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用爱感化黑暗本丸 70.第 70 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晋江独发, 请支持正版!!

  不过, 也有例外的——

  “哈哈哈,这天气看来是真的太热了,连烛台切为大家特意准备的绿豆汤也未能将大家心中的烦躁给驱散呢。”

  沉稳而平静的声音打破堂内沉闷的气氛, 大家纷纷抬头望去,只见那位不管何时都表现得淡然平和的绀蓝色身影正一派悠闲的神色举起面前的汤碗抿了一口,脸上随即露出满足与感叹。

  “烛台切的手艺真是好,很合我这个老爷爷的口味呢,哈哈哈哈。”

  “……”被三日月这么一打岔, 原本紧绷得快要爆破的气氛像是被谁戳了一针,瞬间泄气。而被突然称赞的烛台切更是失笑出声,心下也缓了口气。

  “三日月先生!”像是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 粟田口方向一个红发少年突然撑起双手站了起来, 他的身子朝前微微倾着,神情充满着希冀与期盼:“三日月先生的话一定能知道一期哥他们什么情况的吧。”

  “嗯?”三日月喝汤的动作顿了顿, 那双映着新月的眸子缓缓落到红发少年的身上, 随即轻笑出声:“哈哈哈哈,信浓君为何如此说呢?”

  “因为……”

  因为你是这座本丸唯一一振没有被折断过的刀剑啊……

  信浓想如此说, 但嘴巴最终只是张了张依然没有说出口,因为这对于三日月先生而言, 这并不算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啊。

  “因为……您是老爷爷,应该知道的更多吧。”信浓最终重新坐回了位置低声囔囔, 坐他身旁的后藤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吗, 被信浓君如此信任我很开心哦,不过很抱歉啊信浓君,即使是老爷爷并不是无所不知的啊,所以对于一期殿众人的情况我并不清楚呢。”迎着众人望过来的目光,付丧神不慌不急放下手中的汤碗,看着低落地垂下头的粟田口一群少年,他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唇角微扬,声音平缓地又接道:“不过嘛,如果要说我个人见解的话,我或许可以稍微给到信浓君。”

  “诶?”

  这下不仅信浓,就连一直沉默不语的大家都忍不住抬头看向最接近上座位置的那道绀蓝色身影。大抵是这位被誉为“天下最美之刃”的付丧神有着足够冗长的岁月沉淀,也或许是他举手投足间总是带着一股祥和宁静的气质,所以有意无意的,本丸的大家总是会下意识的信服他所说的话。

  “其实,新来的那位小姑娘到底是怎样的人大家都看在眼里不是吗,大家心中所有的不安不过都是源于曾经所遭遇过的事情,拿以前的事强行放到小姑娘身上,我觉得,这始终对那位小姑娘不公平吧。”他轻声说着,语气一如既往的平缓,但又染上丝丝笑意。

  “就老爷爷我的看法嘛……我觉得新来的审神者与之前所有的审神者,包括遥大人相比,都要不同呢。”

  遥大人……

  对于这个久违的名字忽然被提起大家都下意识怔住了。

  这是他们曾经生涯里中一闪而逝的光芒与温暖,也是如今他们心中一道深不可见的伤口。

  这样一个于他们来说特殊的存在被三日月如此轻描淡写地拿出来与新审神者相比较多少让一些付丧神心里不舒服,然而也来不及反驳或多问些什么,众人被外头的动静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这是……第一部队众人的气息,还有审神者的。

  第一部队回来了!

  “一期哥,乱!”

  “兼桑!!”

  意识到这一点,食堂内的众刃都坐不住了,跟在那仗着短刀高机动优势而率先冲出去的粟田口众短刀和堀川国广身后,大家纷纷涌出食堂朝时空装置那庭院赶去。

  “一期尼!”

  “一期尼!!”

  “乱?你受重伤了?”

  “兼桑,兼桑!你怎么样?!”

  “小夜?加州先生?宗三也……?怎么大家都……”

  看着站在时空装置前情况显然并不乐观的六人众人都连忙围了帮忙搀住重伤欲倒的付丧神,六位付丧神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身体也虚弱得不行,显然是体力与灵力都透支了。

  这样的情景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十分熟悉,不管是芦屋道明还是芦屋瑠姬,他们在任期间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

  果然,又是这样吗?!

