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甜呀 96谢谢你,我最好的爱人(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厨房间里忙活好后,徐妈妈将菜都端出去,徐子易这会没有半分欢喜,心里除了后悔之外还是后悔。

  天色已暗,修车的居然找不到这里,还在兜兜转转。

  韩凌阳跟他们一直在打电话沟通,可这儿很偏,就算开了导航也很容易开错。

  徐子易将客厅的灯亮起来,房屋是自家造的,客厅很大很大,她走到外面,盯着韩凌阳的背影道,“吃晚饭了。”

  “好。”他挂了电话,转过身跟着徐子易进屋。

  徐妈妈热情地招呼着,还拿出了家里的雪碧,徐子易特地拿了个新碗给韩凌阳,筷子也挑了最干净的一双给他。

  徐爸爸高喊了一声名字,徐子易的弟弟捧着手机出来了。

  他即便是坐到了餐桌上,都在看手机,徐子易冷着脸,不搭理他。男生也不怕她,反正都被她发现了,再说她敢把他手机砸掉吗?

  徐子易给韩凌阳倒了杯雪碧,一家人都坐定下来。

  韩凌阳真饿了,今天中午就没吃到饭,是用车上唯一一包饼干垫了肚子的。

  “你是哪里人呀?”徐爸爸在桌上忍不住开口。

  韩凌阳照实回答,徐爸爸不由赞道,“那是个好地方啊,有钱人特别多。”

  徐子易将一碗鸡汤端过来,放到两人面前,“爸,吃饭的时候少说话吧。”

  “你真是的,这是你同学,那也就是你朋友了。”

  徐妈妈坐在徐子易的身边,不经意挑起个话题来。“子易,你这手究竟怎么回事啊?之前问你总是不肯说,好好的怎么骨头成这样了?”

  徐子易看到韩凌阳喉间轻咽下,就要说话,她赶紧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我都说了是我不小心摔的。”

  韩凌阳朝她看看,徐妈妈才不信。“摔能摔成这样?”

  “我自己不小心砸到的。”

  韩凌阳觉得他还是应该说实话,毕竟那件事因他而起,徐子易看得出他想开口,干脆踩住了他的脚。“怎么不能了?”

  “是在学校吗?”徐爸爸连忙问道。

  徐子易已经猜到徐爸爸接下来要说什么话,她心里紧张的不行,“不是!”

  “那真是的……要是在学校的话,学校有责任的……”

  这话摆在明面上,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这要在学校出事,他们就能找学校算账,怎么也能要到点赔偿的。

  徐子易握住筷子的手在发抖,韩凌阳就坐在边上,她不好发作,可这席话里的意思,韩凌阳不可能听不出来。

  徐子易扒了口米饭塞到嘴里,奶奶坐在对面,要给韩凌阳夹菜,家里没有公筷的意识,奶奶怕夹过红烧鱼的筷子不干净,在嘴里抿了下后夹了块排骨就要起身。

  “奶奶,他自己要吃什么就让他自己夹,他也不喜欢吃排骨。”

  奶奶听了,只好将排骨放到自己碗里,徐子易示意韩凌阳多吃鸡肉,摆在他手边的菜没有被别人碰过。

  “妈,这次我去学校,你多给我五百块钱。”

  徐子易忍着口气,瞥了弟弟一眼,想让他闭嘴。

  “多五百?你干什么呢?”

  “换季了,我不要买新衣服吗?没衣服穿!”

  徐妈妈脸色垮下来,“去年的衣服都是新的,怎么就不能穿了?”

  “都说是去年的了,那是旧的!”

  男生看了眼徐子易,知道这会有客人在,她不敢拿他怎样,“姐,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花你的钱,我问妈在要呢。”

  这家里哪还有什么钱?不都是靠着她平时寄回家的吗?

