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挺好的,你是他什么人啊?”

  “我是他的未婚妻。”薛抹云不假思索。

  “是你,他有提到过你,你叫薛抹云是吧。”

  “嗯。”薛抹云点了点头。

  “他现在在里面很好,但是那外面严严实实,里面充满迷烟,所有人到里面都会软弱无力,就算再有再强的功力,也只能如果寻常人一般,因此王爷在里面完全使不上劲,只得任由他们关着。”

  “原来是这样。”薛抹云终于明白,难怪穆赢一直逃不出来,没有音讯。不然山寨的人应该不是他对手。

  “既然里面充满迷烟,那他们的人是怎么进入里面的呢?”薛抹云不解,莫非他们用的面具?不会这么聪明吧。

  “他们进去之后都会先服用解药,因此去了里面也没有多大妨碍。”妇人关在里面许久,早已听到了他们这些套路。

  “那你可知道这解药在哪里?”

  “大王跟孙胜广他二人经常进去,特别是孙胜广,应该身上会有解药。”

  “哦,是吗?看来需要先偷出来,才能救他们出来。”薛抹云敲着桌子,计划着。

  听说她要救人,妇人急忙拉住她:“你能不能也救我出去?求你了。”

  “我会的。”薛抹云毫不犹豫。

  “对了,他们把你带到这来干什么,你是什么人?”

  妇人抹了抹眼泪:“我本是一名良家妇女,一次被他们掳了来,逼我做他们的压寨夫人,可是我已经嫁为人妇,怎可以如此受辱,我宁死不从。平时他们只是让我到外面陪同散散心,今天也不知道拉我到这来做什么。”妇人满心担忧。

  薛抹云听完,她打量了一下这妇人,只见她虽然涕泪涟涟,但是却掩不住脸上的秀美之姿,确实长得不错。

  同是女人,她心里也有不好的预感。看来她若呆在这,迟早会有被凌辱的危险。

  “容我想想办法,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拿到解药,混进监牢再说。”薛抹云沉吟。

  “好,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两人正说着,突然外面响起了厚重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你先藏起来。”妇人满脸警觉。

  薛抹云透过门缝看了一下,确实有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她一闪身,一下藏到了床帘后面。

  只听外面开锁的声音,那中年人走了进来,是山大王。

  他一走进来,薛抹云就闻到了满屋的酒味。

  “柳叶……”只见单梧青一走进来,就直呼柳叶的闺名,色眯眯走向她。

  只见柳叶不断退后,缩作一团:“你,你要做什么?”柳叶惊恐的问道。

  “你都来这里这么久了,我想要做什么还不知道吗?”借着酒气,单梧青猛地扑了上来,一把抱住柳叶就要亲吻。

  薛抹云见状,握着剑柄就要出来阻止。

  “放开我!你给我放开!”只见柳叶拼命挣扎,猛地一踹单梧青,挣脱出来。

  她头发凌乱,惊慌的从头上抓下刚才插上的簪子,一把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死在你面前!”

  柳叶用力过猛,以至于那簪子已经划破了皮肤,修长白净的脖子上流出鲜红的血来。

  看到她这求死模样,单梧青的酒醒了大半,有些心疼:“别别别,我坐下来就是了!”单梧青说着在床边坐了下来,薛抹云赶紧退回去,免得被单梧青发现。

  看到单梧青坐了下来,柳叶这才松了口气。

  “你每次都用这招,你烦不烦,是真心爱慕于你,若不是我真心喜欢你,只怕我早就已经对你用强,你以为你这招就吓住我吗?”单梧青又气又无奈。

  “我早已有了丈夫,”

  “我不在乎!”单梧青怒吼道。

  “自从那一次在山上我初见你,便对你一见钟情,因此这才设法将引入了来,没想到你却这般执拗,死活不从。”单梧青自顾的说起来。

  薛抹云躲在后面,看起来这单梧青也是痴情一片。薛抹云想着,突然看到单梧青腰间的鼓鼓囊囊,好像是解药露了出来。

  “我知道你对我有情,但是我心中已经有了人,强扭的瓜不甜,我求你,还是叫我放回去吧,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你。”柳叶祈求道。

  “不可能,我只要今生,不要来世。我独身寂寞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看上任何女人,唯独一个你,让我动心,我怎会放你回去。”单梧青绝不松口,眼睛血红的盯着柳叶。

  柳叶抬头看他,差点吓了一跳。原来薛抹云正在床帘背后,悄悄伸手来解单梧青腰间的解药。

  “这段时间我已经给你过多的忍耐了,今天你好好考虑考虑,晚上我便来这房中找你,你若不同意,我便派人下山屠你全家!”单梧青此时露出了山贼的面孔,恶狠狠的威胁,说着就要站起来。

