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92.告白卌二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告白卌二次

  都闹到要进急诊的程度, 还有什么不能的。

  皆川夏急忙抓起鞋柜上的钥匙和钱包, 脚上还穿着拖鞋,扶着他就欲往外走。

  “衣服。”男人死活不动, 虚弱地提醒:“换衣服。”

  “……”她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 都差点忘了。

  换了身衣服, 皆川夏扶着赤司坐电梯下楼的时候,手心都在冒虚汗,腿软脚软的, 电梯一层一层地下降, 眼看着距离地下车库的负一层越来越近,她忽然醒过来一样, 飞快地按了一楼的键位。

  赤司征十郎背倚着电梯, 淡声问了句:“怎么了?”

  “我, 我不行。”皆川夏深吸了口气, 低下头,手摩挲着电话,指尖都在抖,“我现在,开不了车, 我们打车吧。”

  男人抿唇轻笑, 掌心顺着被他抓住的细嫩皓腕滑下去, 摸到她冰凉的手背。

  她柔软又纤细的小爪子, 被他的掌心一煨, 无意识地挠了挠, 到底没有反抗的太厉害,他五指一包,裹住她整只手。

  好软好软的,嫩嫩的掌心微潮。

  “别怕。”男人擒着很淡的笑,略带薄茧的指尖,若有似无地勾着她的掌心,“我前两天才拿到体检报告,非常健康。”

  他脸色苍白如纸,实在是没什么说服力。

  皆川夏:“……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说话间,电梯行至一楼,皆川夏扶着他走出来,迎面正好撞见沉迷炒股的保安大叔。他瞪着眼,惊诧地扫了赤司一眼,“他这是怎么了?”

  “不舒服,我带他去医院。”

  大叔热心地问:“你们怎么去?”

  皆川夏单手解锁了手机,垂眸看着约车软件,“打车吧。”

  “也别叫什么车了,耽误事。”大叔豪爽地说,“我送你们去吧。”

  大叔的车技,可真不耽误什么事。

  一路狂奔,飚到医院,皆川夏道了谢,拉着赤司满头大汗地赶到急诊室,医生一诊——

  食物中毒。

  之前看他难受的样子,皆川夏以为是急性胃炎啊阑尾炎啊……总之瞎想了很多,脑补了厚厚的一本病例,快给她吓死了,听值班医生说只是轻微食物中毒,她整个人放松地瘫下来,感动得要哭了快。

  然后又觉得有点喜感。

  因为医生问男人晚上吃了什么的时候,他颇有意味地回头看她一眼。

  皆川夏还在想,看她干什么呢,就听见男人低声说:“火锅。”

  疯狂爱吃火锅的皆川夏:“……”

  出于好奇,她忍不住问了句,打算排排雷:“你在哪家吃的火锅,这么毒?”

  “就是你说好吃,常去的那家。”顿了下,他又解释道:“和墩高中的前辈一起。”

  不是吧?

  皆川夏想了想,有些惊讶:“那家店的卫生条件貌似很过关啊?我在XX局工作的亲戚说,她们单位抽样检过啊,还挺干净的。以及你都中毒了,你要不要问问那位前辈?”

  “我问问。”

  十秒后,对方给了答复。

  那位大兄弟人好好的,一点事儿都没有。

  皆川夏忽然悟了。

  难怪之前说请某人吃饭,她那位子承父业的便宜弟弟,一惊一乍地劝她最好不要作死。

  她居然没听医嘱。

  感情人家知道,自己这位兄弟,消化系统高贵得不行,一点路边摊都不能沾= =

  *

  虽然情况不严重,但医生还是慎重地开出输液这个治疗方案。由于住院部那边病房难求的缘故,皆川夏觉得在急诊室对付一下就行。赤司征十郎闻言,垂下眼,安静地看她一会儿。

  皆川夏打了个呵欠,不明所以。

  男人微微笑着伸出白净的手,指尖揩掉她眼角的泪,什么没说,转身打了个电话。

  十分钟都没有,VIP病房那边的一个负责的医生,就过来了。

  皆川夏感觉被刷新了世界观!!

