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综] 32.丑拒卅二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皆川夏一路忐忑得不行,飞机刚落地,舅舅的电话就到了。

  她心中“咯噔”一声,紧张得汗都出来了,如果,如果她回来晚了……怎么办?

  庆幸的是,舅舅带来的,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老人家晕倒,根本没有她想的那么可怕,是因为颈椎不太好,全身检查的结果显示,外公的身体还算康健。

  虚惊一场,皆川夏真是开心疯了。

  她跟栖川老师已经请了一周的假。

  对她来说,学习压力根本没那么大。于是,她趁着还有假期,在家陪了外公外婆两天,吃好喝好,最后都有点乐不思蜀= =

  如果不是还惦记着小甜甜的生日,她真想呆到周末再回去。

  周五这天,是她的生日。

  常年忙的不见人影的舅舅,也难得在家,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了顿丰盛的午饭。饭后,舅舅把一个档案袋,放在她面前:“我和你外公外婆一起,送你的生日礼物。”

  档案袋看起来鼓鼓囊囊的,感觉很像是一叠小钱钱。往年都是送礼物的,今年为甚这么直接啊舅舅,皆川夏鸭梨很大:“舅舅,怎么包这么大的红包?”

  “你打开看看。”

  皆川夏手触到档案袋,立刻明白,自己可能想错了。拆开袋子,当里面的东西掉出来,皆川夏完完全全被震住。

  门卡、钥匙。

  还有,房产证。

  以现在申城的房价……

  皆川夏简直跪了:“舅舅,你是不想给我找舅妈了吗?”

  “原来你是这么瞧不起你舅舅的。”

  “……”

  不是瞧不起的问题,因为舅舅其实并没有比她大多少,而且毕业才回国也没几年,虽然年纪轻轻已经做到投行的高层,但……

  申城的房价要上天= =

  原因说了一大堆,主题就一个——丑拒。

  钥匙,门卡,房产证,皆川夏一个都不收。

  舅舅听完她的理由,只是笑吟吟揉了揉她的长发:“也行,你的嫁妆,先放我这代为保管,毕竟房子还要装修。室内设计这块,我联系了我同学。方案那边还在做,做好了发给你看看效果。”

  皆川夏满脑子都被嫁妆刷屏了:“……”

  嫁妆QAQ

  行吧,反正她也没什么机会回申城,他开心就好。

  然后舅舅就开车送她去机场了。

  安检前,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舅舅,过几天帮我代收个快递,我签了个合同,地址留的是你们公司的,电话留的是你的。”

  她舅舅夏周皱了下眉,“知薏,你签了个什么合同?为什么不提前给我看下?一旦合同有漏洞,然后你还签的是卖身契怎么办?”

  皆川夏想了想网上关于晋.江合同的吐槽,决定闭嘴。

  其实吧,真就是个卖身契啊_(:з」∠)_

  *

  皆川夏回程机票,是舅舅夏周先生给她定的。于是她坐上了死贵死贵的头等舱,贵的好处是多多的,比如可以上网。

  因为这几天都在陪着外公外婆,也没怎么看手机,打开迷信,发现她收到杉杉的一条私信,几天前的。

  灯火阑杉:夏夏,有辱使命。合同不见了QAQ

  不是吧?

  合同,怎么会不见了呢?

  皆川夏忍不住给她发了个崩溃的表情。

  杉杉很快地回复她:“你这个反射弧-_-||”

  反射弧这么长也是有原因的啊。皆川夏快速打着字,简单地解释了下:“家里有事,难得有时间回家陪外公外婆,忙着塑造乖宝宝人设,都没玩手机。”

  想了想,她又发了条信息,跟杉杉确认了一遍:“杉杉,我的身份证复印件也没找到吗?”

  她比较在意的是这个。

  杉杉回复得很快,一点也不像在上课的人,秒回,她发了个可怜巴巴的表情,委屈地说:“什么都没有。店主姐姐说店里没有监控……”

  言外之意就是,别想找回来了。

  皆川夏顿时忧心忡忡起来。

  有她的身份复印件,合同上她还签了字,如果被人拿去做坏事……她跳进太平洋都洗不清。

  灯火阑杉:别担心啦,夏夏。

  灯火阑杉:咱们学校认识汉字的,你都认识。怕是哪个家伙,看到你的身份证证件照,被迷得晕头转向,顺手牵羊了吧?

