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43.丑拒卌三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 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丑拒廿六次

  工藤有希子不愧是曾经的国民女神。

  《双生花》一上映,她立刻承包娱乐版的头条。有关她复出的新闻, 发酵两天,热度不降反升。Quora社区有个问题——《如何看待工藤有希子重返娱乐圈?》, 短短两天, 参与答题的答主人数,已经破万。

  连带着,工藤有希子首映式上,吐槽的推特,转发量和评论数也相当惊人。

  周一早晨, 皆川夏坐电车上学的路上,还听到她旁边的两个小姑娘在讨论——

  “你看工藤有希子的腿脖!这条这条!”

  其中一个,把手机怼到同伴的眼皮底下,非常向往地感慨道:“嘤嘤嘤,这姑娘好让人羡慕啊。”

  “你是羡慕她被女神翻牌, 还是羡慕人家有两个男朋友?”

  皆川夏郁闷地看过去, “……”假的!假的好不啦。

  其实,本来被好看小姐姐夸小仙女,她还是很开心的。于是自动把两个男朋友什么的,都无视了。毕竟她和他们只是朋友啊。

  结果昨天中午, 她和小甜甜视频, 学烤小饼干时, 突然收到迹部景吾发来的一个截图。

  她把托盘塞进烤箱, 摘掉一次性手套, 跟小甜甜打了声招呼,点开一看,差点把电话摔了。

  迹部发来的截图,自然是工藤女神那条腿脖。

  然后他又回她一串一言难尽的“……”。

  不是她敏感,而是对方下面一句话就是:“这是本大爷的品味,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

  再次听到两个男朋友什么的,自然就觉得郁闷无比。迹部大少爷品味高雅,难道她皆川夏就没有更高的人生追求?

  不过,那姑娘的回答,她听不到了。

  大批乘客蜂拥而至,在此起彼伏的“对不起,抱歉啊,请让让……”声浪中,那俩姑娘被冲到车厢中间去了= =

  皆川夏默默地在包里摸手机。

  昨晚泡澡,她闲来无事,在晋.江淘到一篇仙侠文。

  她出国那会,仙侠史诗巨作《大侠与天仙》正在热播,她可爱看了,当时还因为不能继续追剧,不开心很久。

  夏医生用假期回国可以看重播为由,才将她哄好。然而等她寒假回国,却收到噩耗——这剧因为太热,造成不良社会影响,遭遇禁播。

  这个不良社会影响,对《天仙》来说,着实是无妄之灾。

  不知是为塑造女主出尘不染的非人形象,还是剧组拨给服装组的经费不足,总之,女主出场必是一袭白纱广袖裙。这裙子除了显得女主更俏,妙处也是大大的有,水袖如云,衣袂飘飘,静可掩面装仙女,动可甩袖取人头。

  那操作,可以说是非常骚的。

  几大卫视同步播出后,女主被一众无知少女争先模仿,然后出事了。一六岁女童,身披家中的白纱窗帘,在阳台乱甩,给小伙伴们秀操作时,不慎坠楼,当场死亡。

  这个再也不能过审,出现荧屏的题材,成为皆川夏心中的朱砂痣。

  于是新淘的这个故事,尽管文笔和剧情差了那么点火候,她还是看得津津有味。昨晚她睡前,剧情进行到魔修男主和修真名门闺秀女主,互相表明心迹,花前月下,女主娇俏动人,男主心旌荡漾,忍不住低下头……

  刚准备吻下去,洞府外一声巨响,女主的备胎,不,追爱的男二,为爱犯疯,突破男主在山下设的结界,打进来了。

  ……

  还有几站路,应该还能看一会的吧?

