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宠欲动:老公,碗里来 第197章 看不到明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子霞瞪大眼睛,盯着席楚杰,半响地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不安和惶恐,让她看不到下一秒的路,她焦灼,却不知道要怎么爆发此时的情绪。

  只能够捂着额头,坐在沙发上,难受不已。

  “对不起,子霞。”很温柔的男生钻入耳朵,但是对于他的抱歉声音,她不想也好听,一句都不想要听。

  因为抱歉根本就没有用,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和席楚杰之间的爱,会这么容易地就坍塌了,尽管他们也一起经历过很多的困难。

  “那你说,要怎么办?”在这个问题从嘴里蹦跶出来的时候,大脑里有两个字在不停地呈现着,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强大。

  那两个字不停地放大,不停地放大,到最后,她的大脑装不下的时候,就像是炸弹被炸开了一般。

  彭的一声,哗啦落地,还没有瞪大席楚杰的答案,她就不安地问:“分手吗?”

  分手吗?事情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但是她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会让席楚杰变得如此快。

  难道是江紫馨,大脑里蹦跶出了江紫馨嚣张的声音,当时在接到她的电话的时候,只觉得她很可恶。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输掉了,竟然都还没有开始,就输掉了。

  而且还输得如此地莫名其妙,让她甚是大惑不解。

  “怎么会,不会的,放心吧,我不会跟你分手,你孩子我孩子的妈啊。”和自己想象中的答案完全地相反,但是却没有让她的心有稍微地安定。

  在席楚杰的怀抱当中,秦子霞大声地哭了出来,即使他说不分手,但是她依旧看不到明天。

  女人都是铭感的,所以危及来的时候,会看的很清楚,而在这样的危机当中,秦子霞很显然已经觉得无力了。

  房门在这个时候敲响了,席楚杰抬起头的时候,眸子里充斥满了愤怒。

  但没有答话,而房门的敲门声也停止了起来,随即传来了房门被扭动着的声音。

  然后房门被打开,安无仲大踏步地走了进啦,当他看到秦子霞和席楚杰抱紧在一起的时候,皱了下眉头。

  却很自然地微笑着,就像是一个专业的佣人一般,完全地将主人的亲亲秘密给忽视着。

  “你来做什么?”席楚杰的声音冷冰冰的。

  让正在准备做出一个专业的微笑,恭敬地说话的安无仲,一下子有些语塞。

  他的目光缓缓地移动到茶几上,在看到了自己忙活了一早上做的早餐,依旧是一点儿也没有动的时候,皱了下眉头。

  完全地将席楚杰给忽视掉,也不顾及这到底是谁的家。

  “秦子霞,你怎么能够这样啊你,昨晚就什么都没有吃了,今早上你还不吃,就算你受得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受不了的啊?”安无仲大声地嘶吼了起来,虽然语气显得恶劣,话语也充斥满了愤怒。

  但其实是在关切,听着安无仲的话语,席楚杰皱紧了眉头。

  冷冰冰地冲安无仲嚷嚷:“你给我滚出去。”

  如此冰冷的声音,让安无仲没有了呆在房间里的理由,他犹豫了一些还是选择离开房间。

  却在走出去的时候,当房门被关上的时候,安无仲整个人贴着房门,不住地重重叹着气。

  让痛楚着的秦子霞,更加大声地哭出了声音,她也不是不知道,不吃饭是一件不对的事情。

  但是,没有席楚杰在身边,她怎么能够吃得下呢?他明明就说过会回来的,却一夜未归。

  而且一回来就丢给她一个重磅炸弹,那般地让人疼痛,她怎么能够受得了呢?

  哭泣声音缓缓地停了下来,秦子霞推开席楚杰,径直在沙发上端坐着。

  整片脸色,在一瞬间陷入到了惨白的境地当中,那样的境地,让她整个人都都显得很是无助。

  而席楚杰也没有再安慰,或者说什么暖心的话语,他坐在她的旁边,点燃了一支烟。

  在烟雾缭绕里,席楚杰皱着眉头,一眼步发。

  本来就很凝固的氛围,在眼圈的升腾里显得更加地凝固。

  感觉就像是在说着分手的氛围一样,强大的不安全感袭击着秦子霞。

  在如此的不安大的那个中,她瞪大眼睛,责问着:“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真的很好奇,江紫馨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能够在那么短暂的时间之内,就将席楚杰的心给俘获着。

  “你到底说不说啊。”本来就心情很是烦躁,再加上看到席楚杰沉默的样子,秦子霞的心情就越加地不安。

  她嘶吼着,但是席楚杰却依旧在沉默着,就像是他是一尊雕塑一般,刚刚秦子霞多么地大声,多么地嘶吼,他都没有听见一个字。

  这让秦子霞怒不可遏,她瞪大眼睛,盯着席楚杰不停将烟往嘴里送的手指,突然间烦透了。

  伸出手,试图着去抢席楚杰手里的烟,却猝不及防地碰触到了他手中猩红的烟头。

  滚烫的感觉在手心晕染开之后,秦子霞尖叫了一声,径直将手伸开。

  “怎了了,有没有烫到?”席楚杰关切不已。

  本来是没有多么地痛的,但是在他的关切里,她刚刚平息下来的眼泪,又再一次地泛滥了l到底要怎么样,到底要她怎么样,才能够让他们的关系部这么地陷入僵局呢?

