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93.告白卌三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皆川夏拎着两个保温桶, 头重脚轻地从电梯里“飘”出来, 抬手按住门铃。

  昨晚某人挂完水,快一点了, 她回家以后, 洁癖发作, 又洗了个澡,睡下的时候已将近两点。

  不过惦记着某位病人昨天吃的东西,吐得差不多, 最近又只能吃清淡的, 不得不定了六点的闹钟,爬起来熬粥。粥煮好以后, 她忽然意识到, 不能就这么让人吃白粥啊。

  不得已, 苟到小舅舅那, 让保姆孙姨给她凉拌了两道拿手的小菜。

  惹得小舅舅侧目:“知薏,你这是给谁送饭?”

  她只好打着哈哈,“哈哈哈哈,我基友昨晚吃坏肚子了,我去看看他。”

  也不算骗人。

  某人确实是打着处基友的幌子来接近她的。

  ……

  不大的一声响动, 深棕色的实木门打开。

  赤司征十郎穿着一身浅灰色的卫衣, 立在玄关。卫衣的袖子, 略微挽起, 露出结实且线条贼好看的一截小臂。他微弯着腰, 从鞋柜里, 拿出女士拖鞋放在地上,然后伸手接过皆川夏手中的饭桶。

  “我还在想,什么时候下楼叫醒你。”

  “困。”皆川夏又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懒懒地拖着语调,“我六点就起了。”

  说着,她低下头,和地上粉红的兔子头对上了,毛茸茸的,还拖着长长的耳朵,好萌=o=

  “哇塞,看不出来呀,赤司君,你挺有少女心的嘛。”

  “……”赤司噎了一下,垂眼默默看她一会儿,微微微笑,“我确定,这是你买的。”

  “……还有脸说,”提起这个,皆川夏怨念地抬头看他一眼,忍不住念叨,“你这个骗子。我给你买的小裙子和包包……”

  赤司征十郎觉得好笑,走到餐桌前,将饭桶放下,回眸看着她:“都好好地放在家里的更衣间里。”

  还有专业人士,定期地给它们做保养,不过这话他没说。

  哦。

  衣服和包包可以放。

  皆川夏想了想,她还买了放不住的东西呢,不禁变得更加不爽了:“还有护肤品呢?”

  “我有认真用。”

  “那唇膏唇彩呢?”

  “……”

  “你肯定给放过期了。”皆川夏愤愤地甩掉脚上的运动鞋,穿着小兔头,啪嗒啪嗒地走到他身边,“早日知道不送你了,应该全给我基友拉格朗日的狗。”

  赤司征十郎保持微笑,没说话:“……”

  “你知不知道一支小小的唇膏有多贵?”

  “我内个勤奋的基友,日更一个月,吃土也买不起两支。”

  “你居然不珍惜,还让它过期了。”

  “我觉得,”赤司沉吟一会儿,斟酌着语气,“我用唇膏上瘾,你才应该担心一下?”

  “你还想狡辩吗?”皆川夏伸手指着他,表情不虞。

  “不敢不敢。”

  赤司征十郎眼睫无辜地垂下来,对上面前这姑娘微微泛红的桃花眼。

  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翕动,他轻轻眨了下眼睛。

  阳光透过落地窗,映着男人英俊的脸,如墨勾勒出的眼睫下,眼瞳是很浅很浅的褐色,纯净得像某种宝石,满满的,全是她,好看又迷人。

  皆川夏看呆了,一下子忘记要说啥。

  然后又反应过来。

  羞耻又气恼:“好哇,你居然还学会了萌混过关。”

  掌握着数万员工生计的大Boss,一声不吭,弯着明亮的眼,唇角略翘,笑得温柔又纯良,任由她训。

  训了一会儿,皆川夏恍然想起,再训下去,饭都要凉了,于是指使他去厨房拿碗筷。

  赤司征十郎轻轻咳了一声:“我没买。”

  “……”皆川夏完全无语了,“算了,我不想动了,你下楼去我家拿吧。”

  指挥男人下了楼,皆川夏觉得有点累,踢踢踏踏地走到客厅坐下,纤细的后背,刚靠上了小羊皮的沙发的靠背,她就感觉后腰一凉,好像撞到了……金属板。

  皆川夏伸手向后一摸,将那块板子从身后拽出来,瞬间囧了。

  居然是平板电脑。

  估计是她敲门的时候,赤司在拿着平板电脑在处理公务吧,所以给她开门的时候,随手往身后一放的吧。

  真是的,东西怎么能乱放呢>w<

  因为怕屏幕朝下放会有磨损,皆川夏将平板电脑翻过来,结果因为无意中手指触到home键,平板电脑的屏幕亮了起来。

  熟悉的浅绿色APP页面,占满整个屏幕。

  皆川夏:“……”

  还以为他会沉迷工作,结果是在看小说?而且,她看着左上角的文名……

  默默地羞耻了。

  居然在看她的小说,而且是最新一章。

  她上一章更新,貌似是一周前,男女主进行到亲亲了。

  抱抱了。

  还……

  拉灯了。

  真不知道他看的时候,在想什么。

  越琢磨越觉得耻度爆表,她忍不住点到评论区,看看评论稍微冷静一下,然而刚点进去,她忽然被屏幕下方弹出来的本机用户名吸引住了——

  Ace hearts。

  Ace hearts?!

