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80.告白三十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 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不行,”杉杉拒得有理有据:“秋天我要回国读高三, 微博一刻不刷,就跟国内的吃瓜群众们脱节了。”

  “微博?”

  “跟腿特一样,社交软件, 夏夏你也注册一个,我们互关。哦对了, 还有迷信,你也下一个App。虽然身陷东瀛, 但我们得一颗红.心向汉,等我回国了,我们就迷信联系。”

  皆川夏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向前倾身, 和杉杉头碰头,凑在一起, 小声研究。

  她刚扫完杉杉, 发送了迷信好友请求,头顶就被人敲了下, “嘿, 皆川同学, 你们在看什么呢?”

  “加好友。”皆川夏拍掉井上那只贱嗖嗖的爪子, 抬眼瞪他, 然后, 她就看见了井上身后的赤司征十郎。后者俊眉拢得老高,正用不悦的目光,俯视着她。

  皆川夏仰脸,灿烂笑起来,举起右爪,欢快地朝他挥了挥。

  然后,僵住了。

  呃呃,她怎么还举着手机。

  手机?!

  想起这人早上的警告,皆川夏像甩开烫手山芋一样,把手机往对面杉杉那一塞:“我没玩手机啊,赤司同学。”

  说着,还对他展示了空空如也的双手。

  什么叫掩耳盗铃?

  这就是了。

  赤司征十郎面无表情地转身,大步离开。

  井上那厮在一旁笑得快岔气,篮球部的男同学们,纷纷带着副想笑,却不敢笑的神情离开。

  人走的差不多,杉杉伸腿,在桌下踢了她一脚,阴着脸叫她:“皆川夏。”

  皆川夏疼得眼泪都快飙出来,脸皱成一朵雏菊,“苏杉杉,你干嘛?”

  林惠子早就笑趴在桌上,根本起不来。

  苏杉杉愤然,将衬衫底摆豪放地一掀,令某人惊呆的一幕出现了——

  套着黑色胶套的手机,滑了出来。

  就这么滑了出来。

  画面太喜感,皆川夏“噗”地喷笑出声。

  杉杉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有点肥,刚刚两个人头碰头,她又是身体前倾,于是便让皆川夏……的手机,钻了空子。

  然而一想到,赤司征十郎刚也在场,皆川夏顿时笑不出来了,好像又干了一件鱼唇的事情QAQ

  *

  果然,晚上视频的时候,丸井文太捶着厨房的岛台,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把手机塞到人家衬衫里了?这是什么骚.操作?”

  “杉杉衣领开的太大了……”皆川夏一边搅拌着米饭,一边甩锅。

  “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嘤嘤……我中午加她好友,她到现在都没通过QAQ”

  这其中的苦,不言而喻。

  不过幸好,苏杉杉很好哄。第二天中午,皆川夏用一盒便当,挽回了岌岌可危的友谊。

  苏杉杉咬着寿司,一脸幸福地说:“太好吃了,我觉得,你是时候对赤司君出手了。”

  惠子也心服口服:“输给你这样的情敌,这波我不亏。”

  皆川夏:“……”

  三个人说话间,她的手机震了下,皆川夏左右看看,做贼一样地摸出电话。

  是丸井文太发来的消息。

  小甜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恭喜你出师了。

  皆川夏美滋滋地回了一条:杉杉她们也夸我惹^_^

  发完消息后,她退出去,看了眼迷信,果然,系统通知她,“[灯火阑杉]已经通过您的好友请求”,吃货真是好哄。她刚准备揣好手机,手机又震了。

  小甜甜:艹!!!

  小甜甜:幸村那厮太阴险了[怒]

  小甜甜:给你发条短信的功夫,他全盘端走了,老子才吃了一块啊啊啊啊!!!

  隔着屏幕,皆川夏都感受到了他的怒火,赶紧发了一个大大的红包,给好友顺毛。

  烧浪小野猫:宝宝,冷静,不想被灭五感,赶紧把你的不逊之言统统撤回。

  敢吐槽幸村精市?丫简直不要命惹。论惹上这厮的下场,谁比她更有经验?她家小甜甜身娇体软,可禁不起那位大魔王的蹂.躏。

  收了大红包,冷静下来的丸井文太,开始狂撤消息。

  但是过了一会儿,丸井文太心态又崩了,他甩了一张截图给皆川夏。

  小甜甜:艹!!!抢了老子的午饭,这厮还高调发朋友圈。

  皆川夏点开图片一看,她费心做的寿司,码成整整齐齐的心形,只不过中间那颗压轴心,不见了,大概被某人吃掉了。这个摆盘,是她和丸井文太研究了小半宿的胜利果实。

  不过,这个胜利果实,现在被大魔王摘走了。也难怪好友要哭唧唧。

  大魔王是这么配文字的:传说中的爱心便当^_^[图]

  这个美滋滋的表情,可真阴险。

  皆川夏点开自己的朋友圈,[宇宙第一帅]的状态,排在第一条。她的老熟人们,柳生仁王包括她的告状精表弟,都在下面夸味道赞,海带头学弟,更是流着哈喇子,可怜巴巴地问:部长能再赏一块吗?

