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倒也是,相信张少以后的仕途之路肯定是非常顺畅的!”陈槐胜笑着拍了一句马屁,“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是个有能力的人。”

  “行了行了,大老远地跑过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张贺不愿意听陈槐胜在这里讲这些虚情假意的话,他也不相信陈槐胜就是专门过来拍自己马屁的,肯定有什么事情。

  “嘿嘿,张少就是张少!”陈槐胜竖起拇指夸了一句,“是这样的,不知道张少在海通市这么久了,对市长助理聂飞这个人,了不了解?”

  “聂飞?”张贺眉头一挑,本来想夹口菜吃的,索性连筷子都放下了,靠在椅子上,淡淡地看向陈槐胜,“好端端的你问聂飞干什么?”

  “这个人我倒是知道,总体来说,是个有能耐的人。”张贺想了想又说道,“话又说回来,老陈,别看你现在正阳区的副区长,说句不中听的话,要不是你老子,你在正阳区,混到现在顶多也就是个副科级干部。”

  “但是这聂飞不一样,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农民子弟,从一个乡镇的副乡长搞扶贫,一步一步地走到现在的正处级干部,你俩轮做事的话,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张贺笑着说道,言辞中带着一些讥笑的成分。

  其实他也不愿意给聂飞背书说他的好话,但是没办法,这家伙让张贺心里不爽,所以只能是用聂飞来压他,也好让陈槐胜知道知道,我张贺只是因为我老子不乐意提拔我而已,如果说你不是靠着你老子,以你的水平,现在顶多就是一个副乡长的层级!

  “呵呵,那倒是!但是这毕竟每个人的起点都是不同的嘛!”陈槐胜就呵呵笑道,不过心里面却是非常不爽,心道你牛掰什么啊,人家那么强的能耐也是人家的,关你什么事儿啊!

  “不过这话说回来,你干嘛突然打听聂飞的事情?”张贺疑惑地问道,“你跟他好像风马牛不相及吧?”

  张贺虽然有时候有些傻,但他还是有些小聪明的,陈槐胜是帝都里的衙内,从来没来过东江,而且又在江海那边任职,怎么可能一下子来打听聂飞的事情,他甚至都在猜测,这家伙这次跑到海通市来考察,会不会就是奔着聂飞来的?所以他打算试探一下。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张少你是自家兄弟,以前都在帝都地界儿上混,我也就实话实说了。”陈槐胜哈哈笑道,“我现在分管工业,我们正阳区正在搞一个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是我主导招商引资工作,而且我也兼任管委会主任!”

  张贺瞥了陈槐胜一眼,心道这家伙分量又加重了,因为是副省级城市的关系,正阳区的一把手是副厅级配置,陈槐胜这二把手是正处级配置,由他去当高新区管委会的主任,完全说得过去。

  “最近我看上了一个项目,结果海通市高新区也在争取,这不,都凑到一起来了嘛,所以我问问聂飞这人怎么样!”陈槐胜笑呵呵地说道。

  “呵呵,想抢项目啊,那就抢嘛!”张贺嗤笑一声,“你想在从聂飞手里抢项目,恐怕有点难呐!”

  “张少,这话怎么说?”陈槐胜赶紧问道,他以为张贺能说出一点对他有用的东西出来,他丝毫没有发现张贺也对聂飞有意见。

  “我倒没有其他的什么意思,只是聂飞这人做事心思缜密,你想从他手上抢项目,不用点手段的话,恐怕是有点难!”张贺淡淡地说道。

  “海通市难道还能开出比我们正阳市更好的条件?我看不至于吧?”陈槐胜笑呵呵地说道。

  “这不是条件不条件的问题,总之你信就信,不信就拉倒!我也懒得跟你说什么,你的项目在不在,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张贺冷哼一声。

  “张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有什么办法,你要不指点一下?”陈槐胜看着张贺样子,突然眉头一挑,心里面似乎有些明白了,如果说这家伙真不想帮自己,就不会说这些事情了。

  陈槐胜心道自己还真是脑子没转过来,张贺这样子很明显,似乎他跟聂飞之间什么嫌隙,这是想憋着劲地想搞聂飞,但是又不想自己出面啊!

  “办法嘛,倒是没什么办法,我在海通市人微言轻,市长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张贺淡淡地说道,“但是我给你举荐一个人,那人鬼点子多,有可能告诉你该怎么办,你如果说有空的话,可以跟他联系联系!”

  “谁?愿闻其详!”陈槐胜眉头一挑便问道。

  张贺也不掖着藏着,直接让服务员拿了纸和笔过来,他从手机里找到了一个号码抄下来,写上了号码主人的名字。

  “这个人叫舒景华,是海通市宣传部部长的侄子,跟聂飞有深仇大恨,而且跟聂飞也斗了好多年了,现在是郴阳县的县长,你回头跟他联系联系,看看他有什么办法没有!”张贺淡淡地说道。

  “找他能行?”陈槐胜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这家伙虽然跟聂飞有嫌隙,但是也不至于跑这么远来帮着自己对付聂飞吧?

  “放心吧,他以前跟聂飞在同一个乡镇上班,而且看不起聂飞这种泥腿子,结果竞争副乡长,聂飞成功上位,舒景华败走麦城,从此一不落下步步落下。”张贺淡淡地说道。

  “这小子只要是能给聂飞添恶心的事情,他都乐意去干!”张贺又说道。

  “原来是这样。”陈槐胜心里一琢磨,心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舒景华跟聂飞还真是不死不休的死对头了。

  虽然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到底是有什么样程度的仇恨,但有这种人帮忙,总比没有的好,不妨跟他联络一下试试看。

  “你就跟他说是我介绍的,他自己就会明白了。”张贺淡淡地说了一句,他跟舒景华有同样的想法,都不想聂飞在一些事情上搞成功,虽然陈槐胜并没有两人在抢什么项目,但是张贺一猜就知道,这项目小不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