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49.丑拒卌九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 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包括下午在报名处发生的。

  烧浪小野猫:没有然后了ToT

  小甜甜:不哭啊宝宝,至少,很多人知道你喜欢他了,想追他的, 都得掂量掂量。

  烧浪小野猫:你这么说, 我更想哭了。

  小甜甜:?

  当时,大家都被她的告白震到了是没错。尤其是惠子, 嘴巴张得,能吞下一筐鸡蛋。但那个人前脚刚走, 赤司就冷冷淡淡地抽回手,眉眼间俱是冷意。

  他略略倾身, 在她耳畔说了句话。因为压着的嗓音,声音微哑:“真巧, 我也很挑。”

  最后几个字,吐字低低的, 只余下气音。耳边的气息那么灼热, 鼻腔里,全是他身上好闻的味道,他那么不带感情的冰冷话语, 却让她的脸,慢慢变烫。

  他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皆川夏缓缓蹲下.身。

  斜阳脉脉, 拉长他远去的影子, 那个人身披余晖, 与光同行,耀眼又灿烂。

  放弃?

  根本不可能的嘛。

  杉杉她们以为她被拒,气哭了,七手八脚地扶她起来。

  其实……

  她只是有点腿软而已。

  那种耳朵里有根羽毛挠痒痒的酥.麻,好像又回来了,皆川夏感觉脸烫烫的。她拍了拍脸,继续跟好友发消息。

  烧浪小野猫:文太,教我做便当吧!不是都说嘛,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抓住他的胃。

  小甜甜:…………歪理。我就没爱上食堂大妈。

  小甜甜:有做便当的功夫,你不如去裁缝店,把衬衫改成瘦版,校服裙子再往上提十公分。再说,他真因为你抓住他的胃,把你娶回家,这种男人也趁早分,真的。

  小甜甜:爱人就是要宠的,把爱人当保姆和生育机器使的男人,low穿地心,不能要。

  烧浪小野猫:你想太多了吧?小甜甜,我就是想谈一次恋爱而已,你竟然四舍五入就结婚了=v=

  小甜甜:滚滚!去你妹的小甜甜。老子信了你的邪。

  话虽这么说,这活,他还是应下了。在他炸毛消失五分钟后,皆川夏终于接到了对方的视频邀请。接通后,镜头那边的人,早就用自拍杆固定了手机。

  皆川夏偷笑,啧,连围裙都穿好了,还让她滚嘻嘻。

  丸井文太双手环胸,倚着厨房的岛台,对着她吹了个泡泡:“独家秘笈,今天就传授给你,你可千万别给小爷丢人。”

  *

  学习成果喜人。

  卷寿司,看着别人做简单,但实际上操作起来,稍微有点难度的。当然,怎么把卷好的一堆寿司吃完,更有难度= =

  皆川夏打包了两盒,当晚就发了快递,也不是她吃不了硬塞给丸井文太,而是对方说了,在她没出师前,切记,万万不能把东西就这么送出去,砸他的金字招牌。

  所以她干脆让他自己试吃,检验一下成果。

  隔天午饭时间,她和两位好友,把剩下的,一起“检验”了。

  “嗷嗷嗷,好次。”

  “感觉……我以前吃过的都不能叫寿司。”

  汗。太夸张了,她们是没吃过原版的。不过得到好友的肯定,皆川夏还是有一点小膨胀,这种小小的自豪刚刚冒头,就收到了来自原版的打击。

  小甜甜:醋没拌匀,蛋饼炒得有点老,肉松撒多了,味道还可以。

  小甜甜:食材的选择有点问题,蟹肉不是很新鲜。而且,你的海苔太有嚼劲了= =

  小甜甜:总体来说,水平发挥不稳定,今晚我们继续。

  皆川夏回了他一个发愤图强的表情包。这时,旁边凑过来一只脑袋,暧昧地朝她挤眼睛:“哦~皆川同学,今晚和谁继续干什么?”

  皆川夏吓了一跳,偏头一看,是她邻座很自来熟的井上。她蹙着眉,身子往旁边偏了偏,“做便当。”

  “皆川同学,你居然会做?”井上质疑的目光,落在摆在她们面前的便当盒,惠子正拿着叉子,叉走一块寿司。

  “不要小瞧我们夏夏好吗?”

