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94.告白卌四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某人很厌恶异地恋, 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异地恋了=口=

  原因嘛, 是皆川夏暂时,还不怎么想去东京落户。

  一直在申城住得好好的, 突然又要背井离乡地去东京, 这跟几个长辈提起, 总得有理由呀。

  可是,理由如果是这样的——

  因为我男朋友家在那,所以我要和他私奔了。

  小舅舅会是什么反应, 想想就很窒息。

  所以, 她家男朋友,就有点辛苦。某人经常是白天在东京上班, 晚上回申城陪她一起吃晚饭, 跟普通的上班族差不多。只不过别人坐地铁乘车, 而他, 打飞的。而且他的飞的,比普通的飞机,还快了点。

  她是怎么知道这个的呢?

  他们才确认关系没几天那会儿,某天早晨,这个人打电话问她, 早餐想吃什么。

  她当时在看基友发来的美食文存稿, 饥肠辘辘的, 满脑子都是叉烧包, 虾饺, 烧麦, 于是无比诚实地回了句:“粤式早茶。”

  “好。”男人轻应一声,顿了顿,说,“起来穿衣服,带你去。”

  “唔,不要,”皆川夏瞄了眼电话,六点多一点而已。

  她卷着真丝薄被,一边翻滚着,边抗议道:“困死了,要睡回笼觉。”

  “乖,别赖床。”男人声音低低的,耐心地诱哄着她,“你不想吃正宗的,嗯?”

  想想晶莹剔透又弹牙的鲜香虾饺。

  想想皮绵软陷香又多汁的叉烧包。

  ……

  某人在男朋友好听又诱人的嗓音里妥协了——

  “哧溜。”

  “……”电话那头先是一顿,然后男人低柔朗润的笑声,透过听筒,轻轻地传过来。

  呜,好丢人。

  擦擦嘴,重来重来。

  她单手捂着脸,生无可恋地坐起来,在男盆友怪好听的嘲笑声中,冷酷地说:“那行吧,你安排吧。”

  然后就被安排地明明白白。

  先是和赤司一起坐车到了申城机场,就在她陷入“原来机场里,还有这人吃得惯的店?”这种疑惑中时,男人又拉着她走了传说中的机场VIP通道。

  直到登上低调奢华的私人飞机,她才意识到——

  区区VIP通道算啥。

  赤司家族早就在广袤的天空中,开辟了一条她肉眼看不见的VIP航道。

  平时从申城到粤城,两个半小时的航程,跟她飞东京差不多吧,结果他们那天不到一个小时就平安落地了。

  当皆川夏双脚踏上粤城的土地,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

  这人为什么突然拉着她来这里?

  该不会他恰好出差吧?

  那她这算不算是为了点可耻的口腹之欲,被狡猾的男朋友,骗着一起出差了=口=

  她兀自想得出神,忽然被人打断了。

  细嫩地掌心,被略微粗粝的指尖,轻轻地挠了挠,痒得她想笑,不由嗔怪地瞪了作怪的男人一眼:“你干嘛?”

  男人低着头,幽深的凤眼微微垂着,淡声问:“你在想什么?”

  “……你今天不会正好是来粤城出差的吧?”

  “……”

  “还真是出差呀?”她眼皮耷下来,有点怨念了。

  赤司征十郎轻轻笑出声。

  “想陪我出差,以后去哪都带着你。”男人弯着薄唇,眉眼间俱是笑意,“不过这次,单纯是想带你吃早饭而已。”

  ……

  然后皆川夏也过了几天早餐在波村,午餐是正宗法餐,下午香榭大街shopping,晚餐后在康桥散步的奢侈日子。

  然鹅没两天,她就哭着向男朋友表示,这样的好日子,实在太让人有点吃不消>w<

  彼时,他们在回程的飞机上,男人面前摆着台笔记本,戴着副护目镜,在处理工作上的事。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键盘,大脑高速运转,还有精力分神听着小姑娘哭唧唧。

  她声音又软又黏,教科书级别的撒娇,让男人不自觉地翘起唇角,放低嗓音,柔声问她:“嗯?怎么了?”