  真田委员长虽然没留言,可是她可看到,他也是在这条状态下点了赞的。

  于是皆川夏毫不谦虚地,也给自己点赞。

  丸井文太一刷新状态,立刻感觉自己被背叛了,赶紧发消息过来谴责她——

  小甜甜:你怎么能去点赞!

  烧浪小野猫:你没看见大家都在夸我吗?我觉得夸我的他们,很赞。

  小甜甜:emmmm好吧,你开心就好。我要开始反击了,你记得也来给我点个赞。

  这时,坐在她对面的苏杉杉,在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脚,低声说:“目标出现。”

  皆川夏回头看去,篮球部的几个首发,簇拥着赤司征十郎朝门口走过来。在这一群人中,他绝不是最高的那个,但却是最吸引人的那个。

  她一眼就看见他。

  他正偏头,低声地跟旁边的井上说话,唇角略略翘起,弱化了他身上那种,很难用语言描摹的疏淡气质。

  井上明显看见她们,冲她们飞了个媚眼。也不知跟他说了什么,他跟她们错身而过时,忽然转头看向她们。

  “赤司同学。”

  皆川夏把手机藏好。

  惠子和杉杉双双放下筷子。

  赤司征十郎唇角一勾:“嗯。”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便当盒里,问惠子,和颜悦色的:“林同学你们自己做料理啊?”

  林惠子有意替好友在男神面前刷一波存在感,她伸手揽住好友的肩,与有荣焉:“这都是可爱的夏夏做的。”

  赤司征十郎淡笑,声音微凉:“爱心便当?挺好的。”

  人都走远,皆川夏还在琢磨,他的“挺好的”几个意思。

  杉杉咬着筷子:“你的男神赞美了你,别瞎琢磨,赶紧吃饭。”

  “……”皆川夏刚准备动筷子,兜里的电话弄出点小动静。她琢磨着,应该是某人来催赞来了。点开一看,果然如此。

  小甜甜:快!!去给本天才点赞,磨蹭什么呢[怒]

  幼稚。

  她撇了撇嘴,进入朋友圈,幼稚的某人居然把她发的红包晒出来了。

  小甜甜:传说中的爱心红包^_^[图]

  简单粗暴点说,她在押题。

  她的俩闺蜜,数学一个赛一个渣,帮他们筛重点,她国三就开始干了,完全是个熟练工=v=

  事实证明,基础教育阶段,用填鸭式的手段,相当有成效。她不是藏着掖着的那种人,都发到BBS给大家分享,确实帮到很多人。她在网上小小的虚名,就是这样来的。

  不过,跟技术帝红桃A大佬比,货比货得扔= =

  她跟这位大佬交手过很多次,从数理化到政治时事,从经济现象上升至哲学思想,无一不跪。一开始,皆川夏还很有进取心,每逢惜败,总找一下自己的不足,去图书馆啃书一顿恶补,以期再战。

  后来,输着输着,竟然习惯了。

  大佬的人生,是开挂的。

  她就淡了那份好胜心,开始专注自己擅长的领域,沉迷押题。

  下课铃声响起,数学老师没拖堂,夹着书走人。皆川夏放下笔,正在收拾书包,栖川老师踏入教室,简单做了个总结。

  简约而有重点。

  三分钟后,栖川老师手一挥,放学。

  林惠子是社团的社长,忙着招新,撂下她先走了。孤家寡人一个的皆川夏,慢吞吞地收拾完书包,刚走到门口,就被栖川老师叫住,“皆川同学,你过来。”

  *

  教学楼通往校门,是一条笔直的林荫路,正是社团招新高峰期,被堵得水泄不通。

  道路两旁,摆着一溜的课桌,桌后坐着的,不是各社团的社长,就是王牌。武力值高的,能抢到行道树、路灯什么的,高高挂个招新标语。还有比较狡猾的,就请出颜值担当。比美的,比丑的,比萌的,奇招百出。

  皆川夏才走出教学楼,就被围攻了。

  “皆川同学,是你!你之前不是立海男网的经理吗?来我们网球部,经理之位也是你的。”

  “靠,要点脸,你们有经理的好不?皆川同学看我,我们专为你设一个经理,不懂排球规则没关系!!”

