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又一个不眠之夜。

  早晨,皆川夏从电车站出来时,已经是个头重脚轻,飘飘成仙的小仙女了。

  至于为什么失眠……

  都怪昨天的辣鸡帖子。

  昨晚,她给赤司同学发完短信后,忐忑地等了好一会没等到他的回音,倒是等来了大魔王的电话。

  电话那边,大魔王兴致挺高的,低笑着打趣她:“真难得,有生之年还能等到你主动打电话找我。”

  听听,这说的什么话。

  她以前因为工作,打给他的电话难道都是狗接的?

  以上,再不服,得憋着。

  毕竟大魔王蔫坏蔫坏的,还记仇>w<

  “哪里哪里,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你中午吃了我做的寿司,晚上当然得给你找点活干,嘻嘻。”

  电话那头,幸村轻笑一声,心情很好的样子:“嗯?什么活?”

  皆川夏听到这就有点奇怪了:“活你已经替我干了呀?帖子不是删了吗?”

  对面那人霎时不笑了,挺严肃地问:“哪个帖子?”

  “就是……”皆川夏眼皮一跳,“你真不知道我在BBS被人挂墙头了?”

  “有人挂你?”

  卧槽!

  什么情况?

  幸村精市戏精附体演上瘾了?!

  皆川夏简单把事情一说,电话那头,幸村精市一直没吱声,但是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的声音,代表对方确实有听她说,并且很可能找人问了。

  她稍等了一会,果然等来了结果。

  “阿夏,”他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我跟其他人确认过,那个帖子,全体版工都没见过。”

  一股寒意从皆川夏的脚底直窜上头,这不会是……

  “今天有前辈提出升级BBS服务器的提议,各版版主都在大学部那边开会。这贴到底是谁删的,只有那个入.侵BBS的人知道了。”

  跟她想的不一样,皆川夏松了口气:“原来只是黑.客啊,吓死爸爸了……”

  幸村精市淡笑:“……爸爸?”声音渐渐压低,“嗯?你吗?”

  皆川夏:QwQ

  得罪了大魔王,她当然就别想睡好了。因为大魔王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嘴:“黑.客能黑BBS,自然就能黑你,你最近上网小心点。”

  皆川夏一惊。

  当即把电脑硬盘全检查了一遍,并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硬盘里,丑照是一张没有的,每张照片都美出新高度,当然,和真人是没法比的。存的视频,内容也积极健康,阳光向上,完全具备社会主义接班人该有的风貌。

  干完这些,已深夜,她还不怎么困,又找了一部黑.客题材的电影看,主角惩恶扬善,干的事相当刺激,人都躺在床上,皆川夏还是忍不住浮想联翩。

  自然没睡好。

  尤其是,她早上还定了闹钟,给赤司同学做了爱心便当^_^

  皆川夏拎着便当盒,蜜汁微笑地随着人潮,飘出电车站。

  飘飘然地小仙女,低头看着自己粉粉的便当盒,有点小烦恼,什么时候把便当送出去比较好呢?

  当着同学们的面,会不会又把自己送上BBS的墙头啊QAQ

  胡思乱想着,皆川夏一抬眼,发现自己好像掉队了。刚刚一起从车站同批出来的小伙伴,已经走到斑马线中央了。

  她疾走两步,脚尖将将踩到白线,旁边一股大力,将她整个人往后一扯,她退了两步,没站稳,直接撞到身后那人坚硬的胸膛,脑袋还不小心磕到人家下巴。

  她疼得眼泪汪汪的,一辆货车,在她模糊的视线里,呼啸而过。

  如果,如果刚才……

  她一阵后怕。

  “谢谢……”她感激地转身。

  身后的人后退一步。

  “你走路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清冷的嗓音,带着薄愠。

  这是……

  皆川夏呆住。

  是赤司同学。

  活的,瞪了她一眼的赤司同学。

  男孩子穿着挺括的制服,长身鹤立。清隽的面容,有些疏淡的凉意。那双好看的凤眼,眼睑微微压着,遮住些许眸光,看起来特别冷漠。

  可是冷漠的赤司同学救了她。

  嘻嘻嘻。

  心里甜滋滋^_^

  皆川夏提起便当盒,晃了晃,眨着眼,有点囧囧地对他笑:“在想你啊。”

