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告白卅一次

  拆开层层棉质的纱布, 皆川夏才发觉,这个人喊疼,也不全是演的。

  寸许长的伤口,快横贯掌心,扭扭曲曲的,有些狰狞。

  她拿着医用棉签的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

  看着就感觉……好疼啊。

  不过缝针的医生, 大概是美院出来的, 处理得很漂亮, 掌心其他大大小小的擦伤, 与之一比, 倒也不严重了。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呀?

  皆川夏有些纳闷, 略略抬起脑袋, 问:“你跟人打架了?”

  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 小姑娘把平板电脑垫在腿上, 其上铺着几层湿巾, 非常简易的小型“手术台。”男人伸长手臂,搭在上面,掌心朝上。

  听她有此一问, 偏了偏头, 视线微垂, 眸光幽幽看着她:“我没有。”

  很淡很淡的一句。

  见鬼。

  她竟然从中听出了点道不清的……委屈。

  错觉吧?

  皆川夏眨了眨眼。

  男人平静地看着她, 薄而色淡的唇轻启, 没什么表情地说:“能用智力解决的问题, 我就不用武力解决。”

  其实吧,是因为……

  武力值不太高的缘故吧>w<

  皆川夏“呵呵”一声,略低着脑袋,手指捏住软管,用棉签沾着了点:“那你怎么弄的呀?”

  “酒杯质量不行,”男人倚着沙发,声音清冷低淡,“不小心握碎了。”

  一坨药膏,冷不丁地掉在男人的手腕上,袖口还沾了点。

  皆川夏放下药膏,弯腰从茶几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无辜地抬眼看他:“呃,手抖了。”

  “嗯,”他淡应一声,盯着她,弯着唇低笑,“吓到你了?

  “才没有。”皆川夏指尖搭在男人的腕上,复低下头,另一手控制着力道,用棉签轻轻柔柔地蹭他,“看不出来,小伙子,脾气还挺爆。”

  话音刚落,明显地感觉,捏住的手腕,肌肉轻微抽搐,皆川夏立马停手,转脸问他:“很疼吗?”

  赤司征十郎勾着唇,看着她笑,轻轻摇头。

  然而客厅橘色的灯,都暖不起来的脸色,毫无说服力。男人脸色惨淡,唇微微发白,怎么看,都是强颜欢笑。

  唉~

  男人。

  皆川夏真心觉得,死要面子,真是太受罪了,她弯下腰,柔柔地吹了吹,“那我温柔点。”

  她绵绵软软的气息,热热地拂过他的掌心,痒痒的,让男人心尖都在发麻。

  小姑娘弯着腰,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手,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紧张的,甚至眼睛都不怎么眨。两排小刷子一样的睫毛,密密地敛下,红唇微动:“还疼不疼呀?”

  药膏清凉凉的,她的动作又柔又轻,怎么会疼。

  男人视线偏了偏,喉咙发痒,声音沉沉的,微哑:“疼。”

  “啊?”小姑娘傻眼了。

  她苦恼地看向他,不知该怎么下手了,“不然的话?你忍忍,我快点?”

  男人视线微敛,嗯,不能笑。

  他很认真地思考了会,严肃地说:“你还是像刚才那样‘呼呼’,哄哄它的吧。”

  话毕,憋不住,兀自轻轻地笑出声。

  什么嘛!

  耍人玩的么!

  皆川夏有点生气了,她用棉签,对着伤口用力地一戳,男人不防备,痛得低低地申吟一声。

  沙沙哑哑的,又沉又……

  感觉好难为情啊。

  小姑娘红着脸,气呼呼地说:“要不要脸,不疼还骗人。”

  赤司征十郎喉结滚了滚,默不作声地垂下眼,片刻后,他闭了闭眼,左腿搭上右腿,轻轻交叠,薄削的唇无声地弯了弯。

  哪里骗她了。

  她不知道自己专注的样子有多美。

  他闭着眼都能描摹出来。

  长长软软的发,松松地挽起来,修长又白皙的颈子露出一小截,嫩生生的,被荷叶边的小立领一掐,更显得纤细且孱弱。这件小衫是去年她生日,给她订制的那批衣服里,他最看好的一件。现在被她穿在身上,比他想象中更好看。

  修身的版型,瘦瘦的腰肢勾勒出来,坐在他那个角度,从侧面一看……

  要命了。

  真想就这么搂着她细软的腰,肆意地欺负,想得发疼。

  她给他一分温柔,他贪婪地,想索取十分。

  ……

  皆川夏小心地涂完药膏,再一圈圈地,用纱布缠上,最后绑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她对自己的手艺颇为满意,想招呼个人一起欣赏,一抬头,发现男人头枕着沙发,微微闭着眼假寐。脸色是不健康的苍白,眼底也透着淡淡的青色,头发微微的汗湿。

  感觉是……发烧了吧?

