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香农妇:军师相公追妻忙 第265章 难道,是她弄错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春堂的药童一边抓药,心里头一边记下了那女子所买的是哪些。

  甚至,还偷偷打量了几眼,越发觉得事情可疑了。

  那黑衣蒙面的女子买完东西后立即就转身离开,甚至身影很快就没入了街上的人群中,消失不见。

  等到人越来越少,该吃午饭的时候,药童终于有时间同商老爷说上几句了。

  “你是说,那女子身上的穿着是那边的人?”

  商老爷一脸疑惑的坐在饭桌前,筷子早已放心,犀利也满是不解。

  按理说,他们和山那边的人是没有接触的。哪怕是最近买的药多了些,但是那些人也没有和铺子有所争执。

  这件事,恐怕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了。

  “老爷,那女子买的药都是最近才到的几种。”

  甚至他一个药童都有些怀疑那女子的动机了,难道是上京城商家那边派来的人?

  可是,不是说山那边的人不屑没入世俗吗?不然也不会一直住在山那头,同天楚朝的子民破山而居。

  商老爷手指在桌面上敲击几下,最终沉声道:“让人仔细瞧着,若是那些人还来买药,买过什么药,都一一记下。”

  他心中有两种猜测,或者那女子来买药只是巧合,或者,她是带着其他的目的也不一定。

  药童立即应声,恭敬的退下了。

  而半山镇上,装饰粗犷的一间银饰铺子院子里。

  “不知巫女前来,所为何事?”

  中年男子穿着一身朴素的长衫,只耳朵上却带着一耳环。那皮肤也比镇子上的人黝黑一些,显然是山那边的人。

  今日一如既往的打扫后开店,却没有想到巫女居然不声不响就来了。

  一般来说,他们极少会碰到巫女,世世代代的巫女都是在山上生活,哪怕是平日里的吃喝用度,也都是山里的人送去的。

  而且,纵使已经三十多岁了,他见巫女的次数也少之又少。

  不过今日的来客,居然是她!

  原本以为是客人,只巫女腰间的彩线让他一眼就认出来对方的身份。

  不过,越是这般,他越少好奇。

  按理说,巫女不会下山才对。

  若真是下山了,必然是遇上什么要紧的事情。

  被人问候的巫女随意的坐在木椅上,目光扫了一圈后院,她身上挂着的挎包,已经鼓鼓的。

  今日收获不错,居然买到了不少的药丸和药膏。

  也不知道,同那些人打听的对不对。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了一些收获了,只等回去后,好生研究研究,便知那救过阿卜的人到底是谁了。

  会是那些人所说的那个妇人吗?真的很好奇呢!

  把玩着手中的彩色流苏,巫女随意道:“我就是路过,渴了,过来喝口水!”

  若是寻常人,必然要说讨口水喝。

  不过到了她这里,她可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中年男子一听这话,提着的心都落地了,赶忙道:“您稍后,我这便去拿水来。”

  但凡是山那边的人,对待巫女,哪怕是这才刚刚接替巫女之位的年轻女孩子,他们都是十二分的敬意。

  这同她们的年纪无关,只因为,她们是巫女的这个身份罢了。

  自己的人最清楚巫女的继承有多严苛,而如今讨口水喝的这位,可是这百年来最年轻的一位。

  甚至上一届的巫女可是提过,这孩子或许能够改变族人!

  这样的话,自然就在族中传开了。

  甚至,所有人等在期待,期待这年轻的巫女,能够带领他们全族,走向辉煌!

  此时被人‘委以重任’的巫女,却管不了那么多。

  摸摸挎包里的东西,她又一次将一路上看过许久的瓷瓶拿出来,然后同包中的东西开始对比。

  瓷瓶一模一样,不过从阿卜那里拿来的瓷瓶上没有标记。

  而她手中刚刚买到的这个,却是有着回春堂印记的。

  另外,瓷瓶的好坏也不同,显然,在巫女看来,东西的好坏和装它的容器并无太多关系。

  只要东西好就成。

  不过,拿起刚买的药瓶闻了闻,她却没有闻到一丝带有植物特殊灵动气息的感觉。

  难道,是她弄错了?

  心里刚升起疑惑,就听到脚步声传来。

  巫女将东西收好,然后就看到中年男子端了水过来。

  “这是最近积攒的花露,并未接触过火种!您请!”

  他们族中一般都是喝山泉水,甚至世世代代都没有烧过水,他们族人也信封自然的力量。

  巫女扫了一眼水,小抿了一口,随后就有些嫌弃了。

  这水,比不上山上的。

  “好了,我走了!”

  放下茶杯,完全没有少多少的茶水被她随意的放在桌上。

  而那在她看上去看不上眼且味道不好的花露,是中年男子花费了几个日夜早起晚归去收集的。

  恭敬的送走对方,中年男子却没有在意巫女的态度,似乎这样十分正常。

  不过,送走这尊大神,他也感觉肩头都没有负担了。

  离开银铺的巫女,直接一路往里走,然后,走到买泥人儿的年轻人身边。然后,从他身后的巷子里,牵出一匹毛驴来。

  整理了一下裙摆,巫女打横的坐上毛驴。

  扫了一眼呆呆的低头看书的某人,巫女撇了撇嘴:“蒙森,你这个木头,你的泥人儿可没人买吧?实在是丑死了。”

  被点到名字的蒙森抬起头来,面色冰冷的看着巫女,他的表情完全没有阿卜那样的害怕。

  甚至,他的眼中还有一闪而过的厌恶。

  “不用你管!”

  巫女好不在意,呵呵一笑,年轻的声音宛如铜铃般作响。

  “我可不管你,只是再过几天,你可就要交差了。恐怕,你这次,又要空手回去了。啧啧,真是可怜呢!”

  蒙森闻言,气恼的摸上腰间的袋子,想了想扯了下来扬了扬。

  “这便是我这次交差的钱,我的东西好不好,就不劳你费心了。”

  说完,蒙森立即将那荷包别再了腰间,然后继续低头看书。

  巫女闪亮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意外,毕竟,这人一直在这里,只这是第一次卖出东西。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能够看上那些泥人儿。

  摇摇头,巫女轻轻的扬了草鞭子拍了拍毛驴,倔强的毛驴好半天才在她手中的胡萝卜引诱下往前走。

  蹬蹬蹬离去的声音,让蒙森再次抬起头来,只是目光里带着一丝复杂。

  一路慢悠悠回去的巫女谁也不见,甚至一连几天,都有人送饭上山。每次,她都是吃过就将碗筷丢在门外,然后砰的关上门继续忙自己的。

  直到,七天之后,她终于走出了屋子,眼里,已经没有一丝疑惑和迷茫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