  简直毫无科学依据的乐观!

  就在这时,皆川夏身边的位置,有人坐下来。那人往她这边看了眼,突然伸手捞起她放在折板的身份证,惊喜地说:“你居然是天.朝人?”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的照证件照都这么漂亮。”

  那是你见识太少了= =

  而且,大叔你这个搭讪方式太老土了。

  心里这么想着,皆川夏脸上露出一个茫然的表情,用非常快的语速说着日语:“抱歉,你在说什么?”

  这下,换搭讪她的同志一脸茫然了。

  皆川夏松了口气,不懂日语?那就好办了。

  只是,对方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见语言不通,又连忙用英语问:“你会说英文吗?”

  英文?会啊!

  皆川夏当场飙了句流利的日式英语。

  大叔果然又一脸茫然。

  皆川夏一阵得意。她深深觉得,任何知识都不是白学的。

  哪怕是糟粕!!

  可她没得意多久,前座的那位大哥,又惊又喜地转头问:“你是霓虹人?”

  什么叫前有狼后有虎?

  皆川夏只想静静。

  然后,这位大哥,也瞥了一眼她的身份证,“哇!连证件照都这么漂亮呢。”

  皆川夏:“……”

  现在还能再用汉语说一句“你说的什么鬼”吗?

  总之,这次太失策啊失策!

  最后,皆川夏只能贯彻沉默的原则。

  前座那位大哥转头讲话讲累了,见她也不理人,便讪讪地回过头去。

  不过经此一事,她莫名地,对身份证复印件丢失这件事,没那么怕了=v=

  灯火阑杉:夏夏?夏夏你怎么不说话?

  = =说什么说,难道把刚刚经历的丢人事情说给她听?才不要。于是皆川夏很正色地打字:“杉杉,你该好好上课啦。”

  杉杉回了个泪牛满面的表情:“用完就甩,你当我是卫生纸吗?”

  皆川夏发了一串点点点过去。

  结果,这个上课溜号的家伙,还没劝走,三只小仙女小群里,又一个摸鱼的家伙,出现了。

  双木成林:震惊!小仙女的下巴惊掉了原因竟然是……

  皆川夏和杉杉几乎同时回了一串省略号:“……”

  双木成林:我跟你们说!吓死爹了!就在刚才,我男神居然走神了!

  双木成林:我男神!!!他居然会在课堂上走神!!

  双木成林:老师点名回答问题,喊他名字喊了三遍!三遍啊!

  双木成林:那么问题来了,他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

  皆川夏想了想,打字说:“这个问题,你得去问他吧?”

  灯火阑杉:嘿嘿,该不会是想……嘿嘿嘿吧^^

  嘿嘿嘿什么嘿嘿嘿……

  皆川夏想到之前听她们说的那个段子,当即怒了,立刻码字抨击她:“杉杉你真的好污。赤司同学才不会上课想嘿嘿嘿……”

  杉杉:“……喵喵喵?!”

  杉杉懵了一会,才明白好友在说啥,顿时觉得巨冤:“我只想说,赤司他是不是在想喜欢的女孩子了,你才是污者见污!”

  皆川夏正在打字的手,顿住。

  赤司同学,会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

  杉杉发完这句就后悔了,明知道夏夏那么喜欢赤司,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啊。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扎心啊!在她懊恼地自我谴责中,林惠子出来救场了——

  双木成林:我暗搓搓观察了下,男神可能昨晚没睡好=-=

  双木成林:毕竟我男神一直零绯闻。

  南风知我意:这次如果是零的突破呢?

  双木成林:……

  灯火阑杉:……

  诡异地沉默了一会。

  灯火阑杉:……啊哈哈哈哈夏夏我记得今天是你生日呀?生日快乐啊!

  双木成林:生快!生快!礼物们已经饥.渴.难.耐了!你快回来啊!