  徐爸爸用筷子在碗上轻敲了下,“行了行了,别敲了,有客人在呢。”

  韩凌阳不好插嘴,他也不知道他还能说什么。

  晚饭吃到一半,韩凌阳也觉得饱了,兜里的手机响起来,他赶紧接通。

  “喂,好,到了是吗?我马上过来。”

  徐子易跟着放下筷子,韩凌阳看眼桌上的另外几人,“叔叔、阿姨、好婆,你们慢慢吃,修车队已经过来了,谢谢你们的款待,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那让子易送你去。”

  徐子易已经站起身,拿了长桌上的手电筒准备送韩凌阳出门。

  “别忘了我的球鞋,你答应我的。”弟弟生怕他忘,又提醒他一声。

  韩凌阳回头看了眼,“不会忘。”

  徐子易脸皮发烫,鼻子酸酸的,泪水瞬间逼出眼眶。要不是韩凌阳还在,她肯定就忍不住了,她确实不敢吵闹,她怕会被韩凌阳看到更多的不堪。

  徐子易打了手电筒跟在韩凌阳身后走,灯光照亮了一长条路,村上的狗叫声此起彼伏。

  她心头已经跟死灰一样,徐子易将韩凌阳送到村口,修车队的人将车停在路边,韩凌阳把车钥匙给他们,也大致描述下车子出现的状况。

  徐子易陪在边上,他朝她看了眼,“你先回去吧。”

  “这需要多久?”

  “很快的。”

  徐子易轻点下头,一会要是被村上人看见了,一传十十传百,还不知道要说成什么样。

  “车子修好后,告诉我一声。”

  “好。”

  徐子易说了声再见,转过身要走,她心里是有不舍的,她跟韩凌阳之间唯一的纽带,只可能是施甜,可她跟他之间,还是见一面少一面了。

  “等等。”

  徐子易忙停住了脚步。

  “你以后要是遇上什么困难,就跟我说,我一定会帮你。”

  徐子易忍了一路的眼泪就这么滚落下来了,“我挺好的呀,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你听进去了就行。”

  “我……我走了。”

  “好,再见。”

  “再见。”

  徐子易逃也似地走了,韩凌阳出生至今,怕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吧?有些话他不好明说,又怕她实在辛苦,所以才开了这样的口。

  徐子易走到半道上,拐进了自家的田里,她坐在田埂上,将手电筒给关了。

  施甜接到电话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俞临惠和纪爸爸都过来了,正拿了大包小包的水果往冰箱里塞。

  施甜接通电话,“喂,子易。”

  那头没有说话声,只有哽咽的哭声,施甜吓了跳,忙起身走到阳台上,“子易,你怎么了?”

  徐子易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施甜在那边急得不行,“你到底怎么了?家里出事了吗?”

  “呜呜呜……”

  “你别吓我。”

  徐子易从来没有奢望过什么,她也知道什么叫同人不同命。她更加不会因为看到了施甜跟纪亦珩在一起,就天真地以为她也能冲着韩凌阳将心思说穿。

  他知道他高不可攀,可难道她就连偷偷喜欢他都不行吗?

  一顿饭,短短不过半小时而已,就让徐子易尝到了什么叫痛不欲生。

  她原本就只是靠着那一点暗恋的小心思在支撑着,工作再苦再累,可偷偷看看韩凌阳之前发的消息,再看看他朋友圈里弹琴的片段,她就觉得什么都是能撑过去的。

  可如今,这种简单的关系被蒙上了一层污垢,她想起来就心痛。

  施甜不再问了,就静静地听着她在电话里哭。

  徐子易哭到最后没力气了,自我平复之后,才沙哑着嗓音开口,“小狮子,你别担心我,我没事。”

  “真没事?”

  “嗯,就是家里的事有点烦躁,我一时想不开。”

  施甜轻叹口气,知道她的难处。“你要是碰到了解决不了的事,一定要告诉我,别自己硬扛。”

  “放心吧,我很好。”

  两人说了会话,徐子易这才挂断通话,施甜在朋友圈也看到了韩凌阳的动态,但她并不知道那里就是徐子易的家,更加不会往深处想。

  徐子易独自坐了会,这才起身,她擦干净眼泪,刚走出去两步,就收到了韩凌阳的微信。

  “车子已经修好了,我回去了。”

  她眼眶热热的,又想哭,“好。”

  “再见。”

  徐子易没有再回,抬头望了望天空,如果还能再见,那就好了。

  施甜怔怔地盯着屏幕看,有时候她想不明白,究竟是她有那样一个爸爸幸运些,还是徐子易有那样完整的家庭,更加幸运些呢?

