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宠欲动:老公,碗里来 第288章 突如其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无法久坐,姿势有些别扭,又不能让席母看出来,只能小幅度的动一下,偏偏席曦最喜欢腻在她身上,秦子霞有苦难言。

  席母是过来人,又岂会看不出来,抱过席曦,温言让她去休息。

  “妈,我没事……”秦子霞有些害羞,强作镇定。

  席母摇头,“你这孩子,曦曦饿了,我带他去喝奶,你坐会也进去吧。”

  等席母走后,秦子霞也不再掩饰,表情瞬间崩了,龇牙咧嘴的。

  “小栀,你哪里不舒服吗?”一个轻柔的声音,突兀地在身后响起。

  秦子霞一僵,迅速收拾好表情,转头看着来人,难掩惊喜地道,“小姨,你怎么来了?”

  温思文打量着她的神色,微笑着道,“想来看看你们,就过来了,没有提前说,还好你在。”她四处张望了一番,道,“曦曦呢?”

  “妈带着他去睡了。”

  温思文在她对面坐下,有些心不在焉。

  秦子霞以为她没看到孩子失望,连忙道,“小姨,我带你去看看他吧,他一会就醒了。”

  “别,让他睡吧。”

  秦子霞总觉得今天的温思文有些怪,像有心事一样,坐在那里总是不由自主的发呆。她这段时间都扑在席曦身上,确实没怎么过多的关注温思文,这么一想,不由有些内疚,诚恳道,“小姨,发生了什么事,你脸色不太好看。”

  温思文咬着嘴唇,没有反驳。

  秦子霞一看,还真有事,顿时有些急了,“小姨,你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栀!”温思文突然抬起头,坚定地道,“小栀,我有事,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秦子霞有些懵,连忙道:“小姨,你说就是,只要我能帮得上,我肯定会帮。”

  温思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道,“我想请你帮我寻找我的孩子。”

  “啊?”秦子霞愣住了,瞬间坐直身子,疼的倒吸口气,不过她顾不了那么多,她现在更关心的是温思文的话,孩子,她没听错吧?

  “小姨,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秦子霞试探着问,心内却有些迟疑,小姨不会是又复发了吧,怎么好好的开始说胡话。

  温思文缓缓道:“我没疯,我现在很正常,我说的也是真的,我有过一个孩子,后来遇到傅飞鹰和蓝依依之后,他们把我的孩子带走了,我想把孩子找回来,小栀,你一定要帮我!”

  说着说着,温思文激动起来。

  秦子霞的震惊无法掩饰。

  她万万没想到,温思文竟然有个孩子,据她所知,小姨并没有结婚,重逢这么久,也从来没提过任何一个男人。

  这个孩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且,回来这么久,之前为什么她没说?她抬眼看着温思文,小心翼翼道,“小姨,你之前怎么不提这件事,早说我们可以早点帮你找。”

  温思文摇头道,“我其实已经不准备找他了,因为我过得不好,不想他跟着我受苦,而且,我也怕他长大之后被人说,有一个精神病母亲,但我高估了自己,我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他还那么小,离开了我,他怎么生活啊,我是个不称职的母亲,我,我,我很内疚。”

  尤其是,在见到曦曦那么可爱,一家人把他当作宝贝,她就更加思念自己的孩子了。

  秦子霞还是无法相信。

  温思文抓着她的手,急道,“你可以去查,我真的有过一个孩子,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很担心他,小栀,你要帮我,你一定要帮我……”

  “好好好,小姨我愿意试着相信,但这件事太突兀了,我要一点时间消化。”秦子霞连忙安抚,“你冷静一点。”

  由于温思文的情绪有些激动,秦子霞不敢再放她一个人回去,就把她留在了别墅,自己则私下找到之前给温思文动手术的医生。

  那医生对温思文还有些印象,毕竟当时温思文的情况有些特殊,他回想了一下,才道,“那个病人啊,她的确是生过孩子的,我以为你们知道。”

  秦子霞有些郁闷了,“您当时没说。”

  医生无奈,“你们也没问,而且,你们作为她的家人,这种事情难道不知道吗?”

  一句话,说的秦子霞哑口无言。

  不过他的话也证实了温思文没有说谎,她的确有一个孩子,只是,那个孩子,如今又在哪里?

  当年与小姨分开后,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面前似有一团迷雾,怎么看,也看不清。

  不过这事她却有些无从下手。

  她自是不肯见小姨骨肉分离,答应帮助寻人,应下后,分明又一点头绪都没有。

  只得等席楚杰下班,与他商量。

  这一天的奔波,加上身体本来就不太舒服,又担心小姨的事情,到席楚杰回来,秦子霞的气色看着就不太好了。

  席楚杰只以为是自己做的太过的缘故,倒难得有些内疚。

  饭桌上,秦子霞和温思文都没有提找人的事,临睡觉的时候,秦子霞突然提出要跟蓝依依见一面。

  席楚杰一顿,眼眸有些复杂,“见她做什么?”

