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下眉头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城和梁绪一起去了沈母的墓地,俩人到了陵园,梁绪捧着一束花,放在了沈母的墓碑前。

  “妈,我带梁绪来看您了,您不是一直想见他吗,我现在带他来了。”沈城蹲下身子看着沈母的墓碑轻声说。

  梁绪直接跪在了沈母的墓碑前。

  “你别……”沈城伸手去拦梁绪,“你别这样,这不是我妈想看到的。”

  “你先别拦我。”梁绪看着沈城,眼神里带着一股执拗。

  沈城看着梁绪的眼神,慢慢的收回了手。

  “妈”

  梁绪这句不见外的话一出口,差点没让沈城跟着他直接跪下。

  “对不起,来的这么迟。您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对沈城好的,不会让他受任何委屈。

  我今天在这里向您保证,这世界上除了您之外,不会有人比我更疼他了。

  谢谢您同意我们在一起!以后我和沈城都是您的儿子,亲儿子!”梁绪在沈母的墓碑前跪着拜了三下。

  沈城伸手将他扶了起来,眼圈有些红。

  “怎么了,感动了?”梁绪伸手去摸沈城的脸。

  沈城躲开,“妈在这儿呢,你别动手动脚的啊。”

  梁绪笑了笑,没再和沈城闹,他伸手将沈城揽入了怀里,“我会对你好的,把我这八年来对你缺失的爱,全都补回来。”

  两个人在墓地后直接去了以前住的地方。

  “你去开门。”梁绪停下脚步示意沈城先去开门。

  沈城看了他一眼,走上前去拿出钥匙开了门。

  门打开,沈城愣在了门口。

  屋里的一切都还像原来一样,阳台上还晒着衣服,桌子上的杯子里还盛着未喝完的水。

  就像他们从未离开过一样。

  沈城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把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白布,可现在……

  “你什么时候收拾的?”

  沈城眼里带着惊喜。

  “先进去吧。”梁绪扶着沈城的肩膀走了进去,扶着他让他坐在了沙发上,然后蹲下身子,把手放在沈城的膝盖上,看着他的眼睛。

  “我今年二十六岁,从十二岁与你相识,这十四年里,我未来的打算里从来都没有少过你。

  我想陪你一起度过余下的日子,从十二岁到二十六岁,从二十六岁到我死去。

  我想在我余下的分分秒秒都跟你在一起。

  不论以后是贫穷还是富裕,是健康还是疾病,我都希望能和你一起走到生命的最终点。”

  梁绪单膝跪下,从裤袋里摸出一只黑色的戒指盒。

  沈城的指尖有些微微的颤抖,他根本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梁绪慢慢的打开了戒指盒,里面是两只素圈男戒并排而立。

  “就算无法缔结法律关系,我还是希望能和你成为实质意义上的配偶。我们可以共享财产,权利,责任,义务,我们可以做试管或收养;我是你的孩子,你也是我的孩子;我们都发誓对彼此忠诚且一心一意,就像这世上千千万万对平凡普通又白头到老的夫妻一样。”

  “你愿意和我缔结这种一生的关系吗,沈城?”

  沈城张开口,却发不出声音,重复几次后才竭力仰起头,似乎要让眼眶中涌出的泪水倒流回去。

  梁绪拉住他的手问:“沈城?”

  ——答应吗,沈城?

  沈城把手慢慢放在梁绪掌心上,他手指冰凉刺骨,但炙热的眼泪就这么一滴滴打在上面,顺着掌纹浸透两人相贴的掌心。

  沈城从梁绪手上的戒指盒里拿起一只素圈,手指僵冷又异常用力,仿佛抓住这世上最珍贵的钻石一般,就这么紧紧地丝毫不松地捏着它。

  然后他抓起梁绪的左手,非常认真又有一点笨拙地,将戒指套进了他的无名指上,说:“我想接受梁绪作为我的伴侣,从……从今天开始,不论是好、是坏,是富、是穷,是健康、是疾病,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梁绪拿起另一只对戒,拉着沈城的手指套了上去,继而低头虔诚亲吻那微凉的指骨节。

  “不,死亡都不能分开。”