  当然这种比较,也只能是她们之间的。

  施甜心里觉得沉重不少,只希望徐子易能赶紧碰到一个对她好的人。

  回到屋内,俞临惠将洗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甜甜,快过来吃。”

  “妈,您坐会吧,别忙来忙去的了。”

  “冰箱里我放了些菜,还有包好的饺子,冻起来了,你记得吃。还有还有,等珩珩不在家的时候,你到我这边来住,省的自己还要做饭……”

  施甜连连答应,于她来说,这样的幸福是她等了好久好久的。

  纪亦珩趁着这几天在家,带施甜去将婚纱照给定下来了,还定了结婚戒指。

  自从施年晟的事件过后,纪亦珩的热度越来越高,陆一乐求之不得,这也算因祸得福了。

  施甜的节目也做的有声有色,主编亲自开口,在会上提了让施甜签约爱酷的事。

  她当时也在场,有人问了一句,“做直播间的人有那么多,你怎么保证施甜就能做起来?”

  主编回道,“因为她切入点清奇,观众不喜欢老生常谈和太官方的话题,施甜从第一期至今的直播,哪一场不是人气爆棚?这就是她最大的优点,至少在我们公司,谁都及不上她。”

  施甜还是第一次听到主编对她有这样的评价,会后,她也顺顺利利签了公司。

  爱情大丰收后,事业也是出奇的顺利,现在施甜想要找嘉宾,再也不用像开始那样求这个等那个的了。

  下午就有一场直播,来的人在声咖界也是小有名气,起初是对方的助理主动找了施甜,说梁安跟纪亦珩合作过,希望能上一上爱酷的节目。

  施甜自然是答应的,就跟那边约好了时间。

  直播要涉及到的一些话题,施甜都会提前列了单子发过去,那边确定了没问题后,双方就去各自准备。

  施甜进了主播间,跟梁安打过招呼,两人坐在一起,梁安的目光不住在她身上扫着。

  开播后,施甜在前面做热场,每次都会有固定的几个人上来送礼物。

  “少奶奶今儿真美。”

  “少奶奶脸色红润喜洋洋啊。”

  “少奶奶洪福齐天!”

  施甜忍不住笑道,“你们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啊。”

  直播间内鲜花刷起来,火箭送起来,就算纪亦珩不说,施甜也能猜得出来这些是托。粉丝群里,不知道是谁想的主意,给纪亦珩起了个少爷的称号,这会这声少爷已经弄得人尽皆知,施甜自然而然就成了少奶奶。

  这几个‘托’混在粉丝里头,八成是纪亦珩身边的人,比如助理什么的。

  施甜开了场后,跟梁安互动,既然是嘉宾的直播节目,主角当然还是梁安。

  她让梁安先跟观众打招呼,然后才开始进入话题。

  当初施甜问了梁安的助理,直播的时候着重点想要在哪方面上,助理希望多提问提问梁安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施甜这会就按着对方的要求,让梁安谈谈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

  这说穿了,多少有点卖惨的成分在里面。

  梁安开始说她小时候的事,家庭不幸,从小嗓子就好,想要学唱歌,却没有学成。当年还想偷偷报考艺校,却被父亲抓回来打了一顿,关了整整一星期。

  总之她有今天的成绩,全靠自己的努力,是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

  梁安说到动情处,还擦了擦眼泪,施甜忙抽了纸巾给她。

  “我跟纪亦珩合作过,我真羡慕你,能找到那么好的靠山。”

  这话什么意思?这弯转得施甜真是猝不及防啊,她看了眼身侧的梁安,女人的第六感觉又是十分灵敏的,这意思不就是在说她全靠纪亦珩吗?

