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44.丑拒卌四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女孩子细胳膊细腿儿的, 可身上是真的有肉。

  饱满的丰盈, 娇颤颤地贴过来,绵绵的,软软的,满怀依赖地抱住他。

  赤司征十郎喉头微动,抿着唇,一言不发地垂着眼。好看的小姑娘仰起脸, 昏暗中, 唯有那双烟雨初濛的眼睛, 明亮又勾人。

  她哪里都是软软的。

  还很甜。

  唇瓣相贴的刹那间,像触电一样。

  皆川夏也忽然被自己惊到, 一触即离。

  她卷翘的密睫,不安地翕动, 松开他的时候,两颊被自己臊得瑰红, 白皙小巧的耳尖,都透着熟透的热气,她羞耻得不行,咬了咬艳艳的唇,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也不敢再多想,扭身便跑。

  实在没法收场了, 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

  怎么就能这么不要脸呢?

  才刚刚转身而已, 皓白的玉腕, 被猛地攥住。

  男生因为经常运动, 掌心、指间,带着薄薄的茧,触到她嫩嫩的肌肤,引起她轻轻的颤栗。

  “你放手。”小小声的抗议着,语调糯糯,带着遮不住的羞涩。

  囧死了。

  好好的,怎么突然对人家动口了呢?真是酒色误人啊!

  赤司同学以后,还不得防狼一样防着她。

  然而抓着她的人,听到这声带着颤音的求饶,非但没放手,反而抓得更紧,他胳膊稍一用力,夏夏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微汗湿的背,抵上微凉的防盗门,接着,听到微弱的一声“咔哒”,唯一的光,也消失了。

  赤司扣住她的手,将她摁在门上。手背贴着门,有点凉,而掌心却被他热热地裹住。

  掌心烫得快烧起来,心脏仿佛握在手心一般,一下一下地,猛跳。

  黑暗中,夏夏低着头,感觉心跳得可快可快了,像一群小兔子,七上八下,毫无章法地乱蹦。她眼睫低低地敛着,眼睛乱转一气,就是……不敢看他。

  赤司征十郎抬手,捏着她小巧下巴,迫使她抬头,他略重地呼吸,拂过她的娇颜,声音微哑,“敢做不敢当,嗯?”

  尾音轻轻上挑,哑得只剩气声。像辍了小钩子,挠的她心都跟着痒。

  他指尖微凉,呼吸却热得不行,她忍着羞意,贝齿咬着唇,脑子乱七八糟的:“对不……”

  绵软的投降被男神越靠越近的脸,惊得吞了回去。

  面前这人,慢慢地低下头,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却感觉得到他越来越乱的气息。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仅仅凭微乱而灼热的呼吸,低低哑哑的嗓音,都能搞得她腿软。

  似看穿她支持不住,男生猛地松开她的手,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的腰。因为被她扰得心乱,上手时,不自觉地就用了点力。

  “嘶……疼……”她的抽气声,和电梯抵达的提示音,同时响起。

  感应灯应声而亮。

  像是熟睡的人,突然惊醒一般,赤司征十郎倏然松开对她的钳制,哑声说了句:“抱歉。”

  离他们比较近的那部电梯门,缓缓打开,邻居小姐姐挽着她老公站在里面,不等他们走出来,赤司征十郎便头也不回地走进电梯。

  夏夏倚着门,望着他的颀长挺拔的背影,还不够强大的小心脏,骤缩。

  背后有点凉,还有点疼。

  邻居小姐姐上上下下打量着赤司,“噗嗤”一声笑了,然后欢乐地拉着她老公走出来,向夏夏努了努嘴,“美人儿,你男朋友?”

  夏夏微怔住,然后慌乱地摆了摆手:“不是不是,只是同学而已。”

  “我懂我懂,喜欢你的男同学嘛。”

  夏夏看了眼电梯,男生脊背绷直,似乎有点僵。

  “没有啦,他不喜欢我的。”

  “哦?”那姑娘挑了挑画得很精致的眉,朝电梯望去,门渐渐阖上,只剩一掌宽的缝隙,已经看不到里面那人了,“依我看,不是哟。”

  她对夏夏眨了眨眼,“有时候,看男人嘛别只看脸,别的地方指不定比表情更诚实……”

  皆川夏懵懵地,也学着她,慢慢地眨了眨眼,一脸困惑。

  见她不懂,小姐姐还有心继续提点,然而她老公已经打开房门,点开灯,黑着脸把她拽回家,“你踏马往哪乱看呢?教坏小姑娘。”

  对面的门,“砰”地带上。

  夏夏深吸了口气,转身,摸到密码锁,纤指微抖,轻触数字键。

  被他略带薄茧的指尖,轻轻摩挲的震颤犹在,她恍惚地想着他方才的举动。

  赤司同学,他……

  到底什么意思呀?

