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擦肩而过那瞬间, 她听见他说:“今晚……玩得开心。”

  皆川夏心中一慌,心跳漏掉一拍。

  忽然产生一种很荒谬的感觉, 感觉他, 像是在……

  告别?

  眼泪倏然落下。

  夏夏急忙抬手抹去,大家都很开心, 只有她在哭, 多扫兴, 而且,告别什么的, 是她多心了吧?

  只是, 后来的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 真的奇准无比。

  今年寒假放得早。

  冬季杯开幕时间,也比往年要早一些。

  这些男生各个都是打篮球的, 几乎一碰面, 讨论的就是这个。人都在饭桌前都坐齐,更是说得停不下来。

  饭桌是那种欧式的长案,大家坐得都挺随意的,皆川夏则坐在两个男生中间。

  她左手边那位,叫高尾和成,是个阳光的话唠,人帅情商高, 交际花一般的存在, 脑子活络又幽默, 抛梗接梗溜得很,她本来情绪不太高,但总被对方逗得笑场。

  右手边那位,和左边这个,恰好相反。

  要不是她不小心碰洒酱油碟,那大兄弟默不作声地递来张纸巾,她都没注意到旁边坐了这么个人。

  真是神奇的体质啊。

  皆川夏一边咬着筷子,一边在群里和杉杉她们吐槽。

  杉杉完全不care存在感几乎没有,是一种什么怪现象,反而对另一个重点吸引住了。

  灯火阑杉:你居然还受邀参加了赤司同学的生日宴?!你们什么时候发展的奸.情?

  皆川夏为她的神逻辑,感到震惊:参加个生日派对,就是发展了奸.情?

  灯火阑杉:我问你,赤司同学邀请了很多人了吗?

  皆川夏想了想,觉得只请了八个人的话,不算太多人吧?

  南风知我薏:呃,好像,没有。

  灯火阑杉:科科,所以你没发现,你都打入对方朋友圈了吗?这种时候,要么有机会再进一步,要么有机会发现对方是个渣,不管怎么说,我要恭喜你了老铁(* ̄︶ ̄)

  是这样的吗?

  她咬着筷子,蹙着眉,呆呆想了一会儿,好像也什么答案。

  男生们的话题,不知怎么从篮球转到升学。然后坐在皆川夏旁边的旁边那位,下巴颏长得特别好看,初步观察,好像是之前IH半决赛和黄濑凉太合影,结果只在照片上留下了三分之一脸的小哥哥。

  他推了推半框眼镜,说道:“我收到了立海大的录取通知了。赤司,你呢?”

  咦?

  皆川夏歪头打量了下他,看来他们以后会是校友啊。

  “我今天正想说这件事。”赤司征十郎放下筷子,端起桌上的乌龙茶,抿了一口,“我已经拿到灯塔国那边的offer了……”

  男生声音不高,神情很淡地开口。

  只是,于皆川夏来说,无异于惊雷落地。

  有那么一瞬间,她好像双耳失聪,脑中一阵阵嗡鸣,什么都听不清,只能愣愣看着他。男生的下颚收敛,润泽的唇,一张一合,说话时,喉结轻滚,他垂着眼,指尖摩挲着杯沿,然后,忽然抬眸,和她的视线相撞。

  她咬着唇,与他对视,眼前渐渐模糊。这时,感觉身边有人轻轻碰了碰她,“皆川桑,皆川桑……”

  “啊?”皆川夏茫然转脸。

  黑子哲也递过来一个灰格子手帕,一双澄净的鹿眼,隐隐有担心,“擦擦。”

  皆川夏眨了下眼睛,视野复又清明,略略低头,又一滴水渍,滴落乳白色的长款毛衣上,深深的水印,印记斑斑。

  她后知后觉地接过手帕,抹了把眼睛,强忍着泪意站起身,捞起搭在椅背的大衣,低声说:“对不起,去下洗手间。”

  *

  皆川夏出了会所,迎头劈来的,是凛凛寒风。她瑟缩了下,立起衣领,裹紧大衣,沿着来时的盘山公路,慢慢走着。

  夜风夹着刀子,一阵一阵地,割着她的脸。

  然而她若无所觉。

  她并没有去卫生间。

  穿好外套,直接安静地离开。只是走到大厅,才想起,这样似乎不太好,不得已,才跟桃井五月发短信打了声招呼。

  没有告别。

  再见这种话,认真解释一下,意思大抵是再也不见。

  不知走了多久,她浑身发冷,脚冻得快没知觉,才慢慢从宁静走进繁华。圣诞新年将至,街头的店面,精装细选的圣诞树,一颗挨着一颗,闪烁的霓虹和昏黄的路灯,在她的眼底,晕染成一片。

  不时有小情侣,一对对一群群的,嘻嘻哈哈,和她擦肩而过。

  若有似无的对话,和着鸣笛声以及欢快的圣诞乐,飘进她耳朵里——

  “你~在~看~谁~呢?!”