  从她第一篇文就开始追的读者?

  那个给她砸了快千万霸王票的土豪?

  皆川夏懵了。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她想起晋江App是支持查阅消费记录的。

  她退出这一章,点进个人中心,然后傻眼了。

  这个晋江币的点数,十万,百万,千万……

  普通读者有这么充值的吗?

  她不死心地翻开购买记录,立即被密密麻麻地霸王票10000点刷屏。

  不禁有点咬牙切齿了。

  BBS首屈一指的计算机大神红桃A大大可真了不起!换个英文名,她居然没认出来= =

  不过好像也不能怪她?

  不论是赤司,还是BBS赫赫有名的A神,好像和疯狂砸钱的土豪粉……都不怎么像的吧。

  皆川夏最初对A神有印象,是因为一个吐槽贴。

  那时候年纪小,乍然来到一个语言不怎么通,文化不怎么通,还有点喜欢抱团,无意中会散发一种排斥外来人口的国家,真的让皆川夏郁闷死。

  她学习能力还挺好的,语言水平每天都在进步,但是交际能力,有段时间,让她很怀疑人生,毕竟她之前人缘真的挺好的。

  再加上恰逢佳节倍思亲,唉╮(╯▽╰)╭

  反正……反正是六一儿童节到了,加倍想念以前陪她一起放假,一起浪的小伙伴们,一时冲动,到立海风云录发帖树洞了一次。

  内容就是抒发一下在异国他乡的烦恼啊,对小伙伴们的思念之情啊,对霓虹人情冷漠的抨击啊……

  等等等等,总之洋洋洒洒一大篇。

  她的情感抒发,引起了不少留学生的共鸣,大家一起吐槽,互相抱抱还挺一家亲的。

  皆川夏好不容易心情好了点,然而一刷新,忽然看到某一层的层主贴了几张word图。她仔细一看内容,瞬间羞得脸通红。

  对方居然把她全文复制到文档,用各种颜色的字,加标注做病句修改。

  她当时日语真的一塌糊涂。然后还被人认真地逐字逐句修改,标注了一大堆挂在那,感觉好丢脸啊,非常想联系版主删帖。

  理所当然的,这位层主的马甲,也成功地引起了她的注意。

  没错!

  红桃A,爸爸记住你了。

  之后,经常在学术交流区遇到,和他大大小小交手无数次,导致皆川夏语法知识进步神速,有时候回答她不是很擅长的领域的问题,她甚至会连夜磕完一本专业书,无他,遇上这么强迫症的对手,真让人瑟瑟发抖=n=

  ……

  当然,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昨天晚上,A神就跟她瑟瑟发抖地忏悔了——黑她电脑不对。

  当时皆川夏灵机一动,猛地想起不久前,立海的老同学聚会时,宫本松子向她坦白,以前在BBS上带节奏黑她的事——

  “我diss你的回帖,刚发出去,我的电脑……被人黑了。”

  “当时黑客提了两个要求——第一,道歉。”

  “第二呢,就让我永远别出现在你面前。”

  越想越觉得,这做事风格,很可疑啊。

  她试探地问:“黑别的女同学的电脑就对吗?”

  男人当时呼吸窒了下,“你都知道了?”

  思及此,皆川夏怒了。

  连这种陈年往事都坦白了,居然,居然还在晋=江藏了个马甲。

  某些人,真是活该被清算:)

  *

  玄关处传来开门声,皆川夏听见动静,耳朵动了动,立刻抱着平板电脑,低下头。

  赤司征十郎换上室内拖鞋,将碗盘放在餐桌上,转头看向沙发。

  客厅有一片通明的落地窗,丝丝的金光,穿过薄纱窗帘,落在小姑娘好看的眉目间,将她长而翘的睫毛,镀上一层金芒。她那双仿若会说话的眼睛,眼睑低垂,安安静静的样子,有一种……很动人的美感。

  男人心中一动,轻轻地走了过去。

  皆川夏听见脚步声,头也没抬,继续刷着晋=江app后台。

  她身旁的沙发,微微陷下去,眼角余光扫到两条被灰色长裤裹住的结实长腿,然后,她头皮突然一疼。

  过分了。

  她愤愤地扭过头,却见罪魁祸首修长的指卷着她的发梢,慢慢把玩着,他眼睑微垂,弯着薄削的唇,对她笑得温柔又好看。

  那股兴师问罪的劲头,忽然就被他扯没了。

  毕竟该坦白的,他昨天也从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末了,被她发现了一个马甲,这可是真·宝藏男孩啊。

  白嫩的指尖划着屏幕,一直下拉。那拉不到头的消费记录,让皆川夏的心情变得愈加复杂:“砸几个意思意思不行吗?”