  *

  杉杉的航班,上午十点多起飞。

  夏夏翻来覆去地,琢磨一宿,没想明白那个人的动机,最后不得不带着黑眼圈,去机场给杉杉送行。自然地,把自己熬成熊猫的她,承包了所有人的笑点。

  小野百合想起昨天,这厮和另一个,怎么联手挤兑她的,顿时觉得大仇得报。她眼睛一斜,故意捏着嗓子,阴阳怪气地说:“哎哟喂,陛下真是龙精虎猛,老当益壮,老奴看着娘娘,完全是被榨干了啊。”

  把皆川夏囧的,脸色绯红,气咻咻地扑过去锤她:“打死你这刁奴……”

  大家笑成一团。

  然而离别时刻,欢乐难得,快九点时,杉杉的姑姑苏阿姨,办理完托运,过来催她。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

  明明方才还在说笑的,听到催促声,不由都沉默下来,以后,就要天各一方,聚少离多了啊。

  只要这么一想,都不约而同地红了眼圈,依依不舍起来。

  尤其是杉杉:“我要脱团了,姐妹们,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就不告白了。”她吸了吸鼻子,转头对惠子和夏夏:“你们得赶紧回国一个陪我。”

  “想得美。”小野百合抬手擦了下眼角,然后一手揽一个,“她们都是我的人了,你快滚吧。”

  皆川夏眼眶微酸,转头对她认真地说:“杉杉,你大学报立海大吧,我等你。”

  “立海大啊,有点难,”杉杉低头琢磨了会,又忽然抬头,“夏夏,你现在还拿着我国的护照对吧?”

  “啊,是啊。”

  “那,我在国内等你好啦。”

  对上杉杉期盼的视线,夏夏说不得半个不字,认真地点点头,她眼中有什么东西,跟着承诺一起,缓缓落下来:“好。”

  她听到自己这样说。

  不是骗人的,即使她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

  她会回去的。

  总有那么一天。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暑假过后,又是新学期。

  新学期一开学,夏夏渐渐感觉到,属于高三的紧迫感,越来越强。

  班里大多数同学,都退了社团。

  夏夏和惠子的外国名著研读社,也改头换面,演变成海外练习题研究组。杉杉人虽不在,心妥妥地在——

  她源源不断地从国内发来贺题,什么稀奇古怪刁钻题型都有。绝对展现名校老师的出题实力,刷题刷得惠子吃不消,看见杉杉发来迷信消息就头大,都快影响她们的革.命友谊了= =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对夏夏来说,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她在学校见到赤司征十郎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起初她试探过井上的口风,但井上也并不是很清楚,有一次,她在迷信小群里提了一嘴,杉杉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说,她问过风纪委员长,对方居然对此,也一无所知。

  当时,小群里集体默了一会儿。

  然后惠子有感而发:“有点可怕啊。赤司在学校人缘好得没天理,最好的朋友,当属井上和风纪委员长了。但实际情况确是……他和谁都不近吗?”

  “细思极恐,”杉杉叹气,“难怪夏夏这样的傻白甜,追不上他。”

  “………”

  皆川夏发了一连串地省略号表示抗议:“别人也没追上的好不好?”

  是啦。

  她也才知道,那个五月超可爱,并不是他独一无二的“超可爱。”

  IH网球组的决赛那天,她应邀去东京体育馆看比赛。

  说是应邀,其实……

  科科。

  邀请她的某人,临走前给她意味深长的一瞥,就是“你敢不来,我大魔王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在家呆不住。”

  然后她就去了。

  那天也倒霉,陪她一同前往小野百合吃坏肚子,比赛中途,陪她去了个卫生间的功夫,几个小混混堵在公共洗手间。

  堵的意思,就是字面意思。

  他们嘴里说着不干不净的话,然后慢慢地围过来,人多势众,皆川夏正琢磨着,往哪边跑比较好,就在这时,她的胳膊突然被人拽住,生生被扯进女卫生间,然后,那人一脚踢上了门。

  接着,她们俩齐心合力地抵住,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门锁上。

  皆川夏感激地跟对方道谢,对方微微侧头看她,湿漉漉的鹿眼,俏皮对她微微一眨。

  夏夏彻底回魂:“是你!赤司同学的女朋友?”

  对方手持着电话,看着她,略略有点傻眼:“诶?不是不是诶,我和赤司只是朋……”

  她说话间,电话已经接通,突然出现的男声,打断她们。那人声线低沉而富有磁性,“哈?五月,你怎么了?”

  很陌生。

  可以肯定,不是赤司同学的。

  “我怎么了?我没怎么了,阿大!快来女厕所!”

  “……”那边蜜汁沉默了几秒,似乎颇为无语,半晌,才懒洋洋地问:“哈?你当我是变.态吗?”

  “不是我有事,是你女神啦!你的女神小姐姐,被小混混调戏了,快来救美。”

  夏夏囧了:“……”

  而且,这下,她确定一件事了,这姑娘是天生声甜而且娇的那种,跟谁说话都是软绵绵的腔调,偏偏,还有一身凛然正气,挂断电话第一件事,就是安慰她:“表怕!阿大打架很厉害的…………吧?”

