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第522章 求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家三人古怪地看着唐铮与蓝语,尤其是方崇国见多识广,看过太多上位者的气势,可与这女人完全没有可比性。

  她虽然没有盛气凌人,只是哀怨地看着唐铮,但身上散发的气势却令生人勿进,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渺小的感觉,就像是蚂蚁面对大象一样。

  他不禁好奇对方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与唐铮的关系这么奇怪?

  蓝语一眨不眨地看着唐铮,柔声劝道:“唐铮,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的身世,不想知道你的亲身父母吗?其实,他们一直很想念自己的儿子。”

  “我姓唐,是我爷爷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与其他人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唐铮决绝地说。

  蓝语眉宇间的痛苦与内疚之色更浓。

  她虽然还没见过那块玉佩,但从武以及唐铮的反应来看,她已经八九不离十地断定唐铮就是她的儿子。

  任何一个人母亲,听见这样决绝的话都会伤心欲绝。

  可她并不怪唐铮,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错,唐铮会怨恨是理所应当的事。

  方家三人却震惊地看着彼此8♂,,只要不是笨蛋,就能从这一番对话中猜测到几分可能。

  尤其是他们都很清楚唐铮是唐大海从垃圾堆捡回来的孤儿,莫非这气势十足的妇人就是唐铮的家人,甚至是亲生母亲。

  “这女人地位一定不简单,唐铮是她的儿子,那身份也不简单了,根本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而是一个庞大势力少爷。

  佘梦琴神色有几分尴尬,以前面对唐铮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虽然唐铮的实力已然不弱,可佘梦琴对他依旧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认为他的出生终究是一个穷小子,与自己的千金宝贝女儿无法相提并论。

  可现在才发觉,唐铮的出生有可能比她还要高贵,甚至是她梦寐以求都无法企及阶层,不禁百感交集。

  方崇国没有这么势力,可也不由自主地对唐铮另眼相看。

  反倒是方诗诗最单纯,她知道唐铮小时候有多苦,一个没有父母疼爱的童年,她无法想象那场景。

  所以,此刻见到唐铮有可能找回亲生父母,心中一动,劝道:“唐铮,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说吧。”

  方诗诗面无表情地摆手:“诗诗,你不要管这事,你们先回家。”

  见唐铮一意孤行,方诗诗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带着父母离开了,只不过佘梦琴一步三回头,似乎想把蓝语的样子烙印在脑海之中。

  唐铮担心爷爷买菜会回来了,所以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二位,你们没有什么事就请回,我家不欢迎你们。”

  “唐铮,你……”武愤愤不平,可还未说完,就被师娘给制止了,蓝语勉强挤出一丝落寞的笑容,道:“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件事,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这段时间我会在常衡,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这是我们住的酒店。”

  蓝语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酒店的名字以及一个电话号码,显然是她的电话号码。

  唐铮为了打发走二人,随手接过来,便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

  蓝语深深地望了一眼大门,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失魂落魄一样下了楼,恰好与买菜回来的唐大海错过。

  站在楼下,蓝语仰头望着高楼,喃喃自语地说:“我究竟要怎样做才能化解他的怒火?”

  武不忿地说:“师娘,你真的太由着他了,以我们的实力,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把玉佩抢过来。”

  “把玉佩抢过来又如何?我要的不是玉佩,而是我的儿子。”

  武无言以对,那块玉佩只是确定唐铮的身份,可看师娘今天的态度,显然是已经认定了唐铮。

  以前武也只是猜测,没想到师娘如此笃定,思索了一下,道:“师娘,没准我弄错了,他根本不是你的孩子。”

  蓝语收回目光,意味深长地看了武一眼,道:“武,你还太年轻,没有过孩子,不知道母子连心的感觉。虽然我和他只是第一次见面,甚至没有说几句话,但冥冥之中我已经感觉到他就是我的孩子,绝对不会有错。”

  “真的吗?”武有些难以置信,这种说法太玄妙了,现在不都流行DNA测定吗,光凭玉佩断定,确实太过武断了。

  可蓝语的感觉显然不同,似乎身为母亲,她更能感受到武无法揣摩的其他感觉。

  “武,你说我该怎么办?”蓝语问道。

  武无计可施地摇头,若是按照她的想法,直接把唐铮绑架走,哪里有这么多麻烦。

  “刚才那个女孩子是他的女朋友吧?”蓝语忽然问。

  武愣了一下,点头:“是,她叫做方诗诗,与唐铮是同学,也是恋人关系。”

  “他似乎很在意她的态度。”蓝语灵机一动,“我们去找这个姑娘。”

  当方家三人回到家后没多久,蓝语就敲响了方家的大门,当佘梦琴看着门口的两人,情不自禁地愣住了,半晌才惊疑不定地问:“不知二位有何贵干?”