  “我之前不是经理。”皆川夏囧脸摆手拒绝。

  好像被高看了。

  但她就是被幸村精市逼着打杂的,其实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皆川同学,来我们戏剧社,女主属于你。”

  “拜托考虑下我们cos.comy社吧,很适合你哟。”

  ……

  有几个社团,皆川夏挺动心的,只是想起栖川老师的叮嘱,心头蹿起的小火苗,秒掐灭。刚刚老师叫住她,关心了下她的听课、交友以及在校的饮食问题。

  听上去挺公式化的,只临别时,栖川老师隐晦地点了下她,高三课业比较重,社团选择,尽量不要选事儿多的,稍微冷门点,也有冷门的好处,人际关系简单,能轻松应付过去。

  这就是十足的真心了。

  皆川夏委婉地拒了所有人,在人群里东张西望了会,终于找到了闲的发霉的惠子和杉杉。

  两位小同志很不错的。

  支起的摊子挺大,不亚于热门社团,只是门可罗雀。她俩一人一张椅子,坐在桌后,双双低头玩手机,门口小猫两只。

  她走过去,站在一旁闲聊的两个男生,眼神忽地一亮,“同学?入社的?”

  皆川夏瞄了一眼社团的名字——

  外国文学研读社。

  怪不得冷。

  她点头。

  “嘿,大姐大!我们来生意了!”其中一个敲了敲桌子。

  皆川夏:“……”

  这话说的艺术,知道的,这是社团招新,不知情的,还以为是黑.瑟.会招新呢。

  “英语……”待看清来人是谁,惠子大惊,“我说,中午你不嫌弃我们庙小吗?”

  杉杉倒是美滋滋抬起头,右手掌心摊向惠子,比了个数钱钱的动作,“来来来,愿赌服输啊小惠,我就知道夏夏会来的嘻嘻嘻。”

  皆川夏给自己挽尊:“我突然发现,小庙的和尚好撞钟。”

  惠子:“……滚。”

  嘴上说不要,不过她手比谁都诚实地给了张申请表。

  有人替皆川夏拉开椅子,她道了声谢,刚坐下来填表,旁边,立刻有几个男生过来问,“我们可以加入社团吗?”

  话是对杉杉和惠子说的,眼睛却是盯着皆川夏。

  杉杉在一旁抿着嘴笑,夏夏真是活体招牌啊:“英语怎么样?”

  “还可以。”

  惠子说:“还可以是多可以?看得懂英文原著吗?”

  “能看懂。”

  “哦。”惠子点点头,又问:“懂汉语吗?”

  “呃,不懂。”

  审核挺严。

  皆川夏太明白来者的意图,填完表,便默不作声盖好钢笔的笔帽,将申请表递给惠子。

  “不好意思。”惠子接过表格和笔,敲了敲桌前的牌子,很遗憾地表示,“外国文学研读社,不懂汉语,我们是要丑拒的。”

  “……”沉默了一阵,纷纷都走了,只有一个人还站在原地,挑着眉,说:“我可以学。”

  很难缠啊。

  皆川夏轻轻笑了一声,推开椅子,站起来:“同学,汉语很难学的。”

  那个人看起来就是个老手,目标明确,甚至懒得掩饰,他痞痞地朝她笑:“那也得看谁教,皆川前辈,你就不能教我吗?”

  她的申请资料,他看得挺全的,皆川夏眯起眼。眼角的余光,忽然瞄到一个人,穿过人群,向这边走来。他逆光而行,看不清表情,身姿亭亭恍若玉树。

  脑子一热,皆川夏出声叫住他:“赤司同学。”

  “嗯?”赤司征十郎在距离她两步之遥的地方,停下来,声音冷淡地问:“有事?”

  意外之喜啊,真怕他不理人。皆川夏快步走过去,伸手扯住赤司的衬衫袖子。

  赤司手臂没动。

  这大概就是不反对的意思。她长眸弯着,对上他沉如水的双眼,微微笑起来。潋滟的眸子弯成溪桥,媚盈盈的,眼角挑着,带着小钩子,早布了桃花陷阱,妖得过火。

  她的嘴唇动了动,可怜兮兮地做口型:“帮我,求你。”

  唇膏已经擦掉,嫣红的唇瓣,饱.满又润泽,像涂了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