  这个疑问的“吧”是怎么回事= =

  不打不相识= =

  虽然,其实是昵称阿大的桐皇王牌,青峰大辉和别人打起来了>w<

  但!她和桃井五月,意外地认识了。

  两个人交换电话号码时,夏夏指尖按照屏幕,抬头问她:“你的名字是……?”

  “桃井五月。”

  她点头,刚要打上名字,这姑娘的肉肉的爪子,就摸上她的手,眼睛亮晶晶的:“那个……我能不能自己加备注?”

  “可以啊。”

  回头,夏夏的手机里就多了一个“五月超可爱”。

  认识以后,就发现这姑娘除了偶尔噎死人以外,性格确实超可爱的。跟赤司同学这位国中校友混熟后,对方爆料是多多的。

  比如,她喜欢的高个子男孩,国中只有158cmXD

  比如,哪怕他只有158,追他的女生,也真心超级多。

  比如,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赤司同学,其实是个母胎单身狗呢:)

  ……

  是以,皆川夏才这么笃定地跟好友们说:“别人也没追上的好不好?”

  而当时,惠子是这么回击她的:“这个很难说,以这个人的隐藏之深,搞不好每个学校都有一个女朋友呢:)”

  “……”

  “而且啊,夏夏,”惠子欲言又止,“你到底想过没有,一本你看不透的书,就算可以捡回家,放在你床头天天看,你还是解不开他的迷啊?”

  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呢?

  “能天天看书,我就很开心了。”

  喜欢,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哪怕知道,

  永远都走不进你心里。

  哪怕,

  远远看着你,

  都是晴天。

  *

  九月底,有天英语课下课后,栖川老师抱着书,人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回头说:“皆川夏,中午到我的办公室来。”

  她那会儿正在给惠子讲题,忽然被班主任召见,内心还有点忐忑,惠子则是抬头,咬着笔杆看她,“夏夏宝贝儿,你做什么坏事被老班抓包了?”

  还真有可能啊。

  她每天做的坏事多着呢……

  咳,上课玩手机什么的。

  《会长大人是条狗》暑假完结了,不过后续收益,相当可观,也够她每天刷着开心,而且《会长》还过了简体、繁体出版方的审核,书上市后,又会收到一比不菲的版权费。

  于是乎,她每天刷后台刷得很乐呵,只是没人管她了……

  所以,栖川老师难道是为了这事找她?

  夏夏去办公室的路上,浮想联翩,有各种不详的猜想,然而就是没想过这一种——

  “立海大那边,给了几个保送名额,”栖川老师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叠文件,和颜悦色地递给她,“这是申请材料,你拿回去填一下。”

  惊喜来得太快,夏夏盯着申请,呆住了。

  她本来猜想,大概要挨批了,所以硬凹出沉痛的表情,眼皮耷拉着,垂着一双眼,嘴抿得紧紧的,一副乖巧认错的样子。

  栖川老师以为她这是担心,眼底透出点关心的笑影来:“安心,立海大招生办那边,上午跟校长通话时,还问起你,你成绩又没掉,关东八强校联考第一,上学期期末,又和赤司同学并列第一。听说,你当初转学时,那边就放话,给你要回去呢。”

  皆川夏偷偷抬眼,见老师露出老母亲般的微笑,知她是误会了,也没拂长辈的好意,眨了眨眼,乖乖应道:“唔,知道啦,谢谢老师。”

  栖川老师关切地问了下她最近的生活,直到预备铃响了,才放她回去上课。

  才刚走到门边,忽然又听到敲门声,她拉开门,一个清隽朗逸的人影,静立门外。

  上次见到这个人,好像还是半个月前,学校举行运动会。那天是有点热的,他当时就像现在这样,穿着笔挺的西裤,熨烫整洁的衬衫,扎进秀挺的腰间,肩宽腿又长,明明领带系得板板正正一丝不苟的,却又有一股子要命的制服诱.惑。

  惠子当时在台下,砸了咂舌,评价道:“一股不睡人间仙女的性冷淡风,奈何勾得小仙女心痒痒啊。”

  话糙理不糙啊>w<

  此时,这人见着她这样的小仙女,眼风不动,淡然地擦肩而过。

  “老师。”他淡淡开口。

  栖川老师语气温和,打趣道:“赤司,你可算来了,这学期,你比我还忙。”

  赤司征十郎轻轻笑了下,低声问:“是学校有什么事吗?”

  皆川夏带上门,他们的话,就渐渐听不到了。

  不过她大抵猜到,他为什么被叫来了。

  因为方才,在栖川老师的办公桌上,还躺着一份申请材料。

  她靠着窗边,慢慢走着,阳光在她蝶翅一般的羽睫上,投下一片阴影。她垂着眼,想明白了老师的用意,长睫眨了眨,眼底透出喜悦来。

  赤司同学呀,我们,立海大见啦>o<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