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值春假,立海大篮球馆里,人声鼎沸。

  皆川夏坐在看台上,懒洋洋靠着椅背,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游。两只素白莹润的手,在屏幕上快速移动着,纤纤十指,涂着明红的甲油胶,艳,却不俗。

  跟她这个人一样。

  篮球场上激烈的厮杀,围观群众此起彼伏的喝彩,仿佛完全影响不到她。直到她耳边,疯狂地尖叫声乍起——“啊啊啊啊黄濑君,啊啊!!”

  尖锐的女高音,吓得皆川夏手一抖,放错技能,被敌对定住,乱刀砍死。

  她微偏头,她的死党小野百合,此刻激动得宛如智障,一边尖叫,手大力地拍着前座的椅背,声嘶力竭。至于前座那小姑娘,娇小的身体已离开座位,癫狂地蹦着,像颗喜感的跳跳糖。还别说,以她的身高,坐在看台上的话,她男神,真未必能看见这么个人。

  吵!

  太吵!

  玩个游戏都玩不爽!

  皆川夏退出游戏,无聊地在网上google篮球比赛赛时有多长。诚然,她对篮球一点兴趣都没有,能坐在这里,纯粹因为小野百合那货,最近疯狂迷上一个男人。

  黄濑凉太,准高三狗,跟她们同级,隔壁海常高校男篮王牌。

  刚才球员入场,小野迷妹给她指点了下,蓝队的七号。这位王牌君,个高条顺,据说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那款,肤白貌美,尤其是那双电眼,自带眼线,微微一笑秒杀全场。

  妹子们全疯了!

  皆川夏仅仅礼貌性地一瞥,便移开视线,这人无疑是好看的,可她们学生会会长大人更好看啊,小野迷妹移情别恋得很突然,让她措手不及,说好的男神一人睡一宿呢?

  “你不懂。”小野同学手持着单反,眼里的狂热比闪光灯还晃眼,“我想象不出幸村君把我压/在门上,狠狠地吻我的样子。”

  “……”

  皆川夏顺着这个思路,稍稍一歪动脑筋,立刻打了个冷颤。要命啊,这题。

  ……

  比赛进入第二节,大众男神越来越会耍帅,不绝于耳的狼嚎,闹得皆川夏耳朵疼。她当即起身,决定去卫生间清静清静。然而万没想到,竟然有人跟她存了一个心思。

  那个人背对着她,披着件白外套,肩膀宽阔,脊背挺拔,腿长而且直,隐隐充满着力量。似乎听到脚步声,他警觉地回头望了一眼。

  那眼神,让她心尖一颤。

  他是那种狭长的眼型,上眼睑低低敛着,眼角轻微上扬,无疑是双好看的眼睛。然而他看她时,眸光清清淡淡的,像沉寂的古井,无波无澜。

  两人视线相撞间,皆川夏先笑。

  长长的睫,雾蒙蒙的桃花眼,微微笑起来,像铺天盖地的一张网,网上挂着钩子。她一贯清楚自己容貌的优势,也偷偷研究过,该怎么笑最好看。

  那人却漠然地别开眼,转头,不带感情地说:“没事,”顿了顿,“你继续。”

  皆川夏这才注意到,他带了耳机,似乎在接电话。她不由顿住脚步,盯着那如轻松挺立的背影,听着他清冷得如珠落玉盘的嗓音,一个念头从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啧,可真好听。

  她懒洋洋地打量他,不远不近,安全的距离。

  待那个人收线,皆川夏眨了眨眼,轻柔地出声叫住他:“同学。”

  她的声线偏媚,死党“泡泡糖精”总嫌弃她,用他的话说,她把大霓虹铿锵有力的语言,说成了一口国之将亡的靡靡之音。可她现在极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柔得快滴水了,对面那位男同学,也仅仅是转过身来,掀了掀眼皮,淡漠地“嗯?”了一声。

  皆川夏舔了舔嘴唇,这声音,好听爆了。

  她稳住心神,弯着红唇冲他微微笑着,谎言顺手拈来:“能借你的电话用一下吗?和朋友走散,电话又被偷了……”

  皆川夏边说着,边不错神地观察着他的表情,似乎没什么异常。

  他的手机是刚流行起来的智能机,国外的中端品牌,她自己也有一部,所以看到他的手指灵活地解锁,皆川夏悬着的心,落下来。

  这是同意了。

  不过他手速太快,她根本没来得及看清他按了哪四个数字,手机已经送到她面前,黑色的套,修长的指,黑白分明,指甲修得整齐圆润——他有一双很适合弹钢琴的美手。

  皆川夏接过电话,偏着头,眼睛狡黠地眨了眨,稍微衡量片刻,当即有了决断。

  以过往惨痛的教训告诉她,这时若给小野百合打电话,接通后面临的囧境就是——分分钟穿帮,倒不如给自己打,反正她万年静音(因为她的后座,是那位名震立海,让人光听着他的姓氏,就瑟瑟发抖的风纪委员长)。

  变故突发于几秒之后——

  “太松懈了!”

  真田委员长的穿耳魔音,如惊雷,平地炸起。

  皆川夏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后看,直等到这句话又重复一次,她才想起,这是表弟柳莲二用软件合成的手机铃声。这个来电提醒,在学生会和网球部普及程度相当高,不过因为大家都默契地常年静音,至今没被真田弦一郎同学发现。

  然而,却被对面这位初次见面的男同学发现了QAQ

  她羞耻,悲愤,无地自容。

  体内的血液,仿佛一瞬间,全涌到脸上,心脏狂敲的鼓点,落在她耳边密集紧凑,震得她没法思考。她明明,明明静音了的……

  对面那位同学,微一伸手,抽走自己的电话,声音冷静地提醒她:“小偷把电话送回来了,不看看吗?”

  皆川夏:“……”

  真田委员长不知疲倦地叫嚣,在这尴尬的背景音里,那个人擎着手机,立在对面,没有挂断。皆川夏不清楚他几个意思,咬了咬牙,只能从拎着的手袋里,拿出自己的电话,点了拒接。

  这时,对面那人忽然走近一步,她愕然,心跳不争气地加快。然后……因为她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侧颜发呆,根本没看清他做了个什么动作,眨眼的功夫,她的手机在空中翻了两周,接着被两根长指稳稳夹住,瞬间易主。

  “生日?”他挑了挑眉。

  被那双不带感情的眼盯着,她大脑迟钝得厉害:“四月十九。”

  “嗯。”

  他低下头,好看的手指在屏幕上微动,立刻就解了锁。

  皆川夏陡然产生不妙的预感。

  片刻后,电话重新回到她的手里,而还她东西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角向上扬着,很讥诮的弧度。

  “建议你省省力气,钩太直,鱼不想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