  她的笑起来眉眼弯弯,眼底亮晶晶的,像一汪荡漾的春水,注入万千星光。

  赤司征十郎喉结微动,又听见她说:“还在烦怎么给你才好,然后你就出现惹。”

  皆川夏将便当递过去,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他。

  赤司没动。

  他垂着眼,密睫低敛,没什么表情地说:“不必麻烦。”

  清朗润泽的嗓音,沉下来时,有着玉珠击撞寒石的冷然:“以后,也别再麻烦了。”

  然后转身离去。

  皆川夏站在那,举着袋子,眼睁睁看着他,渐行渐远,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

  便当盒子掉在了地上。

  她缓缓蹲下,抬手抹了把眼睛,捡别人不要的垃圾,木然地站起来,扭身走向垃圾桶。

  旁边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

  井上同学笑得谄媚,脸快开出朵玫瑰花来:“皆川同学,与其便宜垃圾桶,不如便宜英俊帅气的我,如何?”

  皆川夏:“……”

  *

  井上同学,是一位嘴相当贫的男同学,跟他一起走进教学楼时,皆川夏一扫方才的郁闷,简直快要笑出腹肌。

  他正说着上周敦贺莲参加的某综艺节目上的段子。

  一人分饰多角色,连语调模仿的惟妙惟肖。皆川夏露出老母亲的微笑,偏头看着他的表演,忽然感觉到一道强烈的注视,她微抬头,就见教学楼门口,和蔼的校长,跟一位中年的女人聊天。

  恐怕是学生家长。

  而那位家长旁边,穿着洛山制服的高个姑娘,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们。

  这姑娘看人的眼神,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友好了。

  皆川夏奇怪,捅了捅井上:“你认识校长身边那姑娘?”

  “哦,不认识。”井上随口说,“她好像B班的。”

  “感觉我好像被当成情敌了?”正确答案好像只有这个了?

  “唉?”井上愣了下,赶紧摆手,“诶嘿,不敢当不敢当……”

  离得并不远,两个人的轻声吐槽,随风飘过来。

  站在台阶上的宫本松子,心中冷笑了下,垂下眼,不再看他们。

  真不知她哪里好看,一个两个的,被迷得五迷三道。呵,情义千斤不敌胸脯四两,男人嘛,肤浅的很,这个傻大个井上是一个,昨天那个……

  她身体瑟缩了下,也是一个。

  宫本松子想起那个可怕的男人,提出的另一个条件。

  “第二,别再出现在她面前。”

  她的手,紧握成拳,又渐渐松开。

  耳边,是那个女人做作的笑声,她抬起头,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厌恶。然而入眼的,是一个精致的完美侧颜。欺霜赛雪的肌肤,眼如满含□□的桃花瓣,唇红齿白。微微笑起来时,好像天光放亮,霁雪初晴。

  宫本松子扯着嘴角,满含讥诮。

  就算她长得美又如何?

  赤司征十郎又看不上她。

  而且,她又想起那个入.侵者。

  呵呵,被这么可怕的人喜欢,她还能笑多久呢?

  皆川夏感受到了那道不友善的视线,不过她毫不在意地跟井上一起无视她了= =

  刚走到鞋柜前,杉杉就从旁边扑过来,抱住她狂笑:“宝贝儿,看到门口那个女同学没?我们班一霸,听说她转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欺负过你?”

  “没没没,就是比较尖酸刻薄,跟她玩得好那几个都一路货色,也就洛山校风太好了,再加上怕给我姑父丢脸,不然,我非把她们几个关小黑屋打一顿,教教她们如何尊重国际友人。”

  “噗。”皆川夏被她逗笑,“嗯,社会我杉姐,人美拳头硬。打人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咳咳。”惠子不知何时来了,一边咳嗽,一边对她们挤眉弄眼。

  皆川夏后知后觉地看向身后,顿时和杉杉一起,怂怂地向大佬低头。

  代表“爱与正义”的学生会会长以及风纪委员长,双双站在她们身后,神情一言难尽地注视着她们。

  风纪委员长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微微一笑:“苏同学,皆川同学,趁还没上课,去学生会和我喝杯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