  “我的读者老爷们造返了。”皆川夏趴在键盘上,对着面前空白的word文档,忧伤地说,“我不能跟你满世界浪了,我的编辑也发来死神的召唤┭┮﹏┭┮”

  赤司征十郎偏头,看着她揪着自己及腰的长发,疯狂蹂躏、糟蹋,感觉非常想笑:“你现在就可以码字。”

  皆川夏可气愤了,愤愤地回过头:“我得了一种病。”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仁漆黑,不是那么得黑白分明,眼底泛着荡漾的水光,细细的卧蚕延伸到眼尾,晕染出一点薄薄的粉色,她每次被欺负得狠了,就喜欢用这种眼神……勾着他。

  “嗯?”男人嗓音微沉,抬起手,长指压在领口,慢条斯理地,解着衬衫的领扣。

  他这一身浅灰色的高定衬衫,明明之前她看着,还觉得显身材又很性冷淡的高级帅。结果现在他,他这么慢慢地解开扣子,镜片后那双眼睛低敛,深幽幽地望着她,微微笑着。

  完全不……冷淡了,突然很……

  很衣冠禽兽的感觉。

  “就是,”皆川夏伸手在脸旁轻微扇了扇,感觉耳尖都在发烫,“就那种‘在你身边就卡文’的病,呜哇,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写什么。”

  赤司征十郎闻言,轻笑一声,意有所指:“在我身边,大脑一片空白?”

  被催更的恐惧支配着的南风大大狂点头:“是啊是啊。”

  “我是得负点责任。”男人若有所思,然后手臂一伸,将身前的两台电脑,统统阖上,提议道,“撒糖吧。”

  皆川夏眼睛一亮,坐直了身体。

  撒糖?

  可行可行。

  果然资深读者,都是码字工的预备役啊。

  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资深土豪粉:“要怎么撒糖?”

  “像这样,”骨节分明的长指一勾,眼镜沿着挺拔的鼻梁滑下来,男人摘下护目镜,随手一搁。俯身下来,略一低头,便擒住她丰润的唇。

  又、又来。

  不带这么卑鄙的。

  他的唇炽热又柔软,含着她的唇瓣,重重地一吮,她哪哪都是软的,最后剩下的那点理智,促使她偏了偏脑袋,妄图躲过他的侵袭,含糊又软绵地抗议:“不行啊,有人……”

  娇颤的尾音,全被突然闯入的舌尖,顶回肚子里。

  她感觉自己好像一颗巧克力,被他或轻或重或急或缓地甜着,一点点,一滴滴,在滚烫的舌尖下融化,浑身都变得好烫,好软,变得好不像自己。

  良久,被他放开,小姑娘满面桃红,靠着男人的胸膛,细细地喘着气:“空乘……出来……会看到的好不好?”

  她眼底是微濛的水雾,嘴唇微微的肿,一看就知道被怎样疼爱过,凝脂般的脸蛋,像被刷上一层薄薄的红霞,耳尖都透着羞色。

  看得男人意动,低下头,卑鄙地偷袭她的小耳朵,嗓音微微哑着:“他们不会乱走动的。”

  “别,好痒,”她轻呼,侧了侧头,郁闷道,“万一呢?”

  “不会有万一的。”挺立的鼻子蹭了蹭她嫩白的耳垂,薄削的唇微一张,轻轻地晗住。男人的抗议声,含糊又沙哑:“学习的时候,那么不专心,是因为在想着别的男人?”

  皆川夏身子一颤,长长地一声闷哼,声音颤颤地发抖:“害怕空乘小哥哥,突然出来,不算的好嘛。”

  “哥哥?”他松开她的小耳垂,眼睛危险地一眯,抬起手,食指的指尖很……地慢慢抚过她的唇,懒洋洋地笑了。

  “什么时候,也叫我一句征哥哥,嗯?”

  他的手指修长好看,指腹带着薄薄的茧,擦着她的唇,像是被电流击中。

  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顿时觉得这人真是好不要脸:“你搞清楚,我生日比较大一点,你是谁的征哥哥……唔……”

  QAQ:“……”

  然后被卑鄙地老师逼着,反复地学习如何专注地撒糖。

  下飞机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尽管如此,她还是敏感地发现,机组的工作人员看着她微笑的样子,很……微妙。

  别说空乘,就连机长和副机长看她的眼神都不对。

  她心虚地觉得,某人教她的那些少儿不宜的课程,应该是被机组全体工作人员围观了。

  “不可能。”不靠谱的老师立刻给否了,“我不喜欢即兴表演给别人看。”

  “……”

  皆川夏当然也不喜欢。

  于是这事以后,她短时间内,再也不想和机组人员打交道,说什么都不愿意跟赤司满世界跑了。

  赤司对此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表态,皆川夏就以为自己萌混过关了。不过这种假象呢,还是被一则坠机的新闻戳破。

  事情是这样的。

  某天赤司下班回家,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受到热烈地欢迎。

  这让被女朋友宠惯了赤司先生,很不习惯。他叫着她的名字,依然没人理他。这就很奇怪了,他放下笔记本电脑,汲着拖鞋,一边扯着领带,边到处找人。

  客厅,没人。

  卧室,没人。

  只剩下一个地方了——书房。

  男人推开书房的门,果然见他家那姑娘,瘫在台式电脑后边,只露了个脑瓜顶,此时她低着头,不知在捣鼓些什么。他慢慢走近了,才发现——她忙着刷微博。

  “你在看什么?”