  沈城伸手抱住梁绪,这个拥抱却很紧很紧,像是把全身最后的力量都灌注在肌肤相贴的刹那间。

  梁绪反手拥住他,紧紧闭上眼睛,感觉到戒指在手上细微几乎不察,却又沉重如若千钧的分量。

  梁绪握了握沈城的手,示意他不要紧张,沈城和梁绪的对面坐着梁博和梁母。

  “爸,妈,我和沈城打算结婚。”梁绪握着沈城的手放到了桌面上。

  梁母微微睁大了眼睛,她的目光落在沈城和梁绪相握的手上,那上面带着一对对戒。

  “结婚?”

  “是,结婚。”

  “可是,这是不被允许的。”

  梁绪看了沈城一眼,后者也正注视着他,“我们打算去T国注册。”

  梁母看了看沈城,又看了看梁绪,“如果你们已经决定了,那就去做吧。”

  “妈!”一旁的梁瑜忍不住出声,“哥糊涂您也糊涂吗?”

  “小瑜,你怎么跟你妈说话呢!”一旁的梁博呵斥了梁瑜一声。

  “爸,您怎么也……”

  “既然你哥已经决定了,那我们就应该支持他,更何况,沈城也是你的哥哥。”

  梁瑜看了沈城一眼,“我是不会承认我有这个哥哥的,我也不会同意他们俩在一起的。”

  沈城看向梁瑜,后者紧紧抿着嘴,眼神里带着几分不屈服的意思。

  梁绪理都没理梁瑜,“谢谢你们。”

  没过几天就是沈城的生日,梁绪请来了李诚他们,也没出去,几个人就在家里给沈城过生日。

  李诚往厨房里看了一眼正在忙活着的梁绪,又看了看沈城,“真和好了?”

  沈城点点头。

  “你说你们啊,兜兜转转还是你们俩,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非要分开,弄的两个人都不好过。”

  沈城愣了一下,低下头笑了笑,“可能不经历这些,我们还不知道彼此对彼此来说的重要性吧。”

  “你终于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了。”顾哲笑着看着沈城说,“祝福你们啊。”

  “谢谢。”

  “行了行了”李诚突然插进了沈城和顾哲的中间,“不说这个了,祝你生日快乐啊沈城。”

  沈城一看李诚的动作就知道他脑子里想了什么,他笑了笑,“你们俩随便坐,我去看看梁绪那边需不需要帮忙。”

  还没等沈城走过去,门铃就响了。

  “我去开门吧。”顾哲转身去开门,

  “可能是王飞他们到了。”沈城也折了回来。

  顾哲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是一个他不认识的男孩子。

  “你找谁?”

  “沈城,我找沈城。”

  “沈城,有人找你。”顾哲扭头喊了沈城一声。

  “不是王飞他们吗?”沈城走到门口,“梁瑜,你怎么来了?”

  “我有话跟你说。”梁瑜看了沈城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沈城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没事吧,那孩子谁啊?”李诚凑过来看了一眼。

  “你和我哥不能在一起。”梁瑜停住脚步,扭头对沈城说。

  “为什么?”沈城感觉有些好笑,他和梁绪经历了这么多,父母那一关都过了,最后这个孩子竟然站出来告诉他不让他们在一起,他倒是很好奇他的理由是什么。

  “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因为……因为梁绪他并不爱你。”

  沈城笑了。

  “你笑什么?”

  “你怎么知道梁绪不爱我,我认为他很爱我。”

  “因为……因为你们两个都是男人,怎么可能在一起,我哥哥是不会喜欢男人的!”

  “你喜欢你哥吧。”

  “什么?”

  “我说,你喜欢你哥吧。”沈城抱着胳膊看着梁瑜,“是吗?”

  “怎么可能,他是我哥,你开什么玩笑。”梁瑜的眼神有些闪躲。

  沈城笑笑,没再说话。

  “你整整缺席了我哥的生活八年,他最好的八年里都没有你,你知道他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吗?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人是我不是你。他曾经因为发烧直接昏倒在了公寓里的时候你在哪里?他犯胃病唯出血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和他在一起,你有什么资格说爱他?”

