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告白廿八次

  仁王雅治无端被扣了“嘴笨”的帽子, 气愤归气愤,好歹没有拆好友搭的台子。

  他眯眼,打量着赤司征十郎。

  男人低头,眼睫微微耷着, 凝睇着仰脸看他的小姑娘, 不语, 脸上没什么表情, 神色清冷、寡淡。

  灰色修身衬衣的领子, 贴着喉结, 扣子系得一丝不苟。

  清贵。

  禁欲。

  这幅性冷淡的死样子, 是能让大多数小姑娘腿软的款。

  衣冠禽兽。

  都是千年的狐狸, 玩什么聊斋。

  仁王雅治暗骂了声, 眸子动了动,去看他家的小傻子。结果后者也在看他, 睁一目眇一目, 心虚地朝他挤眉弄眼, 眼珠子都快眨出来了,还自以为小心翼翼, 别人没看见。

  敏感地注意到, 赤司征十郎锐利的眸光扫过来。

  哎,别人不爽,他就爽。

  仁王雅治撩了撩嘴皮子, “抱歉啊, ”语调懒懒的, 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那天眼瘸,有眼不识泰山。”

  道个歉算什么,爷能屈能伸。

  赤司征十郎勾了勾唇,很淡很淡地笑了下,“嗯。”

  “……”嗯什么嗯?是在肯定本大爷眼瘸吗?我那是自谦,开的是嘲讽模式好吗?

  仁王雅治那个气啊,给自己憋得快内伤了。

  幸村精市在一边微微笑了下,觉得既然拿到了“说客”的剧本,一句台词不说也不太好:“别站着说话了,我们去一边坐吧。”

  赤司征十郎点头,余光瞥了皆川夏一眼,小姑娘一脸“可算活过来了”的庆幸,根本没看他。

  高手过招,一招一式间的那种刀光剑影,完全没影响到皆川夏。她只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暗搓搓地松了口气。

  应该……蒙混过关了吧?

  *

  因为幸村精市、仁王雅治算网球高手,而赤司征十郎篮球玩得很溜,所以男人们的话题,难免围绕着网球、篮球打转,皆川夏统统不感兴趣。

  照她看,抢球游戏,有什么好玩的,抢得一身臭汗。

  还是游泳最好。

  尤其是围观比赛的时候,非常直观→_→

  她敛着眼,乖巧地坐在一边,对他们说的,左耳进右耳出,手执茶壶,安静地给大佬们倒茶。然后,按照逆时针的方向,送出去,先是仁王,接着,是坐在她对面的幸村精市。

  幸村精市接过来,浅浅抿了口,笑道:“突如其来的贤惠……啧,受宠若惊。”

  = =:“……”什么叫狗嘴吐不出象牙,真心想把茶全倒他嘴里,烫死他好了。

  贤惠这个词儿,基本都不是夸人用的。

  “嗯,”赤司征十郎自取了自己那杯,眼风往皆川夏那一扫,垂下眼,薄唇弯了弯,“毕竟已经结婚生孩子了。”

  囧。

  皆川夏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个“人”妻人设,说的是自己。上次洛山的同学会,她没去。他客气地提起她的时候,惠子回了句“她回国结婚生孩子去了。”

  这是记仇吧= =

  幸村精市呛到了。

  他咳嗽两声,抬起眼睛,“结婚?”

  “……”

  她才不会被这点小小的调侃击倒。

  皆川夏斜了赤司一眼,将计就计地解锁手机,大大方方地以桌面示人,颇为自豪:“介绍一下,我老公,郁泽宁。”

  郁泽宁,800米,1500米自由泳世界纪录保持者,泳坛里程碑式的天才。因为身材棒,颜好,又为国争光,在国内,粉丝多如狗,老婆遍地走。

  而她,则是他千千万万个老婆中的一个。

  手机桌面上,年轻男人一袭运动服,身披五星红旗,笑得腼腆又帅气。

  其实皆川夏原来是在用……咳咳的照片当桌面,只不过有一次,被小舅舅看到了,被挤兑了一番,才换掉的。

  还好换了“民主、文明、河蟹……”的照片,不然,给大家介绍“老公”的时候,还真拿不出手。

  赤司征十郎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眼睑压了压,没说话。

  茶杯和托盘轻撞,撞出一声脆响。

  皆川夏眨了眨眼,诧异地看向对面,幸村精市温温地笑了下,修长的手伸过来,“我看看。”

  好不想给啊。

  小姑娘咬着唇,没动。

  幸村精市根本不是在跟她商量,伸手轻轻一扯,手机瞬间易了主。

  皆川夏将将要扑过去,抢回“老公”,还没来得及动,手被按住,清清淡淡地一句,“等一下。”

  她愣神的功夫,包厢门被轻轻拉开,然后,穿着亮色和服的侍者,端着托盘,鱼贯而入。

  各种新鲜的刺身,还有她爱吃的帝王蟹,纷纷地端上桌。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了。

  皆川夏心狂跳了下,转头看身边的男人。

  赤司征十郎淡着眼,“你……换老公的速度,”唇角略略勾起,低低地笑了声,略带磁性,“会不会太快了点?”

  他眼微微眯起,眼睫毛压下来,卷翘又浓密,柔和了棱角分明,略显冷硬的侧脸。

  “没……没有吧?”皆川夏轻抿着嘴唇,缩了缩手,脑子乱成一锅八宝粥。

  这个人,脸皮好厚啊。

  他怎么能,怎么能……

  一边,一脸正派地跟她说话,一边……在桌子下,压着她的手不放呢?