  “真的吗?我验证……”井上刚准备伸出罪恶的魔爪,一个清清淡淡地男音打断他:“井上。”

  “呃,赤司……”

  赤司征十郎没理他,沉声说:“拎走。”

  容不得井上反抗,他背后,一只有力的大手,揪住他的衣领,一提:“走起。”

  那个快两米的魁梧男生,像拎小鸡崽一样,提走了快一米八的井上。他们一走,皆川夏才发现,赤司征十郎双手抱臂,就站在井上身后不远的地方,安静地注视着她们。

  窗外,阳光灿漫,学生餐厅里热热闹闹,在这生动的人间烟火图中,他是最突兀的一笔,让人望之移不开眼。

  皆川夏低下头,有点郁闷了。

  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人,真的很有资格说自己很挑的┭┮﹏┭┮

  杉杉和惠子瞧了她一眼,有点奇怪她的冷淡。

  赤司征十郎也没说话,冲她们点点头,转身走了。

  惠子感慨:“不愧是篮球部的,徒手提个一米八的贱人,轻飘的。”

  杉杉则别有意味地说:“下手这么粗暴,嘻嘻嘻,总感觉有人吃……呜呜。”

  皆川夏丢下叉子,拍了拍手:“吃你的吧,寿司都堵不住你的嘴。”

  堵得杉杉直翻白眼。

  下午放学后,皆川夏也是有社团的人啦。社长惠子,直接带她上了四楼的社团活动室。昨天看见的两位男生,已经等着了,不用说,按照社长大人的选拔标准,这两位男同学,也只能是同胞。

  他们都对她的到来,表示了极大的欢迎。然后,杉杉也来了,她身后跟着一个人,戴着副眼镜,很秀气的少女。

  “诶,陆佳?”皆川夏认出她,那天卫生间偶遇的热心同胞。

  “哟!夏学姐。”

  全员到齐。

  大家把几张课桌接二连三排起来,拼成了一个简易会议桌。又一起动手做了清扫,这才围着会议桌坐下开会。

  接下来,本应该是指导老师,意思意思讲个话,展望一下新学期、新气象,带领社团蒸蒸日上巴拉巴拉。但是——

  社长惠子说:“我们的社团指导老师,在家养胎。”

  众人:“……”

  惠子:“所以,社团活动,大家随意。有事不来给我发个短信就行。”

  至于自我介绍?不需要的,昨天报名的时候,已经认全了= =

  是以本学期第一次社团会议,光速结束。

  既然是外国文学研读社,也没有定书目,皆川夏就从书包里拿出原版的《傲慢与偏见》。#霸道地主爱上我#这种女作者写的YY小言,总比#当然是原谅她啊#系列,读起来轻松。

  这本她已经看过两种语言的译本,英文原版的,还是昨天放学去书店买的。崭新的英文书一出包,立刻招引来几位小伙伴的围观。

  “英文原版,厉害了我的夏。”

  “这位同学你hin有前途哦。”

  陆佳推了推眼镜:“我也买了这本。”

  杉杉懵:“你们干嘛搞得这么高大上?”

  “能看懂英文原版小说,”皆川夏慢悠悠地打量她,“这是你们昨天对那几个人提的要求啊?”

  “咳,我们这不就是,‘对不起我们只收天.朝人’的委婉表达吗?”

  陆佳:“……”

  皆川夏:“……那你们看什么?”

  其他四人把手机往桌面一拍,气势磅礴。坐在皆川夏对面的陆佳,嘴角不可控地抽了抽。

  皆川夏也被他们吓了一跳:“看手机?”

  “晋.江.文.学.城。”

  “终点文学网。”

  入学典礼在洛山高校的礼堂举行。

  礼堂很大。典型的欧式建筑,挑高的罗马柱,大扇大扇的落地窗,窗明几净,舞台上,长长的横幅拉起,带着“欢迎新生”字眼的各样条幅,挂得到处都是。

  皆川夏跟着苏杉杉进入礼堂,门口,几个长手长脚的大个子男生,正在撤架子。有学生会的干事,带着她们去三年级的座位区域。

  苏杉杉坐下后,眼睛四处乱看,“诶嘿,挺像样嘛,比国内正式多啦。”

  “嗯。”

  皆川夏也到处看。

  视线在人群中逡巡半天,也没找到那个人,肥肠地失望。那个人……还没来吗?

