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第461章 未卜先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能死,为什么?”其他人不约而同地看向燕青衣,燕岐山诧异地问道。

  燕青衣面色不变,平静地说:“因为将来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

  几人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而只有燕破天神色凝重起来,问道:“青衣,你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

  燕岐山与燕流云闻言,眼珠瞬间瞪大了一圈儿。

  关于燕青衣的事情,这是燕家一个很大的秘密,外人根本无法知晓。外人只认为燕青衣是出家人,许多人还在惋惜,这样一个出生名门,并且漂亮无比女子竟然出家,当真是不可思议。

  这些人并不知晓燕青衣出家乃是有十分重大的原因。

  燕青衣从小就聪慧无比,对许多常人认为深奥无比的事情却仿佛生而知之,有莫大的慧根与悟性。

  燕青衣从小就拒绝学习武术,即便是其他人命令她习武,她也从不就范。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所以,她现在根本没有武功,这在燕家乃是一个异数。

  燕青衣对道家典籍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近感,不像其他女孩子爱打扮爱时尚,√,反而整日沉浸在道家典籍之中。

  最后,不知不觉,她竟然有了一种顿悟,冥冥之中有一种未卜先知的能力。

  当然,也不是每件事都能未卜先知,而是在许多重大的事情上,她会有一丝先知之力。

  但这种能力也堪称逆天,叫人难以置,,是燕家最大的秘密之一,所以燕青衣选择出家,燕破天才会同意。

  燕破天寿宴之前,燕青衣返京告诉他寿宴将会出现变数,一个人将会横空出世。

  后来,这件事得到了证实,这个横空出世的人就是唐铮,并且以火箭般的速度一飞冲天。

  至此,燕破天更是对燕青衣未卜先知的能力深信不疑。

  燕家出现这么一个人是一件幸事,也可以说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这种玄妙神奇的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修者的那些奇妙的本事。

  若是燕家出现一个修者,对燕家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或许会遭来灭顶之灾。

  当然,若是一个家族有个人可以未卜先知,许多事情都可以提前布局,捷足先登,这又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燕青衣淡淡地说:“未来人类有一场大灾难,唐铮或许会是力挽狂澜的那个人。”

  “大灾难?”三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是一个重大的消息,燕破天沉声问道:“什么大灾难?”

  燕青衣摇头:“这只是很模糊的一个感觉,具体的我暂时也不清楚,但这个大灾难关系着千千万万人的生死存亡。”

  “你是说唐铮会是这场大灾难的力挽狂澜的救世主?”燕岐山惊疑不定,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像是在说神话故事。

  燕青衣郑重点头。

  燕流云神色复杂,同为年轻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他问道:“这世上还会有什么大灾难?难道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若是发生世界大战,他一个人有什么用?”燕岐山嗤之以鼻,明显不相信。

  “我也不知道,总而言之,这是一场关乎人类存亡的灾难,这就是我的感应道的,绝对不会有错。”燕青衣自信心十足。

  燕岐山和燕流云不约而同地面看向燕破天,他的两道花白的眉毛拧了起来,半晌才道:“莫非人类的存亡最终竟然由一个修者来决定?”

  “是啊,这太不可思议了。”燕岐山也觉得匪夷所思,“况且,武宗也不可能放过他吧,他能活到那时候?”

  燕青衣不说话了,又闭上了眼睛,或许是懒得解释了。

  燕破天没有逼迫,只是眼神变幻不定,道:“青衣,将来这个世界上是不是不再是武者主宰了?”

  燕岐山和燕流云听到这个问题,脸色骤变,像是见鬼了一样,眼中露出骇然之色,燕岐山更是不由自主地惊呼道:“怎么可能?”

  燕青衣依旧闭着眼睛,没有回答。

  燕破天了然于胸,这是她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未卜先知的能力并非可以知晓一切事,许多事都是冥冥之中的一丝感悟,灵光一闪而已。

  燕岐山摇头道:“不可能,虽然冒出来几个修者高手,可乱不了大局,怎么可能让武者失去主宰地位?”

  燕流云虽然是京城四少之首,可这些事也为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让他觉得大脑不够用了。

  “除非……修者回归。”燕破天沉默许久,迟疑着说道。

  “修者回归!”其他人惊呼起来,连燕青衣的眼皮子都跳了几下。

  “莫非这世界真的要乱了?”

