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医院说谎这事跟聂飞没多大关系,可是在这话说出来,无疑就是在给这些家属心里找不自在,聂飞也不理会杨德凯,这时候你要跟他去理论,还不知道得起多大的幺蛾子起来,杨德凯现在就是来吹点风,就等着聂飞答话他就翻浪了。

  现在法庭的书记员已经开始在进场了,杨德凯也就不好再继续站着说什么,四下看了看,一屁股就坐在了聂飞的边上,笑着抱着膀子等待法官原被告上场。

  “聂局长,你觉着这次谁会赢?”杨德凯身子往聂飞那边偏了偏便小声地问道。“我觉着这些家属肯定能赢,毕竟医院那边这次做得也太过分了啊,还被抓了个现行。”

  聂飞扭头看了杨德凯一眼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挪动位置,这种人,你就算再躲他也会像牛皮糖一样粘过来的,聂飞只是咳嗽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衣物又漫不经心地看向了前面。

  “聂局长,咱们认识了这么久了,也算是个朋友。”杨德凯见聂飞不搭理他,嘿嘿一笑。“既然是朋友,我就给你透露一点我打听到的消息,听说现在市里要处理这次事故的责任人,聂局,你得早点去疏通疏通关系啊,到时候板子打下来再去疏通那可就晚了啊。”

  聂飞又看了杨德凯一眼没有说话,杨德凯心中这个大爽啊,他告诉聂飞这件事也无妨,反正现在事情已经成定局了,马大县长设下的陷阱,你聂飞还能跑得了?这家伙这是要把以前的恶气给出一下啊,以前没跟聂飞有交集的时候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自从跟他干上之后,这家伙的日子就没好过过,今天总算是能扬眉吐气一回了。

  杨德凯估摸着聂飞会来旁听这个案子,所以便带着他的一个心腹副主任过来,就是要来扫扫聂飞的脸面。

  “现在县里可是谁都知道,你聂局长是咱们经开区党工委书记的有力人选,你要是背上个处分啥的,那不是咱们经开区的损失嘛!”杨德凯觉得鼻子里有些异样,便深处一根手指头抠啊抠的,见到聂飞不作声色便又继续洋洋自得地说道。“我看要不这样,我去跟县领导反应一下,咱们经开区经过聂局长的整顿,现在环境都好了很多,这可是对经开区有功的人,怎么能背处分呢?”

  “我说杨德凯你是有妈生没妈养是不是?”聂飞就厌恶地扭头过去道,本来他不想跟这家伙说什么的,不过看他这么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聂飞心里就不爽。“还他妈是个干部呢,干部就你这德行?你有种在马副县长面前一边挖鼻屎一边说话?你挖出来要吃下去是不是?什么德行?”

  “嘎……咳咳咳……”杨德凯正翘着二郎腿洋洋得意呢,哪里会想到聂飞会这么说啊,被气得一口口水差点没能上来就卡在了喉咙上,咳嗽了好一阵子,那个副主任急忙在他后背拍着。

  “聂飞你……”杨德凯用手指着聂飞,胸膛气得一起一伏,自己四十来岁的人了,被一个小年轻骂成有妈生没妈养,心里气不过啊,不过指了老半天,这家伙楞是没说出一个字来,聂飞说得也没错,他敢在马光严面前这么一边挖鼻孔一边说话吗?马光严不骂死他。

  “哼,就让你逞口舌之快!”杨德凯最后深呼吸几口气低低地冷哼一声,心道等你被处理的时候老子才好好看你的笑话。“好心好意提醒你还不领情,等着吧!”

  “杨主任,没影的事情呢,不要乱说,到时候处分没下来,你这张嘴巴到处说了,人家还会说你到处放嘴炮!”聂飞就冷冷地说道。

  “我乱说,聂局,要是到时候市里不处分你,我杨德凯就给你下跪磕头!”杨德凯就说道。“要是反悔了我就是你孙子!我叫你爷爷!”

  “真是没城府!”聂飞摇摇头,心说这家伙也是被自己给气得不行了,他知道杨德凯这家伙就是过来耀武扬威的,说完聂飞也就不再跟杨德凯磨叽,挪动了身子重新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静等开庭。

  “妈的!”看着走到最后一个位置上坐下的聂飞杨德凯愤愤地骂了一声,今天耀武扬威没成功,反倒还把自己给气饱了,过了几分钟,法官、原被告以及律师等都到位了,便宣布起立开庭。

  对于这次庭审,聂飞也想过最后的结局,只能说是各有胜负,三个家属起诉医院有两条,一是侵犯了知情权,二是抢救操作违规。

  对于知情权这一条没什么说的,市政府调查组是有证人出庭作证的,证明的确是刘院长当着他的面说死者情况在转好,而且还有调查组的询问笔录以及公章为证,可谓是人证物证聚在,县医院在这上面是无法抵赖的。

  包括刘院长在出庭的时候也承认说过这句话,所以这一点的证据是很清晰,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在第二条。

  县医院出示了邀请东江省医学院的专家进行的解刨证据,以及出示了死者到了医院之后所有的CT扫描片子以及医院所有的救治方法,在这些上倒是能够证明医院不存在违规操作,毕竟东江省医学院作为权威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所出示的证据也是收到法院认可的。

  因为这次所有证据都直接了当,而且原告的律师也建议三个家属接受这个事实,毕竟官司再继续纠缠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法院便进行了当庭宣判。

  这件案子也比较有特点,从理论上来说,医院应该如实向家属通报病人病情,以便让家属有心里准备以及决定是否进行下一步的治疗,国内也有一些其他类似的案子,但那些案子侵犯知情权一般都伴随着一些后果,例如因为医院违规操作导致病人死亡或者病情加重等等。

  可洪涯县医院并没有涉及到此类问题,只是单纯地侵犯了知情权,所以在这方面法院从人道主义出发,判决洪涯县医院向每位家属支付一万五千元作为赔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