  施甜又不好在直播间跟她撕破脸,“羡慕吧?不过没办法,我在大学里就是一路被人羡慕过来的,我都习惯了。”

  梁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终究要照顾自己的形象,“所以说你这样呀,算是少奋斗了十年呢。”

  奶奶的,施甜居然没看出来她是这样一朵白莲花啊,明里暗里都在说她靠纪亦珩,想让人觉得离了纪亦珩,她什么都不是,是吗?

  这一看就是情敌了,想想啊,跟纪亦珩合作的时候靠那么近,施甜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的魅力,一来二去的把人家的魂给勾了。但纪亦珩偏偏又结婚了,这就成了典型的看得着摸不着,多气!多气!可不就逮着机会给施甜下绊子了嘛。

  施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梁安这一路走来真是不容易啊,其实当初要是家里人同意你报考艺校的话,你肯定会大有作为的。所以啊,还是因为没人,苦啊。”

  “不,我一点都不觉得苦,能靠自己多好,我很骄傲。”

  是,苦都被她诉完了,这会又说一点不苦,什么好处都要被她给得了。

  “那我跟你不一样,我这辈子的幸福都是纪亦珩给我的,我有很多需要靠他的地方,夫妻本就应该互帮互助……”

  梁安直接打断了施甜的话。“那你能帮纪亦珩什么呢?”

  “我能让他配偶一栏上永远不空白。”

  梁安一直保持面带微笑,说话尽量柔软不含任何攻击性,“说来说去,我还是羡慕你。”

  “羡慕着吧,世上没有第二个纪亦珩,他已经是我的了。”施甜带了几分玩笑的口气,又轻轻松松将话题扯开,梁安看到有人已经看出了她的咄咄逼人,留言带着几分不客气地指责,她要再不顺杆往下爬,就是在自己找死了。

  她原本就想让人都知道施甜能走到今日,靠的完全是纪亦珩罢了。没想到施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她也就只能闭嘴了。

  直播结束后,施甜将梁安送出直播间。

  施甜没有跟她多客气什么,径自去了休息间。

  爱酷的人将梁安送到外面,助理在边上,将外套递给她。

  “你刚才怎么回事啊?那些话是不是太有针对性了?”

  “有吗?”梁安套上外衫,不以为意道。

  “当然了,我都替你捏把汗。”

  梁安顺着台阶往下走,走到一半时,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正迎面走来。她不由停住脚步,纪亦珩看到她时,也停了下来。

  梁安赶紧打招呼。“嗨,纪亦珩。”

  “你好。”他规规矩矩跟她说话。

  “好久没见你了,有空一起喝咖啡吗?”

  “我刚才看了你的直播。”

  梁安干笑下,“我说的不好,有点紧张呢。”

  “确实说得很不好。”

  她面色变了变。“我还有工作,我先走了。”

  纪亦珩抬起脚步,上了一个台阶,“你要是不靠别人,上次那部剧怎么轮得到你配音呢?你嗓子太粗,其实不适合这一行。”

  梁安几乎是落荒而逃,如果你对一个人有好感,那他说的每个字都会被放在心上。

  施甜在休息区喝了整整一杯水,心头的怒火这才被浇熄。

  她回到办公桌前,拿了包,将电脑关掉,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施甜打了卡走出去,出了公司大门,准备去地铁站。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施甜来不及回头,脖子就被来人的手臂轻轻勒住了,这一下都快吓死她了,她不会是遭到了什么打击报复吧?

  施甜掐了把对方的手臂,纪亦珩吃痛,却也没有松开。“是我。”

  施甜抬头一看,将纪亦珩的手拉开后,一下扎进他怀里,“怎么是你啊?”

  “那你希望是谁?”

  “我没想到你今天回来啊。”

  纪亦珩拉着施甜的手往前走,施甜忙用力抱住了他的手臂,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你开车过来了吗?”

  纪亦珩轻摇头,“车子放在家里,你没开吗?”

  “我连驾照都没有好不好。”

  纪亦珩笑着揉了下她的脑袋,“我忘了,我是直接过来的,行李让人送回去了。”

  “让助理送的?”

