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 第400章 婆媳斗,当仁不让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00章 婆媳斗,当仁不让

  这请安仪式,来去匆匆,分明就是一个过场。太妃对冥夜如此不走心地请安也相当火大。

  “既然不诚心,何苦来哉?”婢女陈素在一旁嚼舌根。

  太妃盛怒过后,倒恢复了一丝理智。“她是聪明人,她侍奉哀家晨昏定省,博得好名声,才更有利于她在前堂大显身手。”

  太妃那双枯瘦如柴手因为不甘而紧紧蜷缩握紧,“她倒是想得周全。她以为她在前堂做的孽就没有报应了吗?哀家的父亲,三朝元老,即使皇权更迭时,也没有受到丝丝影响。足见他老人家的为官之道多么圆滑。可敏康皇后的变革,却第一个拿哀家的父亲开刀。她以为哀家好欺负?”

  虽然太妃说得振振有词,可是陈素才吃了冥夜的一堑,对冥夜十分忌惮。陈素担忧太妃再有差错,于是点拨道,“太妃娘娘,你可还记得天牢里地罪后纳兰氏。奴婢记得,你上次去天牢探监后,曾经向小地提及过,您说过几日给她送些名贵药丸,免得她受了牢狱寒湿侵袭,变得跟敏康皇后一般柔弱。”

  太妃如梦初醒,“你倒是提醒哀家了,这事你快去做准备,明儿哀家就去天牢里走一趟。”

  陈素如释重负。

  翌日,趁皇上上朝的时候,凤仪宫和敏康苑都有了新动作。太妃和冥夜竟然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天牢。

  在天牢门口,两路人马狭路相逢,太妃率先开口,“难怪今儿左等右等皇后也不来凤仪宫请安,原来是来这儿了?”

  冥夜不甘示弱,反唇相讥道,“母妃错了,儿媳来天牢前,顺道去了趟凤仪宫,奈何母妃不在凤仪宫,儿媳才直接来了天牢。”

  这个“顺道”,让太妃气得咬牙。“皇后既然无心请安,何苦装模作样?”

  冥夜踏步上前,站到太妃身边,压低声音幽幽道,“母妃,这后宫里的女人们,谁不是做着违心的事?就像母妃恨不得将儿媳从皇上身边消失一样?只可惜,后宫的定律永远就是让人不得所愿。所以,儿媳不想请安却还是要来请安,谁叫你是皇上的生母呢?所以,儿媳也会好好的站在皇上身旁,陪他笑看风雨。这,恐怕也得让母妃失望了。”

  伸出手拍了拍太妃气得起伏不平的胸脯,“母妃,这是生存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习惯便好。”

  太妃的眼底都快喷出火来,可是对上冥夜那双笑得璀璨生辉的眸子,太妃又觉得这气实在不值得。

  “陈素,我们走!”太妃最后哑着声音,如斗败的公鸡一般灰溜溜的离去。

  冥夜挺直脊梁,目送着太妃的背影,将轮椅滑行的路线记在脑海里。然后才扭头柔声吩咐寒枝等人,“我们走吧。”

  寒枝她们笑盈盈的跟上来,适才主子痛斥太妃,让她们觉得十分解气。此刻几个人脸上都是嘚瑟的表情。

  冬雪更是俏皮的朝冥夜竖起大拇指,赞道,“娘娘威武。”

  冥夜严肃的脸庞忽然就浮出少女般明媚的笑容。说到底她本就是女王心,即使别人给她一刀,伤疤好后她还是恢复所向披靡云淡风轻的性子。

  “寒枝,你过去瞧瞧,太妃究竟是探视何人?”冥夜笑容潋滟,递给寒枝意味不明的神色。

  寒枝点头离去。

  冥夜则改了初衷,站在天牢门口与牢头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牢头大哥可还记得我?”冥夜笑问。

  牢头打量了她好半天,一脸迷惑。

  “牢头大哥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约摸一年前,我是天字号的死囚,牢头大哥那时候不过是个小卒头。如今高升了,便不认得人了。”

  冥夜说完,伸出手,遮住自己受伤的半边脸。牢头恍然大悟,“你是——秦王妃?”忽然又意识到自己不该提秦王妃三个字,毕竟秦王妃当日是以谋杀皇上的罪名入狱的,那可是罪不容诛的死罪。

  冥夜却丝毫不生气,反而咯咯的笑起来。“牢头大哥记性真好。”

  牢头上下打量着冥夜,总觉她能够死里逃生,还能够招摇过市的再站在他面前来,这简直就是奇迹。

  当日她逃狱过后,害得看守天字号的牢卒,以及制造秦王妃假死案的邢狱大人全部惨遭罹难。

  没想到,当日该死的如今高高在上。当日不该死的却为她的越狱殉葬。

  夏诗训斥牢头道,“看什么看,这位是敏康皇后?还不快跪地行礼!”

  牢头吓得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胆战心惊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皇后娘娘恕罪。”

  “起来吧!”冥夜将他搀扶起来。颇为感慨万千,“人生十分无常,祸福相依,本宫一生,可谓大起大落,好在历尽千帆归来,与皇上破镜重圆,重修旧好。牢头大哥亲眼目睹本宫两次蜕变,与本宫折实有缘。春情,身上可有银子?”

  春情明白主子来到天牢目的必然不简单。赠送银子给这牢头,也不过是收买他罢了。所以毫不怜惜的将随身携带的一锭金元宝取出来,“皇后娘娘,只有这个——”

  春情故意流露出不舍,以衬托主子的大方。

  冥夜将金元宝塞进牢头手上,道,“牢头大哥你拿着,算是本宫赠送故人的薄礼。”

  牢头喜从天降,一时半会有点懵。“这——”

  冥夜道,“收着吧!”

  不多时太妃从天牢里面出来了,经过冥夜身边时刻意竖耳聆听,却听到牢头向冥夜介绍大夏刑法的细枝末节。

  太妃冷笑起来,“皇后娘娘纡尊降贵来到天牢,不会就是为了和下人嗑几句吧?”

  冥夜浅浅一笑,道,“母妃,儿媳来天牢,乃是奉皇上之命来做说客的。皇上要儿媳劝常尚书,放弃常府的一千五百亩土地。”

  太妃眼底漫出厉色,“那土地可是哀家父亲的命根子,想让他放弃那一千五百亩土地,你简直是痴人说梦。”

  冥夜却笑的云淡风轻,“母妃,事在人为。这世上就没有儿媳做不了的事情,除非儿媳不愿意去做。”

  狷狂邪肆,霸气傲娇!

  太妃气的脸都抖了起来。“那哀家静候佳音。”语毕扬长而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