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第1036章 被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尊主也听见了话筒中传出来的叶玄机的话,微微摇头,显而易见,他并不相信叶玄机的话。

  首长一点即透,当然也有同样的想法,冷笑一声,说:“老叶,你这就太不老实了,京城之中的事还能瞒过谁吗?”

  这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却给了叶玄机巨大的压力,叶家今非昔比,不得不看官方的面子,况且还要倚仗对方,若是自己一直不说实话,那恐怕很多事情都会变糟糕。

  叶玄机犹豫起来,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恍若无事地笑道:“首长言之有理,主要是这都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值一提。”

  “可我想听!”首长简短有力地说,四个字,堵住了叶玄机所有推诿的借口。

  叶玄机猛地一僵,悻悻地说:“唐铮故意闯入我家说有什么夺舍,洪荒气息之类的胡言乱语,我也听不懂,我觉得这些都是借口而已。”

  “夺舍,洪荒气息?”首长一头雾水,狐疑地看向尊主,尊主的眼神变化了一下,若有所思。

  “还有其他的吗?”首长追问道。

  “他非说我叶家有人被夺舍了,其实哪里有这种事,最后,他没有找到也就不了了之地离开了。”叶玄机愤愤不平地说,似乎在他心目中是一点也不相信这些胡言乱语。

  “好,有什么进一步的情况一定通知我。”首长沉声说。

  “首长,唐铮根本没把我叶家放在眼中,这就是没有把首长你放在眼中,这种人绝对不能姑息。”叶玄机没有错过给唐铮上眼药的机会。

  首长重重地哼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然后灼灼地盯着尊主,问:“你想到了什么?”

  尊主眼神变幻不定,许久才说:“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还必须要进一步的调查,夺舍就是其他灵魂占据另外一个人的身体,这种事唯有修者可以做,莫非这世界上又出现了什么厉害的修者?可他们为何要夺舍呢?”

  首长皱起眉头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必须查清楚,既然唐铮如此看重,那必定不是等闲之事,绝对不能让他占据了先机。”

  “夺舍之人平常的行为会表现的迥然不同,与以前有差异,循着这条线索,或许就可以查清楚叶家究竟是谁被夺舍了。”尊主很快就有了对策。

  “这并非难事,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首长信心十足地说。

  尊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觉得有思考困难,反而信心十足,这就说明他在叶家早就埋了眼线,恐怕不止如此,京城之中几大家族和各个势力之中,他都有眼线,除了唐铮这一股新势力。

  唐铮的核心成员都是平常已经有了无数接触的人,或者巫族战士,其他人想要打入这个阵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首长果然是未雨绸缪,高。”尊主难得的赞叹一声。

  首长哈哈一笑起来:“这是当然。”

  “只是可惜唐铮身边水泼不进,完全无法打探出更多的讯息。”尊主遗憾地说。

  首长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似笑非笑地说:“是么?我相信事在人为,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

  尊主目不转睛地盯着首长,似乎想从他的眼睛和表情看出一点端倪来,可对方的城府之深,令他一点也看不透。

  “你继续给我盯紧姬无相,这人必须除掉,我要卸掉那人的左膀右臂。”首长眼中闪烁着寒光,掷地有声地说。

  尊主轻轻点头,告辞而去。

  一号从门口走了过来,说:“首长,这尊主有没有说实话?关于修者的事,他知道的比我们多,万一他保留什么关键信息,然后抢得先机,那对我们而言岂不是很不利。”

  首长冷冷一笑:“我做事向来不会这么保守,多点开花,才能多处结果,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所以,我们必须还要从唐铮这边下手。”

  “哦,怎么下手?”

  “他方才不是说唐铮身边水泼不进吗?我偏要在他身边安插一个人,让尊主看看究竟谁的手腕更高明。”首长信誓旦旦地说。

  一号恍然大悟,不过,他却很聪明的没有问首长具体准备怎么办,这是绝对的机密,自己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

  大学正式开学,唐铮步入了大二的生活,第一天他并没有旷课,而是规规矩矩地去上课,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他虽然并非是一个高傲的人,可毕竟经历了太多的事,而且盛名在外,即便是同班同学,除了几个室友之外,其他人与他也仅仅是点头之交。