  冷不丁有人出声,可把皆川夏吓了一跳,一时手滑,手机的大脸,直愣愣地朝着地板去了。

  赤司征十郎眼疾手快地捞住电话,不动声色地瞄了眼屏幕,微博页面显示的,是花航346航班失事的话题。

  下飞机后,在回家的路上,司机放着广播,他多少听了一点。

  就在他的飞机降落后,差不多同一时间,花航一架由申城飞往滨城的飞机,在落地时坠毁,后续救援工作已经展开,伤亡人数在不断攀升。

  他直起腰,站在那,敛眸不语。

  皆川夏仰着脸看他,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潋滟的眼儿一瞪:“你吓死爸爸了。”

  小姑娘素着一张脸,肌肤白净细腻,桃花眼睁着,开成两扇,水汪汪的,又媚,看人的时候含情脉脉的,如坠入雾里。

  男人喉头微动,嗓音沉沉,似笑非笑:“爸爸?”

  “……”小动物的本能让皆川夏感觉到危险,她弯着红唇,乖巧地仰脸朝他笑,“征……哥哥。”

  “嗯。”男人低低应一声。

  然后就见小姑娘朝他勾了勾手,他俯身,以为能得一个香香,结果他家傻姑娘面色一喜,两只白嫩的爪子,菟丝花一样缠住他手臂,飞快地顺走电话,又低头刷微博了。

  赤司征十郎默然。

  赤司征十郎气闷。

  他简直不敢相信,才交往了三个月,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都被手机挤下去了。

  皆川夏则因为基友随着救护车到现场,参与此次救援的缘故,开始关注微博刷新的消息,一会儿是好消息,一会儿又是坏的,情绪不自觉地被牵动,完全没想到,向来冷静自持的男朋友,内心戏居然这么足。

  她指尖在屏幕上划着,某人拉了一把椅子,在她旁边坐下来。

  她没理。

  男人伸长手臂,一圈,环着她纤细的腰肢。长指轻车熟路地挂上她的发梢,指尖轻转,卷起一缕。

  她已经习惯某人这么玩她的头发了,根本没在意,任由他玩。可是那只手越来越捣乱,及至连耳垂都被轻轻晗住的时候,皆川夏真的不能无视之了,她瑟瑟地抖着,轻喘着,娇声喝道:“别闹……我,我忙着呢。”

  赤司征十郎搂着怀里的姑娘,在她耳边低声哼着:“那你忙你的。”

  反正此刻,他也很忙就是了。

  他呼吸间带来的热气,熏红了她的脸,皆川夏气急,在他怀里,气咻咻地说:“你对生命,能不能有点最起码的尊重。”

  男人下巴枕着她瘦弱的肩,轻轻笑了声,懒洋洋地说:“请你也尊重尊重我,夏夏。”

  皆川夏偏头怒视之。

  “看个新闻就不理我了。”赤司征十郎微微笑,“那你看我乘飞的上下班,就一点都不担心的吗?”

  皆川夏立刻哑火了。

  呃,这件事嘛,确实是她不占理。

  她眨了眨眼,心虚地看着他。

  男人以手遮她的眼,挡住她传送来的,非常干扰他思考的秋波,笑问:“你这么心虚的理由是什么?嗯?”

  她睫毛频繁地眨着,挠得男人掌心发痒。

  “我猜猜,”薄唇贴着她耳边,低下来的声音,沙沙的,微哑,“是不是不想跟家里人提起我?”

  “……”掌心下的眼睫毛颤颤颤。

  “呵……”

  男人淡淡地笑了,不知是想明白什么,还是单纯被她挠痒痒挠的,“夏知薏,”他嗓音微沉,“我见不得光吗?”

  这个指控就相当严重惹。

  “我也是为你好嘛,”她爪子搭上他的腕,移开他的手,弱弱的说,“中国式家长,谈个恋爱,就四舍五入结婚了……请你了解下。”

  “而且,最关键的是,我舅舅,他有点难搞。”

  “嗯。”男人弯着唇,似笑非笑地点点头,像是被说服了。

  然而,后来他陷害她的行动,充分说明,说服他?

  不可能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