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时值春假, 立海大篮球馆里, 人声鼎沸。

  皆川夏坐在看台上,懒洋洋靠着椅背, 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游。两只素白莹润的手, 在屏幕上快速移动着,纤纤十指, 涂着明红的甲油胶, 艳,却不俗。

  跟她这个人一样。

  篮球场上激烈的厮杀, 围观群众此起彼伏的喝彩, 仿佛完全影响不到她。直到她耳边,疯狂地尖叫声乍起——“啊啊啊啊黄濑君,啊啊!!”

  尖锐的女高音, 吓得皆川夏手一抖, 放错技能, 被敌对定住,乱刀砍死。

  她微偏头,她的死党小野百合,此刻激动得宛如智障,一边尖叫, 手大力地拍着前座的椅背, 声嘶力竭。至于前座那小姑娘, 娇小的身体已离开座位, 癫狂地蹦着,像颗喜感的跳跳糖。还别说,以她的身高,坐在看台上的话,她男神,真未必能看见这么个人。

  吵!

  太吵!

  玩个游戏都玩不爽!

  皆川夏退出游戏,无聊地在网上google篮球比赛赛时有多长。诚然,她对篮球一点兴趣都没有,能坐在这里,纯粹因为小野百合那货,最近疯狂迷上一个男人。

  黄濑凉太,准高三狗,跟她们同级,隔壁海常高校男篮王牌。

  刚才球员入场,小野迷妹给她指点了下,蓝队的七号。这位王牌君,个高条顺,据说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那款,肤白貌美,尤其是那双电眼,自带眼线,微微一笑秒杀全场。

  妹子们全疯了!

  皆川夏仅仅礼貌性地一瞥,便移开视线,这人无疑是好看的,可她们学生会会长大人更好看啊,小野迷妹移情别恋得很突然,让她措手不及,说好的男神一人睡一宿呢?

  “你不懂。”小野同学手持着单反,眼里的狂热比闪光灯还晃眼,“我想象不出幸村君把我压/在门上,狠狠地吻我的样子。”

  “……”

  皆川夏顺着这个思路,稍稍一歪动脑筋,立刻打了个冷颤。要命啊,这题。

  ……

  比赛进入第二节,大众男神越来越会耍帅,不绝于耳的狼嚎,闹得皆川夏耳朵疼。她当即起身,决定去卫生间清静清静。然而万没想到,竟然有人跟她存了一个心思。

  那个人背对着她,披着件白外套,肩膀宽阔,脊背挺拔,腿长而且直,隐隐充满着力量。似乎听到脚步声,他警觉地回头望了一眼。

  那眼神,让她心尖一颤。

  他是那种狭长的眼型,上眼睑低低敛着,眼角轻微上扬,无疑是双好看的眼睛。然而他看她时,眸光清清淡淡的,像沉寂的古井,无波无澜。

  两人视线相撞间,皆川夏先笑。

  长长的睫,雾蒙蒙的桃花眼,微微笑起来,像铺天盖地的一张网,网上挂着钩子。她一贯清楚自己容貌的优势,也偷偷研究过,该怎么笑最好看。

  那人却漠然地别开眼,转头,不带感情地说:“没事,”顿了顿,“你继续。”

  皆川夏这才注意到,他带了耳机,似乎在接电话。她不由顿住脚步,盯着那如轻松挺立的背影,听着他清冷得如珠落玉盘的嗓音,一个念头从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啧,可真好听。

  她懒洋洋地打量他,不远不近,安全的距离。

  待那个人收线,皆川夏眨了眨眼,轻柔地出声叫住他:“同学。”

  她的声线偏媚,死党“泡泡糖精”总嫌弃她,用他的话说,她把大霓虹铿锵有力的语言,说成了一口国之将亡的靡靡之音。可她现在极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柔得快滴水了,对面那位男同学,也仅仅是转过身来,掀了掀眼皮,淡漠地“嗯?”了一声。

  皆川夏舔了舔嘴唇,这声音,好听爆了。

  她稳住心神,弯着红唇冲他微微笑着,谎言顺手拈来:“能借你的电话用一下吗?和朋友走散,电话又被偷了……”

  皆川夏边说着,边不错神地观察着他的表情,似乎没什么异常。

  他的手机是刚流行起来的智能机,国外的中端品牌,她自己也有一部,所以看到他的手指灵活地解锁,皆川夏悬着的心,落下来。

  这是同意了。

  不过他手速太快,她根本没来得及看清他按了哪四个数字,手机已经送到她面前,黑色的套,修长的指,黑白分明,指甲修得整齐圆润——他有一双很适合弹钢琴的美手。

  皆川夏接过电话,偏着头,眼睛狡黠地眨了眨,稍微衡量片刻,当即有了决断。

  以过往惨痛的教训告诉她,这时若给小野百合打电话,接通后面临的囧境就是——分分钟穿帮,倒不如给自己打,反正她万年静音(因为她的后座,是那位名震立海,让人光听着他的姓氏,就瑟瑟发抖的风纪委员长)。

  变故突发于几秒之后——

  “太松懈了!”