  这话题……也转的太生硬了吧Qrz

  然后,这两只就从群里消失了。

  皆川夏想起她们方才的话,心里实在烦躁,忍不住登上游戏,一阵砍砍杀杀。凯瑞全场五次后,她刚想再开一局,一条从屏幕上飘过的信息,引起了她的注意。

  小甜甜:夏夏,你在哪?

  皆川夏退出游戏,直接把机票拍下来发给他。然后她看了眼时间,这个时候,立海的网球部,应该在训练的吧?小甜甜怎么会有时间给她发消息?

  这货怕是药丸。

  烧浪小野猫:训练时间玩手机?你会死的很惨!

  小甜甜:在压腿。

  网球部日常训练,都是把手机锁在更衣间的,他居然敢……嗯哼,等会有人怕是要挨揍了。

  *

  飞机后半程,皆川夏继续沉迷游戏。

  然而一下飞机,她前座那位大哥,又一次搭讪她,非常热情地邀请她同行,皆川夏理所当然地谢绝了。不过,她当时脑子一抽,说:“有朋友来接我。”

  未曾想,一时搪塞之语,出了到达大厅,居然成了真。

  看到那个“在压腿”的骗子,吹着泡泡,得意地朝她招手,皆川夏想都没想,径直走过去,扬手一拍,泡泡糖糊了对方一脸。

  丸井文太挠着头,撕了片湿巾擦脸,得意地笑,“本天才骗人的妙技怎么样?”

  “科科,我还以为我能看到铁拳爆猪头。”

  天才被伤害到了,“夏夏,你变了。”

  旁边传来一声关车门的响动,两个路过的皆川夏的姑娘,齐齐抽了口凉气,她听见其中一人小声说:“哇哦,这长得也太犯规了。”

  “嘘,不要被他听见啦。”

  皆川夏忍不住望向那个引起骚动的祸水。

  那人白衬衫扣子解了两颗,隐约露出性.感的锁骨,墨绿色的制服上衣,随意地披在肩上,迈着相当优雅的步子,微微笑着靠近。

  皆川夏敢保证,刚才的话,这人全听见了。

  来人说:“生日快乐。”

  “啊!生日快乐,夏夏……”丸井文太汗了一把,差点忘了。

  皆川夏笑眯眯地回:“谢谢啊。”

  接着,她走上前一步,一把扯住来人的领带。

  丸井文太目瞪狗呆:“夏夏……”

  你这是……在玩火啊,要了命了。

  从来从来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待大魔王啊!

  战友!你冷静啊!

  丸井文太眼神肥肠绝望。

  皆川夏不但揪住了大魔王的领带,还微微一用力,往下拉了拉:“领带有点歪,低点……”

  她微笑。

  那个笑容……

  太让人脸红了。丸井捂了捂脸,眼睛透过指缝好奇地偷窥——

  老铁你要色.诱敌人了?

  啊啊啊啊啊!居然色.诱成功了!

  敌人还真的听话地降低了高度。

  说时迟,那时快,皆川夏抓住对方的头发,用力一扯。

  “卧槽!你干啥!”丸井文太快窒息了。

  皆川夏把扯下来的东西,往某人怀里一塞:“仁王雅治,你是脸丑得见不得光了吗?”

  “噗哩。”仁王懒洋洋地抬手挡光,白皙的俊脸上,眉毛轻轻挑起,看人时,眼神慵懒又勾人,“我的脸比较见不得光,没毛病。”

  丸井文太此时已经风中凌乱了,“仁王,你你你居然cos幸村?”

  仁王雅治无所畏地转身往车边走,“他也没反对啊。”

  丸井文太:“……”

  “生日彩蛋。”仁王说。

  泥煤的彩蛋。

  看到大魔王第一眼,她心脏很受惊吓的好嘛。

  皆川夏无语想着,默默地坐上副驾驶。

  “你们准备余兴节目,居然不告诉我,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丸井文太感觉自己被网球部的小伙伴们孤立了。

  “幸村怕告诉你,你发挥不了演技。”车子慢慢驱动,坐在后座的仁王雅治掏出手机,指尖游走,向组织打小报告,“可惜啊,还没进入真假幸村环节,就被夏夏识破了。”

  “……”什么辣鸡环节。

  然而丸井文太并没有觉得很辣鸡,还特别好奇地问:“夏夏,你是怎么发现的?”

