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70.告白二十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 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拍摄结束时,已是下午四点。

  比皆川夏预估的五六点结束,快得不是一星半点。主要还是搭档太给力,带动她的情绪, 时不时给点小建议, 摄影师那么吹毛求疵, 还是高效完成任务。

  不过, 皆川夏还是有点不高兴。原因嘛, 就是拍摄结束那会儿, 之前还尬吹她相当有天赋的搭档, 表情复杂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

  “长了张女王style妖艳脸, 内心却住着个蠢萌蠢萌的loli。”他低下头, 笑眯眯的样子相当欠打, “这算什么啊?反差萌吗?”

  谁蠢啊!

  到底是谁啊!

  你在说自己吗?

  气死了!

  皆川夏怒了,一脚剁过去。他灵活的跳开,只听一声微妙的轻响, 皆川夏身体一晃。在撤离ing的所有工作人员, 统统回头看她。皆川夏懵了,也慢慢地, 慢慢地低下头,看着脚下。

  很好。

  鞋跟断了……

  不知谁起的头, 现场一阵豹笑。

  丢死人了>n<

  皆川夏踮着脚, 一溜烟跑回化妆室。

  好在鞋是杂志合作的品牌, 按照她的尺码赞助的,也不需要她赔偿什么的。不然她这一下午,真的要白忙活了。

  化妆助理在给她拆头发时,还语气挺轻松地调侃她:“皆川桑,我真谢谢你了,这个牌子,我种草了好久,你这一脚,可帮我省了一个亿。”

  “……”完全没被安慰到QAQ

  听她这么一说,皆川夏又后知后觉地想到一个问题:“我好像……替奸商做了虚假广告?”

  助理小姐姐狂点头:“我们杂志一上市,你脚上这款,会卖断货的。”

  “你们杂志影响这么大?”

  “不是。”助理羡慕嫉妒恨地看了眼她的长腿和纤巧的脚,“你穿这双鞋,实在是太好看了……好啦。”

  拆完头上的卡子,助理小姐姐又帮她理了理满头的卷,“皆川桑很适合长卷发诶,感觉更漂亮了……”

  刚卸完妆,低头玩手机的黄濑凉太,闻言旋过转椅,“嘿,小皆川。”

  “嗯?”皆川夏转身,迎接她的,是一阵狂拍。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

  “你的粉丝,又多了那么两三四五个吧,照片有点供不应求。”拍完后,对面的坏蛋笑着解释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

  皆川夏也举起手机,打开后置摄像头:“礼尚往来,我也得给你的粉丝争取点福利= =”

  说着,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大模特,你承诺你家粉丝签名,什么时候兑现?”

  黄濑凉太拍了下头,站起来:“立刻,马上。对了,你有笔和纸吗?”

  皆川夏翻了会包,抬头:“没有……”

  “我也没有……”

  “我去借。”

  “等等。”黄濑凉太一下一下地抛着手机,忽然叫住她。皆川夏不明所以,就见他微微一笑,对整理化妆箱的助理说:“老师,您有笔吗?”

  那助理也是酷,一言不发地从一堆眼线笔、唇线笔、眉笔中,挑出一根,递给他:“将就着用。”

  皆川夏囧囧的注视中,黄濑凉太摘下笔帽,在他印着维尼熊的浅棕手机软皮壳上,一挥而就。

  “老师,再借我一支双G520。”

  呃,借唇膏的话……

  难道还要签字画押吗?

  然后,真被她猜中了,只不过画押的过程,比她想得刺激百倍。

  黄濑凉太用卸妆棉擦去唇膏,吹了吹手机壳,见干得差不多,递给皆川夏:“你的朋友,挺可爱的。”

  言下之意就是,他不会对哪个粉丝都这么好。

  皆川夏接过来,新鲜出炉的唇印,看起来真的……太荡漾了。

  她这个黄濑黑,都有被撩到>o<

  要是那个迷妹的话,今生今世都难脱粉吧?

