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一母双生的两姐妹由美和夏美, 从小就过着非常人的生活。她们父母, 被神秘的涩黑组织所控制,从事一项秘密的研究, 因而她们一出生, 就活在组织的监控中。

  一次意外,实验室爆炸, 父母双双身亡, 留下姐妹相依为命。妹妹夏美,继承了父母优秀的头脑, 于科研有着惊人的天赋, 被组织高层发现,精心培养, 最终送往国外读书。双生花的命运,由此发生逆转。

  五年后, 夏美学成归国,迎接她的, 却是姐姐的死讯。遗书中的种种疑点, 让夏美嗅到阴谋的味道, 她决定查明真相, 为姐姐报仇。在她下定决心那天,一个神秘的男人, 走进她的生命里。所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她都要挖出真相……

  故事沿袭工藤老师一贯风格, 曲折离奇,丝丝环扣,惊险刺激。最关键是……

  男主是敦贺莲!

  影视歌三栖巨星,影帝视帝加身的天才演员敦贺莲。

  盛世美颜的敦贺莲o(*////▽////*)q

  而且,还是首映式,能和敦贺莲坐在同一个电影院看首映,想想就好激动。不过,如果是周六的话,皆川夏冷静下来——

  烧浪小野猫:首映式几点开始?我下午还有一个拍摄推不掉QAQ

  对面回复的很快。

  文艺的眼镜君:安心西路,晚上七点,还可以一起吃饭。

  烧浪小野猫:好呀,我请客^_^

  文艺的眼镜君,是皆川夏在电影同好论坛,捡到的基友。

  那时,她刚来霓虹,语言不溜,课外除了看电影学习,再就是刷论坛和同好交流。当时,她为了找一部老电影,在音像店找了好久,都没有资源。

  皆川夏就去论坛问了下,其实也没报多大希望的,意外的是,眼镜君私信了她,跟她要了地址,竟把碟片寄给她了。白白收了人家东西,她也很不好意思,于是给眼镜君寄了国内带来的小零食。

  一来二去,两个人竟然成了笔友和……食友=_=

  去年暑假,敦贺莲、最上恭子主演的《我和她有个约会》上映,他们俩都是敦贺莲的影迷,看完电影,兴致勃勃讨论半天,也不知谁提的头,反正最后拍板,组团去二刷。

  电影院门口一碰头,双双懵逼三分钟。

  皆川夏当时举着电话,盯着对面那个高个子帅气男生,缓缓地问:“文艺的……眼镜君?”

  对面那位,她刚下车,第一眼就注意到他。

  毕竟,人家是冰帝学园知名男神。

  长得帅,学习好,家境优,运动全能还会撩。

  最后那条,是听说的=n=

  颜值和身材俱在线的高个子男生,此刻褪去碍眼的灰白相间的网球衫,穿着剪裁得宜的法式白衬衫,挺拔地矗在那,优雅又知性,妥妥的名门贵公子。

  彼时,对方似乎在望着电车站的方向,虽他表现的不明显,不过,那俨然快成望妇石的样子,若不是在等哪个姑娘,哦嚯嚯……她就当众直播吃票。

  毕竟,前一天的全国大赛决赛上,她可亲眼见识了这位,是多受欢迎。

  冰帝的大众情.人,疑似跟某佳人有约。

  啧啧。

  这要传出去,得伤了多少粉红少女心。

  皆川夏越想越乐,然后……

  甩上的士车门时,动作幅度就大了点,声音略响了那么一点,连“望妇石”都惊动了。

  那人见是她,微微地冲她点了点头,礼貌地移开视线。

  皆川夏轻轻颔首,算是回敬,然后低头翻眼镜君的号码,边走边拨号。跟“望妇石”擦肩而过的瞬间,对方的电话,突然响了。

  接着,低磁悦耳的关西腔,在她耳边乍起:“喂?”

  听筒里的,和身后的。

  齐齐钻入耳膜。

  皆川夏猛然回身,站在她身后的人,微微侧着头,圆圆的眼镜后,很会放电的桃花眼,低敛着,唇角可疑地翘着,从她这个角度看去,触目惊心地温柔。

  “嗯?怎么不说话?”

  夕阳斜照,拉长了地上摇曳的树影,他磁柔的语调,从微风里飘来。

  皆川夏呆呆地,“喂?”

  高个子少年震惊地转身,电话贴着棱角分明的侧脸,他抬起眼跟她对视。

  皆川夏缓缓地问:“忍足同学?文艺的……眼镜君?!”