  “等等!”柳叶看到薛抹云此时还在接他的腰间的解药,若是站起来马上就会被发现,因此急忙大喊。

  “怎么,你改变主意了吗?”单梧青坐下,脸上露出喜色来,换回刚才的柔情模样,以为柳叶被吓到了。

  薛抹云长舒了一口气,感激的看了柳叶一眼,赶紧加快手中动作。

  以为柳叶要答应他,单梧青也开始真诚起来:“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嫌弃我粗野。但是你别看我现在只是一个山贼,其实我在给朝廷办事,跟了一个大主子,若是这件事成功了,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到时候我做了官,你就是尊贵的夫人,到时候吃的山珍海味,穿的绫罗绸缎,何必跟着那个穷小子吃苦。”

  “我……晚上给你答案。”见到薛抹云已经偷到解药,手悄悄的缩回床帘后面,柳叶冷冷的对单梧青说道。

  单梧青大失所望,自嘲的笑了两声,站了起来:“你好好考虑吧!想好了叫我。”一甩门走了出去。

  单梧青刚走,薛抹云就出床帘后面走了出来,手上抛着一个解药,脸上高兴不已。

  “怎么办?他要屠我家人……”柳叶迎上去,忧心不已,紧抓着薛抹云的手。

  “不必担心,现在已经拿到了解药,待我将王爷救了出来之后,便一起带你回去。到时候王爷将叫人围剿了他们山寨,将他抓了,你跟家人就都安全了。”薛抹云安慰她。

  “好,那就全拜托你了。”柳叶欠身行了个礼。

  “眼下须得你帮我一个忙才行。”

  “什么事,请说!”只要能够救自己出去,救家人性命,柳叶做什么都无所畏惧。

  “我现在想要混到那监牢之中,我需要你……”薛抹云在她耳边耳语起来。

  “来人,来人啊!”柳叶在房间里面大哭大闹起来,将房间里面东西都砸得稀巴烂。

  “什么事?”经不住柳叶吵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两个山贼终于出声了。

  “这里面有老鼠,我不要在这,我要回到牢里去。”柳叶装作惊慌的在房里说道。

  “你就消停点把,牢房里指不定更多老鼠!”两个山贼被他吵得不胜其烦。

  但是碍于自己的大王中意于她,指不定这以后就成为夫人,两人也不敢怠慢。只是语气难免有些不耐烦。

  “我不管,我就要到牢房中去!”一向知书识礼的柳叶突然变得无理取闹起来。

  两人被他吵得没有办法,商量了一下,还是派了一个人前去报告单梧青。

  “她爱在哪里就在哪里吧。”单梧青心中烦闷,正在发愁。

  听说今天山寨中来了个送蔬菜的小伙子,单梧青不竟警惕起来。这段时间他们正在防备薛抹云,料想她定会来救穆赢,这小伙子极有可能是薛抹云假扮进来的。

  此次若是能把薛抹云抓住,就可以向三皇子邀功了。因此单梧青此时无心去管柳叶的撒泼,做正事才是要紧。

  得到了单梧青的批准,两人来到门口,打开锁,就要将柳叶带回去。

  两人打开门,只见柳叶坐在床边,用丝帕掩面哭泣,头发凌乱。联想到刚才大王醉酒熏熏的来过,作为男人,两个男人自然想到发生了什么。他们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走吧。”

  柳叶看到两人的坏笑,更加伤心,用丝帕遮住脸,缓缓跟着两人走了出来。

  贝塔伏在监牢外面,一直想伺机进入监牢里面,却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这群人换班之时也是异常的谨慎,丝毫没有松懈。

  贝塔远远的看着他们,已经黄昏了,还没见薛抹云回来。

  他心慌起来,已经过了出去的时间,贝塔却没管这么多,只想着薛抹云的安危。

  此时山寨里面的响起急促的号角,除了监牢外面的山贼,其他人都到大殿门口集合去了。

  贝塔听到这声音,更是惊慌:“莫非薛抹云被发现了?”心急的想去寻找薛抹云。

  这时候却见两个人带着妇人走了回来。

  贝塔惊喜,见到妇人进去了,他又等了一会,还是却没见到薛抹云的身影。

  “她肯定是出事了!”贝塔心里惊慌,却不敢轻举妄动,不然会连累薛抹云。

  三叔听到这钟声的时候,就料到薛抹云他们被发现了。他心惊胆战的站在场地上,四处张望,却没见到贝塔的身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