  她娘夏医生,好歹在申大附医工作四年多了,而她居然今天才知道,这家三甲医院居然还有特权阶级的病房。

  要知道,外面的病房多难求啊。

  以前她来找夏医生,有时候会赶上她查房什么,她偶尔也会跟着去住院部看。小小的一间病房,要放几张病床,病人的家属一多,又挤又热闹,跟菜市场一样。

  就这样的“市场摊位”,还有好多人求都求不到。

  可是这贵宾病房,是带卫生间的那种套间,若是能忽略空气中那一点点消毒水的味道,和星级酒店也不差什么,看得她要仇富了都。

  真是万恶的资本家= =

  她在沙发上坐下,耷拉着眼睑,看着护士将针头慢慢地推进赤司的静脉,抿着微红的唇,心情有点郁闷。

  护士将医用胶布贴在他手上,固定住针头,简单地交代两句,推着车走了。

  病房的门关上,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小姑娘垂着脑袋,目光涣散,不知在看什么,整个人蔫哒哒的,像一颗脱水的蔬菜,看得赤司一阵手痒,无比想抬手替她顺顺毛。

  “怎么了?”

  “我就是在想啊,住院部床位挺紧缺的,而且刚刚急诊部的那个王医生不是也说了嘛,然后……”她略略抬了抬头,目光环视了一周,闷闷地说,“现在,就感觉,这世界挺不公平的。”

  赤司征十郎垂下眼来,弯着唇,轻轻地笑。

  偷笑什么的,让人更不爽了。

  皆川夏虎着脸,语气凶凶的,“你笑什么?”

  “我觉得,以我现在的能力,我很难让你看到,世界在变得公平,”男人温温地开口,语速缓慢又沉稳,沉吟片刻,唇瓣翘了翘,敛眸看着她说,“不如你换一个角度,看看公平的地方?”

  小姑娘没说话,润泽地唇瓣轻抿着,微濛的大眼斜视着他,表情是非常明显的有x快放。

  “像死亡。”他顿了顿,又道,“像……时间。”

  “从出生到死亡,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日历每翻过一页,时针转两圈,就有二十四小时在消逝,对所有人都一样得公平,无论贫富,不分种族。”

  他眼眸低垂着,头顶悬着的水晶吊灯,璀璨的光芒映在他眼底,温柔又熠熠。他低声循循善诱地说着,忽然倾身,靠近皆川夏:“所以,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他猛地挨过来,她的心跳倏然漏跳一拍。

  小姑娘强装镇定地说:“你问。”

  “你到底要和我冷战多久?嗯?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冷战一天,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会少一天吗?”

  他还有脸说的嘛。

  今天是谁在搞事情啊!

  想到这,皆川夏愤愤了:“你别恶人先告状,今天是谁在我家楼下大放厥词的,我要累死了快,哪有精力跟你吵架。”

  “夏知薏,”男人微眯着眼,声音危险又隐忍,“你和别的男人跑出去浪一天,回家后还在楼下卿卿我我的,我不能抗议一下吗?”

  “你梦里的卿卿我我。”皆川夏抿起唇,唇色抿得发白,眼睛瞪着,有些生气。

  她感觉自己被污蔑了。

  跟大魔王卿卿我我?

  爱谁谁。

  反正,她没有。

  “我跟幸村君,只是正常的人际交往,何况你自己不是也会和小桃子一起出门玩吗?”

  “……”

  赤司征十郎抬手按住胃,拧着眉,没多言语,感觉被她气得胃都隐隐发疼。他缓了一会,决定先翻过这页,反正已经出局的人,呵。

  “好,我们不提他,不如,我们谈谈你的相亲对象?这你可以解释一下吧,嗯?”

  “啊?”皆川夏呆了下,出离愤怒了,“你怎么知道我相亲!你调查我。”

  “我需要调查你?我今晚刚跟你那个相亲对象一起吃了火锅。”

  !!!

  这个世界这么小的吗?

  皆川夏像被戳破了皮球,气消了不少,冷静一想——

  哦,是了。

  刘先生自己还说,他有个后辈去打NBA了,原来那个中锋是紫原敦吗?