  秦子霞一五一十将事情说了,最后叹了口气道,“小姨生完孩子没多久,就遇到了傅飞鹰,以傅的德性,这孩子八成是被他带走了,也有可能是交给了蓝依依,所以,目前孩子的下落,只有他们两人知情。”

  席楚杰不说话。

  秦子霞见他表情怪异,忍不住问道,“延城,我们要帮帮小姨,她太可怜了,我们一定要帮她找到孩子。”

  “好,我知道。”席楚杰一下一下给她拍着后背,知道瞒不下去了,直接道,“但现在可能见不着她,蓝依依失踪了。”

  秦子霞一惊,在美国的时候,她记得席楚杰说要找个地方将蓝依依关起来,怎么又不见了?

  席楚杰解释道:“蓝依依在监狱勾搭上了监狱长后出狱,她偷了监狱长的穿甲玉戒指跑了,所以监狱长现在也在找她,昨天那通电话就是他打来的,蓝依依不在岛上,人消失了。”

  “那怎么办啊?”秦子霞没了主意。

  席楚杰沉吟着道:“我已经派人在找她,她手上没有钱也没有人脉,应该也跑不了多远。”

  “可是,不知道小姨能不能等,她情绪有些糟糕。”秦子霞苦恼地说着。

  席楚杰见不得她发愁皱眉,揽着人送到被子里,道,“总要慢慢来,你在这愁也没办法,先睡觉。”

  他伸长手臂关了灯,将秦子霞困在怀里,强迫她睡觉。

  秦子霞也的确困得狠了,就没挣扎,在席楚杰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就此睡了过去。

  第二天,席楚杰一早去了公司,秦子霞醒来后,没有立即起床,而是在床上想着小姨的事情。

  如今蓝依依下落不明,连席楚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指望她有点不现实,但小姨还在等着她的消息。

  如果她据实以告,小姨怕是会很失望。

  秦子霞还有一个隐忧,她生怕会刺激到温思文,使得她再次发病。

  如不说,一直没有进度,小姨也会生疑。

  当真是左右为难。

  秦子霞想的头都疼了,也没想出个好办法来,没什么精神的起床下楼。

  温思文不在,席母说她已经去上班了。

  秦子霞吃完饭,又开始思考小姨的话。

  其实现在除了找到蓝依依外,还有一个人也知道真相,就是傅飞鹰,不过他在监狱里,秦子霞就没考虑他。

  现在没有办法了,找他显然会更靠谱一点。

  她觉得这个办法很可行,决定去见一见人。想了想,这毕竟是小姨的事情,还是打电话跟她提了提,小姨立刻说要一起去,匆匆请了假赶过来。

  秦子霞不是很愿意,怕小姨见到傅飞鹰受刺激,但温思文却道,“让我跟你一起去,不然延城不会答应你一个人去的。”

  无奈,秦子霞只得同意。

  两人化成傅飞鹰的朋友,打听到关押傅飞鹰的监狱,前去探视。有席楚杰跟那边事先打了招呼,进去得倒很顺利。

  隔着一扇玻璃窗,两人见到了傅飞鹰。

  他剃着监狱里犯人统一的板寸,与一年多前判若两人,只有那一股子流里流气没什么两样,秦子霞很不喜欢他这样的眼神。

  “我当是谁呢,嘿,美人,原来是你。”傅飞鹰不正经的说着,一双眼上上下下将秦子霞打量了个遍。

  秦子霞冷冷看了他一眼,没理他。

  温思文从后面走出来,看着傅飞鹰难过地叫了一声,“飞鹰……”

  傅飞鹰一顿,眼里闪过一抹错愕,然后他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指着温思文,大笑起来。

  温思文难堪又有些手足无措,怔在原地。

  “你别笑了,飞鹰……”温思文喃喃着,这样子的傅飞鹰让她很难过,她刚遇到他的时候,只觉得这个男人有一种非常邪气的俊美,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沦。

  那时候他多意气风发,没想到如今变成了这样。

  理智上,她知道,她该恨这个男人,因为他对她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情感上却有些放不下,她觉得很悲哀。

  闻言,傅飞鹰笑的更癫狂了,笑完后他揩了一下眼角笑出来的泪水,不屑而嘲讽地斜睨着温思文,“啧啧,你不是疯了吗,怎么又不疯了,来看我的笑话,嗯?”

  温思文手指紧紧揪着衣服下摆,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挺直着脊背道,“你就非得跟我这么说话吗?”

  傅飞鹰嗤笑一声,不耐烦地指指自己,“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全都是拜你所赐,我现在恨不能扒了你的皮,你还想怎样,啊?”

  “你闭嘴!”秦子霞呵斥一声,打断他的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