  男人手掌宽而大,覆在她手背上,轻而易举地包裹住她的爪子。他的掌心,干燥,温暖,没有恶心的感觉。可是,会不舒服。

  很烫。

  麻酥酥的,而且她手暗搓搓地挣扎时,心脏跳得好快。

  好像也在胸腔里苦苦挣扎,想逃出来。

  难怪人家说,十指连心>o<

  “上次,你还盯着墩看个不停,才这么几天,”男人歪头,看进她眼底。带着薄茧的指腹,勾着她指尖蹭了蹭,笑声微醺,“变心了嗯?”

  皆川夏挣扎得脸红,努力稳住,不想让对面那俩察觉异样,“郁泽宁是正宫,其余人等充入后宫= =。”

  仁王雅治“噗哩”一声,脸上鄙视的表情不加遮掩,“你很行啊……”

  幸村精市摆弄着手机,闻言也忍不住笑了,他抬眼看向对面,眼眸骤然一缩。

  赤司征十郎对上他的视线,薄削的唇,无声地弯了弯,松开手。

  专注跟恶势力做斗争的小姑娘,自然什么都没发现。

  她以为自己凭借锋利如刀的指甲,取得了和咸猪手斗争的最后胜利。

  并且,她趁着幸村精市单手擎着手机,微微出神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复了“老公。”

  对此,幸村精市仅仅笑了笑,像看孩子似得,轻轻摇头,撕开湿巾,修长的手伸过来,递给她:“擦擦手。”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不过,皆川夏还是乖乖接了。

  她的确需要消消毒。

  赤司征十郎在一旁慢条斯理地擦着手指,眸光淡然,嘴唇略略翘了翘。

  ……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场合,开场都少不了美酒。

  酒是好酒,出自法国知名庄园的白葡萄酒,贵得让人心痛。而且,皆川夏不是很能喝的惯这个味道,举杯跟大家碰了下,意思意思抿了两口,就搁得老远。

  好在,并不是应酬的场合,没人会劝酒。

  皆川夏听着男人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吃了两块蟹肉寿司,一抬头,看见对面的幸村精市,正用木筷小心翼翼地挑开帝王蟹的蟹腿,轻轻一勾,将蟹肉挑出来。

  男人头略低着,略长的发丝,半遮住眼睛。他挑得很认真,手白净而瘦长,做起这种事来,得心应手,只一会儿的功夫,弄了小半碟。

  这手速,皆川夏只有羡慕的份。她其实比较喜欢吃虾啊,蟹啊,只不过人懒,还怕吃相难看,很少在外人面前吃。

  一般也只和小甜甜组团吃虾吃蟹。

  基本上,是小甜甜负责剥,她负责吃>o<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眼馋,惊动大魔王了,男人忽然抬头看向她。接着,在她震惊的目光中,伸长手臂,无比自然地将瓷盘放到她面前。

  “……”

  大魔王居然帮她个手残摘蟹肉!

  皆川夏震撼了下,转念又想,不会是最后的晚餐吧= =

  小姑娘神情复杂地盯着碟子,幸村精市一眼便知她瞎琢磨什么,薄唇勾着:“吃吧。”他扒过蟹壳的拇指,贴着嘴唇,接着,舌尖一扫,舔掉沾手的汁,吮了吮手指。

  皆川夏呆呆望着他。

  这个动作,怎么被他做的这么……

  幸村精市撩着眼,似笑非笑:“已经帮你试过毒了。”

  “……”皆川夏囧得不行,“……谢谢。”

  赤司征十郎神情淡然,面不改色地给皆川夏倒了一杯茶,放在她手边。

  小姑娘眨了眨眼,“唔,谢谢。”

  ……

  仁王雅治晃着酒杯,看热闹看得可开心。

  鬼知道以前跟某人出去吃饭,伺候人的活,他和文太轮流来。现在终于有人接手他们的工作,还较劲一样的杠上了,爽,刺激。

  两个衣冠禽兽较劲儿,啧啧,真让人开心。

  又遗憾。

  以小傻子的简单心性,被这种心机汉盯上,真太他妈悲催了。

  怕她以后被欺负。

  又怕太简单的人,不强大的男人,护不住她。

  唉!

  仁王也不知道,这见鬼的老岳父看女婿般的淡淡忧伤从何而来。

  他忧郁地押了口酒,甫一抬头,差点喷出来。

  皆川夏咬着鲜美的蟹肉,茫然地抬头,仁王雅治捂着嘴,酒杯朝赤司征十郎瞎比划,干瞪眼,艰难地咳着,也不知想说啥。

  她微微侧目。

  赤司征十郎也偏头,眼睫低低垂着,举着个酒杯,安静地注视着她。

  男人薄薄的上眼睑,有着道浅浅的沟,沿着眼线,斜斜一挑,专注地看人的时候,勾人得很。

  小姑娘晃了一下神,忽然注意到,男人端着酒杯,杯口沾着残红的印子。

  她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面前这人,悠然一抬手臂,薄唇贴着红印,微微张嘴,含住。

  呆了一会儿,她后知后觉地回味过来,那红印,是她唇膏印上的吧。

  她刚喝过的。

  然后他再喝一口。

  好像。

  间接地。

  被亲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