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 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皆川夏补完下唇, 转向苏杉杉, 指尖点了点嘴,对比了下:“怎么样?”

  她嘴唇很饱.满, 擦上唇膏更显得光泽润和,粉嫩得像果冻一样,苏杉杉关上水龙头,色.眯.眯地看着她, “嘻嘻嘻, 很可口, 想亲。”

  “……滚。”

  话音刚落, 皆川夏听到隔壁冲水声,神情一僵, 赤司同学这是要出来了?

  苏杉杉见她忽然脸色大变,刚想问问她怎么了, 却见方才还笑嘻嘻求表扬的那厮,像只见到狼的兔子,撒腿就跑。

  “喂……”她追了一步,忽然想起某人的书包还没拿,一把捞起书包, 也跟着追出去,“等等我……”

  没多久, 刚刚紧闭的那扇门开了。

  赤司征十郎走向水池, 眼角的余光, 瞥到一部手机,孤零零地,被扔在防水台上。屏幕暗着,漆黑的胶皮外壳,与纯黑的理石台面几乎融为一体。

  赤司仅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片刻后,待他抽了张纸巾,擦拭手上的水珠时,一直安安静静的电话,屏幕突然亮了。赤司低垂着眼,盯着那个备注,面无表情。须臾,他扔掉纸巾,拿起手机,手指在屏幕上一划,低低地“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声音不对,非常警觉地问:“你哪位?阿夏呢?”

  赤司征十郎眸光微动,眼底一片清冷,沉声道:“你又是哪位?”

  *

  皆川夏心怦怦跳。

  不知道是因为逃跑累的,还是因为躲他,感觉真刺激。

  这种刺激感,直到合唱团的,用美声嚎了两首歌下台,在一片悠扬的钢琴声中,才慢慢平复下来。弹奏钢琴的,是一位高个子男同学,他上台行礼时,皆川夏注意看了一下他的手,瘦长,有点苍白,挺好看的。可是那个人,手掌宽厚,指骨分明,修长有力,似乎比他的,更好看。

  不知道手更好看的赤司同学,会不会弹钢琴呢。

  皆川夏盯着钢琴出神,冷不丁旁边伸过来一只爪子,拍在她腿上。

  她吓一跳,转头看苏杉杉,对方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腿。白色的手机,四平八稳地躺在她腿上,皆川夏低头,屏幕上,是让她倍感亲切的一行汉字——

  “刚刚你为啥要跑啊?妈个鸡,累死爹了_(:з」∠)_”

  还没等到她回复,“爹”爪子一伸,又把手机拿走了,重新开始打字。

  皆川夏:“……”

  然后她开始找自己的电话,刚伸手摸衣兜,倏然想起一件事——

  娘诶!

  她的电话扔在卫生间的防水台上!

  *

  两个人做贼一样地溜到卫生间。她们过去的时候,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在洗手。皆川夏张望了下,台面干干净净,空无一物。

  “夏啊,”跟在她身后的苏杉杉,弓着腰,两手撑着膝盖,喘成狗:“你确定你手机放在这?”

  “当然。”皆川夏又想起她刚刚是有多丢人现眼了,偷拍被本尊抓包,倒霉成这样,也没sei了。

  “我进来的时候,这里就没有手机。”旁边的姑娘听到她们的对话,转过身来。她推了推眼镜,提议说:“很可能被谁捡走了,你们打电话试试看,还能不能打通?”

  “啊对对对!”苏杉杉解锁自己的手机,调出皆川夏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皆川夏从她手中接过电话,贴到耳边。等待中的每一秒,都很漫长,几声之后,电话那头,响起了个磁柔的男声:“喂?”

  音色清透朗润,还有丝丝的凉。

  这声音,太有辨识度,这是……

  皆川夏咬着下唇,“赤司同学?我是皆川夏。”

  “嗯。”声音压得很低,带着点尾音,钻进她耳朵里,有点痒,莫名地脸热。

  她停了几秒,有点局促:“你拿的这部电话,是我的。”

  那头低应了一声,语气淡淡的:“你在哪?”

  “我,我在卫生间……”

  “在那等我。”

  电话挂了。

  皆川夏:“……”

  只余一片盲音,她捧着电话呆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糟了!”

  苏杉杉:“怎么了?”

  “赤司要过来!神啊啊啊啊啊我刚刚那个样子,现在还有什么脸见他?”

  “你刚刚像脱肛的野马一样狂奔……就是因为没脸见他?”

  “……是啊。”

  苏杉杉开始怀疑人生:“……有一句妈的智障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谢谢你了,你已经讲了。”

  听见她们讲汉语,那个替她们出主意的热心姑娘,有点惊喜地搭话:“你们也是华人?”

  “咦?”皆川夏转头看她:“你也?”

  “嗯嗯嗯,我叫陆佳,从国内刚过来没多久。”

  “诶嘿……”

  他乡遇同胞,也是人生一喜。三个人说着话时,走廊里有脚步声渐渐靠近,少顷,一个壮壮的大个子,出现在她们面前,目光逡巡了一下,视线落在皆川夏的脸上。

  男生掌心向她一摊:“同学,你的?”蒲扇大的手掌上,是一部智能机。

  皆川夏有点诧异:“嗯,对。”

  对方把电话塞给她,语气挺恭敬地对她说:“我们队长让我送来的。”

  “哦?”苏杉杉很感兴趣地打量男生,“你之前认识皆川同学?”

  “不。”对方瞄了皆川夏一眼,颇有点不好意思。

  “那你怎么认出她的?”苏杉杉促狭地看着对方,“难道赤司同学告诉你,‘穿校服穿得最好看的那个,就是你要找的人’?”

