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订阅比不到百分70, 最新3天的章节, 要么等3天看,要么补订阅  如今要死了,他想开了, 反倒睡得好了。

  可能也要感谢小蔺抱枕当得好。

  楚汛体寒,连夏天最热时都手脚冰凉, 冬天很是受冻,他在被窝里抱蔺焰尘充满热力的鲜活肉体, 像个火炉, 供他汲取温暖。

  昨天回来没力气折腾,楚汛早早睡下,今天醒来, 发现手被他焐在怀里。

  楚汛静静躺着, 近距离看蔺焰尘的睡脸。

  这个男孩子醒时桀骜不驯,睡着时柔和许多,看上去真是年轻, 五官生的极好,眉睫浓黑, 皮肤也光滑, 一看就充满胶原蛋白。真可爱啊。

  楚汛看了好一会儿, 他从不知自己是个颜控,心底莫名鼓起爆飘飘然优越感——

  他竟然能睡到这样年轻英俊的男孩子!

  多光荣!

  楚汛不想吵醒他, 想悄悄把手从蔺焰尘的怀里抽出来, 刚一动, 蔺焰尘就醒了。

  蔺焰尘睡眼惺忪,摸过手机看一眼时间,快十点了,喃喃:“这么早。”

  伸手把楚汛抱进怀里,充满困意:“再睡会儿好不好?”

  这还早呢?楚汛笑了,无语,拍拍他的脑袋:“你放开我,我去给你做饭吃。”

  蔺焰尘在他怀里蹭了蹭,过了片刻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手,楚汛穿好衣服,扎起袖子去做饭。蔺焰尘安排租的海景别墅,设施一应俱全,他翻了翻冰箱,食材不太够,只有面粉和鸡蛋,调了面糊,煎蛋饼。早饭中饭混在一起吃。

  蔺焰尘艰难从床上起来,赤着上身,光着脚,就牛仔裤挂在腰上,皮带都没系好。如果是是个丑男这样穿叫邋遢,因他脸好身材好,这样穿就有种凌乱野性的帅气。

  他还没睡醒,从后面抱住楚汛的腰,把脸贴在楚汛鬓边,问:“今天想去哪玩?”

  又说:“你昨天都没亲近我,今天养足精神了没?”

  楚汛脸红,这是在邀欢?他说:“今天不去哪玩,哎,把手拿开,你别摸我……吃完早饭,陪我去菜市场,我想买些食材做饭。”

  蔺焰尘有些失望,还很嫌弃:“何必那么麻烦,我喊……高级陪游服务里也有此项目,你想买什么告诉我,会有人买齐送来。”

  楚汛摇头:“那不好,自己买才有乐趣。”

  蔺焰尘从善如流:“那我陪你去。”

  楚汛侧头看他,颔首:“你当然要陪,我花那么多钱,总得帮我推车拎袋。”

  蔺焰尘说:“我一晚一万五,你包我一月却只花三十万,你以为我算术不好?”

  楚汛坦荡说:“所以我才放你休息,做五休二,四个星期,每周五天,不是正好三十万。看看,我是个世上难有的好老板,现在能有几个老板按时放假、还不要加班?”

  蔺焰尘哈哈笑了,在他脸颊上亲一下:“你真是有趣!但我情愿你是个恶老板,夜夜要我加班。”

  吃过饭,楚汛查询后,带他去此地的菜市场。

  蔺焰尘从小到大没来过这样混乱的地方,臭气熏天,狭窄拥挤,水泥地面脏的无处可落脚,只得跟紧楚汛。

  楚汛去肉铺买肉,带着血水的肉放在案板上,老板挥舞驱蝇棒。

  楚汛轻车熟路:“新鲜吗?”

  老板说:“早上刚宰杀的,你看看这肉。”

  楚汛买了三条牛肋排,再买了些菜,之后又去超市,买面粉、黄油、香精、调料和淡奶油。

  蔺焰尘推着车问:“为什么不在超市买肉,这里的肉看上去多干净。”

  楚汛鄙夷:“你一看就不做饭,超市的肉没有灵魂。”

  蔺焰尘笑喷:“哈哈哈哈哈。”

  看看楚汛买的食材,蔺焰尘猜:“你要做面点?”

