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赤司同学。”皆川夏不由地走向他,脚步都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她还穿着校服裙子,然而比较怕冷的说,她放学换鞋的时候,就套上了印着猫耳的黑绒袜。骨肉匀停的腿,长且直,本就很吸引人的视线,偏偏猫耳还那么可爱。

  “嗯。”赤司征十郎淡应一声,眼睛从猫耳上移开。

  “你在干什……”

  他背对皆川夏蹲着,她还没发现。这下凑近了,发现眼前这人,居然一边摸着狗头,一边温柔地喂着只毛茸茸的家伙吃肉。

  她第一次看见他这么柔软的眼神……居然还是沾了一条狗的光。真是血淋淋的人不如狗系列!

  皆川夏心情凄凉,又瑟瑟发抖。

  曾经有被一条狗追出三条街的悲催经历,皆川夏对于狗子们,实在是没有多少喜爱。难得地看见赤司同学在这,她又不想这么一走了之。

  极度纠结蛋疼中,她和一双黑豆眼对视了。

  皆川夏一惊,下意识地往赤司身后一缩。

  “汪。”

  赤司征十郎低头,拍拍它的脑袋,浅浅地笑:“你吓到她了。”

  狗子撒娇地蹭了蹭他的裤脚,然后埋头苦吃。

  皆川夏是真的被吓到,心跳快得如擂鼓。这时,身前的赤司站起身,然后她听见温润的嗓音,徐徐道:“放心,它不咬人。”

  她很想相信他的话。

  但是!!

  他的话音刚落,狗子仿佛为了自证清白一样,欢快地朝她龇牙咧嘴:“汪汪汪。”

  不不不……

  这个清白你证不了,听起来感觉更像示威QAQ

  皆川夏迈着小碎步,向赤司征十郎的背后迁移,“我……我我……我觉得我和它好像有点误会。”

  赤司征十郎低低笑了一声,大约是真的很喜欢狗吧。接着,他俯身,轻柔地说:“小太郎,你死心吧,她不喜欢你。”

  小太郎“嗷呜”地将肉肉一口咽下,湿漉漉的狗眼,超委屈,明明大爷长得这么帅的说。

  然后,迫不及待想向皆川夏证明自己的魅力,它不再满足绅士的招呼,猛地向前一蹿,撒着欢扑向她。

  “嗷嗷……救命。”

  皆川夏下意识和它做了同一个动作。

  她往前扑,撞上一个结实的背脊。然后,吓破胆的她,像猴子一样,不管三七二十一,搂住唯一的支柱,手脚并用地爬上去。

  地上那只小矮子,上蹿下跳,跳脚也够不到她,吐着舌头,喘成狗……啊不对,它就是狗。

  啊!得救了。

  皆川夏长长地舒了口气:“可吓死宝宝了。”

  “皆川同学。”男生的声音,沉沉的,带着点沙哑。

  “嗯?”

  “你下去。”

  “呃……”

  皆川夏这才注意到,她手脚并用爬上的,是个人肉杆子QAQ

  她现在这个造型,可以说是非常不雅的——双手勾着赤司同学的脖子,身体贴着他结实的后背,最囧的是,她她她……双腿还缠在人家劲瘦的腰间。

  脸瞬间变得烫起来。

  如果是平时,她肯定羞愧地跪地切腹谢罪了。可是,可是此刻地下,有一只狗子在对她虎视眈眈。

  “我不下……”

  在被赤司同学虎视眈眈,和被狗子虎视眈眈之间做选择,她还是选择事后被赤司同学虎视眈眈好了……

  为了自证决心,皆川夏还使劲夹住腿,都怪赤司同学腰太瘦,她总担心会掉下去。

  “下去。”

  “我不!”

  “它不会咬你。”低哑清冷的音色里,染上了背后的姑娘,听不懂的情绪。

  “我也不会咬你。”

  男生急.喘了几声,估计是被她气得不行,平息了会,再开口时,简直让她脸红:“你这样不觉得很丢脸吗?”

  其实她也说不清,到底是话语让她羞愧多一点。

  还是,他带着喘.息,低沉磁柔的嗓音让她羞涩多一点。

  她脸贴着他的背,鼻间满是令人沉醉的味道:“可是被狗追,更丢脸啊。”

  “……”

  感觉这一局,她凭着无敌的脸皮,打败了赤司同学。其实有点难受的。好像,又做了一件,会让赤司同学更讨厌她的事情。

  不想这样的,可是……

  皆川夏探头往下看。

  -_-||:“……”

  小太郎仰脸吐舌头0.0:“汪!”

  它怎么还在这?

