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 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苏杉杉坐下后,眼睛四处乱看,“诶嘿,挺像样嘛,比国内正式多啦。”

  “嗯。”

  皆川夏也到处看。

  视线在人群中逡巡半天,也没找到那个人,肥肠地失望。那个人……还没来吗?

  苏杉杉回头,见她盯着门口,奇怪地问她:“夏夏你在找人?”

  有那么明显吗?

  皆川夏不由得转身,坐正,随口说:“抬架子那几个男同学个子好高啊……”

  “哦,你说他们呀, ”苏杉杉收回视线,“篮球部的。因为校男篮的队长,是学生会会长,然后男篮这些长腿欧巴就成了砖, 哪里需要搬哪里, 特别人尽其才。”

  “男篮的队长, ”皆川夏低垂着眼,指尖无意识地抠着手机壳,“你是说,赤司征十郎?”

  她的手特别白, 很细腻的肤质, 手掌小小的, 五指葱尖一样,看上去软软的。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涂着最近很流行的樱粉色甲油胶,好看得紧,引得苏杉杉多看了好几眼。

  “对,就是他。”提起这个人,苏杉杉有点小激动。

  “自从来日本后,我再看小说,禁欲系……咳咳男主,全部有了具象。”

  “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真的帅惨了。”

  皆川夏深表赞同。

  然而没想到,她喜欢的男孩,还可以更帅。

  入学仪式八点半正式开始。

  仪式流程,皆川夏给幸村精市打下手多年,早就烂熟于心。升国旗奏国歌以后,就是校方大佬轮番讲话。校长满怀深情地回忆往昔峥嵘岁月,在他富有节奏的讲话中,皆川夏后背帖着座椅,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昏昏欲睡中,热烈的掌声骤起,她一惊,稍微清醒了点。司仪照例先谢过师长的殷切教诲,然后又说:“接下来,有请学生会会长,赤司征十郎同学。”

  皆川夏迷迷楞楞地睁开双眼。

  掌声中,一个挺拔清隽地背影,从第一排站起来,光是一个背影,就像磁铁一样,牢牢吸引着她的眼球。

  那个人个子高,肩阔腿长,剪裁合体的灰色制服,贴着他挺括的背脊,笔挺又利落。他从容不迫地登台,行动间制服衣摆飘起,每一步,仿佛都踩着她的心尖尖。

  皆川夏拿起手机,低调地对准台上的人,开始录像。

  旁边的苏杉杉惊诧张大嘴,满眼都是“还可以有这种操作?”的佩服。

  *

  “尊敬的师长,亲爱的同学们:

  早上好!

  ……”

  手机里,作为优秀学生代表的男生,吐字清晰,声音低柔、朗润,经手机播放出来,到底有些失真。

  皆川夏调低音量,将手机和背包一起,放在洗手间防水台上,拧开水龙头。

  入学仪式有些冗长,校方为了给新生展示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甚至安排了文艺汇演,这搞得皆川夏鸭梨肾大,不得不中途开溜,和苏杉杉组团,来卫生间解决个人问题。

  苏杉杉在隔间里,咬着纸,直哼哼:“夏夏,你要着急,你先……”

  “我不捉急。”

  清凉的水流,淌过掌心,洗掉层层泡沫,柔白的素手,纤长细嫩,指甲上透亮的樱粉色,让她的视线多停留了几秒。

  她想起仪式开始前,苏杉杉拽着她的手,贴着她脸颊,在唇边比划了下:“要不要试试樱粉色的唇膏?”

  试,为什么不试。

  蜜粉和唇膏,就放在背包的侧翼。她肤质极好,白皙清透,除了基础保养和防晒,也只需要这两样。蜜粉质地轻薄,她用食指的指腹,轻轻拍打,直至抹匀,完全盖住嫣红的唇色。

  手机录像中,演讲已接近尾声。刚给在座莘莘学子炖完鸡汤的会长大人,语气趋于平静,压低的嗓音,透着股凉薄。

  皆川夏旋开唇膏,贴着上唇,从唇珠,缓缓拖至唇角。

  身侧传来脚步声,皮鞋的鞋底擦着大理石的地面,渐渐逼近,不重,沉稳且有节奏。

  然后,来人在她身旁停下来,皆川夏微微抬眼,和来者的视线,在镜中交汇。

  那人的双眼,形状很漂亮,上眼睑被浅浅勾了一笔,眼尾上扬,眼神带着点收敛不住的锐利。

  看清楚来人是谁,皆川夏大惊,手一抖,嘴边登时挂了彩。来人眉头微蹙,眼睛盯上了她的书包。

  糟糕!