  这可怎么办!

  还是别告诉她,他特意选了非常有意义的520好了。

  “啊,对了。”

  皆川夏还沉浸在思绪中,黄濑凉太像是想起来什么,凑到她面前,“你别忘了跟你朋友说……”

  她抬头看他,迷惑地问:“诶?”

  “别天天想着睡我了。”他微微低下头,压低声音,对她眨了眨眼睛,“我不艹粉。”

  “…………”

  一秒钟脱粉。

  *

  皆川夏卸完妆,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她没有化妆的习惯,平时只做基础的包养,然后会做好防晒的工作。

  她手沾着防晒霜,对着镜子一点点涂匀的时候,黄濑凉太出现在她身后。看见她在擦脸,他顿住脚步,问了一句:“小皆川,你一会怎么回家?”

  “嗯,我约了朋友。”

  “你们约在哪?这边不太好打车,要不要跟我蹭个车?”

  黄濑凉太说的是事实。因为是别墅区,基本都以车代步的,根本不可能有的士什么的,其上也是一片好心。不过,怎么感觉他说这话的表情,有点……emmm,难以形容呢?

  手机恰好在这时响了,她迅速接起来,耳边,是侑士磁性的嗓音:“猫酱,我们到了。”

  “好的,基友,我马上出来。”

  皆川夏迅速挂断电话,稍稍回味了一下,感觉有点不对劲,我们?可是她也没想太多,因为邀她蹭车的某男神君,还憋住三急等着她回话呢:“谢谢黄濑君,我朋友来接我啦。”

  皆川夏匆忙地把手机、防晒塞进包,转身就跑。

  “等等……”

  然而,人已经没影了= =

  *

  皆川夏很快就明白,为什么是我们了,而不是我了= =

  她跑出来,一眼看见她英俊潇洒的基友。

  他穿着件卡其色的风衣,里面是件白衬衫,都是那种修身的版型,特别适合他,恰到好处的勾勒出挺拔的身姿,难怪要用玉树形容男孩子。

  不是因为基友滤镜才这么说的,忍足侑士同学往那一站,绝对是这片大森林里,最显眼的那棵树。

  最显眼的那棵树,向她欢快地摇了摇树枝……啊不!向她欢快地招了招手。

  皆川夏左右看看,因为有车开过来,她没敢穿过横道,只是开心地冲对面的忍足侑士喊:“侑士。”

  那台车,就在距她不远的地方,缓缓停下。

  她确定人家不走了,刚要去对面,一声重重地摔车门声,成功阻止了她前进的脚步。

  皆川夏扭眼一瞥,就发现了那个“们”。

  而且那个“们”,他应该站车旁有一会儿了,明显是故意折腾车门。

  “迹部君,你也在啊。”

  此时在这儿看见迹部景吾,皆川夏稍稍意外了下,立刻淡定了。谁不知冰帝这两位男神,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她探头探脑地往迹部景吾身后的车里望了望,固定三人组居然少了一位。

  “桦地君呢?”

  “听说今天和你约会,桦地决定在家打游戏了。”

  “……”

  此君“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的谣言,大抵就是这么口无遮拦惹的。

  最经典一次,据说国三时,这位大兄弟和桦地小同学翘训,去街头网球场溜达,突然想看部电影,但又觉得和桦地一起进电影院,怪怪的,于是盛情邀请网球场唯一的姑娘一起看。

  结果嘛,当然是被人姑娘当登徒子了糊了一脸233333

  反正这位少爷,就是这么个相当能放飞自我的人,为人其实相当正直热忱。

  “皆川夏。”

  “呃?”

  大少爷突然皱眉,一脸嫌弃:“你是从不照镜子吗?”

  皆川夏的手,渐渐握成拳头。

  “……你这是嫌我丑吗?”

  这个人正直热忱?

  呸!

  撤回!

