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吃完晚饭,皆川夏抱着笔记本电脑,尝试着写下人设和大纲。

  呃,她放学后,去图书馆查的资料,就是有关于如何创作方面的。

  皆川夏打开文档,开始想人设,结果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那个人,于是写下男主的设定就是这样的——

  秋庭司:

  性别:男

  年龄:24、5

  身高:180?

  皆川夏停手,赤司同学的话,应该有一米八的吧?目测,好像要比她高半个头以上,体重呢?

  不知怎么的,想着想着,居然想到方才自己挂在人家身上的囧事来。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想想……真的好丢人。

  幸好,学校里已经没什么人了,不然说不定又要被挂论坛上。还有……那个,最近她伙食很好,会不会重了?

  思及此,她也顾不得人设问题了,立刻飞奔到客厅,上秤称了一下。

  数字一显示,皆川夏直接崩溃地蹲下来,内心一阵阵绝望,真的长肉了!不过还好赤司同学,也绝对比他看起来,有肉得多。

  彼此彼此。

  反正她也发现赤司同学很有肉嘛,扯平啦。可是不知为何,隐隐地,皆川夏感觉脸有些发烧。

  洗了把脸,她又坐回电脑前。

  身高的问题解决啦,接下来是,她将将敲出“体重”两个字,手机在书桌上,嗡嗡地闹出了点动静。

  难道是……

  看清楚屏幕上的备注,她拍拍脸,将脑子里不切实际的幻想拍飞,冷静下来,手指在屏幕下方滑了一下。

  “喂,幸村君。”

  “你的声音……”

  “诶?”

  “听起来,好像有点失望?”

  知道她为什么怕大魔王了嘛!

  真的不是怂。在这个人眼里,所有人的心思,都是透明的透明的透明的啊!这就很恐怖了,更不用说,他还很擅长对人的心理,稍加利用= =

  简直坏得让人特别后悔认识他。

  “……”

  她不出声,幸村精市在电话那边幽幽地笑了一下,接着,无比温柔地说:“在等谁的电话?”

  出现了!这个语气!

  若不好好回答,就完了。

  皆川夏高度紧张:“嗯!没有啦,刚刚在跟人发短信来着,还没回。”

  “哦,”那边是低低地一笑,羽毛般刮着人的耳膜,“我猜猜,在给赤司征十郎发短信,嗯?”

  “…………”妖孽,你会没朋友的。看破不说破,真的很难嘛嘛嘛。

  “怎么,在心里骂我吗?”

  这人悠悠然地语气,实在太气人,偏偏又不敢真的骂他,皆川夏那个憋屈啊,“绝对没有。你这么神机妙算,真的让我很词穷啊。”

  润物细无声地拍着马屁,总算把人哄正常了。然后大魔王才说起了正事:“下周末记得回来,不然你会错过一个亿的。”

  下周?

  诶?

  下周末好像是她和小甜甜的生日!

  挂断电话,皆川夏马不停蹄地把某人的备注改回来——会长大人是条狗。

  就骂你了肿么了略略略。

  再说,她一部小小的手机,根本装不下两个宇宙第一帅好嘛,一山不容二虎,如果是狗的话,就……皆川夏盯着大魔王的备注,脑中忽然灵光一闪,霎时像被绝世高手打通任督二脉。

  一个神奇的脑洞,诞生了。

  *

  由于前一天晚上熬夜写大纲,皆川夏坐新干线去东京时,还有点精神不济。

  不过她还得给小甜甜买生日礼物,绝不能轻易狗带。

  下了新干线,转车到了银座的某商场。

  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首都地标性建筑物,全霓虹最大的商场。认真讲起来,除了跟小伙伴们一起来涨涨见识,她从没在这消费过。今天有望零的突破吧……大概。

  到了地方,刚下车一眼便看见忍足侑士。

  他坐在树下的长椅上,安静地翻着一本书。阳光穿过树叶,在他俊逸的脸上,温柔地留下剪影。他的审美相当不错,英伦风的格子衬衫,外罩着修身的开衫,两条长腿放松地伸展。此时,他头微微偏着,看得异常专注,让周围递来的各种媚眼,都白瞎了。

  皆川夏甚至发现,有个小姐姐,从她下车到现在,来来回回地路过了他五趟^_^

  某人啊,明明长了一脸现充的气质,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宅男。

  在和他面基以前,她一直以为他能长成夜店小王子。然而事实是,除了漫展、签售会、电影院以及网球场健身房外,他哪都不爱去。

  所以,能把基友约出来逛街,皆川夏是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友谊的,跟她那群塑料花姐妹完全不一样!