  没有人可以回答燕岐山的问题。

  “爷爷,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燕流云问道。

  燕破天深深地凝视着自己的后人,说:“勿论是不是修者回归,但既然唐铮将来要发挥这么大的作用,那以后修者的地位肯定会提高,而对于唐铮这个将来的救世主,我们就更要拉拢,这对我们,对燕家都有着极大的好处。”

  几人点头,若将来真如燕青衣预见的那样,这确实是一个占据先机的好办法。

  “叶家与唐铮撇清关系,那岂不是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燕流云有些好笑地说。

  燕破天撇了撇嘴,不屑地说:“别以为叶玄机突破了宗师修为就变得多厉害似的,当年他为何始终不能突破,这与他的心胸与眼界有关,他的眼界也就那么一点大,只注重当前,而看不到将来。”

  “那这次的先机让我们燕家占了,岂不是占了一个大便宜。”燕流云喜悦地说。

  燕岐山摇头道:“流云,你别光看着机遇,这是机遇与危险并存,此刻,大家都把唐铮当成了众矢之的,而燕家却与之交好,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燕流云面色微变,他当然知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燕家也会成为众矢之的,吸引炮火。

  几人都明白这个道理,纷纷看向燕破天,这个问题显然要他这个当家人拿主意。

  燕破天深深地看了燕青衣一眼,然后,毫不拖泥带水地说:“相信青衣的判断,必须拉拢唐铮。”

  燕破天定下了基调,其他人不再唱反调了,即便是燕岐山对唐铮还持保留意见,却也没有出言反驳了。

  燕流云问道:“爷爷,这次唐铮杀了楚重阳,定然会引起疯狂的反扑,我们怎么办?”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此刻正是唐铮最危机的时刻,我们当然要做那雪中送炭之人。岐山,你去知会楚明轩,让他不要找唐铮报仇。”燕破天安排道。

  燕岐山担忧道:“恐怕楚明轩不会答应。”

  燕破天冷笑道:“不答应,此刻,楚家没有了倚仗,难道真的想遭受灭族之祸吗?”

  燕岐山似有所悟地点头,楚家没有了倚仗,若是再不知进退,那就真死路一条。

  况且,哪个大家族不死人,不懂隐忍进退,那就只能被历史淘汰。

  这就是现实,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燕岐山带着命令来到了楚家,此刻,楚家正沉浸在悲痛与愤怒之中,楚明轩接待了燕岐山,燕岐山说明来意,楚明轩额头的青筋猛跳,歇斯底里地问道:“为什么?”

  “这就是游戏规则,败的一方没有资格问为什么。”燕岐山毫不留情面地直言不讳。

  “家父尸骨未寒,你们就要这么做吗?”

  燕岐山不屑地冷笑道:“别真把自己当成楚楚可怜的弱者,哪个家族是干净的?楚家以前做的那些事还少吗?况且,我这是为了你好,楚家现在没有人是唐铮的对手,若是继续招惹,只能是自取灭亡。”

  楚明轩当然知道对方所言不假,可此刻他已经完全被怒火淹没了心智,怒吼道:“自取灭亡又如何,我就要唐铮死。”

  “令尊不在了,你更应该励精图治,管理好楚家才对,而不是让出家白白地消耗殆尽。”燕岐山好心地提醒道。

  “猫哭耗子假慈悲,不用你管,滚,楚家不欢迎你。”楚明轩下了逐客令。

  燕岐山淡淡地说:“该说的我都说了,看你自己的了。”说罢掉头大步就走离去了。

  刚走出门口,就发现迎面走来几个人,竟然是宋玉及其父亲宋汉钧,与他们一起的还有楚少锋,楚家少爷脸上挂满了惊恐之色,狼狈不堪地冲进门来,差点与燕岐山撞在一起。

  宋汉钧在燕岐山面前停下脚步,惊疑不定地问道:“岐山,你还比我早来一步,消息可真灵通。”

  “你也不晚,我先走一步。”说罢,燕岐山就大步流星地走了,宋汉钧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眼皮跳了一下,宋玉也狐疑地看着对方,低声问道:“他怎么会急匆匆离去?”

  “肯定有事,我们先进去。”宋汉钧沉声说道,然后快步走了进去,楚少锋已经嚎啕大哭起来,而楚明轩也一脸忿然。

  宋汉钧心中一动,连忙变幻了表情,一脸悲痛之色,哽咽着说:“明轩兄,我来晚了啊,不曾想重阳家主竟然遭歹人毒手啊。”

  【作者题外话】:我母亲检查出了癌症,前两天都无心码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