  想到这儿,她忽然记起刘先生是在A&A风投工作的,顿时灵机一动:“你该不会就是刘先生口中那位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老板吧?”

  赤司征十郎轻轻地“哼”了一声。

  好吧= =

  这世界还真是小。

  知道他不是故意的,那相亲这个事儿,还真能解释一下。

  皆川夏认真思考了会儿,实话实说,“我上个礼拜,答应了我外婆,以后不会排斥相亲的,然后她安排了,今天还打电话来催我,于是乎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就这么简单。”

  安排了?就去?

  这么好安排的吗?

  男人真的怒极反笑了:“夏知薏,”他额头的青筋跳着,极力地压抑着火气,冷静地说,“你是想气死我,然后继承我的遗产吗?”

  他略略低着头,眼睫敛下来,在眼底投下一小片阴影。

  “你是不是有点被害妄想症?”皆川夏和他对视了一会儿,咬了咬唇,有点不服气地说:“再说,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吧?”

  男人虚虚地眯着眼,突然笑了,他压低嗓音,明知故问:“不是哪种关系?”

  “能继承遗产啊……”

  被他盯着,她小小声地说这话的时候,莫名地脸热。

  “喔,”赤司征十郎视线微垂,唇微微弯起,循循善诱地哄她,“那你,要不要争取一下继承权?”

  “……”热烫的温度,从脸颊都蔓延到耳朵尖了,正吵着架呢,能不能认真点。

  小姑娘一害羞,人有点恼了,“你……你别趁机乱发洗脑包,明明你刚刚疯狂diss我,你没相过亲吗?你家长辈都不逼你的吗?”

  “好像有。”

  “好哇,你也去相亲,还倒打一耙,你这个人,真是……真是好双标啊。”

  赤司征十郎轻轻笑出声。

  他伸手抓住身旁姑娘的手,“我高三的时候,我父亲跟我说,负不起责任,就不要招惹。”

  皆川夏愣住,手被男人干燥的掌心罩住,下意识挣扎了下,然后意识到他还在输液,便由着他了。

  “我觉得他说得对。”他敛着眸,眼底的笑意很淡,唇角微微翘着,弧度清冷,“不过,他貌似没什么资格说。外界都知道赤司家的女主人是因病去世,可你知道我妈妈是因什么病去世的吗?”

  “什么病?”心中隐隐升起一种猜测,但是她又克制着,不想自作聪明。

  “抑郁症。”他语气淡淡地,“她切了自己的颈动脉,连我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我父母自我三四岁起,便两地分居,一开始说是由于那段时间经济形势动荡,出于安全考虑,把妻、子送去国外,我父亲偶尔会过来,但工作太忙,应酬也多,基本上是聚少离多。因为时差问题,他们通电话,都很难超过半小时的。”

  “他永远都那么忙。”

  他语气太平静了,像是在说一个与他完全不相干的故事。可是皆川夏却听的很难受,像是有什么堵在胸口,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而我,那时候上学,功课挺多,她怕我压力大,每天会带着我玩篮球,说实话,有她陪着的那段时光,是我人生最轻松的时候。”赤司垂着眼睛,眼神微虚,“她怕我年龄太小,承受不住压力,心理出问题,但我却不知,她是什么时候起,开始抑郁的。”

  “后来,我通过别的渠道,查到她的病例,发现她在和心理医生沟通过程中,倾诉的内容,全部关于我的父亲。”

  “她发病的诱因,不能简单地归因畸形而冷淡的异地婚姻,但很大程度上,她的离开,是因为我父亲对她的疏忽。”

  皆川夏默默地看着他,眼睛微微发酸,心情也变得低落起来。

  她想起兜兜。

  想起黯淡无光的夜里,缩在客厅角落里那团小小的身影。她的肩,隐约还记得眼泪浸湿睡衣的潮热,耳边仿佛还回响着隐忍而难抑的呜咽。

  她不知道,另一个兜兜在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里,会不会这样……

  只是光这么一想,就感觉心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握住,很憋屈,又很疼。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时候,小小的他,在这对异地夫妻之间,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呢?