  这就是个提笼遛鸟、强占民女,不懂人间疾苦的二世祖。

  “不是的……猫酱。”忍足侑士走过来,声音带笑。他抬起手,在皆川夏的额头揉了揉,低低地笑她:“你是擦了防晒吗?”

  防晒?!

  皆川夏石化了。

  不要活了……

  上次是唇膏,这次是防晒,丢脸丢到大爷家了。皆川夏心态崩了,她背过身,一阵狂揉,然后才可怜兮兮转脸问:“侑士,还没抹匀吗?”

  迹部景吾当即嗤笑一声。

  “小景。”忍足侑士相当护基友,硬是把笑憋回去,用指尖轻轻擦去她脸颊边的液体,“抹匀了。”

  皆川夏忽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她东张西望了会儿,忽见身后不远,有辆车后门被推开,先落地的,是双锃亮的男士皮鞋,接着是两条被西裤包裹的长腿,最后,那个挺拔的身影,带着分与生俱来的优雅,从容而立。

  视线接触的瞬间,皆川夏有片刻的空白。

  回过神时,她隐约在迹部景吾的声音里,听出一丝意外:“赤司,你怎么在这?”

  昨晚,她给赤司同学发完短信后,忐忑地等了好一会没等到他的回音,倒是等来了大魔王的电话。

  电话那边,大魔王兴致挺高的,低笑着打趣她:“真难得,有生之年还能等到你主动打电话找我。”

  听听,这说的什么话。

  她以前因为工作,打给他的电话难道都是狗接的?

  以上,再不服,得憋着。

  毕竟大魔王蔫坏蔫坏的,还记仇>w<

  “哪里哪里,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你中午吃了我做的寿司,晚上当然得给你找点活干,嘻嘻。”

  电话那头,幸村轻笑一声,心情很好的样子:“嗯?什么活?”

  皆川夏听到这就有点奇怪了:“活你已经替我干了呀?帖子不是删了吗?”

  对面那人霎时不笑了,挺严肃地问:“哪个帖子?”

  “就是……”皆川夏眼皮一跳,“你真不知道我在BBS被人挂墙头了?”

  “有人挂你?”

  卧槽!

  什么情况?

  幸村精市戏精附体演上瘾了?!

  皆川夏简单把事情一说,电话那头,幸村精市一直没吱声,但是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的声音,代表对方确实有听她说,并且很可能找人问了。

  她稍等了一会,果然等来了结果。

  “阿夏,”他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我跟其他人确认过,那个帖子,全体版工都没见过。”

  一股寒意从皆川夏的脚底直窜上头,这不会是……

  “今天有前辈提出升级BBS服务器的提议,各版版主都在大学部那边开会。这贴到底是谁删的,只有那个入.侵BBS的人知道了。”

  跟她想的不一样,皆川夏松了口气:“原来只是黑.客啊,吓死爸爸了……”

  幸村精市淡笑:“……爸爸?”声音渐渐压低,“嗯?你吗?”

  皆川夏:QwQ

  得罪了大魔王,她当然就别想睡好了。因为大魔王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嘴:“黑.客能黑BBS,自然就能黑你,你最近上网小心点。”

  皆川夏一惊。

  当即把电脑硬盘全检查了一遍,并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硬盘里,丑照是一张没有的,每张照片都美出新高度,当然,和真人是没法比的。存的视频,内容也积极健康,阳光向上,完全具备社会主义接班人该有的风貌。

  干完这些,已深夜,她还不怎么困,又找了一部黑.客题材的电影看,主角惩恶扬善,干的事相当刺激,人都躺在床上,皆川夏还是忍不住浮想联翩。

  自然没睡好。

  尤其是,她早上还定了闹钟,给赤司同学做了爱心便当^_^

  皆川夏拎着便当盒,蜜汁微笑地随着人潮,飘出电车站。

  飘飘然地小仙女,低头看着自己粉粉的便当盒,有点小烦恼,什么时候把便当送出去比较好呢?