  楚汛点头。

  走着走着,蔺焰尘忽然说:“我妈妈很爱做西点,她的手艺很好,我最喜欢她做的苹果派。”

  楚汛说:“我就知道,一个厨艺好的妈妈才养出不做饭的儿子。我家里我妈妈不做饭,厨房是我爸爸的地盘,我从小以为厨房太危险女人不能进。”

  蔺焰尘笑了一下,不笑了,感慨说:“我妈妈在我八岁那年去世,后来没人再给我做苹果派。”

  楚汛:“……”

  也不知是真故事,还是编出来哄他怜惜,瞧瞧,多狡猾的男孩子,看似放荡不羁,偶尔又露出几分脆弱落寞。

  “乖。”楚汛举起手摸摸他的脑袋,往车篮里加一袋糖心苹果,“我给你做,但肯定没你妈妈做的好吃。”

  他们买好食材,回去做饭,楚汛毫不客气空着手,东西全要小蔺一个人搬。

  然后在厨房做饭。

  本来指挥小蔺帮忙处理食材,小蔺倒是很认真,但楚汛发现他没骗人,确实是个厨艺白痴,像是从没进过厨房,于是楚汛赶人走:“走开,走开,你别添乱。”

  小蔺赖着不走,像是狗狗围着他转:“你教教我。”

  楚汛被他那明亮的眼睛望进心窝里,变得柔软,让他留下来,手把手教他。

  两个人都穿着围裙,弄得满手面粉,玩一下午,也是种乐趣。

  到了傍晚,菜色摆满一张小方桌。

  蔺焰尘这是平生第一次亲手做饭,他记得自己小时候有一次,大概是在他五六岁,妈妈做苹果派,他跑去和妈妈说要帮忙,妈妈不嫌弃他,让他洗苹果,他踩着板凳勉强够到洗菜池,洗完苹果,袖子湿透,领口和脸上都溅满手,妈妈温柔地给他擦脸,拍拍他脑袋夸他是好孩子。

  蔺焰尘和楚汛自我吹嘘:“我真厉害,这一桌有我一半功劳。”

  楚汛不揶揄他,把苹果派切开,分给他一块:“尝尝看。”

  蔺焰尘尝了一口,香甜溢在心尖,他觉得和楚汛在一起真是舒心,楚汛做的菜都全部合他胃口。

  楚汛问他:“好吃吗?”

  蔺焰尘笑容灿烂:“好吃!”

  楚汛被他的笑容感染,微微笑起来,说:“今晚我只要你做一件事。”

  蔺焰尘心生龌龊:“什么?”

  楚汛笑着说:“你认真装作我恋人,祝我生日快乐。”

  如无奇迹,这应当是他人生最后一个生日。

  他还满足,过得尚算愉快。

  他还不至于猴急到对睡着的人出手,你情我愿才是最好。

  气流的颠簸和高空中的压强把这场觉睡得很不安稳。

  楚汛做了场梦,据说做梦是浅层睡眠的表现,所以会越睡越累。

  他梦见自己在少年时代,他绞尽脑汁给季天泽写情书,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却怎么写都不满意,急得满头大汗,终于写出一封字字斟酌的告白,但他不记得具体内容,就记得自己偷偷藏在贴近心口的衣服内袋,焐到发热才送给季天泽,季天泽看了以后却笑话他:“楚汛,我把你当成朋友,你却在用下-流的眼光看我吗?没想到你是个恶心的同性恋怪物。”

  他身边突然冒出许多看不清面孔的憧憧人影,嬉笑着附和:

  “真是令人作呕。”

  “没想到楚汛是这样的人。”

  “早就听说楚经理是同性恋,他该不会想潜-规-则我吧?我可得当心。”

  “他是男同性恋,一定私生活混-乱。”

  “说不定患有性-病。”

  “哈哈哈哈,他得了绝症说不定就是因为私生活太过淫-乱。”

  楚汛百口莫辩,只想逃跑,一路跑回家,想要找个地方躲躲。

  爸爸却不许他进门:

  “你这孽子!伤风败俗!”

  “最好死在外面,一了百了!死了也休想我把你葬进我们老家的祖坟!”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孝的东西,害得我也丢尽颜面。”

  楚汛被赶来赶去,天下之大,竟然无他可立身之地。

  他着急、茫然、伤心、绝望。

  为什么呢?他是做错了什么?只是因为他生而为男人,又天生就喜欢男人吗?就因为这样他就得受尽折磨、不得好死吗?