  忍足侑士举着电话,一副被雷劈傻的蠢萌:“猫酱?”

  ……

  突然,她的脸颊,被什么贴了下,一触即离。

  皆川夏吓了一跳,立刻坐直身子,抬起头。

  林惠子一手热气腾腾的咖啡,一手超市拎袋,见她坐正了,把东西统统往她桌前一放,八卦兮兮地笑:“你的追求者送的。”

  皆川夏眨了眨眼,“谁?”

  惠子用眼神示意她往门外看。

  井上跟外班一个大个子在打闹,是那天给她送手机那个。不知道对方说什么,井上恼怒地锤了对方一拳,“滚!我敢觊觎她?”

  然后,嗯,他自己滚进来了。

  林惠子:“真是个怂包啊。噗!”

  皆川夏:“……”

  井上见皆川夏看他,脸莫名红了:“皆川同学,一顿早饭而已,不足挂齿,我怕你多想,没直接给你。”

  皆川夏有点惊讶他的心细,仅打了一个照面,居然连她没吃饭都发现了。

  她胃里实在有点空虚,便也没推辞,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纸币,井上刚要拒绝,她斩钉截铁地说:“谢谢。你收下它们,我就不会多想了。”

  井上:“……”

  林惠子送他一对白眼,“怂!活该你单身。”

  “不!我真的……”井上小声否认,有点憋屈,眼睛往窗外扫了一眼。

  然而已经没人理他,两个女生的关注点,跳到了另一个话题。

  “对了,夏夏,你刚怎么抱着手机笑得春.心.荡漾?难道赤司……”

  惠子说话时,赤司征十郎正好进教室。她说话声不大,可皆川夏心虚,还是怕被他听到,赶紧打断她:“没有没有,只是这周六,基友请我去看《双生花》的首映式。”

  “诶嘿?这个票已经被黄牛炒到天价,你基友很棒棒啊!”惠子挤眉弄眼,笑嘻嘻地问:“男的还是女的呀?”

  视线中,那个挺拔的身形径自朝这边走,制服烫得一丝不苟,衬衫的纽扣,一粒粒扣得仔细,领带板板正正,抵着喉结下方,矜贵又禁欲得很。

  皆川夏有点口干。

  她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把杯子搁下时,皓白的手腕,用了点力,动静有点大。

  赤司征十郎听见声音,垂着眼看她。

  他睫毛有点长,低敛着眼睑时,足以掩去所有情绪。

  喜欢的,

  厌恶的,

  所有。

  皆川夏也不知自己发了什么神经,她直视着他的双眼,舌尖舔了下唇边,微眯着眼,懒懒地一笑,眼尾上扬得很勾人:“我基友这么可爱,当然是男孩子。”

  渐渐走近的那个人,毫无反应地移开眼,脚步不疾不徐。

  皆川夏不再看他,低头啜饮着咖啡,糖放得有点多,入口时香浓的,有点甜,余味苦涩。

  对面,惠子两只眼睛燃着八卦的烈焰:“我就知道。帅不帅?有照片没有?”

  “有。”

  她右手刚碰到桌上,她手机的边缘,一片阴影罩住她。男生指节分明的手,按住她的屏幕,略带薄茧的手指擦过她的指尖。

  皆川夏指尖缩了缩,头微微抬起,看向来人。

  赤司征十郎没看她,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声音清冽:“林同学,国语老师快来了,下堂课可能有小测。”

  教国语的老师,是个国字脸的中年男,眉毛粗犷,嘴角常年压着,不爱笑,看着超凶。林惠子很怕他,一听到国语老师和小测在来的路上,顾不得看照片,立刻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转身头悬梁去了。

  皆川夏倒不怕国语老师,但眼前这位男同学,不咸不淡地盯着她的样子,有点……可怕。

  “自己保管,还是上交给我。”他微俯身,手撑着桌子,声音压得低低的。

  他们距离有点近,他身上不知什么香味,有点好闻,可干扰人思考了。皆川夏心跳的有点快,她眨眨眼,眼里一闪一闪的,全是亮晶晶的小钩子。

  她伸出食指,怼了怼他的指尖,“让你帮我保管的话,下课会还给我吗?”

