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可能这么快?”孙归武喃喃自语。

  “天赋异禀,可谓奇才中的奇才!”宋明华摇头。

  自己已经高估他,可没想到却是低估了,世间竟有如此奇才,真是大开眼界。

  “再奇才也不可能这么快吧?”孙归武摇头道:“莫不是把大培元丹分着吃了?这老李不仗义啊!”

  先前李澄空突破踏天境,还能以天纵奇才解释,可现在突破了鹤唳境,远远超越了奇才的极限。

  再奇才也做不到这么快的!

  纵使他先前是高手,废了武功重修也不可能这么快。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用了大培元丹!

  宋明华无言以对。

  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坚信李澄空不会这么干,可眼前这一幕确实太离奇,好像只有孙归武这说法解释得通。

  胡云石沉声道:“他没说谎。”

  他们十天之前已经问过李澄空,李澄空亲口说了没选大培元丹,他相信李澄空没说谎。

  孙归武也觉得李澄空没说谎,可眼前这一幕太过惊人:“那到底怎么回事?”

  胡云石哼一声:“天纵奇才!”

  三人盯着李澄空的屋子,眼神复杂。

  这种天赋太过惊人,为何自己就没有这般天赋?!

  ——

  李澄空第二天清晨去菜地的时候,被老汪上下打量了数眼:“进离渊境了?”

  “是。”李澄空微笑。

  他说话这功夫,仍旧在催动着吐纳术,维持练功状态,就像计算机的多线程运行。

  他不仅仅过目不忘,还能一心多用。

  再加上昆仑玉壶诀,他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练武,而正常人的精神只能支撑一两个时辰修炼。

  而他思维的速度又是十倍。

  所以他修炼一天抵得上别人两个月。

  以前还有精神不足这个限制,现在昆仑玉壶诀不仅补充精神消耗,也补充身体的血气消耗,修行速度当真是名符其实的一日千里。

  “你是有奇遇了。”老汪笑着一摆手:“不过我不会多问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李澄空笑而不语。

  “晚上去我屋里吃饭吧。”老汪呵呵笑道:“咱们爷俩喝点儿酒!”

  李澄空痛快答应。

  他总觉得老汪身上笼罩着一团迷雾,看不清楚,越看不清越想看清。

  两人一起离开菜地,他先回屋换了一身干净衣衫,敲开老汪的院门。

  院门拉开,李澄空一怔。

  门内盈盈站着一个曼妙的红衣女子,肤若凝脂,五官绝美,明眸如宝石般熠熠照人。

  大红罗衫将她的美丽放大,艳光耀眼不能直视。

  他十倍思维启动。

  从初始的震撼中醒过神来,疑惑这里到底是不是老汪的院子。

  老汪可是太监,是种菜太监,怎能金屋藏娇?

  她亭亭玉立,饱茁的胸脯,纤细的腰肢,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断,五官精致无一不美,让人赞叹天地的造化之奇,竟能塑造出如此绝美的女人。

  “可是澄空来了?”老汪的声音响起。

  “小李,请进来吧。”红衣女子抿嘴轻笑,侧身相请:“你没进错门儿。”

  李澄空抱抱拳,跨进门槛从她身边经过,幽香钻进鼻孔直透心底。

  老汪正坐在院中的小亭里喝茶,已经换了一身锦袍,仿佛一个富家翁。

  他招招手呵呵笑道:“这是内子罗清澜,都不是外人,不必客气。”

  李澄空从原本记忆里知道,大月朝的太监虽然不能人道,却可以娶妻收子。

  不过孝陵种菜的都是犯了错被发配过来的,怎么可能还让妻子跟着?又不是享福来的!

  老汪都可以,显然其身份不同。

  李澄空露出不好意思神情:“夫人,打扰了。”

  罗清澜嫣然一笑,映得李澄空眼花:“难得请人过来喝酒,我欢迎还来不及呢,快坐下吧,菜马上就好。”

  “坐下说话。”老汪招招手。

  李澄空来到小亭,坐到老汪对面。

  罗清澜很快端上四道菜,色香俱全,让李澄空的嘴里迅速充满唾液。

  这具身体尽管来自皇宫,却从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饭菜。

  “动筷子吧!”老汪拿起筷子指了指,示意开吃。

  李澄空没客气,大口吃菜,大口喝酒。

  老汪一边喝酒一边吃菜,谈兴浓烈,讲起奇闻秩事来如数家珍,李澄空听得津津有味。

  罗清澜上完菜后,坐到两人旁边替他们斟酒,绝美脸庞一直挂着浅笑。

  小亭里除了菜香酒香,便是她泌人的幽香,让李澄空醺醺然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月上半空。

  清风徐徐,周围静谧。

  她忽然一挑修眉,放下酒壶看向亭外。

  老汪已经醉眼朦胧,舌头都大了,仍兴致不减的拉着李澄空说话。

  李澄空也是微醺,一直运转的内气也在无形中削弱酒力,否则这会儿已经醉倒。

  他眼角余光忽然觉察到四团黑影掠过墙头,如苍鹰俯冲向小亭。

  十倍思维顿时启动。

  世界一下变得缓慢十倍。

  他看清这是四个黑衣人,黑衣包裹得他们只露出一双寒电闪烁的眼睛。

  他们飞快接近,即使在十倍速度之下,仍比平常人的速度更快。

  他们来到小亭近前倏的一分,三人扑向罗清澜一人扑向老汪,手上已经出现了长剑,剑身森森寒光压过月光。

  这一刻李澄空无比痛恨自己的无能与弱小,更痛恨自己没有练身法与轻功,只来得及刺出铁棍,却没办法挡住刺向罗清澜的三柄剑。

  他能想象到罗清澜曼妙身体被三柄寒剑刺穿、鲜血涌出、柔弱无力的倒地、绝美脸庞露出不甘与求救。

  “砰砰砰!”一道红影掠过三个黑衣人,发出沉闷响声。

  他们三个以比扑过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墙头。

  “叮……”李澄空铁棍精准的与长剑相击。

  一股沛然如洪水般的力量从铁棍上涌入,把李澄空席卷着腾空飞出小亭,射向东边屋子的窗户。

  他看到眼前红影再一闪,与自己对一招的黑衣人飞出小亭,如断线风筝般越过墙头不知所踪。

  然后鼻前飘来泌人幽香,身体被无形的力量托住,在空中一折,轻飘飘坐回小亭内原本的位子。

  他扭头愕然看向罗清澜。

  却见罗清澜轻蹙黛眉,冲着老汪哼道:“老爷,他们越来越过分了!”

  老汪醉眼朦胧,忽然一拍桌子,哈哈大笑。

  李澄空原本觉得自己二十天跨至离渊境,一身修为登堂入室,已经够可以了,颇为自傲。

  现在却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

  十倍思维之下,竟然看不清楚罗清澜的动作!

  老汪大笑不止,罗清澜轻轻摇头,冲着李澄空嫣然微笑:“小李,不错!”

  得她这一句夸奖,李澄空毫无喜悦,反而尴尬。

  老汪的大笑戛然而止,直勾勾的瞪向李澄空:“澄空,你不能学我的武功,不如就跟我夫人学吧!”

  “老爷,你醉了。”罗清澜嫣然笑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