  “是。”

  施甜很小气地拍了下纪亦珩的手臂。

  “怎么了?”

  “你把家里钥匙给她了?”虽说纪亦珩一再强调是助理,但毕竟孤男寡女的对不对,施甜心里一千万个担忧啊。

  “没有,我让她放门卫了。”

  这还差不多,施甜摸了摸纪亦珩方才被打过的地方。

  过去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地铁站,施甜脑袋在纪亦珩的手臂上蹭着。“走路好累的,背我啊。”

  “行啊。”

  施甜顿住脚步,等着纪亦珩弯下腰,他朝她看了眼,“你自己要是能跳上来的话,我就背你。”

  “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施甜差点脱口而出,瞧不起她矮是不是?

  纪亦珩笑着往前走了两步,一点腰都不肯弯呀,“来,跳上来。”

  施甜还就不信了,她将单肩背着的包斜跨着,她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加速往前冲,到了纪亦珩的背后,她使劲一跳。

  手掌摸到纪亦珩的肩膀了,但是力道不够,抓不住啊,她狼狈地往下滑,双脚还没挣扎呢,就落地了。

  纪亦珩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也太不行了,这点高度都上不去。”

  “什么啊!什么啊!”施甜不死心,原地往上蹦,更加不行了。

  “纪亦珩,你好歹走的是沉稳低调的路线,能不能不要笑得这么张扬?”

  “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我要背后长双眼睛的话,我肯定觉得更好笑。”

  施甜用手指使劲捅着纪亦珩的后背。

  “行了,我背你。”

  “不用了,”施甜也是个有脾气的人,“走,回家。”

  “我真背你,背你是我的荣幸。”

  “我已经不相信你了。”

  两人回到家里,施甜将纪亦珩行李箱里的东西收拾出来,然后去万达跟纪亦珩爸妈一起吃了个晚饭。

  再次回到家,洗完澡已经不早了,纪亦珩进房间时,看到施甜在床上站着。

  “不好好地躺着,干什么呢?”

  施甜听这话,不乐意了,“我为什么要好好躺着啊?”

  “你在床上不躺着,还能站着吗?”

  “纪亦珩,你流氓,你厚脸皮!”

  纪亦珩被逗得不行。“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脑子里想的,就是我想的。”

  “我脑子里在想你啊。”

  施甜弯腰拿起床上的枕头,冲着纪亦珩扬了扬,他上前两步,施甜朝他一指,“退回去。”

  纪亦珩乖乖往后走,施甜丢开了手里的枕头,“就在这站着。”

  “好。”

  施甜在床上跳了两下,然后起步、助跑,朝着纪亦珩就扑了过去。

  他生怕她摔着,赶紧张开双臂,施甜跳到他身上,两手圈紧他的脖子,额头都快把纪亦珩的下巴给撞碎了。她身子往下滑,施甜这次可不能放弃,她使劲全身力气往上爬,爬啊爬啊爬不上去,只能用腿夹住了纪亦珩的腿。

  对,是腿,不是腰,因为她就要掉地上去了。

  纪亦珩伸出一条手臂,圈紧了施甜的腰后将她往上提了提。她顺势发力,扭动着身子往上蹭啊磨啊,纪亦珩脸色微变,“不许再动了。”

  施甜也快没力气了,两腿紧紧夹着,不肯下去。

  纪亦珩手掌托着她,怕摔了她,施甜笑着凑到他耳边道,“网上有个热词叫‘盘他’,是不是就跟我这样的?”

