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 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话音刚落, 皆川夏听到隔壁冲水声, 神情一僵, 赤司同学这是要出来了?

  苏杉杉见她忽然脸色大变,刚想问问她怎么了, 却见方才还笑嘻嘻求表扬的那厮,像只见到狼的兔子,撒腿就跑。

  “喂……”她追了一步,忽然想起某人的书包还没拿, 一把捞起书包,也跟着追出去,“等等我……”

  没多久,刚刚紧闭的那扇门开了。

  赤司征十郎走向水池, 眼角的余光, 瞥到一部手机, 孤零零地,被扔在防水台上。屏幕暗着,漆黑的胶皮外壳,与纯黑的理石台面几乎融为一体。

  赤司仅看了一眼, 便收回了视线。

  片刻后,待他抽了张纸巾, 擦拭手上的水珠时, 一直安安静静的电话, 屏幕突然亮了。赤司低垂着眼, 盯着那个备注,面无表情。须臾,他扔掉纸巾,拿起手机,手指在屏幕上一划,低低地“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声音不对,非常警觉地问:“你哪位?阿夏呢?”

  赤司征十郎眸光微动,眼底一片清冷,沉声道:“你又是哪位?”

  *

  皆川夏心怦怦跳。

  不知道是因为逃跑累的,还是因为躲他,感觉真刺激。

  这种刺激感,直到合唱团的,用美声嚎了两首歌下台,在一片悠扬的钢琴声中,才慢慢平复下来。弹奏钢琴的,是一位高个子男同学,他上台行礼时,皆川夏注意看了一下他的手,瘦长,有点苍白,挺好看的。可是那个人,手掌宽厚,指骨分明,修长有力,似乎比他的,更好看。

  不知道手更好看的赤司同学,会不会弹钢琴呢。

  皆川夏盯着钢琴出神,冷不丁旁边伸过来一只爪子,拍在她腿上。

  她吓一跳,转头看苏杉杉,对方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腿。白色的手机,四平八稳地躺在她腿上,皆川夏低头,屏幕上,是让她倍感亲切的一行汉字——

  “刚刚你为啥要跑啊?妈个鸡,累死爹了_(:з」∠)_”

  还没等到她回复,“爹”爪子一伸,又把手机拿走了,重新开始打字。

  皆川夏:“……”

  然后她开始找自己的电话,刚伸手摸衣兜,倏然想起一件事——

  娘诶!

  她的电话扔在卫生间的防水台上!

  *

  两个人做贼一样地溜到卫生间。她们过去的时候,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在洗手。皆川夏张望了下,台面干干净净,空无一物。

  “夏啊,”跟在她身后的苏杉杉,弓着腰,两手撑着膝盖,喘成狗:“你确定你手机放在这?”

  “当然。”皆川夏又想起她刚刚是有多丢人现眼了,偷拍被本尊抓包,倒霉成这样,也没sei了。

  “我进来的时候,这里就没有手机。”旁边的姑娘听到她们的对话,转过身来。她推了推眼镜,提议说:“很可能被谁捡走了,你们打电话试试看,还能不能打通?”

  “啊对对对!”苏杉杉解锁自己的手机,调出皆川夏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皆川夏从她手中接过电话,贴到耳边。等待中的每一秒,都很漫长,几声之后,电话那头,响起了个磁柔的男声:“喂?”

  音色清透朗润,还有丝丝的凉。

  这声音,太有辨识度,这是……

  皆川夏咬着下唇,“赤司同学?我是皆川夏。”

  “嗯。”声音压得很低,带着点尾音,钻进她耳朵里,有点痒,莫名地脸热。

  她停了几秒,有点局促:“你拿的这部电话,是我的。”

  那头低应了一声,语气淡淡的:“你在哪?”

  “我,我在卫生间……”

  “在那等我。”

  电话挂了。

  皆川夏:“……”

  只余一片盲音,她捧着电话呆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糟了!”

  苏杉杉:“怎么了?”

  “赤司要过来!神啊啊啊啊啊我刚刚那个样子,现在还有什么脸见他?”

  “你刚刚像脱肛的野马一样狂奔……就是因为没脸见他?”

  “……是啊。”

  苏杉杉开始怀疑人生:“……有一句妈的智障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谢谢你了,你已经讲了。”

  听见她们讲汉语,那个替她们出主意的热心姑娘,有点惊喜地搭话:“你们也是华人?”

  “咦?”皆川夏转头看她:“你也?”