  想到这一层,众人脸色皆是一变,神色莫测回头看向身后的审神者,然后都愣住了。

  不同于被众刃围起来搀持与关心的六位付丧神,沉月站在人群的最外围,身边除了站在她身旁的狐之助外便再无一人,虽然她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漠平静,但是并不难发现那张漂亮的脸上苍白的过分,配上那本身看起来就柔弱纤细的身子,看起来明明像是分分钟便会晕倒模样,但又倔强的屹立在他们面前。

  “审神者大人,您没事吧?您快回去休息吧!”知道沉月的情况远比表面看起来的糟糕,狐之助连忙催促道,声音掩不住的焦急。

  “……审神者大人。”被陆奥守吉行搀扶着,看着沉月的情况加州清光忍不住担忧地叫唤了一声。

  沉月抬头望了过去。即使她的脸色看起来虚弱苍白,但那双紫色的眸子却依旧那样孤傲高冷。

  “我没事。”她开口道,不是回应的是狐之助的话还是清光的话。

  她目光从重伤的六人身上一一划过,然后迈步离开了庭院,一句不轻不重的话随后才飘了过来。

  “将他们带来手入室。”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连忙小跑跟了上去:“审神者大人您现在情况并不适合再使用灵力给付丧神们手入了,您可以等休息恢复灵力再……””狐之助念念叨叨说着,声音渐行渐远。

  看着一人一狐的身形消失在廊下,庭院中的付丧神们面面相觑,最终放到当事刃六振刀身上。

  “一期哥。”博多的声音带着些颤抖与哭腔,显然是被一期一振的情况给吓坏了:“这到底是……”

  一期一振抬起手摸了摸博多的头,一个带着虚弱却依然温柔的笑意绽放在嘴角:“博多,我没事。”说着,他看向方才沉月消失的方向,神情复杂:“……是她救了我们。”

  ……

  手入并没有花费多少的时间,将六位付丧神手入恢复到最初完好无缺的状态,留下一句‘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接近天守阁’的命令,之后沉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手入室。

  由于这突发情况让大家午餐都没用完,彼时看见出阵的六位付丧神算是平安回来大家也是松了口气,烛台切、歌仙和堀川将大家的午餐都热了热重新端回食堂,除了早已不见身影的三日月,众人又回到了食堂里纷纷坐了下来。

  “兼桑,这次出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忙完一切,落座在和泉守身旁,堀川神色依旧难掩担忧:“这样的阵容都重伤回来,甚至审神者大人也……是很凶险吗?”

  “啧。”被问道话的和泉守兼定有些别扭地抓了抓头发:“凶险是真的,但更具体的事需要问一期一振,他比我们其他人更清楚。”

  “一期哥?”众人视线转到一期一振身上,鲶尾更是一脸好奇趴了过去:“对了,刚刚一期哥说的审神者救了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一期一振并没有着急着回答,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像是在整理和斟酌着,最后才轻叹了口气回答了众人。

  从最开始被第一批敌人数量所迷惑,第二批80个敌人给袭得措手不及,再到后面他被困火海得到沉月相助,然后便是沉月爆发了强大的神力以一己之力消灭了数千只妖怪。

  说到这里一期一振停了下来,抬头果然看见了被他的话给吓住的大家。

  “……神力……?”小狐丸头顶那极似狐耳的毛发无意识抖了抖,他抬手捏了捏下巴,后知后觉道:“难怪当初她给小狐手入时便感觉到了一股十分微弱又熟悉的力量,现在想来那便是神力吧。”

  “其实在第一天审神者为我手入时便感觉到了。”清光接过话,看向小夜:“小夜当初也感觉到了吧。”

  小夜点了点头:“……嗯。”

  今剑:“那按一期先生的话大家应该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啊,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事吗?”