  可是电话拿出来,她食指微屈,刚按住home键,还未用力,指尖忽然僵住。

  屏幕是黑漆漆一片,贴在其上的钢化膜反光,映出一张熟悉的面庞。

  皆川夏震惊抬眼。

  赤司征十郎单手抓着她身侧的扶手,穿着熨帖板正的洛山制服,神情淡淡,低头俯视着她。他眼睑低垂,像是被造物主浅浅地,勾上流畅的一笔,然后任由余墨在他眼中化开。

  暗沉沉的,描摹不出情绪的眼。

  皆川夏心中一突,手快过脑子,反手把手机塞回去,心虚地微笑:“早,赤司同学。”

  她虚的是,眼前尽责的会长大人,警告过她,不许她在他眼皮底下玩手机来着。

  赤司征十郎当着她的面,抬了下手臂。

  这人常年健身,手臂结实,简简单单一个动作,由他做来,又倜傥又……撩。

  皆川夏视线向下移了移。

  这位同学应有一米八,然后他们一站一坐。笔挺西裤下,长腿肌肉匀称,如松柏傲立。而她是坐着的,然后不免就……

  她她她……好像更没眼看。

  皆川夏羞愧地低头,听见他压着嗓音,冷淡地说:“不早了。”

  标准答案根本不是这样的。

  他会这么说,应该说明一件事,他连敷衍她,都懒得了。

  这样沮丧地想着,一只手臂忽然凑到她眼底。深蓝衬衫的袖口,略略卷起,露出一块星空盘,构造繁复的男士机械表。

  男生身体前倾,好闻的清淡香气,将她无声包围:“自己看。”这人低语时的音域,磁性得要命,“快迟到了。”

  赤司征十郎拿出来,瞥了一眼,见是一组陌生号码。这串数字……他皱起眉,下意识抬头,视线落在第四排。女孩正在缕头发,左手将鸦发缚成一束,右手五指勾着根黑色发箍,手指灵活地在发间翻了两下,梳了个低马尾。

  葱白的指节穿过如墨的发丝,白生生的,晃眼。

  他垂下眸子,拧开桌边的运动饮料,抿了口。然后,他指尖动了动,点开了那条短信——

  赤司同学,手机的事情……谢谢你啦^O^

  可是,可是,可是呀……

  送手机的同学长得好凶QAQ

  下次想让宇宙第一帅的赤司同学给人家送XD

  开玩笑啦,改天请你吃便当^O^

  ps:刚刚感觉你的领带有点歪,强迫症晚期患者看得好蓝瘦>v<

  pps:宇宙第一帅什么的,不是开玩笑o(*////▽////*)q

  赤司征十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瞬间,又恢复清冷。他伸手扯了扯领带,把手机塞到课桌里,想起先前他帮她接的那个电话,唇角冷冷勾着。

  骗子。

  你的宇宙第一帅,明明是别人。

  第三节一下课,皆川夏赶紧丢下笔,手伸到课桌里,到处摸索手机。前座的林惠子咬着笔,转过头,“夏,课堂笔记借我看一眼。”

  “嗯哼,拿去。”

  “多谢。”林惠子抬眼看她,发现这位大美人同学,正皱着眉,苦大仇深地瞪着手机。她脑子稍微一转,有了猜测:“男朋友没回你短信呀?”

  “不是男票,”皆川夏郁闷地,整个人委顿地趴在桌上,低声哼哼:“是男神。”

  “可能在忙的嘛。”

  “那个坏人没在忙。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听她说这话,林惠子眼睛一亮。不为别的,她的男神赤司同学,正好路过大美人。他不知在想什么,低敛着温柔的眸子,眼中似有笑意。见她望向他,他眼神也不躲闪,嘴角微翘,冲她点了点头。

  妈呀,好苏!

  承包男神所有的笑容。

  林惠子血条清空,脑子一抽,说:“夏,别难过,换男神可破。”她拍了拍对方的肩,继续说道:“像我男神,温柔、谦和、团结同学,诚信、务实、八荣八耻……这才是正能量!”

  “最最最关键是,”林惠子强调,“离得近!”

  皆川夏的好奇心被挑起来了,“你男神,谁?”

  “嘘,”她低下声,神神秘秘地指了指赤司,“就那个,赤司同学,洛山之光,超帅啊!脾气超级好……”

  呃?一个班有两位赤司同学吗?

  皆川夏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除了那个不回她短信的,还看见了一个斯斯文文地笑着的眼镜男同学。别说,还真是一个温柔、礼貌、团结同学……的正能量男神,和她对视那瞬间,对方很友好、又略带羞涩地笑了笑。

  皆川夏回以微笑,“那个戴眼镜的男同学真不错。的确是很温柔那种,不像他,太冷淡,从来没对我笑过。”

  “不是他……”林惠子一言难尽地看着她。

  连旁边的井上同学都着急上了:“皆川同学,是我们队长。你不认识学生会会长赤司征十郎吗?刚刚入学仪式,他还作为优秀学生代表致辞了。”

  哈?!