  手机在书包后面!

  皆川夏脸绿了。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寂静的空间里,只有眼前这人,略失真的朗润嗓音:“‘在时间的大钟上,只有两个字——现在。’莎翁的名言,在此与以各位共勉。谢谢。”

  声音戛然而止。

  偷拍别人,还让正主发现。

  皆川夏绝望到窒息。

  半晌,她僵硬地转过身,对赤司微微一笑:“好巧,赤司同学,你也亲自来上WC?”

  赤司征十郎站在原地,眼皮都没抬:“你哪位?”

  皆川夏抬头,望着他。近看,这人还是好看的过分,皮肤白,任何颜色都能hold住,灰蓝色的衬衫,穿在他身上,隐隐勾勒出结实的肌肉线条。偏他又不像仁王那货那么爱现,领口的扣子,系得一丝不苟,领带抵着喉结,板板正正。

  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皆川夏,三年A班。”

  苏杉杉趴在隔间门板上,听得非常绝望。

  我的旁友啊,“你哪位”不就是“滚”地婉转表达吗?您居然还自我介绍起来了= =

  赤司征十郎一句话没说,转身走了。

  这是……几个意思?

  皆川夏眼巴巴地望着他的身影。

  这时,已经走进隔壁男厕的人,突然回头。赤司征十郎垂着眸光,定定看着她。

  皆川夏被他看得心脏狂跳,眨了眨眼,与他对视。

  他开口,声音略显冷淡:“怎么,想进来?”

  皆川夏:“……”

  门,在她眼前阖上。

  皆川夏盯着门上的蓝色小人,傻笑了会,正好让苏杉杉撞上。

  苏杉杉诡异地打量她半天,按着她的肩膀,把她转向镜子:“你刚刚就这幅尊容,跟你觊觎的男人撩.骚?”

  镜子里,她嘴角挂彩,上唇饱满诱人,下唇涂着打底,灰白的一层,活像采.阳.补.阴失败的女魔头,功力尽费,被打回原形。

  皆川夏几欲尖叫出声。

  怎么还有脸见他?!

  心情能美吗?

  刚刚那人,嘲讽模式全开,皆川夏开始觉得好气。可是,可是被他清冽的气息包围,他好听的嗓音,羽毛一样刮过耳廓,耳朵痒痒的,耳尖有点热。她吸了口气,低头打开手机一看,不详的预感成真了——

  最新通话记录,被他删得干干净净的。

  连号码都不给留。是有多看不上她。

  ……

  皆川夏瘫在座椅上,轻蹙着黛眉,贝齿咬着红唇,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手指无意识地敲着屏幕,一下,又一下。她的肌肤白得透亮,手机壳和屏幕是简雅的黑,一白一黑,极度的视觉对比,指甲上那一抹亮红,妖冶得惊人。

  这家伙又开始无意识勾人了啊喂。

  小野百合在她眼前晃了晃爪子,“我的夏,你看起来,像是被狐狸精吸了精气啊……”

  “……”

  这什么见鬼的比喻。皆川夏撩起眼皮,想了想,“挺贴切的。”

  小野百合惊道:“真遇到男狐狸精了?”

  “是啊。”

  一想到“男狐狸精”勾人于无形中的魅力,以及毫不留情的拒人手腕,她丧丧的,“很精很精的那种。”

  “……”重点好像不太一样。

  小野百合偏头,视线里,某人那双漾漾的桃花眼,眼睑低落地敛着,卷翘的长睫在眼底投下一小片阴影,全身笼罩在与她瓷白发亮的肤色,非常不符的灰败。

  她情不自禁地揉着好友的狗头,啧,这头及腰的长发,跟缎子似得,手感太棒,她揉了又揉:“不要丧啊宝宝,跟我说说,今天什么情况?”

  皆川夏“啪”地拍掉作乱的爪子,眼睛动了动,每一根睫毛都透着一股困惑,“不是丧,我就想不明白一件事……”

  “啥?”

  “……我手机怎么可能没静音?”

  O.O:“……!!”小野百合心虚的视线飘啊飘,气虚地说:“那个……我的夏。”

  皆川夏眯起眼,“嗯?”

  “今早的morning call失败以后,我趁你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未尽之语在囧囧的注视下,吞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