  “嗯。”说道这,一期沉重的点了点头,继续说下去。

  在沉月解开了封印使用神力解决了那数千只妖怪后便去寻找那逃窜到山林里的五只溯行军并斩杀掉,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因此结束了。

  最后一只溯行军刚解决掉没多久,天空又是一阵耀眼的光芒落下,敌人居然还有第三批援军抵达了,而且方向还是京都城内。原来至始至终,敌人的目标既不是畠山政长,也不是畠山义就,而是应仁之乱的核心人物之一——细川胜元。因为不管是畠山政长也好,畠山义就也好,他们不过是细川胜元与山名持丰势力的缩影,政长和义就死了还可以有下一个“政长”和“义就”,只有当细川胜元或山名持丰两者其中一个死了,将当前势力完完全全掌握在其中一人手里,那才是从根本上阻止应仁之乱的爆发。

  之前不管是第一批敌人还是第二批敌人不过都是为了分散付丧神的战斗力,为了最后他们无法赶去救细川胜元。

  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声东击西,调虎离山。

  一期一振与沉月不敢作任何耽搁立刻往京都城内赶了回去,因为实力相差太大,再加上太刀不擅长夜战,在一开始一期一振便跟丢了沉月,等他独自一人赶到细川府邸时细川家所有的溯行军已经被消灭完毕,就连沉月本人身影也不见了,只剩下被侍卫重重包围起来保护着的细川胜元还有畠山政长。

  想到上御灵神社的情况,一期一振又飞快赶往了上御灵神社,然后便正好赶上看见了沉月斩杀溯行军的英勇神姿。

  一期一振大概很难忘记那时的场景,那时沉月身上的银光已微弱至极,而那微弱的银光将她那张漂亮的脸映照得格外虚弱苍白,她手上那串银铃快速而又急促不断响着,像是警告一般,但她却始终置若罔闻。

  她手持着一把红伞强势又凶猛地击杀着不断朝她扑上去的溯行军,在她身后的身后是因伤势过重而无法抵抗的加州清光、小夜左文字、宗三左文字、乱、和泉守兼定五人,每个人身上都被一股肉眼可见不断旋转的小旋风守护着。

  而她就站在他们不到五步远的距离,至始至终将他们护在身后,直至最后一个敌人消灭殆尽。

  鹤丸国永一开始还乖巧跟在她身后尽职地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不过这份安静实在是太为难他了,不过三分钟不到,某只鹤就憋不住了。

  “呐呐,稍微有点沉闷过头啊,审神者大人不说些什么吗?”

  “和你无话可说。”沉月头都不带回的。

  “这样可不行啊,审神者和付丧神之间不应该要多些交流吗?”鹤丸不认同地说着,然后几步越过她的身边拦在了她面前。

  沉月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他。

  鹤丸国永正好逆着背后的阳光微低着头看着她,忽暗的光线让她刹那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但那双澄亮的血眸却毫无阻碍的映入她的视线里,带着探究、好奇,还有几分认真。

  “您,是在失望吗?”他问道。

  沉月仰着头朝他眨了眨眼睛,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只是沉默着。

  她的确有些失望。或许是她一开始抱着太大的期望,以为一直寻找的事情这么快就能找到突破口,然而没想到其实只是一场空欢喜。

  安倍淳也从名为九川的死神里得来的那些情报她早便知道了,甚至知道的比谁都还要清楚,毕竟她从小就是听这些事长大的啊。

  四枫院前主可不正就是她师父四枫院夜一嘛。

  沉月真正想要的情报是四枫院桐音在离开尸魂界去到甲001本丸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沉月并没有跟鹤丸国永说这些,毕竟这是她的事,也没必要跟别人交代。她越过他,继续往前走。

  沉月的沉默在鹤丸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也并不怎么在意,他转身继续跟在她身后,单手托着下巴认真思考了好一会,突然道:

  “你还真是对那位大人感兴趣啊,说起来,我倒也是见过她一面的。”

  沉月猛地收住了脚步回头看过去:“你见过她?”

  “嗯,一面而已。”鹤丸回忆道:“七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是武斗演练举办的第一届,那个男人带上了我去参加,然后在数万审神者与付丧神人群中,那位大人突然就望了过来。”

  “然后?”