  皆川夏透过后视镜,盯着仁王雅治,恰好,对方那双狭长的眸子也在看她。

  “很简单嘛,”皆川夏用手比了比衣领,“仁王脸常年见不得光,不过锁骨倒是很喜光啊= =”

  “噗哩。”

  “噗。”开车的司机听见这话,都没忍住,在一旁笑了一声。这位司机大叔,据他自己说,是幸村精市爷爷的司机。

  对方虽然没说幸村精市的爷爷是做什么的,但是言语中,对幸村精市相当尊敬,一口一个小少爷,这让皆川夏异常震惊:她身边居然有藏得这么深的土豪!

  “小甜甜,会长大人是土豪这种事,你居然还瞒着我。”

  “别叫我小甜甜!”丸井文太挠头,“我也是昨天去幸村家布置……”

  “布置?”

  仁王雅治对着车顶,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对这个敌人派来的猪队友异常无奈。

  “……”丸井文太索性破罐子破摔,“大家准备了一个派对!毕竟你今年十八岁了嘛。唉~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现在看起来好像搞砸了……”

  一瞬间,皆川夏感觉眼睛很酸,仿佛被塞进一大团棉花糖,蓬蓬的,甜丝丝又软绵绵。

  就是感觉……

  这些年,好像没有白给这群祸害们打杂啊>w<

  然而这种感动的情绪,没有持续多久,就烟消云散了。

  因为她抹眼睛时,后座地仁王很嘲讽地:“噗哩。”

  顿时什么感动都没了!

  *

  到底是被剧透了一脸,所以当车子驶入均价超级贵的小区后,又在一幢很洋气的别墅门口停下来,皆川夏全程都特别淡定。

  跟司机大叔道了谢,她打开车门走下来,往庭院里一望……

  好嘛,错不了!

  来的果然是幸村精市的家。

  庭院里,花的品种好多啊,有的含羞带怯地吐出花骨朵,有的光秃秃地迎风招展,品种还都不算常见,有几种皆川夏认识的,她也不敢靠边看。因为幸村精市在学校天台上养过,她年幼无知时,觉得挺好看的,有段时间还爱不释手过。结果回家查了下,差点吓哭,都是有毒有毒的啊QAQ

  简直跟幸村精市这个人一样一样的。

  从那以后,她就离幸村精市还有他的花远远的。

  “噗哩,站在门口看什么,进去啊。”仁王雅治低头看她,狭长的眸子,微微眯着,说话的语调,压得有点低。

  “emmm……你先。”不是她多心,她总觉得,这些总想给她带来惊喜的旁友们,对惊喜的理解,仿佛和她不太一样,实在是不得不妨。

  仁王雅治又“噗”了她一脸后,懒懒散散地走在前。

  “没事啦!他会坑你,我不会啊……”小甜甜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

  皆川夏完全没有他那么乐观。

  她跟着他们一路走得小心翼翼,还是防不胜防。刚走到庭院中央,突然有只毛茸茸的家伙,“汪汪汪”地从花丛中钻出来,直奔皆川夏。

  皆川夏嗷嗷尖叫,转身就跑。

  丸井文太也被惊了,他看情形不对,扭头追上去,飞起一脚,想踹飞这只看起来会咬人的疯狗,然后惊人的一幕发生了,狗子翻了三个跟头后,突然像被高手隔空点穴一样,一动不动了。

  皆川夏惊魂未定地停下来。

  一回头,突然发现,别墅二楼的阳台上,站着个人。那人个子很高,也穿着立海的制服。白色的修身版型的衬衫,扎进墨绿西裤里,显得腿长又结实。

  “生日快乐!”微风轻轻拂起他柔软的发丝,发带在其间,若隐若现,他晃着手中的遥控器,眼底蕴着笑意。

  “这是个机器狗,大家手动小半年才完工的。”那个人顿了顿,唇边带笑,声音清润又好听,“你喜欢吗,阿夏?”

  喜欢……

  喜欢个鬼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