  真田委员长的穿耳魔音,如惊雷,平地炸起。

  皆川夏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后看,直等到这句话又重复一次,她才想起,这是表弟柳莲二用软件合成的手机铃声。这个来电提醒,在学生会和网球部普及程度相当高,不过因为大家都默契地常年静音,至今没被真田弦一郎同学发现。

  然而,却被对面这位初次见面的男同学发现了QAQ

  她羞耻,悲愤,无地自容。

  体内的血液,仿佛一瞬间,全涌到脸上,心脏狂敲的鼓点,落在她耳边密集紧凑,震得她没法思考。她明明,明明静音了的……

  对面那位同学,微一伸手,抽走自己的电话,声音冷静地提醒她:“小偷把电话送回来了,不看看吗?”

  皆川夏:“……”

  真田委员长不知疲倦地叫嚣,在这尴尬的背景音里,那个人擎着手机,立在对面,没有挂断。皆川夏不清楚他几个意思,咬了咬牙,只能从拎着的手袋里,拿出自己的电话,点了拒接。

  这时,对面那人忽然走近一步,她愕然,心跳不争气地加快。然后……因为她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侧颜发呆,根本没看清他做了个什么动作,眨眼的功夫,她的手机在空中翻了两周,接着被两根长指稳稳夹住,瞬间易主。

  “生日?”他挑了挑眉。

  被那双不带感情的眼盯着,她大脑迟钝得厉害:“四月十九。”

  “嗯。”

  他低下头,好看的手指在屏幕上微动,立刻就解了锁。

  皆川夏陡然产生不妙的预感。

  片刻后,电话重新回到她的手里,而还她东西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角向上扬着,很讥诮的弧度。

  “建议你省省力气,钩太直,鱼不想上。”

  五月小姑娘,在收到赤司同学心情复杂的“…………”以后,也觉得自己有点不淡定,赶紧撤回消息,发了链接过去,假装天下太平= =

  她的幼驯染,对此只发了一个字:怂。

  五月心好累:你一点不怂

  五月心好累:你只会被禁言而已,呵呵。

  麻衣酱是我的:……

  今天的我依然最帅:总感觉小赤司对隔壁校花有点在意啊o(* ̄︶ ̄*)o

  A:不是。

  赤司征十郎眉眼低垂,长指在屏幕上顿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什么,唇角翘起,难得的解释了下。

  A:不想被人挂墙头

  A:丢人。

  打完这几个字,赤司征十郎起身去书房了。

  五月心好累:诶?

  桃井五月心里暗自嘀咕,只是想起赤司君平时低调的为人,顿时又觉得没毛病。直到有潜水党突然冒泡——

  人事尽天命待(绿):上次拉格朗日的猫挂你,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桃井五月茅塞顿开,是哦是哦,猫神剑指洛山4号,4号君可一点也没觉得被挂很丢人哦,不过当时某人反应也很奇怪就是惹。可是小绿你这么直接说出来,是忘了上次的教训吗QAQ

  窥屏ing的高尾和成,也是相当绝望,真酱,你让我拿什么拯救你的情商= =

  不过他们等了会儿,不见赤司有反应,非常默契地开始东拉西扯。

  何以救天然呆?唯有水群999。

  他们水群的时候,皆川夏也在水。

  她的人生,可以说遇到了一个大危机。

  性命攸关。

  她现在可以说,完全没有解题思路。

  双木成林:你说什么?你做的爱心便,落入大魔王之手,还被大魔王秀了朋友圈,而我男神,还在图片下面点了赞?!!!

  触目惊心的一溜感叹号,可见这事儿,别人看来多刺激。

  双木成林:唉呀妈呀,贵圈可真乱。

  皆川夏发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包。

  灯火阑杉:夏夏,你完了。

  对啊。

  我也知道我完了啊= =

  皆川夏打开抽屉,捞出一包薯片,撕开包装纸,“咔嚓咔嚓”的,恶狠狠地咬着,仿佛在生吞某人的血肉。

  就见杉杉又发了一条消息说:我拿小惠的项上狗头跟你赌,大魔王他暗恋你^_^

  皆川夏呛到了。

  咳得惊天动地。

  惠子怒了,直接发了条语音,大喝一声:“苏杉杉!”