  鹤丸摇头:“没有然后了,她就看了看当时跟在那男人身后的我们,然后就扭头带着她的本丸的付丧神走了。现在想来,那位死神大人如果真这么厉害的话,莫非当时她是看出了我们有暗堕迹象才注意到我们的吗?”嗯,他认真点了点头,越想越觉自己这个猜测没有错。

  “你是说,武斗演练?”虽然鹤丸的话听上去好似毫无用处,但沉月还是一瞬间抓住了其中的信息。

  是了,还有武斗演练,她怎么没想到这个途径呢!

  “是哦,应该就在最近一段时间举行吧,今天应该是最后一天报名时间,前两天狐之助还跟我们抱怨说你坚决不愿意参加活动,还让我们劝劝您呢。”鹤丸笑嘻嘻毫不犹豫把狐之助给卖了。

  是了,报名在活动开始前三天会截止,今天是报名最后一天了,她差点错过了!

  “回去就报名。”她认真地点了点头道。

  “诶?”鹤丸很是惊讶:“这可吓到我了,难不成狐之助搞错了?还是您突然改变了主意?”

  沉月继续往前走没有回答鹤丸的问题,反而转移话题道:“哦对了,我有件事想问你,关于大和守安定的。”

  鹤丸有些意外:“大和守安定的事?好的,您问。”

  “本丸里的大和守安定,是什么原因碎掉的。”

  虽然时之政府给的资料中说是意外碎刀,但沉月相信本丸里的付丧神们一定知道真正的碎刀原因,那个干净温暖的少年到底怎么得罪了芦屋瑠姬居然连重铸下一任的机会都没有。

  说到这个鹤丸国永的笑容果然微微收敛了半分,但随即也明白沉月为什么突然对大和守安定好奇。

  “嗯……这个该怎么说呢。大和守桑和加州桑两人所侍奉的前主是同一人,审神者大人应该认识的吧,据说近代历史中十分有名的武士呢,名为冲田总司。”

  “嗯。”

  “大和守先生是一位十分念旧情的付丧神,即使有了人的身体,有了新的主人,但他却一直都憧憬着他的前主冲田君,再加上本丸经历了那样的事让大和守先生更加的怀念冲田君,而恰恰,这都是那个女人无法容下这样的大和守安定的原因。”

  沉月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回忆起那已深刻在血液骨髓中女子的模样,鹤丸的语气难得平静了起来,甚至染上几分冷意。

  “芦屋瑠姬是个占有欲与控制欲极强的女人,她是不会允许像大和守安定这种还挂念着前主的付丧神存在在本丸里的。”

  沉月瞬间明白过来:“……短刀不动行光也是如此?”

  “是呢。”

  她兀然想起了当初芦屋美代所说的话,她说,芦屋瑠姬不会放过她的。

  这么想来,在背后一直针对丁001本丸新上任审神者的人与其说是芦屋家还不如更准确的定位到芦屋瑠姬,这才是真正的幕后操手。

  芦屋瑠姬吗?沉月陷入沉思,她有预感,她很快会和这个女人见上一面的。

  回到本丸中,沉月先是找到狐之助说了参加武斗演练的事。

  原本坚决不参加演练的审神者突然就参加了,这可把狐之助给高兴坏了,跳起来抱着她大腿欣慰又感动嚎啕大哭了整整十分钟才肯收声。

  “审神者大人,您想开了就好!虽然前三名我们本丸可能性很小,但前五应该还是很有希望的!”狐之助擦着眼角的泪花充满希望说道。

  沉月嫌弃的推开了它的脸。

  午餐过后,当她从狐之助那了解到这届演练活动修改了比赛规则后,她一拍大腿,随即下了个决定。

  晚餐时候,沉月将参加武斗演练的消息公布了出来,因为有了鹤丸的提前跟他们剧透做足了心理准备,众人的反应并不是很大,只是大家各有想法。

  “哦!!武斗演练吗?!!这可是值得期待的事啊!”好战份子和泉守兼定和同田贯正国斗志昂扬。

  “啊,这么麻烦的事希望别选上我啊。”懒癌末期患者明石国行一脸嫌弃又慵懒道。

  “让我们本丸面向几百万审神者参加武斗演练,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悲观人士宗三左文字一脸哀愁着担忧道。

  “武斗演练吗,真怀念呢,以前我们还得到第三名呢。”佛系老太爷莺丸端着茶杯怀念道。

  总体而言,对于久违的活动在付丧神心底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但是却又隐约藏着些担忧,谁让他们本丸是时之政府下最为出名的暗堕本丸呢,这样公然出现在大家视线中无论是给他们还是其他审神者来说都会带来一定的影响吧。