  蓝语露出一丝笑容,这笑容仿佛能融化寒冬腊月的冰雪,令人如沐春风。

  “我找一下方诗诗同学。”蓝语柔声说。

  佘梦琴诧异地看着对方,不知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若是普通人,她早就赶走了,可面对蓝语,她提不起勇气赶走她,像吃了败仗的将军一样,无可奈何地把对方迎进了房间。

  方崇国与方诗诗看见二人,也难掩惊讶,礼貌性地请对方入座,方崇国小心翼翼地问:“二位找小女有何贵干?”

  “我想请她劝一下唐铮。”蓝语开门见山地说。

  “劝他什么?”方崇国明知故问,想确定心中的猜想。

  蓝语深吸一口气,准备吐露实情,既然求人帮忙,若是不说实话,反而容易帮倒忙,适得其反。

  “我是唐铮的亲生母亲,当年生下他之后,由于一些外在的因素,他被遗弃了,我也是直到最近才知晓他还活在这个世界的消息,所以立刻赶来与他相见,可他对我的误会成见太深了,我想请方诗诗同学帮忙劝一下他,让我们母子相认。”

  方家三人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猜测被证实了,三人依旧震惊不已,唐铮的真正身世竟然这么不简单,这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事。

  佘梦琴神色讪然,有几分不自然,自己的骄傲与优势当然不存,令她有几分无所适从。

  方诗诗则要单纯许多,说道:“从我认识唐铮以来,他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从小到大都是与爷爷相依为命。他以前吃了不少苦,在学校的时候被同学欺负,被老师欺负,因此,他学着自己坚强起来,保护家人,保护亲人,根本不再关心自己的身世,像你这样突然闯进他的生活,你确实很难成功。”

  方诗诗无疑是很了解唐铮的,一语中的。

  “我也知道这都是我的错,可当年的情况太复杂了,不是三言两语说的完的,我不祈求他的原谅,只希望可以和他像普通朋友那样相处,让他一点点地接纳我。”蓝语说。

  方诗诗摇头:“这真的很难,他的生活中,甚至心理上都已经习惯了没有你的存在,甚至有些恨你,他怎么可能接受你。”

  蓝语脸上的悲痛之色更浓,目光转向佘梦琴,道:“这位大姐,你也是做母亲的人,应该可以理解我的心情,亲生骨肉在面前,却不能相认,甚至被当成了仇人,这种感觉真的生不如死,我也不奢望她立刻原谅我,只是想让他给我一次机会。”

  看着高高在上的蓝语低声下气,佘梦琴没有得意,却诚惶诚恐地点头:“母子连心,这种感觉,我们做母亲的又怎么会不懂呢,唉。”

  方崇国一直一言不发,突然对女儿说道:“诗诗,其实若是唐铮能够与亲生母亲相认,这对他也是好事,或许一时难以接受,但父母终究是父母。”

  “爸,虽然我明白这个道理,可这件事情上未必说的通。”方诗诗说。

  “难道我就真的没希望了吗?”蓝语失魂落魄。

  武从未见过师娘这个样子,十分心痛,真想去把唐铮狠揍一顿,不过,她现在也不是唐铮的对手,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方诗诗思索了一下,道:“若是真的有一线希望,那只有一个人可以办到。”

  “谁?”

  “他的爷爷。他与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也最听爷爷的话,若是爷爷让他认你,他肯定不会忤逆。”

  其实,方诗诗起了怜悯之心,同为女人,她虽然还没孩子,却可以大致想象蓝语的痛苦。

  况且,她也知道从小唐铮就希望有一个正常的家庭,有父母疼爱,虽然这些情愫在后来日渐淡了,其实一直深埋在他心底。

  若是他真的有了父母疼爱,那最终对他肯定是一件好事,也算是得偿所愿。

  “他的爷爷?”蓝语惊疑不定,“他会这么做吗?毕竟唐铮是他相依为命的孙子,他会让别人夺走他吗?”

  “首先我要说明一点,任何人都没办法把唐铮从爷爷身边夺走,爷爷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可爷爷真的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他肯定也希望看见唐铮与家人团聚。”方诗诗说。

  蓝语闻言,若有所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