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二嫁:将军家的小娘子 第113章 卖闺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3章 卖闺女

  “当时元大成可说的好,只要俺拿着契书寻上门,他就把姑娘嫁给俺。”路大壮觉得自己委屈不已,“俺这大老远找过来,自个儿的房子没要到手,还被人给打了。还有元小满这姑娘……”他眼神在元小满身上转了几圈,最后停在元小满胸上,颇为嫌弃地说道:“她长得跟个男人似的,真是亏了我十两银子。保不齐元老头就是想讹我银子,才把他闺女夸的跟朵花似的。”

  路大壮整日泡在赌场里,坏了名声,水沟村里没一家愿意把好姑娘嫁给他的,他这才把心思动了元小满这儿。谁曾想刚来就碰上这档子事儿,他拿出了契书和地契求着乡绅老爷做主。

  章宣命人把东西拿过来瞧了瞧,没看出做假的痕迹,转头问元小满道:“契书和地契你看过了吗?是不是元大成的手笔?”

  便宜爹难看的字,元小满记忆中,她自然是认得出来。这事儿闹到这儿了,注定是躲不过,元小满点点头,“回大老爷,契书我看过了,上面是我爹的手印。”

  路大壮笑了,心道这下元小满跑不了了吧?有了这两样东西,元家的房子是他的,元小满这个媳妇儿也跑不了。

  陈莲花扯了扯元小满袖子,跟着着急了,“小满!”

  元小满看着乡绅,问道:“敢问大老爷,这契书上面可是写了我爹要把我卖给路大壮当媳妇儿了?”

  章宣沉吟片刻,道:“白纸黑字写的都清楚,这上面只抵押了地契,并未提及你。”言下之意就是元大成要把闺女卖给路大壮做媳妇儿的事儿,只是路大壮一面之词,不可信。

  路大壮一听这话就着急了,连忙喊着“大老爷,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就元家那破屋子破地方,哪能值当十两银子?别说是十两了,就是三两俺都嫌多。俺要不是想着讨个媳妇儿,说啥子都不会给元大成恁多银子!你可要替俺做主啊!”

  章宣在这儿当乡绅也有些年头了,见了不少事儿。也有那黑心的村民欠了赌债,就和人签了婚书卖了闺女还债。依着东岳国的律法,无故买卖人口可是杀头的大罪,村子里的人就算是不懂规矩也不会把这事儿摆到明面上来说。也就路大壮这个不懂事的,张口闭口说元大成卖了闺女。

  元小满听着路大壮胡咧咧,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只道:“如今我爹已经不在了,啥子事儿都是你在这儿说,也没个见证。这契书上又没我的名字,我怎知你是不是欺负我家没个主事儿大人,想蒙我!”

  “放屁!就你这儿身无二两肉的模样,老子肯娶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哪儿那么多废话!”路大壮一开口就是十足的地痞流氓,句句都不中听。这乡绅大老爷还没断定官司,他就把元小满当成自己要过门的媳妇儿,说话半分面子也不给。

  元小满瞪了路大壮一眼,碍着在公堂上,不能揍这混蛋一顿。

  章宣听了路大壮的话也是眉头一直跳,断定了路大壮就是个泼皮无赖,再次拍了拍惊堂木,“吵吵什么?路大壮,我且问你,你说元大成把闺女许给了你,你手里可有婚书?”他一个读书人,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卖闺女”这种话。

  路大壮以为这事儿有谱,态度更加放肆,反而张口纠正章宣的错处,“大老爷,你这话说的不对,那不是‘许’,是卖!是元大成把她闺女卖给俺当媳妇儿,这种事儿要啥子婚书?”

  “那就是没有婚书,那可有证人?”章宣再问,路大壮连连摇头,笑道:“元大成是在赌桌上说的这话,赌坊里都是把脑袋栓到裤腰带上的人,哪有人会掺和别人的事儿?这证人嘛,也没有……可俺不是有这契书吗?还有元家的地契,这两样东西做不得假,这还不够吗?”