  皆川夏很是绝望。

  “哟。小太郎……”学校门卫处,探出一只头,保安大叔笑着朝这边招了招手,“赤司同学,你又投喂它了?多谢。”

  小太郎听到大叔的召唤,四脚并用地狂奔过去。

  “不客气。”

  危机解除,皆川夏迅速从赤司同学身上跳下来。落地时,还有点腿软,估计是太害怕了,被狗子吓得才会腿软。

  脚贴上地面,她掉线已久的自尊君和智商君,好像久违地结伴回来了。

  刚刚好像,把赤司同学给……给强抱了。

  她摸了摸像发烧了一样的脸,略羞耻地盘算着——现在跑应该还来得及吧?

  趁着赤司同学和大叔说话的时候,她猫着腰,耸耸地遁走。然而眼尖的大叔,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这小姑娘是你女朋友啊?”

  这大叔真是的,会不会太八卦了一点啊>w<

  赤司征十郎闻言,轻轻一笑,没说话。

  皆川夏觉得自己识相一点,可能会挽回点跌到谷底的好感度:“不是啊,大叔。”

  她说这话时,旁边这人,回眸淡淡瞥了她一眼。

  皆川夏心中一突,暗暗解读一番,总觉得,这个眼神,可能是“表现得不错”的意思。

  下一秒,她听见他笑着说:“她比较怕狗。”

  似乎解释对了。

  她的智商,在关键时刻,很经得起考验嘛。

  皆川夏美滋滋的。

  刚这么想着,突然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她循声望去,却见一台眼熟的轿车,在路边停下。好像在哪见过的样子啊?

  这时,一个保镖模样的青年,推开驾驶室的门,径直走来,接着在几步之外,停下来。

  “少爷。”

  赤司征十郎淡然地点了个头,跟保安大叔打了个招呼,转身走了。

  皆川夏恍然,难怪会觉得这车眼熟,上次见到赤司同学,他不就坐在这车里吗?

  赤司征十郎不疾不徐地走了几步,忽然回头:“皆川同学,跟上。”

  “诶?”

  年轻的司机,伸手替他打开车门,赤司征十郎从容坐上车。

  事情太突然,皆川夏懵懵地,僵在原地。

  男生见她还在那发呆,俊逸的眉头,不由地拢起:“上车,送你回家。”

  扶着车门的司机,非常体察上意地望了眼天色,“皆川桑,天太黑了,女孩子独自回家,着实不安全。”

  “啊,谢谢。”

  差点,想多了。

  皆川夏想起最近的社会新闻,也不再推辞,上了车。

  这辆车在外观上,就让皆川夏觉得很不简单了。里面更是别有洞天,座着似乎都比别的车子更舒服。

  司机问:“皆川桑家住哪里?”

  皆川夏报了个地址,然后再就没人说话了。

  因为赤司征十郎一上车,迅速脱掉西服的外套,往身上轻轻一搭,便倚着靠背,闭着双眼假寐。

  不知是不是多心,她觉得,他好像有点眼不见为净的意思。

  皆川夏往角落里缩了缩,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对待不喜欢的人,也会替对方考虑到安全问题,这个人,真的,很好很好啊。

  他蹲在地上,回眸微笑的样子,好像又浮现在眼前。

  男人和狗,emmmm……

  诶嘿,好像有灵感了。

  她偏头看向旁边,车内比较昏暗,路灯投下的微光,晃着他的侧颜,明明暗暗。惠子说的没错,他果然是她的缪斯来着。

  正望着他出神,忽听到他沉声问:“下午数学课,你在干什么?”

  “用手机看了篇辣鸡小说。”

  “……”

  QAQ中计了。

  之前,这位会长大人,明明警告过她,不许在校玩手机什么的,转眼就忘了,而且还特别快地把自己卖了!

  敌人大大滴狡猾啊。

  先用安静如鸡的美人计放松她的警惕,然后声东击西,出其不意,她自己缴械投降。

  “没有下次。”

  “喔。”皆川夏乖巧地应了。

  至于一旦有下一次怎么办?那是下一次才该考虑的事,这一次嘛,请她也先用一下缓兵之计。

  然后,接下来的路程,一路沉默,谁都没有再说话。

  结果因为太沉默了,以致于皆川夏下车后,被汽车尾气喷了一脸,她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被她忘记了。

  皆川夏当即拿出手机,拨通赤司征十郎的电话号码。

  然而被无情的告知,对方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四月的夜风,透着股凉意,她裹紧身上的衣服,仿佛大梦初醒。

  她还在黑名单里呢。

  皆川夏低下头,手指一下一下地抠着软壳,这是她思考时,惯有的动作。片刻之后,她解锁了屏幕,认真地写了一段话,按下发送——

  “to最nice的赤司同学:

  今天谢谢你啦。

  以及,

  对不起。

  from每天都会更喜欢你一点的夏夏。”

  无论如何,都想对你说的。

  即使明知道,你收不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