  最让她生气的,就是某迷妹,接到她的电话,吞吞吐吐地说,“不行,我明天有更重要的事。”

  然而这个所谓的,更重要的事,就是去隔壁海常高校看男神训练:)

  科科。

  塑料花姐妹情。

  而她转头致电给冷酷无情的表弟,那告状精更直接:“明天有训练。”

  ……

  皆川夏走到忍足侑士身边,顺手抽走他的书,好奇地翻了翻。密密麻麻地英文,让英语渣一阵精神恍惚,只认出了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名字。

  “侑士,你居然也迷上了侦探小说?”

  “前几天看《人人都是名侦探》,工藤新一提的。”

  边说着,他们一起走进商场。

  忍足侑士看了眼扶梯旁,标注楼层的指示牌,问她:“对于礼物,你有什么想法吗?”

  “当然有。”皆川夏拿起手机,得意地晃了晃,“前几天,看见我同学戴的一款手表,还挺好看的。”

  “哦?”

  “就买个一模一样的吧。”她把手机递给好友,示意他看照片。

  忍足侑士只瞄了一眼,便一脸便秘地偏头看她。

  “不好看吗?”她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感觉挺好看的呀,尤其是戴着手表的那截手腕。

  “不是。”顶着她如有实质的“老铁,你眼光不行啊”的眼神,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镜,问,“你这个同学,叫赤司征十郎吗?”

  皆川夏呆住,为了他精准的推理。然而她毕竟不傻,几乎是瞬间,她get到基友的脑回路,弱弱地问,“你是说,这玩意很贵?”

  “跟我自住的那套小公寓价位差不多吧。”

  皆川夏……皆川夏表情已经裂了。

  赤司同学居然很随意地戴着一套黄金地段的小公寓挤电车上学!

  他就不怕被剁手吗?

  难怪她隐隐觉得,他当时的眼神很微妙啊。

  应该是在心里笑她无知吧>n<

  她的脑袋,突然被揉了下,忍足侑士低笑着哄她:“别瞎想,不知道这个,在赤司眼里,算不上什么减分项。”

  “……”是啊,的确并不是什么减分项。因为人家的算法不是加减法,而是直接乘以零。

  皆川夏最后还是替小甜甜选了款机械表。

  她和基友都不是爱逛街的人,从店里出来,正往最近的扶梯那边走,忽见一行西装革履的人,很有气势地缓步而来。

  他们路过之处,两旁站着的工作人员,齐刷刷鞠躬,就像被风吹过的麦穗田= =

  这个阵势,看起来……是上级部门来视察的吧?

  不愧是大商场,很可以的。

  皆川夏好奇地往管理层队伍扫了眼,结果,仅仅一眼,魂都要被勾走了。

  人群里,有一个颀长的身影,他和别人穿着一样黑制服,却如白杨如修竹,挺拔而耀眼。仿佛商场里,所有的光都聚焦在他身上。

  又或者,他本就是光。

  赤司征十郎?!

  “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好像是赤司财团的产业。”不用特别言明是谁,忍足侑士也看见了,“为首的那个人,看见了没?”

  皆川夏被他提示,才注意到,赤司征十郎身边,还有位气场非常强大的帅大叔。

  “看到了。”

  “那是赤司的父亲,赤司征臣先生。”

  站在帅大叔面前,赤司同学的气势完全不弱,绝对不是什么不怒自威,但任皆川夏想破脑袋,也不知如何形容那种气质。总之,“赤司同学的爸爸,完全没有儿子帅。”

  皆川夏美滋滋地得出结论。

  忍足侑士:“……”

  她刚说完这句话,就和那个比爸爸帅的赤司同学,视线在空中相撞。

  那人长眉入鬓,微垂着眼睑,遮住部分眼瞳,本来还是微微笑着的,可是看到她,顿时不笑了,神情淡淡的,透着点冷。

  这让皆川夏有点难受,为什么要差别对待啊。

  于是她也差别对待,板着脸= =:“……”

  好嘛,脸刚刚冷下来,赤司同学皱了皱眉,直接扭头不看她了。

  把皆川夏憋的。

  忍足侑士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唯一的反应,就是憋住笑,撸了撸狗头。

  视察组并没有从他们这边经过。

  然而议论声还是此起彼伏。

  “你看见没?看见没?会长旁边那个帅帅的小哥哥看我惹看我惹。”

  “要点脸,明明是在瞪你。”

  “不管,就是看我了,他心里肯定想,‘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嘻嘻嘻……”

  皆川夏:“……”奥斯卡又欠了一座小金人。

  不过,这小姐姐提醒了她,刚才那个场景,的确很适合放在小言里啊。

  她暗暗琢磨着。

  皆川夏摸出手机,在便签里记了一笔。

  忍足侑士:“你在写什么?”

  “日记”

  “……”

  记完灵感的碎片,她没忍住,偷偷发了一条短信——

  “to宇宙第一帅的赤司同学

  这波出场,我给满分。

  多一分怕你骄傲。

  不过别再皱眉惹,会和你爸爸一样长皱纹的哟^_^

  from又被帅了一脸的夏夏”

  反正嘛,那个人也看不见,吐个槽也没什么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