  沉月坐在上座将众人的神情一一收归眼底,淡定的喝了口汤。

  “这武斗演练我是参加定的,至于参赛人选我会再安排,反正我就知会你们一声让你们做好心理准备。还有,虽然我对奖励没有什么兴趣,但既然都已经参加了那我便要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说,这场活动,我一定要拿下第一名。”

  “诶?诶??!!!”反应最大的是被吓了一跳的狐之助,它显然没想到一开始兴趣缺缺的沉月到最后居然……斗志满满。

  话说,满过头了啊!第一名怎么看都不可能吧!?

  “第一名自然是目标,只是……”这么想的显然不可能仅有狐之助一人,大家从惊讶怔忪中回过神,药研推了推眼镜冷静道:“我们本丸练度的确比多数本丸练度要高,可时之政府早两年便允许了付丧神前往修行,称为极化。而据说极化后的付丧神战斗力比普通的翻了几倍,我们本丸虽练度高,可是一个极化的付丧神都没有,这战斗力之间的差距多少还是存在的吧。”

  “这事你们不用担心。”放下碗,一双迷人的桃花眼似笑非笑扫过当场所有付丧神,随后语气铿锵有力道:“狐之助已经把名给报上去了,离活动开始还有三天,这三天里我会每天抽十个小时给大家特训。哦,当然,还会有实战排练。”

  “……”

  在那一瞬间,他们仿佛看见了魔鬼……

  用完晚餐,端着专属她的饭后水果沉月美滋滋地回到了天守阁,毕竟她还是有工作要完成的。

  将水果放到一边,拿起一旁的空白文件,展开。今天没有出阵任务,那么便先写远征报告吧,今日远征队长是谁来着……

  她视线无意中扫过被她放在一旁的果盘。

  对了,她想起来了,队长是加州清光,因为那少年回来时还特意给她摘了山中的一些野果,便是她现在果盘里的餐后水果。

  “嗨,给主人的特产,我们是完成任务后才去摘得,可没有偷懒哦。”当时少年怀里捧着满怀的野果,然后朝她如此笑道。

  唔……

  咬着手中的笔,沉月陷入沉思。

  ——我是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喔,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哦,不过嘛,我相信如果是主人您的话一定能很好使用我的。我会把自己打扮可爱,所以……请好好对待我哦。

  回想起当初加州清光在臣服时所作的自我介绍,那时起她便逐渐明白与看清刀剑付丧神的本质。正如安倍淳也所说,刀剑付丧神们都是一群简单又单纯的生物,所以他们对审神者所祈求的东西也普通简单到卑微的程度。

  不过是一句“善待”罢了。

  加州清光如此“善待”了她,那么她是否也稍微有所行动,也去“善待”一下那个可爱又温柔的少年呢。

  想到这里,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她突然一把丢下手里的笔站起身,然后拉开障子门朝着锻刀室走了过去。

  不知道他们敬爱的审神者到底作了何种决定,此时丁001本丸的大部分付丧神已回房,只剩那么一小部分正聚在澡堂里一边搓澡一边谈天说地。

  “啊啊,真是搞不懂女人的想法。”将长发放到身后的石头上,和泉守兼定双臂张开靠坐着温泉壁一脸郁闷地开口道:“明明之前提都不提,突然就说要参加,还要第一名,女人真是善变的生物。”

  坐在他身旁的堀川国广倒是微笑了起来:“明明兼桑听说要参加演练后十分兴奋的说。”

  “喂喂,这是两码事啊。加州,你说是吧。”

  “诶,问我吗?”听到自己的名字清光将敷在眼睛上的毛巾取了下来,他思考了片刻,随即也笑了笑:“嘛,虽然主人有时候脱线了点和思维跳跃了些,但她应该有自己的想法的,这时候身为她的刀的我只需要表示支持就好啦。”

  听着清光的话,和泉守和堀川的视线下意识看向他。隔着朦胧的温泉热气,少年精瘦白皙的颈脖处上的痕迹依然被无法遮掩半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