  苏杉杉回头,见她盯着门口,奇怪地问她:“夏夏你在找人?”

  有那么明显吗?

  皆川夏不由得转身,坐正,随口说:“抬架子那几个男同学个子好高啊……”

  “哦,你说他们呀,”苏杉杉收回视线,“篮球部的。因为校男篮的队长,是学生会会长,然后男篮这些长腿欧巴就成了砖,哪里需要搬哪里,特别人尽其才。”

  “男篮的队长,”皆川夏低垂着眼,指尖无意识地抠着手机壳,“你是说,赤司征十郎?”

  她的手特别白,很细腻的肤质,手掌小小的,五指葱尖一样,看上去软软的。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涂着最近很流行的樱粉色甲油胶,好看得紧,引得苏杉杉多看了好几眼。

  “对,就是他。”提起这个人,苏杉杉有点小激动。

  “自从来日本后,我再看小说,禁欲系……咳咳男主,全部有了具象。”

  “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真的帅惨了。”

  皆川夏深表赞同。

  然而没想到,她喜欢的男孩,还可以更帅。

  入学仪式八点半正式开始。

  仪式流程,皆川夏给幸村精市打下手多年,早就烂熟于心。升国旗奏国歌以后,就是校方大佬轮番讲话。校长满怀深情地回忆往昔峥嵘岁月,在他富有节奏的讲话中,皆川夏后背帖着座椅,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昏昏欲睡中,热烈的掌声骤起,她一惊,稍微清醒了点。司仪照例先谢过师长的殷切教诲,然后又说:“接下来,有请学生会会长,赤司征十郎同学。”

  皆川夏迷迷楞楞地睁开双眼。

  掌声中,一个挺拔清隽地背影,从第一排站起来,光是一个背影,就像磁铁一样,牢牢吸引着她的眼球。

  那个人个子高,肩阔腿长,剪裁合体的灰色制服,贴着他挺括的背脊,笔挺又利落。他从容不迫地登台,行动间制服衣摆飘起,每一步,仿佛都踩着她的心尖尖。

  皆川夏拿起手机,低调地对准台上的人,开始录像。

  旁边的苏杉杉惊诧张大嘴,满眼都是“还可以有这种操作?”的佩服。

  *

  “尊敬的师长,亲爱的同学们:

  早上好!

  ……”

  手机里,作为优秀学生代表的男生,吐字清晰,声音低柔、朗润,经手机播放出来,到底有些失真。

  皆川夏调低音量,将手机和背包一起,放在洗手间防水台上,拧开水龙头。

  入学仪式有些冗长,校方为了给新生展示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甚至安排了文艺汇演,这搞得皆川夏鸭梨肾大,不得不中途开溜,和苏杉杉组团,来卫生间解决个人问题。

  苏杉杉在隔间里,咬着纸,直哼哼:“夏夏,你要着急,你先……”

  “我不捉急。”

  清凉的水流,淌过掌心,洗掉层层泡沫,柔白的素手,纤长细嫩,指甲上透亮的樱粉色,让她的视线多停留了几秒。

  她想起仪式开始前,苏杉杉拽着她的手,贴着她脸颊,在唇边比划了下:“要不要试试樱粉色的唇膏?”

  试,为什么不试。

  蜜粉和唇膏,就放在背包的侧翼。她肤质极好,白皙清透,除了基础保养和防晒,也只需要这两样。蜜粉质地轻薄,她用食指的指腹,轻轻拍打,直至抹匀,完全盖住嫣红的唇色。

  手机录像中,演讲已接近尾声。刚给在座莘莘学子炖完鸡汤的会长大人,语气趋于平静,压低的嗓音,透着股凉薄。

  皆川夏旋开唇膏,贴着上唇,从唇珠,缓缓拖至唇角。

  身侧传来脚步声,皮鞋的鞋底擦着大理石的地面,渐渐逼近,不重,沉稳且有节奏。

  然后,来人在她身旁停下来,皆川夏微微抬眼,和来者的视线,在镜中交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