  杉杉当然不知道她给己方队友造成的debuff,兀自一个人,在电话那头分析的头头是道。

  灯火阑杉:我丰富的阅读量告诉我,晒便当什么的,都是套路。跟狗子在树下嗯哼一样,都是种宣誓主权的行为。他在给所有的潜在情敌,发送一个信号,这个娇俏小厨娘,我承包了2333

  惠子本来还在生气,然后看杉杉这么一说,脑子里立刻敲响了警钟,猛然想起一件事。

  双木成林:糟糕!

  杉杉秒懂:完蛋!

  皆川夏:要命了!

  三个人脑回路,神奇地同调了。

  她怎么才想到呢?

  中午时,那个人浅浅微笑,和颜悦色地问惠子:“林同学你们自己做的料理啊?”

  她那时在干嘛呢?

  皆川夏绝望地用脑袋磕着书桌,干脆撞死自己算了——

  她当时,

  只想承包他所有的笑啊啊啊啊啊QAQ

  一想起这茬,惠子那个悔啊,当时她干嘛要推夏夏出来表现。

  然后惠子在群里托马斯回旋打滚忏悔中。

  杉杉还添火加油,诸如“完鸟完鸟,夏夏要凉鸟。”此类的。

  皆川夏自虐着自虐着,忽然想起她好像还有一个误会没解释,瞬时停止自虐行为,冷静地打字。

  南风知我意:其实吧,我好像知道大魔王为什么这么坑我了。

  杉杉发了个问号。

  南风知我意:我来洛山之前,他跟我说过,“趁现在……收手吧,你会受伤的。”

  南风知我意:他就是自己打光棍,看不得别人寻找真爱!!

  南风知我意:周末回家把他揪出来打一顿就老实了科科科

  灯火阑杉:……

  双木成林:……

  群里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过了一会儿,惠子发来一张截图。

  双木成林:!!!!

  双木成林:那个楼主居然道!歉!惹!

  皆川夏点开图片一看,楼主还真的公开致歉了。

  楼主表示,主楼纯属造谣,措辞真诚恳切,甚至还有点战战兢兢的感觉,错觉……吗?

  真不是错觉。

  蹲在楼主的楼下,排队吃瓜瓜的八卦群众们,惊得瓜都掉了。

  立海大这位前校花,在论坛的八卦版里,有多少黑,就有多少粉。隔三差五被一挂,黑和粉没等撕出结果,就被版主删帖。然而今天嘛,牵扯到洛山那位男神,女神黑和男神粉拧成一股力量,想合力把论坛一枝花给拍糊。

  然并卵= =

  皆川夏平时做人还比较成功,前校友组团来拍红眼病,可是这群红眼病,就像皮球,越拍蹦跶得越高,楼主上一条回复,还在阴阳怪气地放话,“呦呵,某女神裙下之臣挺多的哟。”

  一刻钟后,就怂成个二百斤的大狗子,真情实感、战战兢兢地道歉。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吃瓜群众们摩拳擦掌,很快,帖子下刷起了一长串的@工藤君,你怎么看?

  这个梗,起于YTV一档推理综艺节目《人人都是名侦探》。

  节目组以悬疑故事,和丝丝环扣的推理揭秘为卖点,邀请了工藤新一、服部平次、白马探等颜值、智商俱在线网红侦探为嘉宾,进行推理大PK。

  其中一位嘉宾,服部平次,每次巴拉巴拉说出一长串的推理,准会以一句话结尾:“工藤君,你怎么看?”

  随着这档节目大火后,这句点睛之笔,也被万千网友拿来各种造句。

  于是,吃瓜的宝宝们,怎么会放过拉着某侦探躺枪的机会呢_(:з」∠)_

  一口气,排队刷了几十层。

  终于有一楼终止队形——

  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楼主可能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XD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PS:多次的吃瓜经验告诉我,但凡跟主楼这位美女有关的帖,都火不过三秒。妥妥的官禁,你们还屡败屡挂,屡挂屡败,我都替你们心累。

  №584 ☆☆☆工藤新一于某时留言☆☆☆

  卧槽!!

  蹲在帖子底下八卦群众彻底凌乱了。

  大佬本尊??!!!

  明明是一样的制服,穿在她身上,却有一种别样的韵味。款式极简的衬衫,勾勒出属于的女孩子曼妙的曲线,裙子没有刻意裁短,但因为她腿很长,不可避免地露出一截大腿,笔直,匀停,白得晃眼。

  阳光穿过落地窗,明亮又刺目,她微微眯眼,唇角翘起,对未来的同学们笑了下。

  明艳又动人。

  众人眼中俱是毫不掩饰的惊艳。

  其中有个大胆的男同学,朝她飞了个媚眼,转头笑嘻嘻地问:“老师,皆川夏同学转到我们班来了?”