  皆川夏一激动,下巴磕到书桌,疼得眼圈含着热泪:“你们说,赤司同学,温柔、礼貌、团结同学……?”

  “不是因为他是我男神,我才尬吹的,井上,你说呢?”

  井上狂点头:“赤司同学,为人大大滴nice,完美!非常完美。”

  皆川夏:“……”

  那么她认识的,不温柔、不礼貌、不团结同学的那个人是谁?

  赤司征十一郎?

  点完赞,她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与大魔王这一战,她单方面赢了。

  直到下午放学时,皆川夏才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

  那会儿,她已经收拾完书包,惠子动作慢,她就坐在座位上等她,顺便宠爱一下被她发配冷宫的电话。这一翻手机,就看见了忍足侑士,在下午两点多,给她发了条消息。

  点开一看,内容惊得皆川夏手一哆嗦,差点把手机摔了。

  文艺的眼镜君:猫酱,你跟幸村在一起了?

  什么鬼?!忍足侑士这货,活得也太有想象力了吧?

  烧浪小野猫:!!

  烧浪小野猫:眼镜君,谁跟你造的谣?

  那边秒发了张幸村精市朋友圈的截图过来。

  文艺的眼镜君:慈郎说,这份爱心便当是你做的。

  皆川夏愤愤然:是啊,是我做的。可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文艺的眼镜君:……隔着屏幕,都闻到了酸腐的狗粮味。

  皆川夏复又点开截图。

  幸村精市:传说中的爱心便当^_^[图]

  狗屁的狗粮味!

  她分明闻到封.建统.治.阶级压迫劳动阶级的血腥味。

  有句古诗怎么说,“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她和她家小甜甜就是那个养蚕人啊= =

  烧浪小野猫:基友,你真的想多了啊>w<

  皆川夏简单地把她打算用美食收服某位男同学的计划,跟他一说,最后总结道:“文太小可怜儿,费心教了我好几天,胜利果实被大魔王摘走了。”

  忍足侑士发过来一个汗哒哒的表情-_-||

  显然,是被幸村大魔王的不要脸震到了。

  “夏夏,走了。”惠子拍了拍她的肩膀。

  皆川夏站起身,回头一望,男篮的队长,赤司征十郎同学,在座位上稳如泰山。他略低着头,手持着钢笔,在洁白的A4纸上演算。

  思路清晰,每一步骤后,都标着注解。

  银钩铁画,一笔一笔,字迹特别好看。

  嗯……

  人,更好看。

  皆川夏轻咬嘴唇,计上心来。

  “小惠,摆个pose。”她强势地搂住惠子,举起手机,后置摄像头对准正在解题的某人。

  林惠子凑到她小巧的耳边,甜甜地笑着嘟嘴,完全是爱的么么啾。

  实际上嘛——

  “大佬,666,见者有份,不然,我要叫破喉咙了。”

  “……”这个趁火打劫的戏精。

  赤司征十郎从头至尾都没抬头。

  虽然被偷拍的人好像没发现,不过她也不敢贪心,三连拍后,皆川夏恋恋不舍地收起手机。

  “走啦。去晚了没位置。”惠子拐着她往外拖。

  因为杉杉和另一个学弟今天都有事儿,一下子少去两员大将,部活也没什么意思。部长惠子临时拍板,今天,部活取消,全员自由活动。

  皆川夏很想去篮球馆里看别人活动。

  惠子也是。

  是以两个人就相约放学一起行动。

  双双走出教室后,皆川夏耷拉着眼,蔑视她说:“赤司同学都还没去篮球馆呢,我们看什么呀?你这么着急,是急着分.赃吧。”

  “天地良心。”惠子举手,信誓旦旦:“你对我们男神的人气,真是一无所知。”

  “走开,别跟我说我们的男神什么的,”皆川夏挥开她的爪子,“你只是他的女友粉,而我将是他的女友。我才不和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混为一谈。”

  “滚。你喊他男朋友,看他应不应?”

  “……”

  *

  刚刚下楼,皆川夏觉得腰间有细微的动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