挺记仇。”男人几步上前,一把搂住她,低头亲亲她气呼呼的小脸蛋,清浅地低笑,“如果那天,我知道是我喜欢的那只小猫来钓我,我一定会告诉她……”

  “嗯?”

  “这条鱼,有皇位要继承,得放长线来钓。”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