  栖川老师不答反问:“你怎么知道新同学叫皆川夏?”

  “嘿嘿,早上群里都传疯了,立海大的校花转到我们学校来了哈哈哈哈哈……现在,校花是我们洛山的,这么一想,真是超级激动啊哈哈哈哈哈”

  栖川老师笑而不语地朝他伸出手:“我听到了什么,井上同学,开学典礼你玩手机?”

  井上同学石化了:“……”

  A组的同学们一起笑出声,皆川夏站在老师身旁,看着井上同学可怜巴巴的把手机上交给国家,没好意思跟着笑,然而憋笑也快憋出腹肌来了。

  因为这么个小插曲,让她感觉轻松很多,所以当她站在教室内,对着全班同学,做自我介绍时,一点都没有来到一个新环境的陌生感,非常能感觉到大家对她释放的善意。

  比如说,给她排座的时候,老师指着第三列说:“皆川同学坐到林惠子同学后面的位置吧。”

  皆川夏往第三列一看,在第四排和第七排,分别空着一个位子,还在犹豫着,就有一只白胖的小手,朝她招了招,“皆川同学,看我看我。”

  井上同学也在旁边呼唤:“校花,看我看我。”

  娃娃脸的林惠子,转头怼他:“滚,校花是我罩着的。”特别有大姐大的气势。

  井上同学很委屈:“……我就是指个位子啊同学。”

  又是一阵哄笑声。

  皆川夏坐下后,跟他们都道了谢。林惠子操着一口海蛎子味儿的普通话,大咧咧地拍着她的肩膀:“白(拜)客气,杉杉给我发短信,让我罩着你。”

  又遇到一个同胞,让她不禁微微笑起来。

  老师站在讲台前,拍了拍手,说:“好了,都别闹,准备上课。”

  下节课是班主任教的英语课,皆川夏刚把英语课本放在桌上,就听见有人开门进来,教室霎时一片寂静。

  来人声音清朗温润:“报告。”

  皆川夏的耳朵微动,不可置信地看向门口,不知是不是巧合,那个人也往她这边看来,她心脏一阵狂跳,勾起唇角,朝他笑。

  赤司别开眼,面无表情。

  “赤司同学回座位吧,准备上课。”

  “是。”

  没热闹可看,同学们翻书的翻书,准备文具,干起自己的事,嘁嘁喳喳声渐起。赤司征十郎朝她走来,拖鞋踩在地板上,有轻微的声响,这个人腰劲瘦,双腿修长,衬衫解开了一粒纽扣,锁骨在领间若隐若现。

  皆川夏垂下眼,眼睫轻颤,右手的指尖,动了动。

  鬼使神差地,他擦肩而过的瞬间,她忽然伸手。西服下摆,擦着她的指尖,柔软地滑了出去。竟然……抓空?!皆川夏微微侧目,望着那个背影,怔住:他连眼睛余光都懒得给她,怎么躲过去的。

  半晌,她低下头,发了条短信。

  收件人的号码,是她只看过一眼,却早就倒背如流了的那一个。

  皆川夏眨了眨眼,“谁?”

  惠子用眼神示意她往门外看。

  井上跟外班一个大个子在打闹,是那天给她送手机那个。不知道对方说什么,井上恼怒地锤了对方一拳,“滚!我敢觊觎她?”

  然后,嗯,他自己滚进来了。

  林惠子:“真是个怂包啊。噗!”

  皆川夏:“……”

  井上见皆川夏看他,脸莫名红了:“皆川同学,一顿早饭而已,不足挂齿,我怕你多想,没直接给你。”

  皆川夏有点惊讶他的心细,仅打了一个照面,居然连她没吃饭都发现了。

  她胃里实在有点空虚,便也没推辞,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纸币,井上刚要拒绝,她斩钉截铁地说:“谢谢。你收下它们,我就不会多想了。”

  井上:“……”

  林惠子送他一对白眼,“怂!活该你单身。”

  “不!我真的……”井上小声否认,有点憋屈,眼睛往窗外扫了一眼。

  然而已经没人理他,两个女生的关注点,跳到了另一个话题。

  “对了,夏夏,你刚怎么抱着手机笑得春.心.荡漾?难道赤司……”

  惠子说话时,赤司征十郎正好进教室。她说话声不大,可皆川夏心虚,还是怕被他听到,赶紧打断她:“没有没有,只是这周六,基友请我去看《双生花》的首映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