  “啊……嗯。”大个子的脸,瞬间爆红,讷讷地点头,飞快地走了。

  “妈呀,太纯情了。”

  “是啊,真容易套话。”

  苏杉杉和陆佳笑岔气。

  皆川夏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内心毫无波动。

  那个人,会和别的同学说,穿校服穿得最好看的那个,就是她?

  呵。

  她们俩怕是还没睡醒。

  并不想要这个机会好嘛!

  再说,姑奶奶都要走了,谁怕你。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拒绝的话已经到嘴边,又听到电话那边幽幽地说:“皆川同学,你妈妈应该不想知道,你是为了洛山某个男同学转校的吧?”

  皆川夏哑了。

  电话另一边也很安静,她能听见他清浅的呼吸声,甚至是,敲击键盘的声音。

  她不说话,正敲着键盘回帖的那人,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你这个贴子,大家的评论,emmm挺有趣的。”

  威胁!!

  红果果的!

  这位会长大人,最擅长的,就是打蛇捏七寸。

  还想最后蹦跶一波的蠢蛇,秒怂,含恨应下前会长的约稿。

  “你怎么知道,那个帖子是我发的。”最后,皆川夏很想死得明白点。

  “这边的总版主,不巧,正是在下。”

  “……”厉害厉害我的版主大佬!

  又一次陷入令人窒息地沉默。这一次,还是令人窒息的大佬先打破的:“皆川夏。”

  “啊?”

  幸村精市声音淡淡的:“趁现在……收手吧,你会受伤的。”

  他又说:“赤司征十郎这个人,我打过交道,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皆川夏眼睛一亮:“所以他叫赤司征十郎?”

  幸村:“……”

  她又念了一遍,美滋滋:“名字可真好听。”

  ……

  挂了电话,皆川夏掀开面前的黑色笔电,登上BBS。

  “【主题】:认识洛山高校4号的小哥哥们请进^_^ ”帖子后面烧着一把大大的火苗,她眸光往右滑了一眼,双瞳骤缩——

  拉格朗日的猫?!

  日!!

  她刚刚发帖,固马没脱?真是要了命了。

  更要命的是……

  帖子还飘红了。

  在一个匿名论坛,发这种羞耻度爆表的帖子,还忘记换公马,就仿佛众目睽睽之下,跑了个马拉松,到终点了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都是拼命果.奔的。

  她苦心经营多年的知性学霸形象,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

  而且,还被幸村精市那个芝麻馅汤圆,发现了。

  皆川夏绝望得想哭。

  大家说什么她已经不care了。

  她现在只想联系版主删帖。

  哭丧着脸,她给新认识的总版主大佬发了条消息——

  烧浪小野猫:会长sama,帮我把帖子删了好不好,太丢脸了QAQ

  那边秒回:“好。”

  然后又加了一句——

  会长大人是条狗:不过,你得让我高兴才行:)

  让他高兴?

  这题出的,有点难啊,皆川夏哭丧着脸,想了一会儿,目光忽然落在给他的备注上,瞬间悟了。

  简单啊。

  她立刻动手修改了备注——宇宙第一帅。

  平心而论,在今天以前,幸村同学也担得起这个备注。不过现在嘛,她心中的第一帅换人了^O^

  两张截图一发,果然,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边就发来一个OK的手势。

  帖子很快被删掉。

  这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多年后,皆川夏回想起自己这个举动,怎么都觉得:她后来流的所有眼泪,都是这一天,脑子里进的水。

  *

  转眼,春假结束。

  开学那天是周一,夏菲上午还有一台手术,走不开,皆川夏是被她的师姐送到学校的。师姐姓苏,以前两家也没少走动,她挺喜欢皆川夏的。转学手续办得这么顺利,是她一手促成。夏菲周末来京都收拾她之前投资买的学区房时,也特意带皆川夏去拜访过她。

  黑色的进口轿车,行至校正门,缓缓减速停下来。

  苏阿姨提起米色的贝壳包,顺手替皆川夏理了理长发,笑道:“我们就别坐车进去了,怪扎眼的。”

  皆川夏透过暗色的贴膜,向窗外看去。“洛山高等院校”几个烫金大字,嵌入黑色的理石墙面,显得庄严又肃穆。

  墙边站着三个人,两男一女,俱是西装革履,不像家长,因为过路的学生,纷纷向他们行礼,感觉应该是老师。其中一个,抬头时,忽然朝这边看来。

  “晚了,小姑。你已经扎了我们校长的眼了。”

  副驾上,扎着双马尾的苏杉杉,手指着窗外,笑嘻嘻转过来。

  苏杉杉是苏阿姨的侄女,天.朝申城名校——申大附中国际班的交换生,已经来洛山读了小半年了。

  “也好。在大庭广众下过了明路,你们两个小姑娘,也不会被欺负。”低调不成,苏阿姨相当看得开。

  “……”苏杉杉很无语,扭头皆川夏,“夏夏,咱们洛山校风超好,校园暴力?不存在的。你别怕。”

  皆川夏推车门,对她笑了下,眼睛弯弯的:“明白。”

  苏杉杉夸张地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妈,你别对我笑,嘤嘤……肾上腺素飙升,我快要窒息。”

  苏阿姨在一旁笑出声。

  她们一下车,正好和墙边那三个人,打了个照面。精神矍铄的矮个子老人走在前,忙不迭地向苏阿姨伸手:“森下夫人。”

  苏阿姨伸手一触即离,得体地微笑:“校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