  “胡闹!”章宣双眼一瞪,怒声呵斥道:“满口胡言!这契书上明明白白写着元大成只抵了元家房子的地皮给你,何来婚约?你一没婚书二无证人就想要我把好好一个清白姑娘判给你,你莫不是以为我老糊涂了不成?”

  章宣自诩一个读书人,只要开堂断案都是和和气气,讲话都是有理有据,鲜少发怒。来这儿找他断案的人也都敬重他几分,说话恭敬,农村人不说多懂规矩吧,至少没人敢像路大壮似的指摘他说的话。

  一个不长眼的泼皮无赖,还敢说他说的话有问题?章宣气得胡子都飞起来,堂下负责维持秩序的武夫一听大老爷发怒,二话不说把路大壮按着跪在地上,暗地里加了手劲儿,路大壮疼得嗷嗷叫,知道他那话惹了乡绅生气,赶紧讨饶,“大老爷大老爷,俺一个粗人,不懂那么多规矩,要是俺说错了那句话,大老爷别跟俺一般见识。”

  “你说错的话可多了,按照东岳国律法,若有人私自买卖良民就该直接被拖出去砍头。我要是和你一般见识,你脑袋早没了。”章宣惊堂木一拍,惊得在场人都一身冷汗。他心中暗道:这路大壮应该庆幸这契书上没写了元小满的名字,不然坐实了买卖良民这件事,他都不用跟着路大壮废话,直接让人绑了他送关就是。

  “啥?要掉脑袋的?那、那俺不说了不说了,俺也不娶元小满了。大老爷,你就饶了俺这一次吧!”路大壮不敢再提元大成卖闺女那事儿,只能认了栽,心里把元大成祖宗八代骂了一个遍,想着不能再继续亏了本,张口问道:“那、那契书总不是假的吧?元大成抵给俺的房子总是作数的吧?”

  章宣看了一眼手中的契书,捋了捋山羊胡子,慢悠悠道:“契书上写的东西,自然是作数。”

  “那就好,那就好。总算不是白来一趟。”路大壮扭了扭身子,挣扎不开两个武夫的钳制,只能费力扭着头去看元小满,喊道:“元小满,那你也听到大老爷说的话了,你家那房子可是我的,你别想占着不给!今儿出了这公堂,你就给我挪窝,甭想赖着!”

  这话太糙了,章宣听了眉头一皱,两个武夫加大了手劲儿,这下路大壮只顾着喊疼,半句废话也多说不出来了。

  “大老爷,我尚有一事不明。”元小满朝章宣作揖,恭敬问道:“那契书上写的可是我爹将家中方子的地契抵押给路大壮,换了十两银子?”

  元小满说话恭敬,章宣神情也稍稍和缓,说话也温和了几分,“是这个意思。”

  “我明白了。既然我爹只把地契抵给了路大壮,那我家房子的地皮就是他的。至于这地皮上建的三间房子,怎么就成了他路大壮的房子?”元小满斜睨着路大壮,眼里皆是讽刺的神色。路大壮肩膀疼得厉害,哪还看得懂元小满眼中的神色,一听房子也要没了,嚷嚷道:“地皮都是俺的了,上面建的房子怎么不是俺的了?”

  “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路大壮你和我家非亲非故的,我家建房子的时候你是在门口看着,还是出过一分钱或是半分力气?要是什么都没出,凭啥子说我家这房子是你的?”元小满早就把契书上的字儿牢牢记在心里,她知道这屋子怕是留不下来了,这个时候死扣着字眼就是不想让路大壮得了这房子。

  地皮是地皮,房子是房子。路大壮这个臭德行,元小满就算要把东西交出,那也只会教个光秃秃的地皮,至于她家盖好的茅草屋,凭啥子便宜了这么个混账东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