  “沈城”梁绪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件褂子。

  “外面这么冷,怎么出来了?”他把衣服披在了沈城的身上,看了梁瑜一眼。

  “没什么,我和梁瑜说两句话,你怎么出来了,饭做好了?”

  “就知道压榨我,我是不是只剩下做饭的利用价值的。”梁绪伸出手捏了捏沈城的脸。

  “不然呢,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沈城瞥了梁绪一眼。

  梁绪伸手搜搜沈城的头发,揽住了他的肩膀,“走吧,回去吧,外面冷。”

  梁绪至始至终都没再看梁瑜一眼,有些事情他都知道,只是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他的底线是沈城,只要没触碰到沈城,一切都无所谓,可是只要有人敢触碰到他的底线,他绝对不可能放过那个人,不管是谁。

  “哥。”梁瑜开口喊了梁绪一声。

  梁绪连头都没回,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揽着沈城往前走。

  他的手紧紧的握着沈城的手,门外梁瑜的面前关上,没有一丁点的犹豫。

  梁瑜看着那扇门在他的门前关上,愣了许久,最后慢慢的蹲在了地上。

  王飞和董思思不多会也来了,

  屋里很热闹,带着羊肉的香气,蛋糕上面的奶油被抹到了梁绪的脸上,沈城笑着拿纸巾给梁绪擦脸,结果被梁绪双手抱着他的头直接把脸上的奶油抹了他一脸。

  一桌子人吃着聊着,幸福在漫不经心中漂浮在空中,带着香味儿,你其实看的见,也呼吸的到。

  爱人、亲人、朋友生命相撞,相互爱慕只是开始,爱,不是初见的吸引,不是合适的登对。

  而是在经历了生活中残忍的洗礼,那么多磨合,挣扎,疑惑,之后还能相互扶持、相互依靠才是结果。

  爱情中没有公平,永远是一个人的付出超过另一个,永远是一个人的坚持能在意外之后挽救。

  幸福这样奢侈的东西,谁也说不好到底怎么才能抓住它。或者付出,或者妥协,或者委屈,或者毁灭。

  那些被标记上过往的伤痕,那些受尽了绝望的眼泪,随风逝去。

  爱到最后,洗尽了轻浮,淘干了虚荣,斩断了欺骗,战胜了诱惑,经历了岁月的生死考验,得到的是相濡以沫的真挚;是死生契阔的决心;是血脉相通的追随。

  说到底,爱最难能可贵。

  说白了,爱才会让人死性不改。

  “我和沈城打算结婚了。”梁绪把这个好消息同样的告诉了在座的几个人,几个人同时愣了一下。

  李诚看了一眼顾哲,后者也正看着他。

  “你们决定了?”

  “嗯,我们打算去A国登记。”这次说话的是沈城,他主动伸出手握住梁绪的手。

  “恭喜啊,恭喜恭喜。”几个人笑着祝福。

  “其实,我们俩已经结婚了。”李诚拉起顾哲的手,笑着说。

  “你俩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就上个星期,只是还没来得及告诉大家。”

  “好小子,你们俩瞒的还挺严实的啊。”

  “罚他酒!”

  屋子里的人又闹了起来。

  送走了一屋子的人,还没收拾沈城就已经躺在了沙发上。

  “累了?”梁绪单腿跪在他的旁边问他。

  “不累,只是觉得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沈城伸出手摸摸梁绪的头发,“头发是不是有点长了?”

  梁绪一只手握住沈城的手,另一只捏着沈城的下巴,嘴唇碰了下沈城的嘴,如蜻蜓点水。

  分开时,他笑着看着沈城,“生日快乐。”

  交握的两只手,无名指上紧紧带着的戒指。

  “每天都得乐。”沈城在梁绪说完之后接了一句。

  也许他们曾经争吵过、绝望过、分开过,但是兜兜转转最后在他们的生命里,留下的还是最初的彼此。

  虽然他们相爱的太早,但这不妨碍他们可以一直走到老。

  就算外界的干扰再多,他们只为自己想要的爱情而生活。

  从他们遇见,到往后余生。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