  “唉,宝贝儿,别掐疼疼疼……你看那小姐姐哭得多好……多丑啊……”

  “怎么了?你心疼了?”气咻咻地女声,“心疼你去哄啊!”

  “不不不,我只在反省,我可不要你哭……”

  皆川夏微怔片刻,渐渐反应过来,哭得很丑的那个人,是她自己。她拿手帕擦了擦脸,顿住脚步,站在十字路口。

  明明向南走的这一条,是通往她家的方向,可现在却有种……不知归处的感觉。

  回家吗?

  可……她还有家吗?

  思索间,她隐约听到一个小女孩兴奋地叫声:“大桥,爸爸妈妈,我要上大桥。”

  “好呀,我们上大桥。”

  她略略抬眸,不远处,钢筋水泥扛起一条蜿蜒的灯火长龙。路灯,闪烁的车灯,交织成一片片光亮的鳞片,宛如出水的巨龙,横卧两岸。

  一个小豆丁,牵着她年轻父母的手,一边一个,从皆川夏身边经过。

  她立在原地,恍恍惚惚地想起,很多年以前,她大概也是小豆芽一样的高度,也这样的牵着爸爸妈妈的手,兴高采烈地想征服这座地标性建筑。

  可现在,她再也不能牵着他们,这样走了呢。

  皆川夏下意识跟上他们,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小豆丁上了桥,一阵蹦蹦跳跳地调皮,最后被她爸爸抱起来,视野广阔了,她就发现了一件事:“妈妈,后面那个姐姐在跟踪我们诶。”

  年轻的妈妈有点尴尬,“不是哟,姐姐也是来看风景的。”

  “哦。”小豆丁似懂非懂,她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可是风景不好看吗?姐姐为什么哭呢?”

  声音里,有着属于这个年龄的天真和灿漫。

  她歪着头,盯着皆川夏,神情娇憨,又可爱。

  皆川夏眨了下眼,豆大的眼泪落下,牵强地扯起嘴角,眼睛红红地对她笑:“风大,姐姐迷了眼睛……”

  说完,她侧过身,抽出手帕。就在这时,一阵海风吹过,手中的帕子没捏住,忽地飞出去,越过栏杆。皆川夏下意识扑过去抓住,然而帕子没抓住,人却摇摇欲坠地挂在栏杆上。

  “小心。”从旁边蹿过来一个人,眼疾手快地,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回来。这人冷着脸,劈头盖脸地一通指责:“为了个手帕不要命了?嗯?”

  这声音……

  有点耳熟。

  皆川偏过头,来人很高,她先是看见瘦削干净的下颚,退后两步,才发现面前的人,薄且紧抿的唇,不悦地下拉着,那双利眼快喷火了。

  “迹部君?”

  “别太感谢我,本大爷这样的社会指导层,要干点实事儿来,自己都害怕。”

  “……”

  “走吧,太晚,不安全。送你回家。”言毕,迹部景吾冲桥边打了个响指,一辆车缓缓驶到桥头停下。男生见她没反应,不悦地挑眉,“怎么?还得给你公主抱上去?”

  “不用,”皆川夏吸了吸鼻子,“我自己走。不过,我不用搭你的顺风车……”

  大少爷垂眼,嗤笑了一声,边走着,抬手一指,懒洋洋地问:“难道你想搭那个变.态的顺风车?”

  哈?

  顺着他手势的方向一看,皆川·良好小市民·夏懵逼了。却见两个彪形大汉扭着一个黑西装大个子,从迹部景吾的车后闪现。大个子嘴被封住,看见皆川夏走过来,挣扎着“吱吱呜呜”地,摇着头想说什么,迹部景吾一摆手:“不想看见辣眼睛的,赶紧给本大爷送到神奈川县警察本部。”

  “是。”两个保镖上了另一台车,很快发动引擎,低调地开车走了。

  “他是……什么人?”皆川夏瞠目结舌。

  “一个尾随你很久的跟踪狂。”

  皆川夏脸色一白,什么都不敢问了。她眼圈红红的,哭得像个小兔子,又可怜又无助地敛着眼看他。

  啧,真好骗。

  迹部景吾眼底带着笑意,睨了她一眼,又略略低下头。他上身只穿了件深色的衬衫,显身材的版型,领口解开了两粒扣子,浑然不觉冷一般的,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手拿着电话,悠然漫步,不知跟谁发着消息。

  皆川夏侧头看他的时候,眼睛不小心扫到屏幕,大少爷很挑衅地问对方:“尾号88那台宾利,你家的?”

  和他聊天那人,备注是简简单单,干干净净一个大写字母A。

  A:嗯。

  她不是故意窥伺别人隐私,所以立刻收回了视线。大少爷对此有所察觉,不过也没遮遮掩掩,仅仅是抬了抬下巴,示意她,“上车。”

  旋即他又低头打字,如果皆川夏看到他发了什么,一定不会觉得上一句话很挑衅了。

  基督山公爵:你的人,长得很犯罪,被本大爷送到神奈川县警察本部了。记得给你家律师团打电话捞人。

  基督山公爵:迟到的生日大礼,不用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