  忽地有人抓住他的手,唤他的名字:“阿汛,阿汛……”

  楚汛终于被唤醒过来,他睁开眼睛,蔺焰尘的脸映入眼帘,有些模糊。

  他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满面泪水。

  蔺焰尘握紧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畔,去温暖楚汛冰凉的手心:“你做噩梦了,哭起来没有一点声音,就默默掉眼泪,我才看到,枕头都被哭湿了一片。”

  他小心翼翼,没敢问楚汛梦见什么,怕触及楚汛的伤心处。

  平生第一次,有人哭起来叫他觉得心疼,楚汛看上去那么脆弱无助。

  楚汛坐起身,做了一场噩梦,非常疲惫,说:“小蔺,你抱着我。”

  蔺焰尘抱住他。

  蔺焰尘滚烫的胸膛和宽厚像给了楚汛一个可归之处,让他安置下漂浮不定的心。

  起码此时此刻,有人愿意抱着他。他没说话,就安静地抱着蔺焰尘,蔺焰尘则抚摸着他的背,像是在哄着一个婴儿,使他呼吸逐渐平稳。

  他觉得身上发凉,然后意识到是因为冷汗,说:“还是别抱了,我一身汗,脏。”

  蔺焰尘不肯放开:“不脏。”

  小蔺对这个情人岗位真是尽职尽责,楚汛起初欣慰,仔细想想却觉得更加寂寞,可惜演的再真也不是真的,是他花钱买的,世上根本无人爱他。

  他见过有人花钱买年轻的肉体,结果无法自拔,求着小情人留下,继续扮演真爱游戏里的角色,大抵就是遇见了小蔺这样的高手。幸好他行将就木,才能保持脑袋的清醒,否则说不定也会一掷千金,去讨小情人的欢心。

  楚汛轻轻拍他的肩膀:“你让我换件衣服,我衣服都湿了,再穿着要感冒的。”

  蔺焰尘这才松开手,望着他的眼底全是担忧,仿佛一片真心。

  楚汛脱了衬衫,被他那样看了一眼,忽然想被下了降头、迷了心窍,脱口说:“还是做吧。”

  小蔺炽热的肉体随即贴了上来,他发冷的身躯像是自顾自地抱了上去。

  蔺焰尘在他的耳边喁喁细语:“你真的很瘦,以前有在好好吃饭吗?”

  当然……没有,工作忙碌、压力大,有时顾不上吃饭,有时又塞一肚子油腻酒肉,回去抱着马桶都吐出来,他自尊心高,无论如何也不能放纵自己变成秃顶凸肚的老男人,瘦总比胖好。

  ……

  蔺焰尘没有说话,只抱着他,用手抚摸着他的后颈和脊背。

  不知过了多久,蔺焰尘才踌躇地问:“我可以问吗?我真想问问你,可不知道我是不是有这个资格……你到底梦见了什么伤心事?或许,你可以和我说说看。”

  楚汛觉得自己很丢人,这么大的年纪,还哭成这样。

  从小爸爸就教他,男子汉不能轻易掉眼泪。假如他哭,都会被爸爸妈妈用失望的目光盯着,他们会让他别哭,却不会上前安慰他,受伤了就自己爬起来。

  蔺焰尘不问还好,一问,楚汛忽地哭更厉害。楚汛从不在认识的人面前哭,大抵因为小蔺算半个陌生人,在他面前哭也不算丢人,他一口气发泄出来。

  叫蔺焰尘手足无措。

  除了给他拥抱,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楚汛哭了一会儿,说:“我因为喜欢男人,和父母决裂,五年没有见面。”

  蔺焰尘满心怜惜油然而生,他想了想,自然而然地说:“……我妈妈在我小时候去世,我和我爸爸也吵架,关系很差,也有三年没见面。”

  安慰别的不幸,就是晒出自己的不幸。

  这两个可怜人萍水相逢,惺惺相惜。

  楚汛叹气,他还想说季天泽的事,但不知为何,没办法在蔺焰尘面前开口:“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蔺焰尘慢慢回过味来,楚汛说因为男人和父母决裂,绝不会仅仅是个性取向,那个男人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

  不能再深入仔细去想,光是随便一想,蔺焰尘就觉得心口堵塞,郁闷难当。

  年近三十的男人私生活可能干净?从不碰女人?甚至女同事对他示好都无动于衷?

  都是男人,世上哪有柳下惠?

  不是阳-痿,就是基佬!

  庄瀚学脑袋突然灵光,赶紧放开抱着楚汛的手,他虽然纨绔,也不想当基佬情侣之间的男小三,迭声否认:“先生你误会了,我只是楚汛的老板。”

  “他突然要辞职。我很苦恼,来求他留下。”

  楚汛觉得荒谬,干嘛要这样和季天泽说话,好似姓季的是他男友。

  楚汛回过神,望向庄瀚学,说:“和他解释什么?”

  季天泽这才知道自己误会楚汛,别扭地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我误会你是我不好,你语气好些,我也不至于弄错。”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