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你看到的内容是重复的, 说明作者更了个假新

  苏杉杉坐下后, 眼睛四处乱看,“诶嘿, 挺像样嘛, 比国内正式多啦。”

  “嗯。”

  皆川夏也到处看。

  视线在人群中逡巡半天,也没找到那个人, 肥肠地失望。那个人……还没来吗?

  苏杉杉回头,见她盯着门口,奇怪地问她:“夏夏你在找人?”

  有那么明显吗?

  皆川夏不由得转身,坐正,随口说:“抬架子那几个男同学个子好高啊……”

  “哦, 你说他们呀,”苏杉杉收回视线, “篮球部的。因为校男篮的队长, 是学生会会长,然后男篮这些长腿欧巴就成了砖,哪里需要搬哪里,特别人尽其才。”

  “男篮的队长,”皆川夏低垂着眼,指尖无意识地抠着手机壳,“你是说,赤司征十郎?”

  她的手特别白, 很细腻的肤质, 手掌小小的, 五指葱尖一样,看上去软软的。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涂着最近很流行的樱粉色甲油胶,好看得紧,引得苏杉杉多看了好几眼。

  “对,就是他。”提起这个人,苏杉杉有点小激动。

  “自从来日本后,我再看小说,禁欲系……咳咳男主,全部有了具象。”

  “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真的帅惨了。”

  皆川夏深表赞同。

  然而没想到,她喜欢的男孩,还可以更帅。

  入学仪式八点半正式开始。

  仪式流程,皆川夏给幸村精市打下手多年,早就烂熟于心。升国旗奏国歌以后,就是校方大佬轮番讲话。校长满怀深情地回忆往昔峥嵘岁月,在他富有节奏的讲话中,皆川夏后背帖着座椅,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昏昏欲睡中,热烈的掌声骤起,她一惊,稍微清醒了点。司仪照例先谢过师长的殷切教诲,然后又说:“接下来,有请学生会会长,赤司征十郎同学。”

  皆川夏迷迷楞楞地睁开双眼。

  掌声中,一个挺拔清隽地背影,从第一排站起来,光是一个背影,就像磁铁一样,牢牢吸引着她的眼球。

  那个人个子高,肩阔腿长,剪裁合体的灰色制服,贴着他挺括的背脊,笔挺又利落。他从容不迫地登台,行动间制服衣摆飘起,每一步,仿佛都踩着她的心尖尖。

  皆川夏拿起手机,低调地对准台上的人,开始录像。

  旁边的苏杉杉惊诧张大嘴,满眼都是“还可以有这种操作?”的佩服。

  *

  “尊敬的师长,亲爱的同学们:

  早上好!

  ……”

  手机里,作为优秀学生代表的男生,吐字清晰,声音低柔、朗润,经手机播放出来,到底有些失真。

  皆川夏调低音量,将手机和背包一起,放在洗手间防水台上,拧开水龙头。

  入学仪式有些冗长,校方为了给新生展示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甚至安排了文艺汇演,这搞得皆川夏鸭梨肾大,不得不中途开溜,和苏杉杉组团,来卫生间解决个人问题。

  苏杉杉在隔间里,咬着纸,直哼哼:“夏夏,你要着急,你先……”

  “我不捉急。”

  清凉的水流,淌过掌心,洗掉层层泡沫,柔白的素手,纤长细嫩,指甲上透亮的樱粉色,让她的视线多停留了几秒。

  她想起仪式开始前,苏杉杉拽着她的手,贴着她脸颊,在唇边比划了下:“要不要试试樱粉色的唇膏?”

  试,为什么不试。

  蜜粉和唇膏,就放在背包的侧翼。她肤质极好,白皙清透,除了基础保养和防晒,也只需要这两样。蜜粉质地轻薄,她用食指的指腹,轻轻拍打,直至抹匀,完全盖住嫣红的唇色。

  手机录像中,演讲已接近尾声。刚给在座莘莘学子炖完鸡汤的会长大人,语气趋于平静,压低的嗓音,透着股凉薄。

  皆川夏旋开唇膏,贴着上唇,从唇珠,缓缓拖至唇角。

  身侧传来脚步声,皮鞋的鞋底擦着大理石的地面,渐渐逼近,不重,沉稳且有节奏。

  然后,来人在她身旁停下来,皆川夏微微抬眼,和来者的视线,在镜中交汇。

  那人的双眼,形状很漂亮,上眼睑被浅浅勾了一笔,眼尾上扬,眼神带着点收敛不住的锐利。

  看清楚来人是谁,皆川夏大惊,手一抖,嘴边登时挂了彩。来人眉头微蹙,眼睛盯上了她的书包。

  糟糕!

  手机在书包后面!