  开学第一天的课程安排的比较满,整个上午都在课程,中午下课后,他和室友一起朝食堂走去,半路上手机响了起来。

  “老大,是我,冯勇!”冯勇的声音迫不及待地从手机里钻了出来。

  说起冯勇,他倒是一个异数,唐铮曾经教了他武功,他修炼也算刻苦,小有成就,不过,在真正的高手面前那点功夫不值一提。然而,如今他已经是自己学校的风云人物,创业先锋,绝对的典型。

  这完全是因为他商业上的天赋迸发出来了。

  以前,他女朋友还向唐铮抱怨过他经常穿街走巷,专门去那些小巷子旮旯里,引起了不少非议,不过后来才知道他是去搞市场调研。

  他以前对于自己家族的情-趣用品生意难以启齿,不屑一顾,后来想通了便一头扎了进去,搞了市场调研之后,把家族生意从线下实体店转移到了网络上,通过各种网络营销,销售量在短短时间内翻了数倍。

  当然,他也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但他的心里十分强大,可以不受各种非议的影响。

  听到他的声音,唐铮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问道:“胖子,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老大,气死我了,你快点看网络上,你被无数人在骂。”冯勇义愤填膺地说道。

  唐铮皱了下眉头,自己什么时候又在网络上曝光了?最近没干什么大事啊?

  “什么情况,你简单说一下。”唐铮问。

  “你最近是不是和几个高丽棒子起了冲突?”

  唐铮心头一动,说:“是,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件事情被人添油加醋的传到了网络上,而且还配了几张照片,然后,那个高丽棒子的疯子像是疯了一样不停地骂你,如今都上了微博热门话题了。”

  呃?

  唐铮愣了一下,着实没有想到那天的事竟然还有后续发展,因为,在他眼中那几个高丽人根本不值一提,早就抛之脑后了。

  “你快点打开微博看一下吧。”

  唐铮手机上没有微博,问室友:“你们谁有微博,打开看一下,我好像被骂了。”

  “被骂了?”其他人一头雾水,连忙打开微博,果不其然,排在话题榜第一的就是唐铮与高丽人朴世勋的事件,点进去之后有一封措施严厉声讨信,其中还配有唐铮打人时的照片和朴世勋凄惨的样子。

  这一下就点燃了朴世勋粉丝的怒火,一群人不问青红皂白直接问候唐铮的十八辈祖宗,所有直系旁系亲属,甚至所有女性朋友,污言秽语,不堪入目。

  几人只看了几眼就气的七窍生烟,双眼几乎要喷火。

  嘭!

  窦龙狠狠地把自己的手机摔在地上,似乎还不解气,又恨恨地跺了几脚,愤怒地咆哮道:“他妈的,这群人胡说八道,竟然敢骂老三!”

  看着他这么冲动,唐铮心中的那一点怒气反而烟消云散,拍拍他大家肩膀劝道:“老二,别这么急躁,一群无知的人,和他们生气做什么,气坏了自己,反而便宜了他们,你看你的手机不就遭殃了吗?”

  窦龙气呼呼地直喘粗气,仰着脖子,粗声粗气地说:“我这不是太愤怒了吗?看见老三受欺负,我窦龙第一个不服气。”

  周炎也拍拍窦龙的肩膀,说:“老二,你气坏了自己,反而让敌人偷着乐,我们要分析这件事,从中找出究竟是谁在捣鬼,然后找他算账,这才是关键。”

  王世纪赞同的点头:“老四所言极是,我们看是要抓住关键点。”

  窦龙吹胡子瞪眼:“我没那么理智,况且,这件事还用看吗,肯定就是那个高丽棒子的所作所为,从他们那天的行为就可以判断出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就喜欢用这些见不得台面的招数。”

  “老大,我分析了一下,这封声讨信虽然是以粉丝的口吻发的,但以我泡在网络上这么长时间的经验和专业眼光来判断,这件事绝对是有人精心策划的,具有很强的目的性,而非简单的粉丝发泄情绪。”冯勇在电话那头说。

  “我已经进了你们校门口了,你们在哪里,我很快就过来,到时候我们商议一下,一定要揪出这幕后黑手。”

  “我们在食堂,你来了再说吧。”唐铮不像是毛头小子一样,轻轻的一撩拨就火冒三丈,他觉得很无趣,自己都快忘记这茬儿了,他们竟然还就是重提,这不是找死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