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五年后,榕城。

  即便是在审判结果下来的那天,郑司音也没也想过她真会在监狱里呆上整整十五年,没有缓刑,没有假释,连生病都得不到进医院的许可,郑司音心里清楚地知道,那都是那个男人的力量。

  但是她终于熬过去了,她终于出来了。进监来的时候她还风华正茂,到她出来的时候,她照过镜子,看到镜子里,竟然有了白发。郑司音不敢细看镜子里的那张脸。毕竟,十五年过去了。

  她偶尔会梦到十五年前,不,十六年前,她风光得意的时候,胡洛北觉得她之前三年一个女人拉扯月牙儿不容易,给了她许多补偿,名牌包,名牌首饰,名牌衣物,还有一张无上限的附属黑卡。

  那时候她十指不沾阳春水,出入就是司机,保姆,那时候她眼睛盯着的就只有胡太太的宝座,她相信总有一天,她是能坐上去的。可惜那个女人不识趣,她死死把住了那个位置,不肯挪窝。

  所以才有她的千般算计,言语挑衅,挑拨,精神病医院里被下药的痴汉,她听说莫子茜求胡洛北陪她去一趟迪士尼,她立刻就带着月牙儿去了,她知道月牙儿是胡洛北的软肋——他心疼孩子。

  事情进展得比她想的还要顺利。

  那个蠢女人竟然失足从天台上掉了下去,死了。那时候听说是死了,没想到是诈死。在听说莫子茜死了的时候,别提她有多高兴了,有月牙儿这张王牌,胡太太的位置又空着,舍她其谁?

  郑司音万万没有想到,小小一个血型,一次疏忽,就让她露了馅,她被抛弃在佛罗伦萨。之前她一直跟着胡洛北,住的香格里拉,出入都是侍者点头哈腰,拎包提箱,卡随便刷,包随便买。

  到真相戳破的那一刻,这一切、所有这一切,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没有被的地方可去,天桥,地铁,超市的屋檐下,她都睡过,在垃圾桶里找过吃的,那时候她姿色还好,男人看到了,摸一把,或者找个地方上一次,也会给钱,只是少……太少了。

  胡洛北这样的金主是不容易找的,她渐渐习惯了出卖身体来换得食物和住所,虽然吃得不好,穿得不好,那日子也能过下去,然后有一天,她被蛇头盯上了,一次例行的交易之后,她被带离了佛罗伦萨。

  她被卖去了荷兰,港口,她被关在屋子里,一天接不满足够的客人,就会挨打,她被注射了毒品,发作的时候满屋子打滚,只要能换来毒品,一点点,就指甲盖那么一点点,她什么都愿意做。

  直到那个叫商墨渊的男人找到她,她终于看到了命运的转机,但是商墨渊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不过就是觊觎莫子茜那个蠢女人,他想要得到她,他想要她心甘情愿离开胡洛北,他们展开了一系列的行动。

  行动成功了,莫子茜和商墨渊远走高飞,她却被胡洛北死死踩在脚底下,她吃到了泥土的味道。

  然后她被关进监狱里,十五年,光想想都是个让人丧失生志的数字,但是她熬过来了,虽然她现在又老有丑,她在街边的小店里找到了一份洗碗工的工作,虽然总是直不起腰来,但是毕竟安稳了。

  时间安安静静地流逝过去,有时候郑司音以为她的余生就这样了,直到有一天,下雨,很大的雨,有个少年忽然蹿进来躲雨,好心眼的老板年找了条毛巾给他擦头发,那少年擦干头发,扬起头来一笑。

  郑司音看到了他的这个笑容,一瞬间的轰然——“宝宝!”她脱口叫了出来,她记得这张脸,宝宝、是宝宝!那个早就死去的孩子,那个被她撺掇,用他的心脏来换月牙儿心脏的孩子,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死不瞑目,来找她报仇的吗?郑司音大叫起来:“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最后一个“来”字落音,一阵剧痛,郑司音捂住心口,缓缓倒了下去。

  好心的老板娘打了120,120中心过来看过,摇头说:“已经过世了。”

  没有人知道她是谁,没有人记得她,也没有人知道她看到那个少年为什么会脸色大变,心脏病发身亡。

  郑司音的一生,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落幕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