  说起来,刚刚触到他手腕的时候,就觉得体温偏高。

  皆川夏皱着眉,伸手碰了下男人的额头,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

  他的体温,比她的略高。

  低烧吗?

  男人长而翘的睫毛动了动,慢慢睁开双眼,眼神幽深,吓了她一跳。

  “那个,赤司君,”她移开眼,语气有点担心,“我感觉,你可能发低烧,是不是伤口感染引起的呀,你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

  “我只是有点热,”赤司征十郎看着她,唇角微微翘着,“穿得有点多。”

  她隐约的关怀,他很受用,反而有点不想告诉她,来之前,他才跑完十公里。

  “……”

  “皆川夏。”

  “嗯?”

  男人低着头,悠悠然地问:“你会不会下棋?”

  皆川夏噎了下。

  脑子都要烧坏了,居然还心心念念要下棋?

  看来学生时代,某人到处踢馆的谣言,不像假的咯?

  一时间又好笑,又莫名地……生气。

  “……赤司君,”小姑娘瞪着他,气咻咻地,“伤口感染发烧的话,不是闹着玩的。”

  她眼仁儿漆黑,水盈盈的,像隔着层薄雾,看得男人心底,像被只蠢萌的幼猫,撩起小爪子,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

  心里一时之间,被填得特别满。

  “嗯。”他垂着眸子,薄唇勾着,看着她笑。

  她被看得不好意思,把腿上的平板电脑放好,湿巾扔进垃圾桶,又扭身去收拾他的小箱子,然后塞到他怀里:“别磨蹭,赶紧去医院。”

  “……”男人眯着眼,不说话,依然看着她,微微微笑。

  皆川夏顿时有点发窘,然后脑子一转,忽然想起,来霓虹之前,她貌似往行李中,塞了几条某宝买的退热贴。她想了想,也没跟他多说,兀自起身走了。

  她回房间翻了个底朝天,拿着印着魔法少女的退热贴出来,客厅里坐着的人,已走到玄关。

  “等等。”

  赤司征十郎闻言顿住脚步,小姑娘小跑几步,在他面前停下来。白皙的小手,轻轻一撕,揭开防粘层,她眨眼看着他,下巴很有气势地点了一下,“低头。”

  男人轻轻笑了下,顺从地弯腰倾身。

  皆川夏踮起脚尖,一巴掌就把东西拍了上去。

  他低着头,很纵容地任由她动手,眼底蕴着柔柔的碎光,好看得能把人吸进去。

  皆川夏忽然有点小紧张,感觉小心脏都快要跳出来,她伸手把剩下的退热贴统统塞给他,有些耍赖地把人推出门外,“好啦,快去医院。”

  然后猛地关上门。

  也不知那个人,走没走,反正她是没力气走了。背靠着厚重的门扉,身体慢慢下滑,坐在了地板上。小姑娘深吸了口气,妄想镇压一下暴跳的小心脏。

  唉。

  好过分。

  男人一旦牺牲起色相来,她夏则天可hold不住惹>o<

  门外,赤司征十郎摸着头上粉红的少女贴,无奈地低笑一声,默默掏出手机,找到好友列表的某个联系人,发了一个大红包过去。

  化妆师-Alex:谢谢老板,您……苦肉计成功了?

  赤司征十郎淡着眼,想让人陪他下一会棋,反被赶出来,算是成功了还是成功了?

  A:嗯。

  肯定是成功的。

  男人想了想,又问——

  A:你是不是把妆化得太浓了?

  住在楼下某层的化妆师,心都提起来了:啊?有吗?有木有什么副作用?

  赤司征十郎默默无语地望着2714的房门。

  这应该是副作用了。

  可是若不是这样,他也不会知道,她其实也能这么关心他。

  A:没有。

  为了证明所言不虚,财大气粗不差钱的赤司老板,又发了大红包过去。

  化妆师美滋滋地接了,就见老板突然又问:这东西怎么卸妆?

  化妆师-Alex:我在您的床头放了卸妆棉和卸妆油,擦掉,再用洗面奶洗一下就可以。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

  赤司征十郎打开自己房间的门。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卸掉粉底液,然后用退热贴,退退他跑完十公里后,无处安放的体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