  当着同学们的面,会不会又把自己送上BBS的墙头啊QAQ

  胡思乱想着,皆川夏一抬眼,发现自己好像掉队了。刚刚一起从车站同批出来的小伙伴,已经走到斑马线中央了。

  她疾走两步,脚尖将将踩到白线,旁边一股大力,将她整个人往后一扯,她退了两步,没站稳,直接撞到身后那人坚硬的胸膛,脑袋还不小心磕到人家下巴。

  她疼得眼泪汪汪的,一辆货车,在她模糊的视线里,呼啸而过。

  如果,如果刚才……

  她一阵后怕。

  “谢谢……”她感激地转身。

  身后的人后退一步。

  “你走路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清冷的嗓音,带着薄愠。

  这是……

  皆川夏呆住。

  是赤司同学。

  活的,瞪了她一眼的赤司同学。

  男孩子穿着挺括的制服,长身鹤立。清隽的面容,有些疏淡的凉意。那双好看的凤眼,眼睑微微压着,遮住些许眸光,看起来特别冷漠。

  可是冷漠的赤司同学救了她。

  嘻嘻嘻。

  心里甜滋滋^_^

  皆川夏提起便当盒,晃了晃,眨着眼,有点囧囧地对他笑:“在想你啊。”

  她的笑起来眉眼弯弯,眼底亮晶晶的,像一汪荡漾的春水,注入万千星光。

  赤司征十郎喉结微动,又听见她说:“还在烦怎么给你才好,然后你就出现惹。”

  皆川夏将便当递过去,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他。

  赤司没动。

  他垂着眼,密睫低敛,没什么表情地说:“不必麻烦。”

  清朗润泽的嗓音,沉下来时,有着玉珠击撞寒石的冷然:“以后,也别再麻烦了。”

  然后转身离去。

  皆川夏站在那,举着袋子,眼睁睁看着他,渐行渐远,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

  便当盒子掉在了地上。

  她缓缓蹲下,抬手抹了把眼睛,捡别人不要的垃圾,木然地站起来,扭身走向垃圾桶。

  旁边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

  井上同学笑得谄媚,脸快开出朵玫瑰花来:“皆川同学,与其便宜垃圾桶,不如便宜英俊帅气的我,如何?”

  皆川夏:“……”

  *

  井上同学,是一位嘴相当贫的男同学,跟他一起走进教学楼时,皆川夏一扫方才的郁闷,简直快要笑出腹肌。

  他正说着上周敦贺莲参加的某综艺节目上的段子。

  一人分饰多角色,连语调模仿的惟妙惟肖。皆川夏露出老母亲的微笑,偏头看着他的表演,忽然感觉到一道强烈的注视,她微抬头,就见教学楼门口,和蔼的校长,跟一位中年的女人聊天。

  恐怕是学生家长。

  而那位家长旁边,穿着洛山制服的高个姑娘,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们。

  这姑娘看人的眼神,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友好了。

  皆川夏奇怪,捅了捅井上:“你认识校长身边那姑娘?”

  “哦,不认识。”井上随口说,“她好像B班的。”

  “感觉我好像被当成情敌了?”正确答案好像只有这个了?

  “唉?”井上愣了下,赶紧摆手,“诶嘿,不敢当不敢当……”

  离得并不远,两个人的轻声吐槽,随风飘过来。

  站在台阶上的宫本松子,心中冷笑了下,垂下眼,不再看他们。

  真不知她哪里好看,一个两个的,被迷得五迷三道。呵,情义千斤不敌胸脯四两,男人嘛,肤浅的很,这个傻大个井上是一个,昨天那个……

  她身体瑟缩了下,也是一个。

  宫本松子想起那个可怕的男人,提出的另一个条件。

  “第二,别再出现在她面前。”

  她的手,紧握成拳,又渐渐松开。

  耳边,是那个女人做作的笑声,她抬起头,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厌恶。然而入眼的,是一个精致的完美侧颜。欺霜赛雪的肌肤,眼如满含春色的桃花瓣,唇红齿白。微微笑起来时,好像天光放亮,霁雪初晴。

  宫本松子扯着嘴角,满含讥诮。

  就算她长得美又如何?