  “嗯嗯嗯,我叫陆佳,从国内刚过来没多久。”

  “诶嘿……”

  他乡遇同胞,也是人生一喜。三个人说着话时,走廊里有脚步声渐渐靠近,少顷,一个壮壮的大个子,出现在她们面前,目光逡巡了一下,视线落在皆川夏的脸上。

  男生掌心向她一摊:“同学,你的?”蒲扇大的手掌上,是一部智能机。

  皆川夏有点诧异:“嗯,对。”

  对方把电话塞给她,语气挺恭敬地对她说:“我们队长让我送来的。”

  “哦?”苏杉杉很感兴趣地打量男生,“你之前认识皆川同学?”

  “不。”对方瞄了皆川夏一眼,颇有点不好意思。

  “那你怎么认出她的?”苏杉杉促狭地看着对方,“难道赤司同学告诉你,‘穿校服穿得最好看的那个,就是你要找的人’?”

  “啊……嗯。”大个子的脸,瞬间爆红,讷讷地点头,飞快地走了。

  “妈呀,太纯情了。”

  “是啊,真容易套话。”

  苏杉杉和陆佳笑岔气。

  皆川夏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内心毫无波动。

  那个人,会和别的同学说,穿校服穿得最好看的那个,就是她?

  呵。

  她们俩怕是还没睡醒。

  5、8、4……工藤新一……

  网友纷纷表示:

  大哥溜了溜了。

  令人智熄的操作。

  ……

  总之,一片嘘声。

  然而看客们根本想不到,工藤君虽然假的,但冒牌货说的话,却不是瞎掰的。

  京都距离洛山高校不远,某个小区合租屋里,一女生惊惶地坐在台式电脑前,脸色惨白。她右手握紧鼠标,用力到指节发白,掌心全是汗,心脏砰砰狂跳。

  十几分钟前发生的事,让她至今心惊胆战,精神恍惚。

  “哟呵,某女神裙下之臣挺多的哟。”

  她打字很快,敲完这行,直接按了enter键。

  发送成功。

  怼人使人愉悦,女生唇角的笑意还没消失,意外发生了——

  她面前的电脑,忽然黑屏。

  黑漆漆的屏幕,只映着她茫然的表情,她懵逼地想,刚刚太激动,一脚踢掉主机电源了?

  这时,一行红字跃上屏幕:

  “宫本松子小姐,日安。”

  宫本松子瞪大眼。

  恐惧,仿若从地底下爬出的藤蔓,瞬间缠住她全身。

  宫本松子脊背发凉,手脚冰冷,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像一盆冷水当头泼下。

  她的电脑……被黑了。

  这个认知,让宫本松子的脸,刹那变得惨白,冷汗倏然落下,大脑一片空白,连声音都抖得不像话:“你……你……是谁?”

  安静。

  静到她只能听到自己撒野的心跳,一下,一下,震颤着耳膜,脑内全是嗡鸣。

  难道她还需要打字跟非法闯入者交流?

  脑海里刚浮现出这样的想法,屏幕上飘着的红字消失了。

  接下来那句话,是一个字,一个字,跳上屏幕的。

  “女神的裙下之臣。”

  等等这话……

  这不是,她刚刚发的那句……的一截吗?

  极度震惊之下,宫本松子竟不知该如何反应。电脑对面那位,也没耐心等她回应,直奔主题:“想和宫本小姐商量两件事。”

  恶魔的手速非常快,几乎是一眨眼,一行字就替换了原来那行。彬彬有礼的语气,说是商量,但对方侵略十足,令人发指的行径,绝对不包含“商量”的意思。

  宫本松子对这人来意有了点数,她故作镇定:“什么事?”

  “第一,向她道歉。”

  没点名道姓,但这个“她”是谁,不言而喻。

  她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扎进手心,强撑着说:“如果不呢?”

  “在下发起火来,自己都怕:)”

  ……

  疯子。

  这就是个变.态。

  好不容易缓过来,她背后早濡湿一片,冷,骨子里的。宫本想披件外套,将将站起身,脚移了一步,猛地被椅子带倒在地,“砰”地一声巨响,住她的室友,门都来不及敲地冲进来,“你怎么了?”

  跪在地上的女生脸白的像纸,汗水顺着脸颊流下,虚弱地说:“没事,就是有点腿软。”

  *

  虽然楼主恳切致歉了,但惠子和杉杉,依然愤愤不平。

  打字已经不能满足惠子发泄感情的需求,忍不住发起群聊:“这个制杖楼主,她肯定是咱们学校的,杉杉!”

  杉杉心领神会:“我去给我哥打电话,黑她电脑,看看是哪个贱.人发的帖。”

  皆川夏赶紧打断她:“我的小祖宗啊,黑人电脑是违法的好吗?坑哥也不带这样的。再说,她都已经道歉了,跟一个不能打的继续怼,很堕我泱泱华夏的君子之风。而且你们不觉得这事儿很蹊跷吗?”

  杉杉皱眉:“确实。以楼主老子还能再战五百年的架势,绝壁不会这么快认怂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