  皆川夏脸绿了。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寂静的空间里,只有眼前这人,略失真的朗润嗓音:“‘在时间的大钟上,只有两个字——现在。’莎翁的名言,在此与以各位共勉。谢谢。”

  声音戛然而止。

  偷拍别人,还让正主发现。

  皆川夏绝望到窒息。

  半晌,她僵硬地转过身,对赤司微微一笑:“好巧,赤司同学,你也亲自来上WC?”

  赤司征十郎站在原地,眼皮都没抬:“你哪位?”

  皆川夏抬头,望着他。近看,这人还是好看的过分,皮肤白,任何颜色都能hold住,灰蓝色的衬衫,穿在他身上,隐隐勾勒出结实的肌肉线条。偏他又不像仁王那货那么爱现,领口的扣子,系得一丝不苟,领带抵着喉结,板板正正。

  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皆川夏,三年A班。”

  苏杉杉趴在隔间门板上,听得非常绝望。

  我的旁友啊,“你哪位”不就是“滚”地婉转表达吗?您居然还自我介绍起来了= =

  赤司征十郎一句话没说,转身走了。

  这是……几个意思?

  皆川夏眼巴巴地望着他的身影。

  这时,已经走进隔壁男厕的人,突然回头。赤司征十郎垂着眸光,定定看着她。

  皆川夏被他看得心脏狂跳,眨了眨眼,与他对视。

  他开口,声音略显冷淡:“怎么,想进来?”

  皆川夏:“……”

  门,在她眼前阖上。

  皆川夏盯着门上的蓝色小人,傻笑了会,正好让苏杉杉撞上。

  苏杉杉诡异地打量她半天,按着她的肩膀,把她转向镜子:“你刚刚就这幅尊容,跟你觊觎的男人撩.骚?”

  镜子里,她嘴角挂彩,上唇饱满诱人,下唇涂着打底,灰白的一层,活像采.阳.补.阴失败的女魔头,功力尽费,被打回原形。

  皆川夏几欲尖叫出声。

  怎么还有脸见他?!

  几乎是立刻,惠子就跳出来扎心——

  双木成林:交出男神的电话号码不杀:)

  双木成林:和男神同班两年,我连被拉黑的资格都没有,我又该怎么办?[笑着活下去]

  接着,是杉杉的——

  灯火阑杉:小惠,你失去的只是一串数字,而夏夏呢!她失去的是爱情!!

  灯火阑杉:不哭夏夏,你是怎么发现赤司同学把你拉黑了?

  灯火阑杉:还不速速详细说来。

  南风知我意:…………

  两个坏人,她都这么难受了,她们居然还这么欢乐QAQ

  这就很让人气了。

  一生气,皆川夏立刻放下手机,多吃了块甜点。

  因为气呼呼的,她吃东西的时候,不像平常那么斯文,嘴巴一鼓一鼓的,吃得相当专注,有点像小松鼠。

  一块美味的蛋奶酥刚吞下,另一份又到了。

  对面,赤司征十郎伸手,推着他的那份,默不作声地送过来。那只手,指骨瘦长,手掌宽厚有力,指甲莹润整齐。

  意识到是谁在投喂她,刚咽下的蛋奶酥,悲催地,噎住了。

  居然是赤司同学?!

  可是……为什么呢?

  她的眼中,写满明晃晃的疑问。

  赤司征十郎面容沉静,微敛的眸子都没抬一下,“太甜。”

  >_<原来是因为不喜欢,才丢给她的。

  胸腔里涌起的甜泡泡“噗噗噗”地炸裂了,感觉蛋奶酥里,柠檬汁好像加多了,好像尝到了酸酸涩涩的味道。

  她实在吃不下了,舔了舔唇,小声地道谢。

  男生没应,喉头微动,端起侍者送来的热咖啡,平静地移开眼。

  *

  法式大餐吃起来相当耗时,一顿饭结束后,赶到首映式会场,时间刚刚好。

  迹部景吾将三张邀请函一出示,立刻有工作人员殷切地上前,带他们走了VIP通道,说起来,这还是皆川夏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 =

  在车上的时候,她跟迹部少爷讨了邀请函看了眼,知道他们是坐贵宾席。

  贵宾席是什么概念?

  位置比较靠前,又不至于观影体验太差。最重要的是,大人物特别多。她跟着工作人员身后,就看到了铃木财团爱斗怪盗的大叔= =

  大叔跟直播抓基德那会一样精神,伸出蒲团一样的大掌,拍了拍迹部景吾的肩膀,视线却揶揄地打量她:“小伙子,你女朋友?”

  迹部景吾从容淡定:“还没到您准备红包的时刻,别着急。”

  斗士大叔哈哈笑着,说了句“好小子”走了。

  一路上,遇到迹部大少好几拨熟人。

  待皆川夏一落座,立刻发现,前座坐的那长□□亮妹子,是《人人都是名侦探》节目组的主持人,冲野洋子。她旁边留着两撇小胡子,笑出猪声的大叔,是过气的名侦探,沉睡小五郎先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