  赤司征十郎又看不上她。

  而且,她又想起那个入.侵者。

  呵呵,被这么可怕的人喜欢,她还能笑多久呢?

  皆川夏感受到了那道不友善的视线,不过她毫不在意地跟井上一起无视她了= =

  刚走到鞋柜前,杉杉就从旁边扑过来,抱住她狂笑:“宝贝儿,看到门口那个女同学没?我们班一霸,听说她转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欺负过你?”

  “没没没,就是比较尖酸刻薄,跟她玩得好那几个都一路货色,也就洛山校风太好了,再加上怕给我姑父丢脸,不然,我非把她们几个关小黑屋打一顿,教教她们如何尊重国际友人。”

  “噗。”皆川夏被她逗笑,“嗯,社会我杉姐,人美拳头硬。打人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咳咳。”惠子不知何时来了,一边咳嗽,一边对她们挤眉弄眼。

  皆川夏后知后觉地看向身后,顿时和杉杉一起,怂怂地向大佬低头。

  代表“爱与正义”的学生会会长以及风纪委员长,双双站在她们身后,神情一言难尽地注视着她们。

  风纪委员长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微微一笑:“苏同学,皆川同学,趁还没上课,去学生会和我喝杯茶?”

  网友纷纷表示:

  大哥溜了溜了。

  令人智熄的操作。

  ……

  总之,一片嘘声。

  然而看客们根本想不到,工藤君虽然假的,但冒牌货说的话,却不是瞎掰的。

  京都距离洛山高校不远,某个小区合租屋里,一女生惊惶地坐在台式电脑前,脸色惨白。她右手握紧鼠标,用力到指节发白,掌心全是汗,心脏砰砰狂跳。

  十几分钟前发生的事,让她至今心惊胆战,精神恍惚。

  “哟呵,某女神裙下之臣挺多的哟。”

  她打字很快,敲完这行,直接按了enter键。

  发送成功。

  怼人使人愉悦,女生唇角的笑意还没消失,意外发生了——

  她面前的电脑,忽然黑屏。

  黑漆漆的屏幕,只映着她茫然的表情,她懵逼地想,刚刚太激动,一脚踢掉主机电源了?

  这时,一行红字跃上屏幕:

  “宫本松子小姐,日安。”

  宫本松子瞪大眼。

  恐惧,仿若从地底下爬出的藤蔓,瞬间缠住她全身。

  宫本松子脊背发凉,手脚冰冷,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像一盆冷水当头泼下。

  她的电脑……被黑了。

  这个认知,让宫本松子的脸,刹那变得惨白,冷汗倏然落下,大脑一片空白,连声音都抖得不像话:“你……你……是谁?”

  安静。

  静到她只能听到自己撒野的心跳,一下,一下,震颤着耳膜,脑内全是嗡鸣。

  难道她还需要打字跟非法闯入者交流?

  脑海里刚浮现出这样的想法,屏幕上飘着的红字消失了。

  接下来那句话,是一个字,一个字,跳上屏幕的。

  “女神的裙下之臣。”

  等等这话……

  这不是,她刚刚发的那句……的一截吗?

  极度震惊之下,宫本松子竟不知该如何反应。电脑对面那位,也没耐心等她回应,直奔主题:“想和宫本小姐商量两件事。”

  恶魔的手速非常快,几乎是一眨眼,一行字就替换了原来那行。彬彬有礼的语气,说是商量,但对方侵略十足,令人发指的行径,绝对不包含“商量”的意思。

  宫本松子对这人来意有了点数,她故作镇定:“什么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