  席楚杰焦急地扯过她的手指,将她烫着的地方,径直放进嘴巴里,当他温热的触感触及到她的手指头的时候,她的委屈越加地强大。

  “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告诉我,你们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和江紫馨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都已经指明道姓将那个女人的名字嘶吼了出来了,但是席楚杰却像是依旧没有听到一般。

  他将秦子霞的手指放开之后,完全地将秦子霞的问题忽视这,而是在说:“以后不要抢我的烟,伤着自己不好。”

  虽然是在关心,但是这样的关心秦子霞不想要,她再一次地伸手,试图要争夺席楚杰的烟。

  但是他却躲着,他修长的手臂,很轻易地避开了秦子霞的每一次试图。

  无奈,秦子霞抢不到烟,也不打算将气撒在那烟上,瞪大眼睛,盯着席楚杰。

  这一次,她的声音里面灌入了强大的绝望。

  “席楚杰,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说不说,你和江紫馨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她大声地嘶吼着,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很重要很重要。

  但是席楚杰却缄口不言着,就像是江紫馨将他的嘴巴给封住了一般,只要一提及那个女人,他就什么都不说。

  “你知不知道那个贱女人,她对我做了什么?”愤怒不受控制地从嘴巴里蹦跶了出来。

  秦子霞也控制不住自己句子里面的恶毒,却没有想到,在这句话从嘴巴里蹦跶出来之后。

  席楚杰扬起手,不由分说地,重重地就是一巴掌,那响亮的巴掌声音在耳边围绕着的时候。

  秦子霞怒不可遏,她瞪大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

  既然他都已经维护那个女人到了这样的地步了,那么,她还在这里呆着有什么用呢?

  那么她还傻傻地在这里纠缠着做什么呢?她的绝望铺天盖地地弥漫开去。

  “好,席楚杰,既然你维护她,那么我们分手,我从你的视线消失,我消失。”

  大声的嘶吼落下,席楚杰的整张脸都在讶异当中,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给秦子霞巴掌。

  但是在她咒骂江紫馨的时候,他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绝望的秦子霞,动作迅速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而席楚杰整个就像是雕塑一般,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秦子霞狂奔出去,当房门被剧烈地摔上之后,席楚杰才苏醒过来了一般。

  声嘶力竭而裹满绝望:“子霞,不要走,不要走……”

  慌不择路的席楚杰,脚下一个不稳,径直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而秦子霞已经走到了院门口,她的动作甚是迅速,一刻也没有停留。

  听见风声的安无仲,从厨房奔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席楚杰跌倒在地的样子。

  他皱了下眉头,目光往房门外张望而去,看到了拖着行李箱离开的秦子霞。

  眸子里一片愤怒,即使席楚杰摔倒在楼梯下,没有办法站起来,安无仲也没有半刻的动容。

  他瞪大了眼睛,盯着席楚杰,话语里面充斥满了愤怒:“席楚杰,我告诉你,你活该,既然你不想和秦子霞在一块儿了,那你以后都不要再来纠缠她,我给你郑重宣布,以后,秦子霞由我来保护,你别想再靠近她。”

  话音落下,安无仲将围裙解下,重重地冲席楚杰砸落开去。

  然后奔跑着,追逐着秦子霞的脚步。

  席楚杰摔倒在大厅,缓了好久的力气才缓和过来,嘴里充满绝望地呼喊着:“子霞,子霞……”

  这一刻,他真正知道了,自己爱着的,到底是谁,即使十八岁的时候给了某个女人一个承诺。

  但是他现在反悔了,他不想实现了,因为他当年年少轻狂并不懂爱,而现在他知道,什么是爱,也知道,自己很爱秦子霞。

  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似乎闻到了一股煤气味儿,但却没有怎么注意。

  他径直往房门外奔跑着,想要将秦子霞追回来。

  却在玻璃门打开,往外奔跑着,还没有来得及到达院子的时候,身后响亮了起来。

  剧烈的爆炸声音四响,然后身后陷入了一片火海,在那狂猛的火海当中,席楚杰的背部被物体击中,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