  她的食指纤纤的,很软,指甲涂得粉粉的,又嫩又娇。

  皆川夏自觉还挺好看的。

  可被她怼了的男同学,面色一寒。

  赤司征十郎挑了下眉的,没说话,将手机推到她面前。

  “……”她支着脸看他,没动。

  “收起来。”他声音微冷,“下不为例。”

  入学典礼在洛山高校的礼堂举行。

  礼堂很大。典型的欧式建筑,挑高的罗马柱,大扇大扇的落地窗,窗明几净,舞台上,长长的横幅拉起,带着“欢迎新生”字眼的各样条幅,挂得到处都是。

  皆川夏跟着苏杉杉进入礼堂,门口,几个长手长脚的大个子男生,正在撤架子。有学生会的干事,带着她们去三年级的座位区域。

  苏杉杉坐下后,眼睛四处乱看,“诶嘿,挺像样嘛,比国内正式多啦。”

  “嗯。”

  皆川夏也到处看。

  视线在人群中逡巡半天,也没找到那个人,肥肠地失望。那个人……还没来吗?

  苏杉杉回头,见她盯着门口,奇怪地问她:“夏夏你在找人?”

  有那么明显吗?

  皆川夏不由得转身,坐正,随口说:“抬架子那几个男同学个子好高啊……”

  “哦,你说他们呀,”苏杉杉收回视线,“篮球部的。因为校男篮的队长,是学生会会长,然后男篮这些长腿欧巴就成了砖,哪里需要搬哪里,特别人尽其才。”

  “男篮的队长,”皆川夏低垂着眼,指尖无意识地抠着手机壳,“你是说,赤司征十郎?”

  她的手特别白,很细腻的肤质,手掌小小的,五指葱尖一样,看上去软软的。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涂着最近很流行的樱粉色甲油胶,好看得紧,引得苏杉杉多看了好几眼。

  “对,就是他。”提起这个人,苏杉杉有点小激动。

  “自从来日本后,我再看小说,禁欲系……咳咳男主,全部有了具象。”

  “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真的帅惨了。”

  皆川夏深表赞同。

  然而没想到,她喜欢的男孩,还可以更帅。

  入学仪式八点半正式开始。

  仪式流程,皆川夏给幸村精市打下手多年,早就烂熟于心。升国旗奏国歌以后,就是校方大佬轮番讲话。校长满怀深情地回忆往昔峥嵘岁月,在他富有节奏的讲话中,皆川夏后背帖着座椅,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昏昏欲睡中,热烈的掌声骤起,她一惊,稍微清醒了点。司仪照例先谢过师长的殷切教诲,然后又说:“接下来,有请学生会会长,赤司征十郎同学。”

  皆川夏迷迷楞楞地睁开双眼。

  掌声中,一个挺拔清隽地背影,从第一排站起来,光是一个背影,就像磁铁一样,牢牢吸引着她的眼球。

  那个人个子高,肩阔腿长,剪裁合体的灰色制服,贴着他挺括的背脊,笔挺又利落。他从容不迫地登台,行动间制服衣摆飘起,每一步,仿佛都踩着她的心尖尖。

  皆川夏拿起手机,低调地对准台上的人,开始录像。

  旁边的苏杉杉惊诧张大嘴,满眼都是“还可以有这种操作?”的佩服。

  *

  “尊敬的师长,亲爱的同学们:

  早上好!

  ……”

  手机里,作为优秀学生代表的男生,吐字清晰,声音低柔、朗润,经手机播放出来,到底有些失真。

  皆川夏调低音量,将手机和背包一起,放在洗手间防水台上,拧开水龙头。

  入学仪式有些冗长,校方为了给新生展示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甚至安排了文艺汇演,这搞得皆川夏鸭梨肾大,不得不中途开溜,和苏杉杉组团,来卫生间解决个人问题。

  苏杉杉在隔间里,咬着纸,直哼哼:“夏夏,你要着急,你先……”

  “我不捉急。”

  清凉的水流,淌过掌心,洗掉层层泡沫,柔白的素手,纤长细嫩,指甲上透亮的樱粉色,让她的视线多停留了几秒。

  她想起仪式开始前,苏杉杉拽着她的手,贴着她脸颊,在唇边比划了下:“要不要试试樱粉色的唇膏?”

  试,为什么不试。

  蜜粉和唇膏,就放在背包的侧翼。她肤质极好,白皙清透,除了基础保养和防晒,也只需要这两样。蜜粉质地轻薄,她用食指的指腹,轻轻拍打,直至抹匀,完全盖住嫣红的唇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