  “不行。”

  没想到他会这么斩钉截铁地回答,皆川夏怔了一下,下意识问:“为什么呀?”

  为什么呢?

  赤司征十郎慢慢敛下眼睫。

  因为那时候不确定,他有没有能力,完全脱离来自父系和母系两个家族的掌控,安排好他和她的未来,所以他想靠近她,却又怕最后伤害了她,只能极尽克制地压抑自己的感情。

  但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他不用。

  他可以接近她的爱……和梦想,用自己的方式为她护航,肆意,高调,甚至是霸道。

  他沉思不语,皆川夏有点郁闷,抬脚踢他的大长腿:“你别想什么都瞒着我。”

  “不是。”男人轻轻笑了一声,“女孩子要活得舒心,一定要经济独立。”

  “……”突如其来的鸡汤,灌了皆川夏一嘴。

  然后她听见身旁这人,语气很淡很淡地说:“所以我那时候就想,你以后人生里,可以没有我,不能没有钱。”

  皆川夏微微呆住。

  其实最一开始追他的时候,她只觉得能在一起就好了,至于以后,她是从来没有考虑过的。

  可是他……

  连他们的以后,都想到了。

  甚至包括,假如他们没有以后,她的人生。

  皆川夏一直都觉得,自己在写作的路上,走得这么顺,除了自己的努力以外,是很大运气成分的。可是今天忽然发现,她以为的幸运,是他费尽心思给的……

  眼睛忽然感觉有些酸涩,她眨了眨眼,感觉眼前的男人变得有点面目模糊。

  “怎么又哭了……”低沉的男声有点无奈,“最近好像总弄哭你,感觉自己有点渣。”

  “你,你就是很渣啊。”她小小声。

  微凉的指尖,轻轻触着她的眼底,很柔地一抹,拭去她的眼泪,男人低低笑了声:“嗯,你说得都对。所以,”他轻声说,“要不要给自己一个机会?”

  “渣回去?”她抬眼,嗓音软软的,带着鼻音。

  “不好吗?”他低下头,眸光敛着,唇角微微翘,“做我的女朋友,以后想怎么整我,还不是你说得算?”

  那双眸子深幽幽的,泛着浅浅的笑意,被直勾勾地盯着,她感觉脸在变热,连心尖都在发烫。

  皆川夏垂下眼睫,咬着嘴唇,哼哼道:“你要不是骗人的话,那我可要行使特权了。”

  男人伸手戳了戳她的脸蛋,轻声笑:“求之不得。”

  “你以后能不能少耍点心眼,有什么话别憋着,说出来行不行?”

  “嗯。”赤司征十郎敛着眼,微微扬起薄唇,“还有呢?”

  “唔,还有,你必须得戒烟。”

  说实话,他昨晚在楼下吸烟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腿软呢。

  皆川夏坚决认为,这是吓的=n=

  “戒烟倒是可以。不过,”男人略略停顿片刻,沉吟了会儿说,“会想吃糖。”

  “糖的话……”小姑娘低头思考着,“对身体不太好吧?”

  “怎么会?”

  凉凉的指尖擒住她小巧的下巴,逼得她不得不抬起眼,然后,和男人幽深的眸子对上。他们距离好近,他灼热的气息,轻轻拂过她的脸,她甚至能看清,他眼底那个小小的,有点慌张的自己。

  “糖对身体大有裨益。”他的嗓音沙沙的,有点哑,“尤其像这种……”

  唇瓣微微一烫,被轻轻晗住。开始时,还被温柔地甜着,可是渐渐的,他不再满足于浅尝,咬着她,像是真的在吃软软的奶糖,有点疼,她很娇很娇地哼了声,可是他跟往常认识的那个他,好不一样,她小小的抵抗,反而镇压得更凶。

  ……

  许久以后,她才被放开。

  男人略带薄茧的长指,蹭了蹭她嫣红而润泽的唇,又低下头快速地在唇边偷了个香:“好甜。”

  皆川夏羞愤欲死地推开他:“你又耍心机。”

  “嗯?”赤司低头,轻轻笑,“你叫心机吗?”

  “……”

  “给耍一辈子吗?”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