  纪亦珩体内的火,是被施甜这话给彻底点爆的。他大步上前,到了床边想将施甜丢下去,但她双手圈紧不放,纪亦珩干脆压着她躺到了床上。

  施甜觉得她最近吧,脑子不够用,总是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

  比如说今晚,这火可不就是她自己点的嘛。

  纪亦珩这次回家能待得久一点,周五这天,他等到施甜下班后,接了她去往酒店。

  “爸妈已经到了。”

  “就是个生日嘛,在家过过就好啦。”

  纪亦珩发动了车子。“这可不一样,这是我们结婚后,你的第一个生日。”

  俞临惠和纪爸爸早就到了,在酒店的包厢里已经忙活半天了,施甜推开门进去时,满面吃惊,包厢内一看就是被精心布置过的,俞临惠也不怕麻烦,气球都是她让纪爸爸一个人打的。

  “妈,您不用这样大费周章……”

  “一点都不麻烦,甜甜,你过来。”俞临惠拉着施甜的手来到旁边,那儿摆着一张长形的桌子,用粉色带蕾丝边的桌布铺着,上面放满了礼物盒,满满都是啊。施甜不用数,大概扫了眼,最起码得有二十来个。

  “甜甜,你之前都没好好过过生日吧?没关系,以后每一年我们都给你过。这礼物都是妈给你补上的,你有多少个生日没有收过礼物,妈就给你补多少份。”

  施甜听到这哪还受得了啊,伸手抱住了俞临惠就要哭,“妈。”

  “不哭不哭啊,过生日要开心。”

  这事,俞临惠是瞒着纪亦珩的,就连亲儿子都没告诉。

  “妈,你一下送这么多,让我的礼物怎么拿得出手?”

  “那不一样,妈妈是妈妈,老公是老公,情意不一样。”

  施甜赶紧用手背轻拭着眼眶,“爸,妈,谢谢你们。”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先吃晚饭吧。”

  俞临惠对她是真好,总念着她一个女孩子孤孤单单长大不容易,总是心疼她。施甜心里就跟塞满了蜜糖一样,就连吃口辣的菜,都能吃出甜味来。

  回了家,纪亦珩和施甜坐在床上一起拆礼物。

  他也好奇啊,还不知道俞临惠都往里面塞了什么呢。

  施甜第一个就拆到个贵重的,“天哪,是周生生的锁骨链。”

  纪亦珩也拆了个。“这是什么?”

  “手链……”

  施甜拆到后面,都快不敢拆了,“妈怎么准备了这么多啊?我不好意思……”

  “她打小就喜欢女儿,你就满足满足她的心愿。”

  礼物真是各式各样都有,有睡衣,有鞋子,最贵重的当属一只手表。

  施甜将东西都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就连床上的礼物盒子都不舍得扔。

  纪亦珩切了水果拿到阳台上,施甜搬了张椅子坐到他身边,将脑袋轻枕在他的腿上。

  他手掌轻抬,掌心摩挲着施甜的后脑。

  “纪亦珩,你当初为什么会喜欢我?你看上我哪点呢?”

  纪亦珩很认真地想了想,“觉得你很有趣。”

  “哪里有趣?”

  “你千方百计混进去看我洗澡,还不有趣吗?”

  施甜磨了磨牙,轻轻在他的腿上咬,“我都说了,那是意外!”

  “但我记住你了。”

  “好啊,等以后我要生了女儿,我就这么教她……”

  施甜话说到一半,哎呦了声,纪亦珩手指轻扣在她脑袋上敲了下。

  “你打我,你不喜欢我了是不是?”

  纪亦珩笑着,弯腰在她发上亲了口,他薄唇一点点移到她的耳朵边,嗓音轻而柔,“我爱你啊。”

  这阵声音极具穿透力,穿过了施甜的耳膜,直击她的心脏。

  她双手紧抱着纪亦珩的腿,嘴上挂了满足的笑,“纪亦珩,我也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

  纪亦珩的手指穿过施甜的发丝,没有说话,她以为他没听到,又开了口。

  “谢谢你,我最好的爱人。”

  (全文完)

  ------题外话------

  亲们,我们的小短篇正式宣告完结了,到时候出版书会多更一章番外,敬请期待哦。(PS:番外有宝宝,也有徐子易和韩凌阳的再次见面)

  真的太谢谢大家一路来的坚持了,30万字说长不长,却是一个非常完整的故事,而且这样的短篇比我写习惯的长篇更难写,真的都是靠着你们的留言和互动给了我信心的。

  妖妖休息一段时间后会来开新文的,等我哈

  不见不散~

  发个完结红包,没有领取过的亲们记得去抢呦~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