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 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不过, 跟技术帝红桃A大佬比, 货比货得扔= =

  她跟这位大佬交手过很多次, 从数理化到政治时事, 从经济现象上升至哲学思想, 无一不跪。一开始,皆川夏还很有进取心, 每逢惜败, 总找一下自己的不足, 去图书馆啃书一顿恶补, 以期再战。

  后来,输着输着,竟然习惯了。

  大佬的人生,是开挂的。

  她就淡了那份好胜心,开始专注自己擅长的领域, 沉迷押题。

  下课铃声响起, 数学老师没拖堂,夹着书走人。皆川夏放下笔, 正在收拾书包,栖川老师踏入教室, 简单做了个总结。

  简约而有重点。

  三分钟后, 栖川老师手一挥, 放学。

  林惠子是社团的社长, 忙着招新, 撂下她先走了。孤家寡人一个的皆川夏,慢吞吞地收拾完书包,刚走到门口,就被栖川老师叫住,“皆川同学,你过来。”

  *

  教学楼通往校门,是一条笔直的林荫路,正是社团招新高峰期,被堵得水泄不通。

  道路两旁,摆着一溜的课桌,桌后坐着的,不是各社团的社长,就是王牌。武力值高的,能抢到行道树、路灯什么的,高高挂个招新标语。还有比较狡猾的,就请出颜值担当。比美的,比丑的,比萌的,奇招百出。

  皆川夏才走出教学楼,就被围攻了。

  “皆川同学,是你!你之前不是立海男网的经理吗?来我们网球部,经理之位也是你的。”

  “靠,要点脸,你们有经理的好不?皆川同学看我,我们专为你设一个经理,不懂排球规则没关系!!”

  “我之前不是经理。”皆川夏囧脸摆手拒绝。

  好像被高看了。

  但她就是被幸村精市逼着打杂的,其实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皆川同学,来我们戏剧社,女主属于你。”

  “拜托考虑下我们cos.comy社吧,很适合你哟。”

  ……

  有几个社团,皆川夏挺动心的,只是想起栖川老师的叮嘱,心头蹿起的小火苗,秒掐灭。刚刚老师叫住她,关心了下她的听课、交友以及在校的饮食问题。

  听上去挺公式化的,只临别时,栖川老师隐晦地点了下她,高三课业比较重,社团选择,尽量不要选事儿多的,稍微冷门点,也有冷门的好处,人际关系简单,能轻松应付过去。

  这就是十足的真心了。

  皆川夏委婉地拒了所有人,在人群里东张西望了会,终于找到了闲的发霉的惠子和杉杉。

  两位小同志很不错的。

  支起的摊子挺大,不亚于热门社团,只是门可罗雀。她俩一人一张椅子,坐在桌后,双双低头玩手机,门口小猫两只。

  她走过去,站在一旁闲聊的两个男生,眼神忽地一亮,“同学?入社的?”

  皆川夏瞄了一眼社团的名字——

  外国文学研读社。

  怪不得冷。

  她点头。

  “嘿,大姐大!我们来生意了!”其中一个敲了敲桌子。

  皆川夏:“……”

  这话说的艺术,知道的,这是社团招新,不知情的,还以为是黑.瑟.会招新呢。

  “英语……”待看清来人是谁,惠子大惊,“我说,中午你不嫌弃我们庙小吗?”

  杉杉倒是美滋滋抬起头,右手掌心摊向惠子,比了个数钱钱的动作,“来来来,愿赌服输啊小惠,我就知道夏夏会来的嘻嘻嘻。”

  皆川夏给自己挽尊:“我突然发现,小庙的和尚好撞钟。”

  惠子:“……滚。”

  嘴上说不要,不过她手比谁都诚实地给了张申请表。

  有人替皆川夏拉开椅子,她道了声谢,刚坐下来填表,旁边,立刻有几个男生过来问,“我们可以加入社团吗?”

  话是对杉杉和惠子说的,眼睛却是盯着皆川夏。

  杉杉在一旁抿着嘴笑,夏夏真是活体招牌啊:“英语怎么样?”

  “还可以。”

  惠子说:“还可以是多可以?看得懂英文原著吗?”

  “能看懂。”

  “哦。”惠子点点头,又问:“懂汉语吗?”

  “呃,不懂。”

  审核挺严。

  皆川夏太明白来者的意图,填完表,便默不作声盖好钢笔的笔帽,将申请表递给惠子。

  “不好意思。”惠子接过表格和笔,敲了敲桌前的牌子,很遗憾地表示,“外国文学研读社,不懂汉语,我们是要丑拒的。”

  “……”沉默了一阵,纷纷都走了,只有一个人还站在原地,挑着眉,说:“我可以学。”

  很难缠啊。

  皆川夏轻轻笑了一声,推开椅子,站起来:“同学,汉语很难学的。”

  那个人看起来就是个老手,目标明确,甚至懒得掩饰,他痞痞地朝她笑:“那也得看谁教,皆川前辈,你就不能教我吗?”

  她的申请资料,他看得挺全的,皆川夏眯起眼。眼角的余光,忽然瞄到一个人,穿过人群,向这边走来。他逆光而行,看不清表情,身姿亭亭恍若玉树。

  脑子一热,皆川夏出声叫住他:“赤司同学。”

  “嗯?”赤司征十郎在距离她两步之遥的地方,停下来,声音冷淡地问:“有事?”

  意外之喜啊,真怕他不理人。皆川夏快步走过去,伸手扯住赤司的衬衫袖子。

  赤司手臂没动。

  这大概就是不反对的意思。她长眸弯着,对上他沉如水的双眼,微微笑起来。潋滟的眸子弯成溪桥,媚盈盈的,眼角挑着,带着小钩子,早布了桃花陷阱,妖得过火。

  她的嘴唇动了动,可怜兮兮地做口型:“帮我,求你。”

  唇膏已经擦掉,嫣红的唇瓣,饱.满又润泽,像涂了蜜。

  赤司低头看她,喉头微动,抿着唇,没说话。

  应该是默认的意思吧?

  皆川夏可真怕他后悔,只想速战速决,她扭头看向那个人:“我很挑的徒弟的,只想教他,同学,你另请高明吧。”

  直到下午放学时,皆川夏才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

  那会儿,她已经收拾完书包,惠子动作慢,她就坐在座位上等她,顺便宠爱一下被她发配冷宫的电话。这一翻手机,就看见了忍足侑士,在下午两点多,给她发了条消息。

  点开一看,内容惊得皆川夏手一哆嗦,差点把手机摔了。

  文艺的眼镜君:猫酱,你跟幸村在一起了?

  什么鬼?!忍足侑士这货,活得也太有想象力了吧?

  烧浪小野猫:!!

  烧浪小野猫:眼镜君,谁跟你造的谣?

  那边秒发了张幸村精市朋友圈的截图过来。

  文艺的眼镜君:慈郎说,这份爱心便当是你做的。

  皆川夏愤愤然:是啊,是我做的。可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文艺的眼镜君:……隔着屏幕,都闻到了酸腐的狗粮味。

  皆川夏复又点开截图。

  幸村精市:传说中的爱心便当^_^[图]

  狗屁的狗粮味!

  她分明闻到封.建统.治.阶级压迫劳动阶级的血腥味。

  有句古诗怎么说,“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她和她家小甜甜就是那个养蚕人啊= =

  烧浪小野猫:基友,你真的想多了啊>w<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