  她默默地回握住他的手,手指头和他的,一根根纠缠,十指交握。

  皆川夏小声地说:“都过去了。”

  赤司征十郎闭了闭眼,侧过身子,伸手抱住她。

  这人只穿了件薄衬衫,结实的肌肉传递来的真实的热度,熏红了她的脸颊。内心稍稍纠结了下,坦然地接受了。

  这只是个安慰的拥抱=w=

  这么想着,她头靠在他肩上,双手环住他的后背,轻轻地拍了拍。

  “高三那段时间,我夜里经常做噩梦,”他在她耳边轻声说,“梦见一个年轻的女人,浑身是血的躺在浴缸里,黑发飘在血水里,我发疯一样地冲过去,将她抱出来,本来是我妈妈的脸,后来……”

  “后来,”他声音渐渐低下去,微不可闻,“变成了你。”

  他手臂紧紧地圈住她,低低地说:“我不想,不想失去你。”

  皆川夏被他手臂勒得发疼,可是她的心,更疼,她吸了吸鼻子,眼圈红了,莫名地想哭。童年阴影这种东西是多害人,她一直觉得,他很强大,属于无坚不摧的那种,原来,他也会害怕。

  他未说出口的话,她听懂了。

  这个坏人!

  当年居然因为这种原因,拒绝她。

  她确实很讨厌背井离乡,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去生活。所以她英文虽然还不错,却从没有考虑过灯塔国留学深造什么的,但是如果他要求的话,她会不会愿意陪着他去呢?

  应该,是愿意的。

  “我们明明可以不异地恋的。你可以跟我说,你要留学的呀?”

  “拉格朗日的猫小姐,我记得你发帖跟我……”他微妙地停顿了下,很愉悦地低笑了声,“我在帖子里,给你贴过我的托福成绩。”

  从他忽然叫出她那个羞耻的网名起,她整个人就僵住了。

  然后他接下来的话,更是砸得她晕乎乎的。

  不过好在她记性和逻辑,还比较能经得起考验,她稍微一动脑,就理清了他的马甲。可是,这个马甲,让她震惊了,不由得坐直了身体,仰着脸,傻傻地看着他:“你你……红桃A?”

  Akashi……

  Aka(红色)……

  A……

  皆川夏忍不住捂了把脸,她怎么能才想到的呢?

  赤司敛眸微笑,继续说道:“而且,我回帖后,你没回复我,却联系总版主删了贴。我想起你以前发帖提过,你很讨厌背井离乡,去陌生的国度生活,所以,我以为,这就是答案了。”

  “你的回复,我后来看了截图才知道的。”皆川夏真的要哭了,“至于为什么联系幸村删帖,那是因为我一时手残……掉马了呀。”

  “……还真是阴差阳错。”

  “什么阴差阳错?明明是你的错好吧?”皆川夏想起这个,很生气地伸手怼了怼他的胸口,“异地恋谈起来确实挺苦的,但是,你不会让我陷入你妈妈那样的境地的,不是吗?”

  “我不会。”他很坚定地说,“但是你想一想,假如你有个男朋友,却更像一个摆设。”

  男人半抱着她,声音很轻很轻:“他不能陪你吃饭、上课、逛街,你所有的喜怒哀乐,他都没法参与。你被人欺负了,满腹委屈,想跟他诉诉苦。但这个电话,他可能接不到。”

  “你愤不愤怒?失不失望?”

  她想说不会啊,可忽然想起那天,落在肩上滚烫的泪。

  还有兜兜哽咽着话语:“我不想每天只一个人吃饭,睡觉,一个人走过我们曾经走过无数次的街道……”

  “如果产生一点点小矛盾,小误会,你是会耐着性子听他解释,还是任由所有在他那里受到的委屈,爆发出来,闹到无法挽回,然后分手?”

  “……”

  连兜兜那种心大的女孩子,都难以避免。

  她,不敢点头。

  但实在是有点郁闷啊。

  感觉好像什么都被他看穿了一般。

  每次都是。

  皆川夏最后忍不住说:“你一会儿想我会自杀,一会觉得我无理取闹,会跟你闹。请问,这位先生你就不能想我点好的吗?”

  “嗯,”男人沉吟片刻,说:“要不,请你重新考虑考虑,继承权的问题?”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就是了=w=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